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情怀——记深圳市义工联艺术团团长丛飞

发布时间:2010-05-15 12:05 | 来源:新浪网 2005年06月28日18:20 | 查看:1454次

  新华网深圳6月28日电 记者李南玲

  “我叫丛飞,来自深圳,义工编码是2478。能对社会有所奉献,能对他人有所帮助,我感到很快乐。”无论走到哪里,无论站在哪个舞台上,丛飞都是这样亮出自己的“名片”。

  36岁的丛飞,唯一的职务是深圳市义工联艺术团团长,是一份没有薪水的社会工作。作为一名职业歌手,丛飞以唱歌为生,但他又是一名五星级义工,10年来他为社会进行公益演出300多场,义工服务时间达到3600多小时。作为一名著名歌手,丛飞的商演频繁,本可以过上富裕生活,但他10年来倾其所有,累计捐款捐物300多万元,资助捐助失学儿童和残疾人超过150人,自己却一直过着清贫的生活。丛飞用自己的行动感动着深圳这座年轻的城市,“丛飞现象”更是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为了孩子,“中国最美丽的男高音”付出自己的所有

  1969年10月,丛飞出生在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县田庄台镇的一个贫困家庭,多次因交不起学费被赶到教室外边罚站的经历,成了他幼小心灵最深的记忆。初二时,丛飞被迫辍学,但他不甘心向命运低头,认定凭自己洪亮的歌喉可以实现当歌星的梦想。于是,他历尽千辛万苦四处拜师学艺。丛飞出色的嗓音条件和执著顽强的求学精神打动了男高音歌唱家历铁成,在他的精心培养下,丛飞的歌唱技艺快速提高,终于进入沈阳音乐学院声乐系,师从著名声乐教育家鲍延义,开始了他的艺术人生。后来,他被著名歌唱家郭颂收为关门弟子,形成自己独特的演唱风格,被郭颂称为“中国最美丽的男高音”。

  1994年10月,丛飞来到深圳发展他的演艺事业。凭着他出色的男高音和小品、口技等多方面的艺术才华,他很快成为一名深受观众喜爱的知名演员,而在深圳专为外来工娱乐而设立的“大家乐”舞台上一连5年的义演,丛飞不仅锤炼出一台“丛氏精品节目”,更锤炼出他奉献社会、播撒爱心的思想基础。

  10年来,丛飞不仅多次到北京与蒋大为、宋祖英、关牧村、戴玉强等同台演出,还多次应邀到国外演出,但丛飞更广阔的舞台还是在人民大众中,他一次次深入到贫困山区、部队厂矿、学校社区,全身心投入到慈善事业,积极参与社会公益演出。1998年3月10日至16日,丛飞为了资助深圳的贫困孩子读书,连续举办了7场“帮困助弱丛飞义演晚会”,将15.6万元的门票收入全部捐献给了深圳青少年事业发展基金会。1998年8月19日,深圳有关方面邀请丛飞参加次日的“情系灾区抗洪救灾大型义演”,丛飞立即推掉正在进行的商业演出赶回深圳,并将自己在湖南演出所挣的2万元全部捐了出来。据有关统计,仅在1998年,丛飞在各类义演中为公益事业筹集到的资金就高达100多万元。

  11年前,丛飞在成都参加了一场为失学儿童重返校园的慈善义演。他不仅倾情演唱,还掏出了身上全部的2400元,成为全场捐出最多的一笔助学金。主持人告诉丛飞:“你捐出的这2400元,可以使20个孩子完成两年的小学学业!”从那一刻起,同是苦孩子出身的丛飞决心帮助更多的失学儿童改变命运。他先后二十多次赴贵州、湖南、四川、山东等贫困山区举行慈善义演,为当地的失学儿童筹集学费。

  从1995年正式认养第一批辍学儿童至今,他已经资助了来自贵州、湖南、四川、云南等地的贫困学生146人,其中有彝族、布依族、苗族、白族、羌族等十多个少数民族。在他身患癌症住院治疗的前一年,他又在贵州省毕节地区织金县认养了32名孤儿和贫困学生,资助孩子的总数达到178个。

  今年14岁的布依族女孩晏语轻轻是丛飞4年前认下的“女儿”,第一次与“爸爸”见面的情景令她终生难忘。2001年,丛飞来贵州为希望工程义演并为所资助的孩子送学费时,瘦弱忧郁的晏语轻轻引起了丛飞的注意:“小姑娘,你的书读得怎么样?家里有钱交学费吗?”望着丛飞关切的目光,晏语轻轻的眼泪流了下来:“我爸爸在我生下来不久就不要我了,妈妈在外很少回家,我一个人生活,交不起学费……”丛飞一把搂过她:“孩子,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爸爸,我来供你读书。”从此,丛飞就承担了她每年的学费和生活费。

