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飞助学基金继续捐助158学子

发布时间:2010-05-22 08:57 | 来源:人民网 2006年07月23日06:01 | 查看:1336次

        本报讯(记者范辉)“我们将尽我们最大的能力,让这些孩子继续有学可上。到现在为止,我们总共向贵州相关单位汇去了16万元。”丛飞助学专项基金的负责人幸洪波昨日告诉记者,这笔钱主要被用在了贵州织金县的158名贫困学生身上。

  今年4月20日丛飞去世,近一百天过去了,他的妻子邢丹也逐渐回归平静,他资助过的人们也在用自己的方式怀念着他。

  丛飞助学基金继续资助学子

  丛飞曾经表示,帮助辍学儿童是他最大的幸福。相关部门也在继续发扬丛飞精神,帮助那些丛飞生前资助的学生们继续完成学业。

  近日,记者从广州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了解到,从去年下半学年开始,该基金会成立了丛飞助学专项基金,总共为158名贵州贫困学生捐助了16万元用于支付学费。

  丛飞生前在贵州地区曾经捐助过一百多名学生。但2005年他被确诊为胃癌晚期后,这批孩子的学费变成了大问题。为了让这些孩子不辍学。广州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成立了丛飞助学专项基金,继续资助他们。

  助学基金希望社会更多支持

  织金县隶属于贵州毕节地区,是国家级贫困县。2004年6月。丛飞妻子邢丹随丈夫去贵州看望孩子们,亲眼目睹了那里的困境。“我第一次看到山区孩子的现状,好几次掉下了眼泪。丛飞也搂着衣不遮体的孩子哭了。”邢丹介绍,1999年夏天,丛飞第一次到贵州织金县义演,成了丛飞在贵州省大规模资助贫困学生的开始。

  “由于我们并没有财政拨款,捐赠款需要我们自己去落实。现在助学专项基金账户上基本上没有钱,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实际上一直在垫付。”基金会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基金会90%的款项来自团系统内部的捐款,我们也很艰难。我们希望社会能有更多的支持让这份事业能够长久地继续下去。”丛飞小的时候家境贫寒,读到初中便辍学了,他能体会到没有书念的苦。1994年,丛飞去四川成都参加失学儿童重返学校义演,那次,他第一次捐出了自己身上的2400元,这也是他扶危济困生涯的开始。在他年轻的生命中,他总共参加社会公益演出400多场,参加义工服务6000多小时,捐助失学儿童和残疾人146人,认养孤儿37人,捐助金额超过300万元。

        回访一:“他是爸爸,所以我爱他”

  贵州苗族女孩晏语轻轻继续得到帮助,她仍记得和丛飞见面的三个小时

  ●晏语轻轻女,15岁,苗族,贵州省织金县官寨中学的中学生。2001年,将辍学的她得到丛飞资助,继续读书。

  今年,受丛飞资助上学的苗族姑娘晏语轻轻十五岁了,她告诉记者她初中已毕业,将要去织金五中念高一。

  “我要继续念书,以后去挣很多的钱。”至于挣钱的目的,轻轻不愿提及,只是反复地说这是为了一个承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承诺记者无从得知,也许是挣钱好好孝顺邢丹妈妈,也许是帮助更多困难孩子。

  因为是女孩,几年前,父亲一直嫌弃她,并且抛下她和妈妈离家走了,没过多久母亲也外出打工,晏语轻轻变成了同学嘴里的“野种”。

  2003年,轻轻第一次见到丛飞。一天,老师通知他们去见帮助他们的丛飞叔叔,她也跟着跑进了会议室。因为胆小,轻轻只是怯怯地站在一边,还是丛飞首先发现了这个有着一双水汪汪大眼睛的女孩。他穿过人群过去和晏语轻轻打招呼。

  “你就是晏语轻轻吧?以后你不要叫我叔叔,叫我爸爸,如果以后谁要欺负你,你就告诉他,我的爸爸在深圳,我的爸爸叫丛飞。”找到新爸爸让轻轻高兴极了,老师和同学们都说从那天起她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喜欢和同学们接触了。轻轻告诉记者,她依然记得今年年初和爸爸在北京机场等飞机的情形,这也是她和爸爸在一起的最后三个小时。

  对丛飞爸爸,晏语轻轻并不愿意过多地回忆她和爸爸的故事,因为她说自己会哭得很伤心。“因为他是我爸爸,所以我爱他,天下没有一个孩子不爱自己的爸爸。”在织金一中,有25名学生接受丛飞助学专项基金的资助。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并没有见过丛飞本人,但他们毫无例外地将丛飞看成是救星。“孩子们都把丛飞称为爸爸,他们在得知丛飞去世时都失声痛哭。”织金一中团委书记李强说。

        回访二:“乞丐”兄弟仍保留丛飞短信

  湖北作协会员胡诗词认为,丛飞能把关爱传递到他认准的人身上

  ●胡诗词男,38岁,最早是湖南汉寿县作协常务副主席。9年前,为帮助胡诗词实现作家梦,丛飞拿出数万元,让他去读书。

  在胡诗词的手机中,他依然保留着大哥丛飞发给他的许多短信。

  “诗词,你还好吗?你在我眼中是永远的强者。相信你能够走出阴影面对阳光,哥支持你,永远!”“不要怕,我们兄弟共同抗战!”“弟弟,你还好吗?我特别想念你。你给我个账号,我打些钱款给你治病用,千万千万!”胡诗词说每当想念大哥的时候,他就会翻出大哥发给他的短信看看。

