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良的公民素养是法治的“底盘”(图)

发布时间:2018-10-10 21:36 | 来源:检察日报 2018年10月10日 第07版 | 查看:92次

  参观巴黎卢浮宫的中国游客或许会疑惑:那些精美绝伦的人体雕塑和旷世画作,会不会是复制品呢?如此多的奇珍异宝,就陈设在游客触手可及的地方,没有管理员看守,允许游客拍照,法国人也太不爱惜这些艺术品了吧?的确,除了三大镇馆之宝之一的《蒙拉丽莎》作了较为明显的隔离外,卢浮宫里的文物大多是以一种开放的姿态展现在世人面前。对于习惯了透过厚厚的玻璃罩观赏文物的我们来说,卢浮宫的这种大方简直令人怀疑其文物的真伪了。

  这背后,我以为与法国人对待博物馆、对待历史的态度有关。漫步于巴黎街头,处处都是古迹文物,处处都是历史,但处处也都是当下人的生活。在这里,历史是鲜活的,是被延续的。博物馆里的每一件文物,仿佛都是活生生的,并没有人为切断,你可以畅通地与之对话,用你的生活经历建构你自己的历史叙事。除了这种对待历史的态度,卢浮宫所展现出来的气魄与度量,我想除了高科技的保护措施之外,也与法国的国民素质自信有关。整个参观的过程中,欧洲面孔都表现出了较为优雅的素养,没有大声喧哗,更无人真的去触摸那些触手可及的藏品。我想,正是这种优良的公民素养,才增强了其诸多制度安排和生活方式的“底气”。

  西方的法治,很大程度就是发轫于这样的公民素养。从卢浮宫的景象观察,呈现出的是一种制度安排与公民素养的良性互动:优良的公民素养产生了不设防的制度安排,而不设防的制度安排又改善提升着公民素养。在这里,大多数东方面孔也同样彬彬有礼,并未见“好奇者”伸手触摸或做出出格之举。如同一个文明的磁场,进入其中的人很快被规训,这样的效应令人深思。

  刚刚过去的国庆假期,火爆的旅游场景里,总少不了被媒体捕捉到的不文明行为,再联系近来网络上不断曝光的“霸座”现象,公民的素养已经无数次被置于舆论案头。其实,道德的谴责是很轻松也很容易的,它不需要付出多少思考的成本;或许值得警醒的是:在这种公民素养的讨论之中,我们缺失了对制度安排与公民素养“恶性互动”的观察。很多制度的设计逻辑是:因为公民素质不高,所以不得不“先小人后君子”。如此,为了防止那些少数公民素质不佳的行为,社会规则便体现出对人性恶的假定逻辑,折射出对公民素质的不信任,甚至呈现出一些戾气与恶意。而这样的制度环境,自然也产生不了规训文明的磁场效应。

  讨论这样的恶性循环,很难明辨得出究竟是先有恶公民还是先有恶制度,就像良性循环里分不清是良公民与良制度的先后关系一样。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作出这样的判断:优良的公民素养构成了法治的底盘。从中国语境出发,建设法治社会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塑造优良公民,就是提升公民素养。因为缺乏公民素养的保障,一个社会的制度将处处设防,所谓的法治将始终停留在被动语态。相反,当社会上多数人展现出优良的公民素养,那么法治才会成为缘法自治的状态,优良的制度安排才能发挥出规训少数不文明者的磁场效应。

  由恶性循环到良性循环,这个过程注定不容易,也很难理出逻辑上的真正起点。但是我们依然可以有所作为。尤其是公权力,可以逐渐减少对公民的傲慢与偏见,放下身段作出更多合理的制度安排,为不文明者划出底线,同时又不伤文明者的自尊。就像治理“中国式过马路”,无需出台过多的“违章者曝光”举措,将精力更多放在绵密执法上,放在文明出行的倡导激励上,日久见人心,恶性循环终将会变成良性循环的。

  (傅达林 作者系国防大学政治学院教授)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