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案推动者郑成月交代家人:公开捐款账目 不让热心人寒心(图)

发布时间:2018-11-16 10:56 | 来源:法制晚报 2018年11月12日 A13 | 查看:625次

聂树斌案推动者郑成月身患多种疾病 热心网友一天捐款47万元 今天上午到京治疗—— 

今天上午,郑成月在北大第一医院肾病科就诊摄/记者林晖

 法制晚报讯(记者张子渊刘艺龙)11月10日,《民主与法制时报》的一篇题为《病人郑成月:往后余生更孤独》的报道,让聂树斌案推动者之一、前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身患重病一事引发关注。

 58岁的郑成月因患有尿毒症、肾衰竭等9种病症,在广平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月余,网友们通过各种渠道对其捐款已达数十万元,缓解了他因患病导致的经济上的窘迫。

 《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获悉,11日19时左右,郑成月从广平县出发,坐车前往北大第一医院进行治疗。今天上午,郑成月夫妇和外甥女来到北大第一医院肾病科就诊。经医生诊断后,郑成月要先排出腹部积水,然后进行透析治疗,并安排住院治疗。郑成月的家人告诉记者,对于外界质疑其看病筹款的用途的事情,郑成月跟家人表示过,一定要公开账目,保留票据作为证据,不会让帮助他的热心网友寒心。

 来京看病

 面容消瘦等候就诊

 不怕死亡但仍有牵挂

 今天上午九点,郑成月夫妇和外甥女来到北大第一医院肾病科就诊。其外甥女说,昨天从邯郸连夜赶到北京,今天凌晨一点才到北京,老人失眠,只睡了两个多小时,几乎没怎么休息。

 等叫号过程中,郑成月后背不舒服,感觉很憋胀,他的妻子很心疼他,不停地帮他拍后背。

 “我现在在想啊,如果一会儿医生和我说不是尿毒症,就只是一个普通症状造成的积水,那该多好。”郑成月对爱人说道。在谈到自己的身体状况时,郑成月坦言,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对生死已经看得很淡。

 坐在门口候诊时的郑成月拄着拐杖,面容消瘦,比此前媒体上报道时的照片瘦得多。

 候诊时,郑成月和旁边的病友聊起了彼此的病情。郑成月伸出手让病友看自己水肿的手,这只手和消瘦的脸完全不相称。

 病友的家属听说是聂树斌案的翻案者之一,还过来向他问好,向郑成月竖起大拇指,“哪里能捐款?我们也要捐”。

 郑成月虽然患病,但还是很关心社会上的法制问题,聊起自己当年的从警经历也津津乐道。面对周围群众对他“英雄”的称号,郑成月说:“聂树斌案,我只是起了很小的作用,真正发挥巨大作用的,是那些法学家还有媒体。”

 郑成月看病时遇到一位和他病情相似的患者,患者劝他说:“不管遇到什么大事也好,小事也好,有这么些人陪伴你。咱们哪心情放松,不要有那么大的压力。心情放松了,心脏就没事了,不然把心脏憋坏了就不好了。”

 郑成月听了这些话,一时没控制住情绪,忍不住落泪:“说实话,我对死亡并不害怕,只是还有很多牵挂,还有好多事等着我完成。”

 面对诸多媒体和病友的关心,郑成月非常感动。他跟病友说,感谢网友们的关心。

 纷至沓来的不但有关怀,也有人质疑郑成月和家人并不缺钱,是在卖惨骗捐。针对网上有人质疑郑成月接受捐助款项的用途,郑成月的爱人说,郑成月一生公正,筹款看病也是迫不得已,外界的很多质疑都是诬告,“我们不会在意外界的说法,但也会留下看病开销票据和详细台账。”

 “一案两凶”

 审讯王书金

 发现聂树斌案疑点

 今年58岁的郑成月因为聂树斌案而成名,也因为聂树斌案而充满争议。他为聂案的付出,自认为是受到了父亲的影响。

 早年间,郑成月的父亲莫名入狱,犯罪证据仅仅是一名8岁孩童的证言。18岁的时候,父亲得以昭雪。郑成月从小就发誓有机会要主持正义。

 父亲昭雪后,郑成月去当了边防侦察兵,转业后在银行当过保卫干部。后来他对法律产生了兴趣。1993年,已经是两个孩子父亲的郑成月考进了中国政法大学成人法律大专班。1995年毕业后郑成月回到广平县,成为了一名刑警。

