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树林 “好养子”工作带着9旬痴呆养母 只为寸步不离照顾(图)

发布时间:2017-04-21 14:57 | 来源:江苏文明网 2016-09-30 09:02:00 | 查看:145次

  薄树林,男,1958年9月生,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三勤社区保洁员。

  12年来,薄树林对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养母不离不弃、悉心照料,白天为她下厨、带她散步,晚上为她洗脚,半夜为她盖踢掉的被子,为了寸步不离的照顾养母,他选择屈就做一名保洁员,只为工作时也能陪伴养母。

  1958年,薄树林出生在湖塘三勤村一户刘姓的人家,由于祖辈“成分”不好,家道中落,薄树林的降生无疑让这个已经有两个儿子的家庭负担更重。迫于生计,薄树林被辗转送到了连云港养母徐锦英家里。

  事实上,养父母,尤其是养母徐锦英对薄树林视如己出,家境贫寒,偶尔有些好吃的,总是让孩子多吃点。难能可贵的是,养母顾不得养父的反对,辛辛苦苦攒钱,坚持供薄树林读书。上学的道路坎坷崎岖,养母总是穿着钉鞋,驮着儿子上学、放学,儿子既懂事又孝顺,学习成绩始终名列前茅。

  大概在薄树林就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太平的日子被一石击破。他说,一次父母亲吵架,父亲迁怒于他:“你不要在这个家呆下去了,你是我抱来的,现在就把你抱回去!”眼前的父母竟然不是亲生父母!当头一棒后,薄树林还留意到村人的流言:自己是人家遗弃的私生子,结果被薄家领养了。

  在宗族观念强烈的农村,“一定要找到亲生父母”的想法从此扎根于薄树林的心田,碍于养父母的恩情,他坚持到1992年养父去世后,才踏上了认亲路。那时,薄树林已经在当地成家立业,他任教于新庄中学,妻子务农,育有两女一男。

  当然,回常认亲前提是养母同意,“当时她的脑筋还很清楚”。

  薄树林问:“我要不要去找亲生父母亲?”

  养母思考了一会说:“你还是找好,人往高处走,苏南毕竟比我们苏北生活条件好,孩子们在那边读书也容易有出息。总之只要你们好,我随便怎样都无所谓。”

  “如果找到了,你跟不跟我走?你跟我走的话,我就到那边去,你不跟我走的话,我就不过去了。”

  “我跟你走,我跟你一道去。”

  当时已68岁的养母为了成全儿子的心愿,为了儿孙的前途,毅然决定离开生活了一辈子的故土,离开熟识的远亲近邻,前往陌生的地方居住。通过母亲的回忆,久经辗转,薄树林才找到了知情人,并联系上了亲生父母。

   “刘家三儿子回来了”,一大家子甚至乡邻都百感交集。叔叔、哥哥们以及生产队工作人员开始帮助薄树林构建常州的家。叔父把自己的房子腾出部分,借给他们住,还帮薄树林的妻子找了份工作;生产队则借了5亩田让薄树林先种着。然而,随着城市化步伐的加快,借给薄树林的田被征用了。

  为了支撑家庭开支,薄树林只能在环卫部门谋了份差事,“人家看我有点文化,就让我学会开轧压垃圾的车辆,在环卫所运输站工作,相对现在的扫马路要轻松,收入也要高些”。然而,就是这样的工作,也没能干长——随着年岁的增长,2005年,养母徐锦英患上了老年痴呆症。

  老人的病情很快带来负效应——一不留神,养母跑到邻居家翻箱倒柜,把邻居的衣服当成自己的穿在了身上;别人家菜地里的菜,她拔回家硬说是她种的;好好的窗玻璃,无缘无故被她砸掉了;家里有用的东西被她扔了,外面没用的垃圾倒捡了回来……为此,薄树林夫妇一边好言劝解老母亲,一边还得不时向四邻赔礼道歉,好在邻居们都十分理解:“冲着他们夫妻人好,我们也不好多说什么。再说了,人总是要老的、糊涂的,他家老太太这么大年纪还能走动,我们说不定到了她这年纪还不如她呢!”

  在外面闯祸也就罢了,在家里也不消停,老年痴呆后的养母脾气越来越古怪,动辄对儿媳恶语相加,对此,薄树林的办法是:“老婆有些耳背,平时在家,我就故意不让她戴助听器,这样打个马虎眼就不会有矛盾了。”

  两次意外,让薄树林惊吓不小。一天清晨,薄树林发现养母不见了,原来老人家到菜田乱走,被蛇咬伤了脚,蹲在地里不能动弹。火速送往医院,陪护了整整一天一夜,薄树林心疼不已,没敢合眼。另一次是村里来了戏班子,薄树林夫妇忍不住前往观看,结果看完回家,发现养母已摔倒在楼梯口,额头上鲜血直流。

  怎样确保养母万无一失让薄树林伤透脑筋。妻子每天操持繁重的家务和自留地上的农活,已经疲惫不堪,随着第三代的出生,妻子又住到二女儿家帮忙去了。其他子女也都独立了,家里只剩下自己和养母,只能靠自己了,“我小时候,她不容易,把我养大,真的很艰苦。她养你小,你养她老,这是应该的”。

  于是,2008年,薄树林找到单位领导协商,必须带着老母亲一道上班。运输站的工作无法做到与养母寸步不离,只能当清洁工,清扫村道,只是收入要少些。薄树林认为,收入不是问题,比起以前的苦日子,现在已经很不错了,“只是希望老娘能没病没灾多活几年”。清扫村道驾驶的三轮电瓶环卫车空间狭小,薄树林总是把扫帚、垃圾筒等用具整齐地罗列摆放,尽可能多腾出些地方;找来海绵和人造革,尽可能把养母坐的小板凳改造得舒适一些。

  披着晨曦,薄树林带着养母开始上路,儿子扫地的时候,母亲要么规矩地坐在车上看着,要么跑到路边的草丛里帮着拣垃圾;晌午前夕,母子俩顺道到农贸市场买些小菜回家做饭,菜品不讲究以素菜为主,米饭却需要用电饭煲煮两次,确保米粒稀软;午休过后,再载上养母保洁村道;傍晚时分,简单地用过晚饭,儿子又搀扶着养母在村口散散步;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母子俩返回家中,开了灯,儿子为养母烧水洗脚;半夜里,儿子还要起床两三次,把母亲踢掉的被子重新盖好……在规律和清贫的生活状态下,母子情深日复一日。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