  织金县官寨乡副乡长徐习文是丛飞在贵州捐资助学的承办人,丛飞资助的许多贫困孩子都是由他介绍并联络。他说:“来贵州扶贫助弱的单位和个人也不少,但没有谁能像丛飞这样达到完全忘我的境界。他6次来织金县和安顺市为贫困学生送学费,走时不仅捐光了身上所带的全部钱物,还要向随行的朋友借钱捐,有几次甚至连身上穿的衣服都脱下来捐了,大冬天只穿着一件短袖内衣返回深圳。看着他在寒风中微微发抖的背影,我们在场的人都流泪了。”

  作为一名没有稳定收入的自由歌手,虽然他演出频繁,出场费最高能达到两万多元,但要供养着一百多名贫困生、资助着几十名残疾人和孤儿,所付出的代价可想而知。为此,丛飞节衣缩食,克扣家用,有时连一家三口的生活费都不够。不少人说他是“疯子”“傻子”,他的第一个妻子也因此跟他离了婚。在他那50多平方米的简陋家里,没有任何值钱的家当,衣柜里的衣服,都是三五十元钱的便宜货,唯一有些档次的是他常穿的白色演出服。

  夺人眼目的是墙上那一排大红的奖状和奖章,证明着这个清贫之家主人的不平凡之处:“鹏城青年爱心荣誉勋章”“深圳市五星级义务工作者奖”“2004年度广东省优秀音乐家”“中国百名优秀青年志愿者”……丛飞说:“奉献是我最大的快乐,那些说我傻的人永远不会明白这些。”“我不能成就一个世界,但我要尽我所能成就这些孩子。”

  见到丛飞,是在医院的病房里

  在身患晚期胃癌的情况下,丛飞仍牵挂着他的“孩子们”,将别人捐赠给他的医药费捎给他们当学费、生活费。在病房里,“爱心市民”丛飞收获了来自社会各界的关爱,他的爱心接力棒被更多人接了过去、传了开来。

  躺在病床上的丛飞乐观坚强,但此时的他已然无声,因为癌细胞已经浸润了他的声带。4月22日,丛飞住进医院,被诊断为晚期胃癌。5月13日,深圳市人民医院为丛飞实施手术,但打开腹腔后才发现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脏器。一位医学专家对记者说:“丛飞的癌细胞已经广泛扩散,太迟了。如果他能提早半年手术,一切都会不同。”然而,在这生死攸关的半年里,记者在丛飞的工作记录里看到的却是这样一组数字:

  2004年10月,参加各类文艺演出25场,到深圳莲花北村残疾人康复站义演2场,其中两场是收费的商业演出,2万元收入全部给贫困生交了学费;

  2004年11月,持续高烧、胃部疼痛的丛飞坚持到养老院、福利院及监狱义演了8场,到莲花北村残疾人康复站义演4场;

  2004年12月,丛飞开始吐血、便血,胃部剧烈疼痛,在止痛药的支撑下演出了16场,仅12月25日圣诞节当天就演出3场。这19场演出中,只有一场是有收入的商业演出,其它不是友情赞助就是慈善义演;

  2005年1月,丛飞的病情继续恶化,全身开始剧烈疼痛,但他还是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参加了6场为海啸灾区的赈灾义演;

  ……

  丛飞的胃病已有6年的历史,因为他要挣钱给他的“孩子们”交学费,一直没有认真治疗,也舍不得花钱治疗。胃出血严重时,也只是到小医院住几天又赶紧出院。今年4月下旬他病重,也是在医院免掉医疗费的情况下才住院治疗的。

  病榻上丛飞贫病交加,但依然牵挂着贫困山区的那一百多个孩子,他将大家的捐款拿出两万元捎往贵州织金县贫困山区,并吃力地给“儿女们”录下一段话:“孩子们,爸爸不能亲自来看你们了,但爸爸很想念你们,希望你们好好学习,将来成为一名对社会有用的人……”他不无遗憾地对记者说:“如果命运再给我5年的时间,我会兑现向孩子们许下的诺言,会陪着他们完成学业,会看着他们健康成长,会用更多的爱回报社会。”

