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绍兰外孙:看哭了

发布时间:2017-09-05 21:47 | 来源:成都商报电子版 2017年8月31日 | 查看:172次

红星新闻探访《二十二》主人公韦绍兰和她的家人三年前,讲述侵华日军慰安妇受害者韦绍兰老人和她中日混血儿子罗善学故事的纪录片《三十二》上映,并在国内外获得多个奖项。 

8月14日,由郭柯导演的另一部讲述“慰安妇”故事的纪录片《二十二》在国内公映。上映仅两周,《二十二》票房高达1.7亿元,创造了国内院线放映纪录片的最高票房纪录。 

《二十二》的热映,又一次唤起了观众对于“慰安妇”这个群体的记忆。 

《二十二》的主题曲《九重山》的歌词来自于二十二位幸存者之一韦绍兰老人的哼唱。这位老人如今97岁了,牙齿已经落光,有时候,就连老人的外孙武春华也听不懂老人在讲什么。 

看完《二十二》后,韦绍兰的重孙武敏在他的朋友圈写道:“这段历史我们要铭记,历史不能被遗忘,只是这些老人会逐渐消亡”。 

27日,红星新闻记者来到桂林荔浦看望韦绍兰老人,了解她的健康和生活现状。 

生活 

“每天起床都要扫地 

有时还自己洗衣服” 

红星新闻记者到韦绍兰老人家中时,老人正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休息,看到记者的到来,老人笑着拍了拍沙发说:“坐”。 

8月27日这天是韦绍兰身份证上面的生日,韦绍兰的外孙武春华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九点过,《二十二》的导演郭柯就给他打电话询问,今天是不是老人家的生日,郭柯说有一些爱心人士准备过来给老人家过生日。 

武春华说,“其实不是啊,这是当初普查写上去的,他们弄错了,老人的生日不在这一天,今天很多准备来看老人的我都拒绝了,来的人太多,容易打扰老人休息。” 

据武春华介绍,韦绍兰如今已经97岁了,现在老人家每天六点起床,晚上九点睡觉。每天大概能吃五顿饭,但是时间不太固定,老人饿了就喂她。因为老人家现在牙齿都掉光了,只能给老人家喂点稀饭豆腐这些比较好消化的饭菜。 

武春华从电视机旁边拿起了一瓶药喷在老人家的腿上,边喷边为老人家揉腿,可能是因为被揉的太痒了,老人家咯咯地笑了起来。 

“老人家身体还算好,就是有点风湿,这药还是爱心人士送来的。”武春华说,“老人家哦,每天起床以后就开始扫地,扫完这间房扫那间房,有时还会自己洗衣服。我让她放在那里,我说我来洗,可她偏不,非要自己洗”。 

十一点过,韦绍兰吃完饭,便进屋午休了,武春华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老人家午休的时间也不固定,一般睡不了多久,前几天都没有午休。 

爱心 

“爱心人士很有礼貌,他们也很尊重老人家” 

中午十二点左右,有三个爱心人士来到了韦绍兰老人家里,因为老人正在午休,武春华便拿出了老人家的照片给爱心人士看。一位女士告诉武春华,他们是一家人,同行的其他两个人是她的女儿和女婿,他们家在桂林,女儿和女婿是从深圳过来的。女儿说:“之前在网上看了《三十二》和《二十二》就想来看看,正好这次回老家,所以今天就赶过来了。” 

闲谈中,武春华提到,韦绍兰老人有四个子女,两个儿子两个女儿,一个儿子是罗善学,还有一个儿子一直没有回来看过老人,一个女儿外嫁,还有一个女儿就是他的母亲。“我母亲2008年去世了,我父亲现在有了新的家庭。” 

“家里的条件现在好了很多,之前政府给了补贴,就在原来的老房子旁边修建了新房,之前老人家住了一个月以后就生病了,后来她就不愿意去住了。” 武春华说:“现在老人家每个月都有补贴,反正,怎么说,该有的补贴她都有。” 

