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飞,盼你早日“重飞”

发布时间:2010-05-17 09:18 | 来源:人民网 2005年06月24日15:26 | 查看:1280次

  本报记者徐华/文曹红/摄影

     被誉为爱心大使的著名歌手丛飞身患胃癌的消息经本报披露后,在社会各界引起强烈反响。人们无法接受这位倾其所有扶弱济贫的爱心人物刚过而立之年竟遭此劫难。连日来,上至市领导下至普通市民,都十分关注丛飞的病情。市领导写信鼓励丛飞早日“重飞”。

     丛飞病情危重

     5月12日,丛飞在市人民医院消化内科被确诊患有胃癌后,人民医院院长周汉新当即指示医务部主任王玉林负责组织有消化内科、消化外科、病理科及肿瘤科专家参加的特别治疗小组,对丛飞进行紧急会诊,并决定于次日由胃肠外科主任潘凯博士亲自主刀手术,相关科室全力配合。

     依照胃镜检查及胃部活检结果,丛飞所患的胃癌系低分化腺癌,是恶性程度很高的一种癌症。尽管当时从其胃内发现的肿瘤只有0.2厘米乘0.3厘米,专家们还是进行了几种方案的准备。潘凯主任告诉记者,考虑到丛飞病情的严重性,他们在术前进行了周密的准备,先后制定了五种手术方案,做到了有备无患。从5月13日上午9点多开始的这场手术,历时3个半小时。医生打开丛飞的腹腔后发现,他的病情与预料中的一样,复杂严峻,手术进行得十分艰难。

     13日12点30分,丛飞腹部的刀口缝合完毕。半小时后,医护人员将丛飞推出手术室时,焦急等在手术室门外的邢丹迎上前来。看到浑身上下插满各种软管的丛飞那张苍白的脸,邢丹的眼泪夺眶而出:“老公,你一定要挺住啊!你说好要陪我到老,你可一定不能食言啊……”

     邢丹的哭声令丛飞睁开了双眼。他注目凝视着爱妻的那双泪眼,默默无语,眼中有泪光闪烁。一个小时后,丛飞的神智恢复了正常,但剧烈的疼痛令他苦不堪言。他紧紧地咬住已经有些干裂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痛苦的呻吟。

     据治疗组专家介绍,丛飞患胃病已经有6年的历史,胃部剧烈疼痛也有八九个月时间。医生怀疑他的胃部癌变发生在两年前。如果丛飞不是那样的忙碌,多为自己的健康考虑一些,早几个月来医院全面检查治疗,情况会与现在不同。两位在手术室参加丛飞手术的护士告诉记者,她们一直关注特区报关于丛飞的连续报道,对丛飞的高尚情怀非常敬佩,在术中看到他危重的病情,心情特别沉重。她们说:“我们全体医护人员都会尽心尽力地照顾丛飞,用我们实实在在的爱心使丛飞感受到社会的关怀。”

     术前托付身后事

     了解丛飞的人都说,丛飞不但是位有着博大爱心的慈善之人,更是一位宁可自己吃苦受累也要让生活困难者得到切实帮助的无私之人,他真正做到了先人后己,是个当代雷锋。在得知自己身患绝症后,他想到的依然不是自己。

     5月12日,医院的活检报告出来后,丛飞在家人和朋友们面前尽量表现出平静与豁达,他不愿意让那么多的人为他伤心为他难过。到了晚饭时,当大家都离去后,他则痛苦得不能自拔。丛飞的好友徐曼告诉记者,当时,丛飞赶走了家人和众多朋友,惟独留下徐曼,表示有话要说。他长时间烦躁地在地上踱着沉重的脚步,许久说不出一句话。徐曼说了许多宽慰他的话,他听着听着,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悲伤,伏在床边嚎啕大哭:“我死了不要紧,只是觉得太对不起自己的父母和妻儿了。我的父母都年迈多病,他们生养了我这个儿子,没跟我享过一天福。如今,我走了,他们怎么办?我的女儿只有4岁,亲娘不在身边,怎么能再失去父亲呢?最可怜的还要数我老婆邢丹,她只有24岁,腹中还怀着4个月的胎儿……”

     丛飞在极度痛苦中哭诉了半个多小时后,情绪渐渐冷静下来,对徐曼交待起了后事:“如果我走了,你一定要想办法说服邢丹拿掉腹中的孩子。她跟我在一起,吃的是粗茶淡饭,穿的是廉价衣服,还跟我去贵州贫困山区捐资助学,吃尽了苦头。她知道我早已把资助那100多个贫困学生读书当成了生命中一件重要的事情,对我捐款捐物她从不阻拦,还多次对我说,只要我觉得这样做快乐,她就会感到快乐。为了支持我的演艺事业,她主动辞去了收入稳定的空姐工作。她为我牺牲了自己的一切。如今,我已经不能给她幸福了,怎么忍心再留下个遗腹子来拖累她今后的生活?如果可能,希望你和我的朋友们都能善待邢丹,帮助她找个稳定的工作,如果可能,也帮她留意找个好人……”丛飞说不下去了,痛哭失声。

