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时深度】专访公安部禁毒情报技术中心副处长花镇东:“芬太尼危机”根源是美国!(图)

发布时间:2021-10-13 17:22 | 来源:环球时报 2021-10-13 07:23 | 查看:62次

【环球时报记者郭媛丹】美国拜登政府在对华关系方面提出了“竞争、合作、对抗”三分法的新观点,但在行动上却毫不遮掩对中国对抗遏制的本质。这一点在美国就阿片类药物芬太尼问题对中国进行间歇性指责方面表现得淋漓尽致。专家认为,美方利用芬太尼作为武器对中国搞政治挤压,这一趋势在未来不会停止。

资料图

美国频繁炒作芬太尼问题

最近一次美国就芬太尼问题对中国“发难”是在8月份。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8月24日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与中国在遏止向美国贩运阿片类药物芬太尼方面的合作“软弱无力”,阻碍美国打击越来越复杂的芬太尼贩运的努力。紧接着,8月30日,美国国务院宣布悬赏500万美元通缉涉嫌“跨国贩毒”的一个中国公民。这是拜登政府上台后首次在芬太尼问题上对中国提出指责。

这并不是美国首次将国内的芬太尼危机转嫁于中国,而是常态化的,专家分析认为,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美国还会一如既往地以芬太尼问题为抓手往中国身上泼脏水。

长久以来,美方一直存在一种偏见,即其国内的大部分芬太尼类物质来源于中国。但是,本着积极参与全球毒品治理、维护世界安全稳定的责任担当,2019年5月1日起中国政府对芬太尼类物质整类列管,中国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正式列管芬太尼类物质的国家。相比较而言,芬太尼在美国仅被临时列管。

对此,美国政府感谢中国政府为美解决芬太尼危机提供支持和帮助。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这件事对美国人民和美中禁毒合作具有重大意义。美国司法部缉毒署署长德希隆也致函中国公安部禁毒局对此表示感谢。

尽管如此,美国将芬太尼问题政治化的操作手段并没有停止,2019年8月份,特朗普连续发推文表示中国芬太尼类物质大量流入美国境内。  

中国将芬太尼类物质整类列管并没能阻止美国芬太尼危机。美国疾控中心(CDC)网站显示,2019年美国有超过7万人死于用药过量,超过3.6万人死于过量服用合成阿片类药物。2020年,美国有9.3万人死于用药过量,其中超过60%与芬太尼有关。

芬太尼危机根源在美国自身

那么美国芬太尼危机究竟是如何产生的?公安部禁毒情报技术中心副处长、国家毒品实验室博士花镇东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世界各国都存在阿片类物质滥用问题,但普遍使用的都是海洛因,仅有美国存在严重的以芬太尼类物质为代表的合成阿片类物质滥用和致死情况。

花镇东强调,“造成这一问题的根源完全在美国自身,美国阿片危机的源头是处方药滥用问题。”根据介绍,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普渡制药公司为代表的美国大型药企推出了以羟考酮、氢可酮等半合成阿片类药物为主要成分的止痛药。该类药物止痛效果更好,同时成瘾性和健康危害也大大增加,它们本应在严格监管下使用,但药企为了增加销量,通过大量公关和营销等手段说服监管机构放松管制政策,并诱导医生开出该类药物的处方。

在这种背景下,普通人群即使没有任何健康问题,只要向医生叙述有伤痛就可以获得阿片类药物,由此导致该类药物在美国的使用呈几何倍数增长。

从1997年到2007年,美国人均阿片类药物的用量由74毫克上升至369毫克(以等效吗啡量计算),远超实际医疗需求。2009年美国全国药物滥用调查显示,美国新增吸毒人员中约1/3由滥用处方药开始,滥用的品种主要是羟考酮、氢可酮等半合成阿片类药物,由此导致的死亡案例激增。

近年来美国药物滥用问题日趋严峻复杂,吸毒过量致死人数逐年上升,已超过了枪击和车祸的死亡人数,由此导致美国人均预期寿命连续两年出现下降。其中阿片类物质由于危险性极高,是滥用致死的主要原因,约2/3的死亡案例与此有关。