因为下午还有其他的事情,坐了一会儿后,来看望韦绍兰老人的三人便决定离开,离开前,女士要了一张老人的照片。 

在韦绍兰老人的房间里堆满了爱心人士送来的牛奶衣服棉被等物品,武春华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几乎每天都有爱心人士来家里看望老人家,还有一些爱心人士给老人家寄来了很多吃的穿的。 

在被问及这些爱心人士的到来会不会打扰到老人时,武春华笑了笑,说:“他们没有打扰到我们,第一,他们很有礼貌,每次不会待很久,他们都是看看老人家就离开了;第二,他们也很尊重老人家,不会去问老人家过去的一些事情,之前有些媒体来采访的时候,一直问一些过去的事情,问的问题都一样,老人家那段时间都说烦了,而且这些都过去了,我们也不愿意提起了。” 

精神 

“老人家精神很好的 

但儿子喜欢待在家” 

下午两点过,老人午休醒了,看着外面下起了雨,拄着拐杖准备出门,被重孙武敏拦了下来,武敏说老人看着下雨,准备去收衣服。

“我跟她说我已经收了,让她不要出去了。”韦绍兰回到沙发上,看着外面一会儿,又走了出去,她说她要去洗手。老人家在卫生间洗完手以后,顺手又拿起了扫帚,扫起了厕所。几分钟后,武敏走到卫生间,让老人不要再打扫了,回沙发坐着。

韦绍兰坐回到沙发上后扶着头闭上了眼睛,武春华上前询问她要不要吃饭,韦绍兰摇了摇头。武春华看着老人说,老人有风湿,可能是因为天气变化,老人家今天精神不太好。

武春华蹲在老人身边,假装严肃地问她,“你为什么不穿新衣服啊,这衣服都破了个洞”。韦绍兰说,没有新衣服啊。武春华起身进到老人房间,抱起一堆新衣服对老人说:“这不是新衣服吗?把衣服换了,你衣服都破了,换这个。”说着,递给老人一件新的衣服。老人一把推开了武春华的手说道:“不换”,说完老人家又哈哈地笑了起来。 

武春华说,每次都要强迫她换新衣服,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不穿新衣服。 

“老人家精神很好的,平时有空就喜欢出去到处串门,但是罗善学就不,他比较喜欢待在家里面。现在他也老了,也做不了什么,平时就在家里喂喂鸡”。武春华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之前有媒体报道,因为罗善学的身份,导致母子两人之间一直有隔阂,武春华看了看两人,“来这里的人都能看得出来,两个人的关系的确不太好。” 

家人谈热映纪录片 

“这些老人家真的太惨了” 

提起《二十二》时,武春华回忆道,之前,有一个厦门的爱心人士,在网上看完《三十二》以后,便来到桂林看望老人,当时还有一些爱心人士正在老人这里,他们谈起了《二十二》,那位来自厦门的爱心人士说他也没有看,当天晚上他就带我和武敏去县里一起看了《二十二》,看完我就哭了,“这些老人家真的太惨了”。 

武春华说:“这是一部很好的纪录片,很好的电影,很真实,实实在在的。他们在我们这里拍了十天左右,里面的场景,还有其他的一切都是真的。” 

武春华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之前他在外打工,现在因为老人年纪大了,为了方便照顾老人,他就一直在家务农,妻子在附近的厂里面打工。有爱心人士问武春华,有没有准备继续为老人打官司讨要说法,武春华无奈地摇摇头,说:“我们也没有那么多钱啊,我们现在上面有两个老人要照料,还有一个儿子马上要上高三了。上海有一个教授一直在帮我们,之前有人跟我们说,老人家要好好活着,等着日本道歉的那一天。” 

老人曾说:“天上下雨路又滑,自己跌倒自己爬,自己忧愁自己解,自流眼泪自抹干。这世界真好,吃野东西都要留出这条命来看。”

红星新闻实习记者巫梦琦 

桂林摄影报道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