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还在那! ———油杉河村访赵鹏(上)(3图)

发布时间:2019-03-09 21:46 | 来源:贵州都市报 2012-10-23 C04版 | 查看:332次

本报2009年曾作报道。

赵鹏老师正在教学生写字。

赵鹏和学生打成一片。

  12年前,18岁的赵鹏凭一己之力,在毕节市大方县雨冲乡油杉河村山坳坳里撑起一所乡村小学。多年来,他做成这样一件事:让儿童失学率从90%降到了0,成绩在全乡靠前。

  学校只有两位老师:赵鹏和妻子张梅。2009年,赵鹏患上急性白血病。在好心人的帮助下,他骨髓移植成功,病情得到控制。

  一晃3年过去,让人高兴的是,4位大学生考进这里当起了特岗教师,赵鹏和张梅轻松不少。

  ⊙文/本报记者 黄桂花

  实习生 彭典 蔡雪

  图/本报记者 赵惠

  山村教师得了白血病

  赵鹏至今还记得,2009年12月14日,是《贵州都市报》的率先报道,让他的故事被读者知晓,并迅速掀起捐赠浪潮。最终,他获得了30多万元的捐款,病情得到控制。以下是本报当年的报道:

  毕节市大方县雨冲乡油杉河村,有一个叫油杉小学的学校,两间教室挤着6个年级的119名学生,赵鹏和妻子张梅9年来都坚守在这片巴掌大的天空下。

  山里散落着一户户人家,孩子们读书最远要走两小时山路,学校每天下午4点左右就放学,免得他们走夜路不安全。这里闭塞落后,不少人早早结婚,有的不到40岁就做了爷爷。

  赵鹏出生在油杉河,17岁时初中毕业。那些年,村里的年轻人都盛行到外地打工,本来赵鹏可以选择和他们一样的生活,但当他得知村里那所才办了两年的私立学校快要垮掉时,望着面临失学危险的孩子,他接过了教鞭。

  开始办学的时候,学校没有校舍,只好靠借民房和自家的住房当教室。没有课桌,就用木板替代。起初,赵鹏一个人教所有的年级,教室成了复式班,几个年级在一起上课。之后“新”来了一位女老师,她就是赵鹏的妻子张梅。

  国家实行义务教育后不再收学杂费,学校只好从学生人均公用经费中解决代课教师的工资。如此算下来,每人每月有七八百块钱。尽管待遇很低,但赵鹏夫妇教得尽心尽力,教学质量在全乡村级学校中排在前列。

  2009年11月,赵鹏病倒了。他让妻子赶紧通知乡中心校调剂老师到油杉小学代课,还说如果老师不愿去,就拿他们下半学期的工资作补贴。油杉小学的孩子们听到赵老师得白血病的消息后,噙着眼泪把平时攒的五角、一元捐了出来。

  经媒体报道,援助白血病老师赵鹏的行动迅速展开。88岁的广东省委原书记吴南生称赵鹏是位可敬的青年教师,他捐出了多年积蓄10万元。

  特岗教师眼里的赵鹏

  去油杉河村只有一条通村的石头公路,且只能供一辆车通行。这条路去年修成,右边是深不见底的悬崖绝壁,稍微不慎就有跌落万丈深渊的危险。10月18日,就算一路小心翼翼地前行,但我们的车还是被卡在了距离村子几里远的路上。

  赵鹏委托今年9月刚到校的特岗教师苟朝情来接我们。苟朝情大学毕业后,和朋友合伙在毕节开了一家健身会所,每人每年能赚20多万。去年,他在网上看到赵鹏的事迹,又恰逢油杉小学招聘特岗老师,被赵鹏感动的他“想到这里帮帮忙”。但没想到的是,当他到了学校时,就开始后悔了。

  9月4日,苟朝情和父亲开着面包车去报到。根据公里数,他推算最多2个小时就能到,没想到最后因为路况不好,硬是颠簸了4个多小时。越靠近油杉河村,住户就越少,到后来只见到六七户人家。

  虽然自己也是农村孩子,但苟朝情还真没见过这么贫困的山村。事后他才知道,雨冲乡是贵州省一类贫困乡镇,而油杉河村又是雨冲乡最贫困的村庄之一。

  苟朝情纠结地发现,由于油杉河村地处群山环绕的峡谷中,连手机信号也难以穿透层层大山,出山更是全靠一条“挂”在悬崖上的盘山公路。到了油杉河村,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仍让他的内心产生了巨大的落差。