 郑成月接触的首起命案,就是在广平县南寺朗固村枯井内发现的被奸杀的一个女士的案子,事后查证该案为王书金所犯,但王书金在外潜逃10年。在此期间,郑成月被提拔为副局长,还荣获河北省优秀人民警察称号,连续十年被评为全国优秀刑侦工作者。

 2005年,王书金落网。他交代了四起杀人案,其中包括石家庄康某被奸杀案。王书金供出这起案件,郑成月十分吃惊。因为该案的“凶手”聂树斌已经在十年前被执行死刑。

 郑成月希望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此事,屡屡碰壁后,他才开始向媒体报料,于是有了《一案两凶谁是真凶》的报道。2016年年末,最高法院对聂案作出改判,宣告聂树斌无罪。

 颇受争议

 被质疑贷款30万开公司

 解释称是为老人看病

 自从聂树斌案被曝光后,郑成月的生活轨迹就发生了变化。当年他就被田兰举报依仗职权办皮包公司虚开巨额增值税发票,并制造数起冤案。

 郑成月称田兰是邯郸市丛台区公安局民警,2002年因犯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诈骗罪被判刑,因案件是他一手主办,因此田兰对其怀恨在心打击报复。

 后来,有关部门组成调查组对郑成月进行调查,但没有发现问题。

 再后来,郑成月被调离公安局副局长职务。但直到今天,官方也未正式宣布他被免职,警察资格也未被取消,退休手续也未办理。

 据郑成月说,后来他的孩子也受到了影响,大儿子报考公务员笔试第一也没有被录用。不过也有消息质疑,其大儿子其实并没有考上。

 2015年,郑成月家中老人生病没钱医治,妻子向小额贷款公司贷款30万元用于治病。由于未能及时还款,公司将其起诉。郑成月说,负责审理此案的法院伪造了签字送达判决书,并在2016年冻结他全部工资,至今没有发放。但同样有声音质疑称,其贷款并非给老人治病,而是为了自己开公司。

 对此,郑成月回应称,那是当时贷款时为自己拟的名目,因为如果说是看病,贷款下不来。

 尽管那段时间郑成月生活窘迫且饱受质疑,但他一直没有放弃对聂树斌案的探查,仍多次去聂树斌家和其工作的地方搜集材料。直到2016年,聂树斌被改判无罪,聂家人拿到了268万的国家赔偿。

身患疾病 

热心网友解囊相助 

一天捐款47万 

聂树斌案改判,但郑成月的身体却每况愈下。他先后被诊断出尿毒症、肾衰竭、脑梗塞、糖尿病、高血压。一个多月前他的病情恶化,一度休克,住进了广平县人民医院。而数十万的医药费摧残着他和他的家庭。

 11月10日,公益平台发起《帮助重疾好人郑成月》为郑成月的病症筹款,目标45万元。当日募捐款就已经达到47万元,参与筹款人有七千多人。

 11月11日,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去河北广平县医院看望了郑成月,两人见面后抱头痛哭。聂母告诉《法制晚报》记者,她看到郑成月的身体状况特别不好,很伤心。 

“他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医生一再嘱咐他静养,但是他还是坚持着和我说了几句话。当时病房里的人很多,我也没敢太打扰他。我也为他捐了款,希望他早日康复。”聂母说。

 郑成月的好友、北京知名律师周兆成告诉记者,由于他一直很关注聂树斌案,所以他和郑成月很早就熟识,对他一直非常尊敬。周兆成律师说:“郑成月的身体状况一直不太好,我每次见到他都会让他注意身体。我11月10日知道了郑老师的病情,非常的担心。刚刚我给聂树斌的妈妈张焕枝去了电话,询问了郑老师的情况,聂母说他病情比较严重,已经转院去了北京。”

 周兆成律师表示,震惊全国的“聂树斌案”能够最终平反,郑成月功不可没。从这个意义上讲,郑成月是中国法治进程的见证人和贡献者。如今他身患多种疾病,生活陷入困顿,广大热心网友纷纷捐款帮助,令人动容。为众人抱薪者,不能让其暴毙于路。

 文/记者张子渊刘艺龙

(编者注:原文标题为《公开捐款账目 不让热心人寒心》)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