  收到丛飞从病榻上捎来的学费,孩子们泪如雨下,泣不成声:“爸爸啊,您是为我们累坏的,我们不能没有您!”他的一个叫白丽萍的“女儿”在给丛飞的信中写道:“有人说,一朵花开是一万朵花的牵挂,而您的痊愈是我们所有人的希望。祝您早日康复,为明天再谱写一份精彩。”

  丛飞用火红青春和博大关爱所谱写出的扶困助弱、无私奉献的动人乐章,感动和激励着深圳市民,人们以各种方式向他们心中的“爱心大使”送去真挚的关爱。自丛飞住院以来,每天自发赶到医院看望他的深圳市民络绎不绝,有的送钱,有的送汤,有的送营养品,人们用各种方式表达关爱,传递着他们的心声:“好人自有好人帮,好人一定有好报。”大家祝愿丛飞能战胜病魔“重飞”起来。

  在社会各界的关怀下,丛飞的户口、社保、医药费等问题得到了解决,共青团深圳市委还接过丛飞的接力棒,决定继续资助丛飞的一百多名“孩子”完成学业。最让丛飞兴奋的是,5月27日这一天,他在病房举手宣誓,成为一名共产党员,实现了自己多年的追求。

  深圳市委、市政府日前授予丛飞“爱心市民”的荣誉称号,做出在全市广泛深入开展向丛飞学习的决定。深圳市委、市政府要求广大党员要以丛飞为榜样,见贤思齐,从我做起,时刻把人民群众安危冷暖放在心上,关心群众疾苦,关心社会弱势群体,努力为建设和谐社会奉献爱心。

  感受丛飞

  丛飞倾其所有奉献爱心的执著超出了很多人的心灵底线。人们在感动中理解丛飞,感悟人生。

  丛飞病重住院后,他资助的贵州贫困生王维珊给他写来充满感情的信:“爸爸,从您身上,我第一次知道伟大可以这样具体,爱心可以这样博大。当您将辛苦赚来的钱毫不吝啬地送到众多贫困生和他们家长的手中时,当您顶着烈日寒风一次又一次地长途跋涉探望您的孩子们时,当您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亲手披在另一个羸弱的身体上时,爸爸呀,您是怀着怎样一颗博爱仁慈的心啊……”

  丛飞的妻子邢丹开始对丛飞的做法也不太理解。2004年夏天,她随丛飞一起去贵州贫困山区送学费。他们沿着崎岖不平的山路走了6个小时,才到达官寨村。“那里的孩子太可怜了,有的身上连一块整布都没有。”一个叫朱丽的女孩,由于长期营养不良,12岁了还没有他们4岁的女儿高。贵州之行让邢丹彻底了解并支持丛飞的所作所为,“充满爱心的男人值得爱!”她自豪地告诉记者:“爱让我也成了贫困孩子的‘妈妈’。”

  “看到儿子将辛苦赚来的血汗钱都捐给了别人而自己过着简朴的生活,生病都舍不得去医院治疗。我们一度既生气又痛心。”丛飞的父母对记者说。一次,丛飞把自己的钱全部捐给了贫困学生,自己女儿的幼儿园学费却无法按时交纳,是这对清贫的老父母拿出自己为数不多的积蓄,才解了儿子的困境。“如今,看到他使那么多贫困生、孤儿和残疾人改变了命运,我们理解了儿子所做这一切的价值和意义。儿子是我们的骄傲!”

  深圳特区报记者徐华是较早介入丛飞事迹采访的记者。她说采访丛飞的过程是一次受教育的过程,也是一次灵魂升华的过程。“别人把扶弱助贫大多只看成一次爱心的奉献,而丛飞却把这当成了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为了实现对孩子们的诺言,他奉献的不仅是全部家财,甚至还有自己的健康。他的感人事迹唤醒了人们灵魂深处最美的东西。”

  摄影记者曹红用镜头在记录丛飞,她经常被自己拍摄的画面感动得泪流满面。有一张照片是丛飞病中回家打开保险箱,里面没有现金没有存折,满满装着的是他捐助过的孩子们的来信。“看着那一封封来自贫困山区孩子、家长感激和渴求的来信,看着眼前席地而坐的身患癌症的丛飞,我的内心深处被深深地震撼了。有多少爱可以割舍?正是这割舍不了的爱,让丛飞的奉献义无反顾、倾其所有。”

  丛飞在一首自己作词的《愿你幸福》的歌里这样唱道:“只要你快乐,只要你幸福,只要你圆上好梦,我就不辛苦;只要你如意,只要你回头一笑,我就很知足。”

  歌如其人,或许这可以让我们更深地了解丛飞的赤子情怀。

(责任编辑:祁建梅)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