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工”歌手丛飞十年如一日的扶贫帮困之路(图)

发布时间:2010-05-12 00:23 | 来源:新浪网 2005年06月29日09:21 | 查看:1967次

丛飞有众多的“儿女”,近10年来,他无数次走进贫困地区的孩子们中间。

  在“义演”舞台,他是“歌手丛飞”;

  在178个孩子嘴上,他是“爸爸丛飞”;

  在深爱他的妻子心中,他是“男人丛飞”;

  在许多人眼里,他是“好人丛飞”。

  丛飞说,他是歌手,是“义工”……唱响爱之歌

  他是深圳首批“义工”,8年间,“义演”300多场次,义务服务时间超过3600多个小时

  “我叫丛飞,来自深圳,义工编码2478……”

  36岁的丛飞是名歌手。1996年底,深圳市义务工作者(志愿者)联合会邀请丛飞参加“帮困助弱”巡回演出,他第一次知道了“帮困助弱”的“义工”,也成为了深圳的首批“义工”。

  不久,义工联成立艺术团,在舞台已经小有名气的歌手丛飞出任团长。不过,团长丛飞没有级别、没有工资,他还是一个歌手。

  歌手丛飞最喜爱的,是“义演”舞台;歌手丛飞唱得最多的,是“爱之歌”。

  1999年夏,共青团深圳市委和市义工联到贵州慰问帮贫支教的志愿者。正在上海进行商业演出的丛飞接到义工联的电话,立即自己掏钱赔了违约金,买机票赶回参加“义演”;非典期间,丛飞自费到北京“义演”,慰问小汤山等21家医院的医护人员;2002年,丛飞为公民道德宣传“义演”了48场。莲花北残疾人康复站站长巫妙春说,8年来,每逢助残日,康复站的残疾人聚会都少不了歌手丛飞;今年1月的东南亚海啸赈灾6场“义演”,是他被确诊为胃癌、住进医院前的最后演出。

  从成为“义工”到住进医院的8年间,歌手丛飞共“义演”300多场次,义务服务时间超过3600个小时。

  在“义演”舞台上,歌手丛飞不仅“唱”、而且“捐”。

  参加贵州“义演”,他捐出了1.6万元,最后借钱买机票返回深圳;1998年,丛飞举办了7场“帮困助弱献爱心文艺晚会”,15.6万元门票收入悉数捐给深圳市青少年事业发展基金会;听说义工联为洪涝灾区举行“奉献爱心、情系灾区”义演,正在长沙演出的丛飞立即推掉商业演出,赶回深圳将在湖南演出的全部收入2万元捐给了灾区,还拿出10万元在湖南贫困山区建立了“丛飞助学基金”;去年夏天,在贵州抱病“义演”的丛飞,将3万多元劳务收入和价值5万多元的衣物,全部捐给织金县“希望工程”……

  奉献爱之心

  有170多名贫困孩子叫他“爸爸”;他仅在贵州山区就捐助了100多名贫困、失学的山区娃

  歌手丛飞“捐”得最多的,是为失学的孩子。

  1994年,丛飞到四川参加失学儿童募捐“义演”,他捐出了身上仅有的2400元。主持人告诉他,这些钱可以使20多个孩子重返校园。这场“义演”,是歌手丛飞资助失学儿童的起点。1999年夏,丛飞到贵州为帮贫支教的志愿者“义演”。在贫困的织金县官寨乡,刚卸装的丛飞看见两个衣衫褴褛的孩子。

  孩子告诉丛飞,因为家里穷,已经面临失学。丛飞立即带着孩子找到校长,交清了两个孩子当年的学费,承诺以后会定期寄过来。

  两个孩子叫他“爸爸”。10年间,有170多名这样的贫困孩子把歌手丛飞叫作“爸爸”。

  织金县官寨中心学校,是川、滇、黔三省交界处的一所山村小学。在这所小学里,丛飞资助着30多名贫困学生。2000年,“爸爸丛飞”认下了从小被父亲抛弃、母亲外出打工的布依族“女儿”晏语轻轻。在丛飞的资助下,这个山村女娃现在已经是官寨中学的初二学生。在她心中,“丛飞‘爸爸’就是我的亲‘爸爸’……”

  孤儿朱园,家境贫穷的罗燕艳、罗艳梅姐妹和苗族姐妹陈贞梅、陈鸿……8年来,歌手丛飞仅在贵州山区就捐助了100多名贫困、失学的山区娃。

  如今,躺在病床上的“爸爸丛飞”,最记挂的还是他的孩子,特别是贵州、云南深山里孩子们的学业。“燕艳、艳梅高考的结果如何?”“不能唱歌挣钱了,那100多个孩子今后的学费怎么办?”他多次打电话给贵州省织金县普翁乡副乡长、原官寨中心学校校长徐习文询问,并专程托人捎去了孩子们的学费。

  演奏爱之恋

  妻子邢丹辞去深圳航空公司的工作,成为100多名山区孩子的“全职‘妈妈’”

