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90后”公益律师 专帮人打“难点”官司(3图)

发布时间:2018-01-29 10:53 | 来源:华西都市报 2018年01月18日 A2版 | 查看:409次

成都蒲江有一支平均年龄仅26岁的法律援助志愿服务队

服务队成员田钰泽。

服务队成员左雪梅。

蒲江“90后”法律援助服务队集体照。

成都市蒲江县某单位家属院,一间简朴的宿舍就是87岁老人李某珍的家,这个家里只生活着她一个人。但对李婆婆来说,这个冬天不太冷。
  李婆婆与丈夫黄某结婚时,两人只是按照旧俗举行了结婚仪式,没有登记注册。后来两人分开后,丈夫黄某拒绝承认与她的事实婚姻关系,也不支付扶养费。这场“到底结婚与否”的拉锯战一拉就是好多年。
  2017年,24岁的律师左雪梅接到李某珍的法律援助请求后,整理了相关证据材料起诉至法院,法院判决支持李某珍的诉讼请求,解决了她的生活难题。
  在蒲江,像左雪梅这样的90后公益律师,共有10名,他们平均年龄仅26岁,都是蒲江法律援助志愿服务队队员,专为需要律师服务但又经济困难的群体提供法律援助。

故事1

当实习生听到的故事 十几年后让她接了手

  左雪梅脸上的婴儿肥还没完全褪去。不到25岁的她,大学毕业回家乡做了一名律师,准备在民事诉讼领域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刚进入服务队,左雪梅就接到了李某珍的求助。
  1949年,经由父母做主,李某珍与黄某按旧俗举行结婚仪式,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并育有两个孩子,但没有办理结婚登记。由于缺乏感情基础,两人经常吵架,于1993年达成分家协议。
  2000年,李某珍身体越来越差,没有经济来源,无奈之下只得向黄某讨要生活费,却吃了闭门羹。黄某认为没办理结婚登记,拒不承认两人的“事实婚姻”,也拒绝支付生活费。
  这起纠纷前后历时十几年,左雪梅在律所实习时就听说过。她也没想过,多年后自己会与这件事产生关联。
  “当李某珍找我求助时,我首先感到的是亲切,接下来想的是锻炼一下自我。”因为住得比较近,她决定主动到老人家里摸情况。当时,她还不知道李婆婆的具体地址,只知道她阳台种着葱和小菜,就一层楼一层楼地找。
  深入交谈后,左雪梅了解到,李某珍和黄某都是蒲江县寿安镇村民,黄某原是某单位职工,退休后独自返乡居住,李某珍则住在单位宿舍。两个子女在农村务农,也会前来看望独居的李某珍,但黄某分居后再没向她提供任何帮助。
  会见当事人、了解案情前因后果、查卷宗……一番忙碌之后,左雪梅将整理的证据材料递交到法院。法院开庭审理,支持了李某珍的诉讼请求。判决生效后,她又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最后法院强制执行了扶养费给李某珍,解决了这位老人的生活难题。
  去年黄某离世,左雪梅担心李某珍生活没有保障,如今她仍会不时地带上慰问品到李某珍家里坐坐。

故事2

垫付财产保全费 为11名工人讨回欠薪

  对李某珍的法律援助,并非个案。在服务队的工作中,为劳动者维权也是重要内容之一。
  曹成超今年26岁,从四川师范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于2016年成为执业律师,擅长处理民商案件。进入服务队后,一起拖欠薪资的案件进入他的视野:某酒业有限公司拖欠徐某、刘某等11名员工的劳动薪酬,工资从2013年8月起就停发了。
  拖欠薪资的公司财务状况到底如何?调查核实酒业公司资产状态后,曹成超发现该公司近年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且大部分资产已被法院查封、冻结。“他们一直拖延,我们想通过调解的方式讨回工人劳动报酬的路,明显走不通了。”
  此时更棘手的状况出现了,酒业公司资产已进入拍卖程序,工人们的疑虑也由此而生,“公司欠了这么多外债,资产被拍卖了,自己的工资还能不能拿到?”曹成超当机立断,“我和同事曹艺华决定先为11位受援人垫付诉讼费用,时间不等人啊!”一番努力之后,该案于去年1月19日在法院成功立案。
  但在整个案件中,这仅仅是迈出了第一步,公章遗失、法定代表人失联、开庭传票无人签收被退回……对方状况百出。
  “凭着执业嗅觉,我们发现这起案子最大的风险是被告公司法定代表人故意拖延时间。”曹成超判断,如果对方拖延至公司资产被拍卖、分配完毕,那么即便工人拿到胜诉判决书,想拿回劳动报酬也会遥遥无期,“所以当务之急是对该公司的财产申请财产保全。”
  随后,曹成超向法院申请对该公司的资产采取财产保全措施,并主动为11名受援人垫付了约五千元的财产保全费。去年6月,经公开开庭审理,法院判决被告酒业公司支付原告徐某、刘某等11人工资及补偿款共计40余万元,“去年12月21日,他们已经全部拿到拖欠的工资了。”

故事3

女律师全是单身“喜欢给对方介绍对象”

  24岁的左雪梅走上律师这条道路,十分偶然。高中毕业时,对未来毫无方向的她填报志愿时很是迷茫,偶尔在新闻中看到一场伸张正义的诉讼案件,她在填报志愿截止时间的最后半小时,终于选择了“法学”。她也爱看电视剧,每每想到《律政佳人》中的律师形象,都觉得“高大上”,但真正接触到法律服务工作,左雪梅才发现,电视剧里光鲜亮丽的律师形象,背后要付出不知多少努力。
  在服务队,包括左雪梅、曹成超在内的年轻人共有10人。2017年初,为了解决相对较少的律师资源和大量的法律服务需求间的矛盾,蒲江成立了法律援助服务队,专为需要律师服务但又经济困难的群体提供法律援助。
  通知发出时,蒲江的年轻律师积极响应,迅速组建起了这支十个人的服务队,平均年龄仅为26岁。
  “90后”凑在一起,既爱谈天,也爱说笑。据左雪梅回忆,起初接到李某珍案子的时候,感觉无从下手,幸好有一群志趣相投的朋友,常聚在一起讨论,“当然是在不涉及当事人隐私的前提下哦!感谢他们给了我很多建议。”
  因为关系亲密,又互相了解性格脾性,这群年轻人私下也爱互开玩笑。“我们都还是单身,最喜欢给对方介绍对象了。”左雪梅笑道,因为忙于法律援助工作,目前服务队的女性成员还都是单身,“这一点也不光荣,我们都要尽快‘脱单’!”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秦怡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