  1997年3月份,丛飞去湖南省汉寿县参加希望工程义演,小县城因为许多歌手的到来沸腾了。“当天晚上,我和一帮小乞丐朋友也去了文化宫门口,希望能讨到一些钱。”由于家境贫寒,又遭遇小儿麻痹症致残,年纪轻轻的胡诗词沦为靠做乞丐行讨为生。

  当时在文化宫前聚集了很多人,丛飞一行人被人们围了起来。突然,丛飞从人群中挤出来,来到胡诗词面前,主动和他攀谈起来。

  这么多人,为什么丛飞就发现了胡诗词?”后来他告诉我,他从人群中一眼就发现了我,因为从我眼睛中看到了进取的目光。”当天晚上,丛飞就把几天的收入二万七千元都捐给了这名乞丐,资助他去求学。

  “当时我只有小学三年级的文化,丛飞和我说,你想要当作家就要多读书。我后来参加了成人自考,在几年之后拿下了汉语言文学本科文凭,丛飞知道后很高兴。”“很多人不相信丛飞的真实性,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丛飞这种人太少见了。

  他真真切切地把关爱传递到他认准的人身上,他不仅帮助我走出了生活的困境,还支持起了我精神的天空。”胡诗词现在已经是汉寿县作协常务副主席,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对话:

        丛飞捐款300万我一点都不惊讶

  丛飞妻子邢丹称丛飞的事迹,电视剧、电影也无法还原,他实在是超乎了一般人的想象

  “虽然丛飞已经永远地走了,但是我觉得他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也没有离开过我们的家。在我们的小屋里,我时刻都能听到他的歌声,看到他的身影。”在丛飞离开我们快一百天的时候,记者采访了他的妻子邢丹。

  邢丹说,嫁给丛飞不后悔。现在,邢丹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在一个图书馆工作。7月12日,邢丹在人民大会堂讲述了丛飞的先进事迹。

  丛飞事业加在我身上会承受不住

  《新京报》:现在生活恢复平静了吗?

  邢丹:我以前是空姐,生活很不规律,而嫁给丛飞之后更不规律了,有很多的活动和演出。我现在在图书馆工作,那里是一个安静的地方。现在我每天八点半上班,五点半下班,每天在图书馆吃中饭,周六周日可以休息。

  我正在努力寻找一份平静,一份正常人的生活。

  《新京报》:你现在和丛飞在的时候变化大吗?

  邢丹:生活全变了,丛飞在的时候,我不用考虑任何事情,油盐酱醋等都是丛飞在想。而现在不同了,我需要一个人去干很多事情,也许这就是成长。

  《新京报》:丛飞的事迹会不会让你感到沉重?

  邢丹:丛飞做的事是他做的,并不能代表我做的。如果把他的事业加到我的身上,我感觉有些承受不住。我是一个普通人,我要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因此,很多时候我在一秒前还表现得很高大,在一秒钟之后我会努力尝试回到平静的我。

  有些人和我说,你把孩子留下来,是一件伟大的事情。但我觉得,我只是做了一个妻子应该做的事情。(去年5月丛飞诊断为胃癌时,24岁的刑丹刚怀孕四个月。丛飞劝她拿掉小孩,后来刑丹执意将小孩生下。)

  捐款300万没有一点怨言不可能

  《新京报》:作为妻子,丛飞把钱都捐出去你没有怨言吗?

  邢丹:一点怨言都没有是不可能的。有时候遇上那些接受了帮助还不敢承认的人,丛飞总是告诉我要宽容别人。如果丛飞不是一个有原则的人,那他也不会最终离我而去。在他走后,他的精神也不会被千万人学习。

  《新京报》:据统计,丛飞一生共捐赠了300多万,你对这个数字惊讶吗?

  邢丹:一点都不惊讶,300多万只是个保守估计。

  丛飞从来也不去算他到底捐了多少钱。捐出去的东西,也不会去想回报。如果要想回报,那他应该选择一个能够带来收益的方式。

  丛飞的事情有时候让人觉得不真实,因为电视剧、电影都没有办法拍成那样,他实在是超乎了一般人的想象。我会把丛飞的事情告诉我们的孩子,当他长大的时候,也许是十几岁吧。

  妻子称会力所能及帮助别人

  《新京报》:现在和那些受资助的孩子有联系吗?

  邢丹:当然了。有些是打电话,有些写信。贵州那边的孩子也会过来看我。我不能说我和每个都很亲,毕竟这么多人,总是有比较熟的。我听说他们中有人考上大学了,我很高兴,我想丛飞也是。

  《新京报》:有没有打算接过丛飞的事业?

  邢丹:我做事比较踏实,不太喜欢大张旗鼓。我能做的我就默默地去做,力所不能及的也不会勉强自己。丛飞原来是深圳的义工,我现在接过了他的义工号,我也会去当义工。

  《新京报》:丛飞对你影响大吗?

  邢丹:我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人,基本上是属于温室里面长大的那一代。而丛飞是1969年出生的,比我大了12岁,他教给了我很多没有经历过的事情。丛飞影响我最多的是他的人生态度,凡事不要只考虑自己,这样很多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

(责任编辑:祁建梅)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