     丛飞接着又向徐曼说:“这些年来,我拚命工作,挣下的钱,可都用来资助那一百多名贫困学生读书了,不但没给家人留下什么钱财,至今还欠着别人17万元的外债。我欠家人的真是太多太多了。如果有来生,我再回报他们吧。我走后,请你劝说我的母亲,让她带着我4岁的女儿回辽宁农村老家,那里生活和抚养孩子的费用比较低。”

     随后,丛飞又向另一位朋友谈起了他资助的那100多个孩子:“我现在对这些孩子的学业十分忧虑,原以为我病好后还会重返舞台,有能力将他们供到学有所成,但现在看来一切都成纸上谈兵了。我走后,他们的学业怎么办呢?尤其是那30多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他们早已把我当成了他们的父亲……”

     邢丹听罢丛飞向朋友交待的这些嘱托,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悲哀,嚎啕大哭:“他这个人一辈子都在为别人着想,就是不想想他自己。你们谁也不要劝我了,我不会拿掉腹中的孩子,只要这个孩子是健康的,我无论如何都会把他生下来,抚养成人……”

     对于丛飞想把与前妻生下的4岁女儿睿睿送回农村老家的想法,邢丹也不能接受:“睿睿虽然只有4岁,但却有着八九岁孩子的智力,非常聪明,如果送回农村老家,那会埋没了她的前途。再说,那孩子早已把我当成了她的亲妈妈,她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她……”

     看着坚强又倔强的爱妻邢丹,丛飞的心里越发难过。邢丹温柔地握着丛飞的手,细心地查看着插在他身上的各种导管。丛飞久久地凝视着妻子,一切都在不言中。

     热盼丛飞能够“重飞”

     丛飞的病情牵动着人民医院全体医护人员的心。自从活检报告发现丛飞患有低分化腺癌后,人民医院成立了由院长周汉新挂帅、医务部主任王玉林博士牵头的有消化内科、胃肠外科、病理科、肿瘤科等多个科室权威专家参加的特别医疗小组,在术前进行多次会诊,研究手术方案,在手术进行中还进行了一次专家会诊,以选择比较理想的治疗方案。

     人民医院院长周汉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丛飞作为一名爱心歌手,坚持10年为贫困儿童读书倾其所有,为社会无私奉献了大量的财力和精力,他高尚的品德令人敬佩,他的感人事迹令人动容。我们医院一定要全力以赴,让他充分感受到社会的温暖与关爱,这也是我们应尽的一种社会责任。”

     为了给丛飞提供最好的医疗条件,人民医院在住院病床十分紧张的情况下,为丛飞准备了一套单间病房,各科室参加救治的专家均为权威专家。在丛飞的医疗费出现亏欠5000多元的情况下,医院继续为他投放一流药物,并表示可以减免丛飞的医疗费用,让他放宽心治病。周汉新院长说,待丛飞术后身体状态稳定下来后,医院将组织专家对他的放疗及化疗方案进行专门研究,尽量选择一种疗效显著又对身体损害最小的后续治疗方案,必要时还可以请国内一流的肿瘤专家来院会诊。

     连日来,丛飞的病情也牵动着各方面领导和普通市民的心。许多市民赶到人民医院胃肠外科看望慰问丛飞,向这位把爱心无私奉献给社会的爱心大使表达他们的关爱之情。“活雷锋”陈观玉一连多日在家精心煲好靓汤,送到丛飞的病房,盼着丛飞能有“重飞”的那一天。三位向丛飞捐助医疗费的市民捐款后不肯留下自己的姓名,他们说:“丛飞无需知道我们是谁,叫什么名字,让他感受到深圳市民对他无比的关心与惦念就足够了。我们盼着丛飞能挺过这一关,好人最终能得好报。”

     由于丛飞没有深圳户口,没有医疗保险,高额的医疗费成了压在丛飞及家人心头的一块石头。丛飞术后的第二天,深圳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领导赶往医院看望丛飞,并特事特办,为丛飞解决医疗费用问题,免除他的后顾之忧。他们表示,要让爱心人物感受到社会实实在在的关爱,以回报他对社会所奉献的爱心。

     病榻上的丛飞感受着社会方方面面的关爱,心情十分激动。他告诉记者:“如果我多为自己考虑一些,我的情况远不会这样。但是,时至今日,我除了对家人有些抱憾外,并不后悔。如果有来生,我还会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做一个爱心人物,是我一生的追求,也是我生命的意义所在。只是,我没有想到,我只是做了一些平凡之事,却得到了那么多的厚爱,这让我感到有些不安。”愿丛飞早日“重飞”!

(责任编辑:祁建梅)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