  1992年,丛飞大学毕业,先后来到广州、深圳。

  这个著名歌唱家郭颂的“关门弟子”,每场出场费上万元。整整10年,歌手丛飞却“一穷二白”。他没有积蓄,甚至家里没有电冰箱,出门是一辆自行车。直到两年前,才按揭购买了一间58平方米、一室一厅的小房。

  除了日常开支,丛飞的收入几乎都用于“捐”,甚至为此背上了17万元的债务。

  2002年4月,对丛飞忍无可忍的妻子提出离婚。

  几乎在同时,一个漂亮的空姐走进了歌手丛飞的生活。比丛飞年轻12岁的邢丹,是他的辽宁盘锦老乡,她叫他“哥哥”。

  去年,邢丹陪丈夫去了贵州织金县,为即将开学的孩子们送去学费。

  崎岖不平的山路,邢丹和丈夫走了6个多小时。

  走进官寨乡,寨子里的孩子见了丛飞,老远就跑了过来,搂着他的腰、抱着他的腿:“爸爸,你怎么才来?我们都想死你了!”

  就在孩子们的一片“爸爸”声中,邢丹终于理解了丛飞。“别人说他是傻子,可他是我心中真正的男人……”

  当孩子们称她“妈妈”的时候,邢丹心里涌起股股暖流,心甘情愿地成为170多名孩子的“妈妈”。

  “是爱,让我成为这些贫困孩子的‘妈妈’……”从贵州回到深圳,邢丹为山里的孩子们跑书店、文具店,写回信、跑邮局……为了孩子和孩子们的“爸爸”丛飞,2004年,邢丹辞去了深圳航空公司令人羡慕的工作,成为100多名山区孩子的“全职‘妈妈’”。

  传递爱之波

  10年间,他“帮困助弱”,捐款累计达300多万元;在被确诊胃癌后,竟无钱支付住院费

  歌手丛飞是深圳的“五星级义工”、“优秀外地来深建设者”,却没有深圳户口、没有工作单位,享受不了深圳人的医疗福利待遇。

  “好人应有好报”:近两个多月,“好人丛飞”的病床前每天都有大批的探视者,每天都有不断的慰问电话,每天都要收到“回报好人”的捐款。

  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对丛飞的事迹材料作出批示,要求全力帮助丛飞解决困难。

  深圳市委书记李鸿忠写信给丛飞,鼓励他保持乐观、笑傲人生,尽快“重飞”。深圳市莲花北残疾人康复站的残疾人巫大姐摇着轮椅赶到医院,送来66朵玫瑰。看着巫大姐带来的一大包由5元、10元拼起的上万元捐款,丛飞痛哭失声;5月21日,团市委书记张文来病房探视丛飞,并告诉他,团市委决定做孩子们的新“爸爸”,继续资助那100多位孩子……

  丛飞牵挂的另一件事,是他在非典期间因100多名孩子的学费而欠下的17万元债务。尽管他坚持还债,但“债主”们态度坚决:一笔勾销……为感谢人们的关怀,歌手丛飞赶制了一张《丛飞愿你幸福》的纪念版CD,收录了16首歌曲。在包装盒封面,他写道:也许将远离我挚爱的舞台,但我还是把我心中最美好的歌献给关爱我的朋友们……6月15日,歌手丛飞在病床上召开了家庭会,向家人提出两个愿望:身后捐献眼角膜、有用器官造福他人,并将遗体捐献医院做医学研究;拒绝接受住宅局送他居住的一套四房两厅住宅,“只能向社会奉献、不能向社会伸手”。

  寻访爱之源

  歌手的“爱”感动了深圳人;深圳人的“爱”温暖了丛飞

  从丛飞病重住院,职业保险人林燕变成了丛飞的“电话经纪人”。两个多月来,她接到打给丛飞的电话超过3000个、用于记录来电的笔记本已经写满了10大本。

  在这些不断的电话中,林燕最大的体会就是:歌手丛飞的“爱”感动了深圳人,深圳人的“爱”温暖了歌手丛飞。

  10年前,歌手丛飞来到深圳,两手空空。

  1996年底,丛飞第一次登上深圳“大家乐”舞台。2000多名打工仔、打工妹开始认识了丛飞,和深圳人长达5年的“大家乐”,锤炼出一台“丛氏精品”。在这里,丛飞认识了支教足迹从贵州到老挝的志愿者李泓霖、“中英街上的活雷锋”陈观玉、退休女工曾柳英和她的“爱心一族”……

  目前,在深圳注册的慈善组织约200个,各种形式的志愿者约有53万人、拥有10万人的“义工”队伍,全市参与过“义工”服务的市民超过200万人次。“有困难找义工、有时间做义工”,已成为深圳人的时尚。

  据进行“深圳爱心指数”调查的深圳特区文化研究中心文化产业研究室的统计,“深圳爱心指数”上升了48%。

  5月29日,歌手丛飞在深圳市人民医院进行了入党宣誓。

  6月23日,中共深圳市委、深圳市政府作出决定:向“爱心市民”丛飞同志学习…… (记者 胡谋)

(责任编辑:祁建梅)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