走进吉大科研团,揭秘痛风新成果的奥妙(2图)

发布时间:2018-07-23 13:35 | 来源:沈阳晚报 2018年7月23日 第 05 版 | 查看:247次

历经五个春秋 吉林大学刘小波博士攻坚痛风获双专利

刘小波科研团队实验现场

炎暑将至,万物茂盛。当室外温度不断攀升的时候,很多人喜欢利用喝啤酒、吃海鲜、猛吹空调来缓解内心的燥热,可是大家是否知道有一种疾病在我们开怀畅饮、享受美味时也在悄然发生,那就是“痛风”。

  痛风发病关节剧痛,疼痛可持续数小时,难以忍受、痛不欲生;期间可能出现关节的红、肿、热、痛、甚至长满“痛风石”,长期以往会使人致残,发展成尿毒症,可能会让人失去生命!成为痛风患者心中挥之不去的梦魇。

  攻克痛风三步走

  “我见过最小的痛风患者,只有15岁,太可怕了。要想在治疗痛风上有突破,需要解决三个难题,第一就是快速安全降尿酸;第二是稳定尿酸,溶解痛风石;第三就是不伤肝肾,无副作用。”攻克痛风难题,一直是刘小波的一个科研目标,这也是刘小波团队科研人员在解决痛风问题的道路上的精神助力。

  研究重大发现:

  生物碱不仅降尿酸 还可修复受损肝肾

  刘小波明白,生物科学研究绝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事情,很快刘小波就组建了一支20多人的科研团队。“我们用了整整一年时间,经过反复研究与辩证,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生物碱对尿酸是有效的,并且不伤肝肾!”

  随后,他们对大量的含生物碱的草本植物进行采样对比。“偶然的一次机会,我们发现葵花盘为纯天然中药或药食同源材料,它所具有的生物碱对尿酸有靶向作用。”为了找这个原材料,科研团队又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最后发现,只有盐碱地种植的油葵花盘才能对痛风既安全又有效。

  突发奇想:

  能不能从痛风石入手,寻找突破点?

  科研团队发现,痛风的直接病因是尿酸,以往常用药物也多是从尿酸入手,以降酸为主要目的。可对于尿酸盐结晶,也就是痛风石却束手无策。结果尿酸盐结晶在体内越积越多,严重危害人体,故而痛风久治不愈。而生物碱虽然可以降尿酸保肝护肾,却并没有达到能溶解痛风石的目的,刘小波团队再一次面临困境。

  痛风石不溶解,意味着科研项目没有达到团队的最终目标。整个项目进行到这里,科研小团队每个人都很清楚,这是最难的时候,然而大家都没有放弃,废寝忘食,工作几天几夜都在实验室。

  破解难题:提取到神奇小分子肽

  经过反复实验与临床分析,科研团队发现小分子肽能够载着生物碱、黄酮快速进入血液,抑制嘌呤合成,并快速降解血液中的尿酸,排出体外,从而激活人体的自身免疫调节系统,溶解一部分沉积的痛风石回到血液,每天周而复始就会把体内的痛风石抽丝拔茧,最终达到溶解痛风石。

  “这就意味着我们找到了溶解痛风石的方法!”提起这个时刻,刘小波总是难掩兴奋之情,“这不仅仅是一个科研的成功,更是一项能够造福人类健康的科研成果,这种心情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核心研发人:吉林大学刘小波教授

  刘小波,吉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博士、副教授,曾获哈佛大学维斯学院国际生物学大赛金奖、学生创新实验国家级一等奖、吉林省高等学校教育成果二等奖,在国内外公开发行的学术杂志上发表论文30余篇,承担在研科研项目5项,国家“十三五”重点科技研发项目1项,申请发明专利10余项,授权4项。

  历经五年时间从吉林大省白城地区种植的葵花盘中提取出治疗痛风的有效成分,研发成果已成功发表在《医药卫生》《医学信息》《内蒙古中药学》等国内专业医学平台,此项科研成果已获得国家颁发的发明专利。

  成功源于孜孜不倦的深入研究痛风

  “生物减、小分子肽、黄酮,从基因的角度出发,三者的匹配度几乎完美。”为此,刘小波带领的科研团队获得了两项国家专利:《一种结晶酶解法制备的葵花盘取物及制备方法》、《一种葵花盘小分子肽备制方法及医用用途》,发表了多篇学术论文。

  从播种到收获整整五个春秋,刘小波和他的团队遇到了很多问题。面对重重困难,披荆斩棘,他们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五年的科研历程,突破性的成功,树起了人类对抗痛风的里程碑!(吉研)

  广大读者如果对刘小波博士关于痛风的科研著作感兴趣,可以拨打电话400 655 5209免费领取。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