  原本要雄心勃勃留下来的苟朝情有些后悔了,他倔强地坐在车上不肯下来。

  操场上,父亲在和赵鹏交流着什么。后来赵鹏过来劝他,留不留是一回事,先下车吃饭再说。出于礼貌,苟朝情下车了。但吃饭时,他并没怎么说话,一心考虑要不要留下。最后,他觉得既然赵鹏能呆10多年,那他也想挑战一下自己。于是,他成了四年级和六年级的语文老师。

  由于学校离雨冲乡远,老师们到了周末才能去买一次菜,而这些菜必须要够吃一个星期。因为没有冰箱,常常是一个星期前3天吃肉,后4天吃素。

  “晚上躺在床上,寂静得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你们知道什么叫孤独,什么叫伸手不见五指吗?”苟朝情吸了一口烟说,山里的夜晚都是黑漆漆的一片,白天还可以打打篮球,晚上除了看书就没别的事情可以做,大家通常8点多就睡了。

  此外,村里电压太弱,带不动电器。让苟朝情印象最深的是,有天早上他打算煮面吃,用电磁炉烧了一个小时都没有把水烧开。此外,洗澡也是一个大问题,现在已快深秋,他们还是只能在冰冷的河水里洗澡。

  但是,苟朝情却开始喜欢上这里,因为山里孩子的求知欲高得让他惊讶。中午,孩子们吃完饭就回教室看书,有不懂的问题就跑到老师休息室。如果老师在午休,他们就乖乖回教室;如果老师没睡,就会问题目。

  “跟孩子们相处这一个多月以来,我特别能理解赵鹏老师。我跟他一样放不下孩子们,看到他们取得好成绩时,就会觉得一切困难都是浮云。”苟朝情说,他的愿望跟赵鹏一样,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孩子们都能走出大山。

  还让苟朝情感动的是,赵鹏和妻子每天会用煤气炉,把所有老师的早餐做好,老师们到校就可以吃上热气腾腾的面条。而这笔开销,完全是赵鹏支付。

  教出了两个大学生

  因为吃药的缘故,赵鹏的脸庞有些浮肿,看起来比同龄人要大上几岁。

  “你们现在看到的教学楼是2009年修的。”赵鹏说,两层高的教学楼只有4间教室,二年级跟三年级是复式班,五年级跟六年级是复式班。这就意味着二年级上课时,三年级的孩子只能自习,“但总算比以前租民房的条件好些。”

  现在,赵鹏每天要吃5次抗排异的药,一共有60多颗药丸。国庆节期间,他到贵阳医学院进行了复查,医生说出现了排异现象,建议用一种间充质干细胞的药物治疗。药很贵,一个疗程下来要4万元。

  去年,赵鹏和妻弟接了贵阳好心老板罗执惊的工程,就是修雨冲乡到油杉河村的公路。这个工程,给赵鹏带来了10来万的收入。因为医生嘱咐不能过多劳累,他花3万多块钱买了一辆面包车代步。剩余的钱,便用来治病。

  昨日,记者电话采访了罗执惊。

  修路时,罗执惊想把工程包给当地人做,这样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这个人必须有威望,做事靠谱。”跟村民闲聊中,大部分人推荐了赵鹏。但也有村民提醒说:“他身体不好,之前得过白血病。”听到这话时,罗执惊心里一沉,这可怎么办?但他还是决定先了解赵鹏再做打算。

  罗执惊一行当天就来到了油杉小学。赵鹏一听要修路就激动了,他说修路对村里来说是件大好事,并表示有什么问题可以找他。

  “那时我就已经敲定工程让他来做。”罗执惊说,最后,他把工程包给赵鹏和他的妻弟,“事实证明我的决定是正确的,工程按期完成了,他是个好人!”

  教书12年,虽说算不上桃李满天下,但还是有那么几个学生成了赵鹏的骄傲。今年,油杉河村的张万雄、张万利兄弟俩一起考上了重点大学。弟弟张万利考取了北京华北电力大学,哥哥则就读于湖南中南大学。

  提起兄弟俩,赵鹏难掩高兴的心情,“张万雄话要少一点,不过很调皮,没少挨骂;张万利相对外向机灵一点,更讨老师喜欢”。

  在电话采访里,听到记者转述赵鹏老师对自己的评价时,张万雄笑出了声,“这个他都告诉你们?那时候,我的确不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时常捉弄同学,为此经常挨老师的骂”。张万雄说,当年一看到赵鹏向自己走过来,就知道自己又被同学“告密”了,“那时还是有点害怕赵老师的,他要求太严了”。

  今年考取大学后,两人特意来看望赵老师,还在他家吃了饭,“赵老师一点都没有变,让我们在大学里好好读书,做想做的事情”。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