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精神卫生研究所郝伟教授曾两次被推选为担任联合国国际麻醉品管制局(以下简称为“麻管局”)第一副主席,麻管局是独立的、半司法性质的国际麻醉品管制机关。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郝伟表示,正是厂商、监管机构以及医生等数方面综合因素,才导致了阿片类物质在美国大行其道。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直至2012年达到最高峰,最严重的时候每天可能导致上百人死亡。而且在新冠疫情期间,使用阿片类物质的人数又有所上升。”郝伟说。

随着阿片类物质危害性的进一步凸显,美国政府也终于认识到以往政策的不合理性,美国政府出手了。

应对之法

花镇东表示,美国政府于2011年发布应对处方药滥用问题的白皮书,重新加强阿片类药物的管制,同时要求普渡制药等相关公司修改药品的剂型,增加滥用难度。“但经过十余年的市场培养,美国已经形成了庞大的阿片类物质成瘾群体,由于依赖性强、戒断困难,这个群体需要源源不断的供应来满足滥用需求。在处方药获得难度加大的情况下,不少滥用者开始将目标转向更为危险的地下加工厂非法生产的阿片类物质。”

除此之外,美国政府对贩毒集团打击不力也导致非法生产的阿片类物质得以在美国泛滥。在世界范围内,滥用最为广泛的非法生产阿片类物质是海洛因。而某国贩毒集团生产的海洛因在美国的市场占有率逐步上升至90%以上,特别是在东部地区,已基本取代来自南美的海洛因。但该国生产的海洛因质量较差,难以满足滥用者的需求。

花镇东介绍说,在此背景下,贩毒集团盯上了效果较强且不依赖于罂粟种植,直接通过化学合成即可生产的芬太尼类物质。他们一方面在低品质海洛因中掺杂芬太尼提高药效,甚至只用芬太尼掺杂其他物质后冒充海洛因出售;另一方面还将芬太尼类物质制成外观类似合法药企生产的羟考酮和氢可酮片剂,向习惯使用处方药的滥用群体出售。

由于贩毒集团生产毒品时品控不严格,其产品中芬太尼类物质的含量差异较大,一旦滥用者购买到含量超过安全限量的毒品,吸食后极易导致死亡。

相比之下,在中国芬太尼成瘾的病例少之又少,郝伟分析认为,这是因为中国政府的严厉管控和中国文化的双重作用。“鸦片战争是中国人永远的痛,无论是医生、家属乃至患者本人对于阿片类药物都保持有警惕性,所以在中国阿片类药物用量极其有限。”在这种背景下,中国采取了整类列管芬太尼物质的措施,一方面是未雨绸缪,另一方面也为全球毒品问题治理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力量。

“自己有病却要别人吃药”

对于自身存在的问题以及中国政府在禁毒问题上的努力美国是心知肚明的。花镇东表示,“如果美国不能解决其存在的大规模阿片类物质成瘾群体,不能解决某国贩毒集团操控下的制贩毒网络,那么美国庞大的非法阿片类物质需求将一直存在,芬太尼类物质滥用问题永远也难以解决。美国只有正视自身问题,从内因着手,尽量减少国内的阿片类物质需求,才能真正解决芬太尼类物质滥用问题。”

但是,美国没有选择去正视自身矛盾,并着手解决,而是再次开始了“矛盾转嫁”,将脏水泼向中国,尤其是利用舆论进行操纵。

在2019年5月1日中国整类列管芬太尼类物质后,《环球时报》获悉,美方向中方通报数据显示,2019年9月以来,美国未再查获来自中国的芬太尼类物质。在此之前,美方查获来自中国的芬太尼类物质数量也极为有限。

此外,根据花镇东的介绍,美国缉毒署在2020年发布的官方报告显示,中国整类列管芬太尼类物质后,另一个化工大国印度向墨西哥和美国走私芬太尼类物质及其前体化学品的风险正不断上升。

郝伟认为,美国的“甩锅”行为是习惯性的,遵循的基本原理是“自己有病却要别人吃药”。此前美国因为可卡因泛滥对南美国家进行谴责,称委内瑞拉是全球毒品枢纽。虽然禁毒无国界,需要全世界各国联手治理,但本质上没有需求就没有买卖,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美国应该正视自身国内的问题。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