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秦创始人内讧 陷绑架案“罗生门” (图)

发布时间:2018-09-12 20:10 | 来源:新京报 2018年09月12日 第B03 | 查看:726次

网秦创始人林宇称遭董事长史文勇非法拘禁,发文免除史文勇职务;史文勇称林宇发布假新闻

网秦创始人林宇经常头戴安全帽出席会议。资料图片/视觉中国

  网秦(现名:凌动智行)内讧公开化。

  9月11日,微博认证为网秦CEO的林宇发布微博称:“我回来了,你却走了,史文勇。”林宇此前9月10日在微博上以董事会名义发布消息称,免除史文勇网秦董事长、董事、COO等职务,他本人将接任CEO一职,并担任联席董事长。林宇还公开表示,自己曾遭到史文勇一年多的非法拘禁,目前北京朝阳警方已立案,并出示了《立案告知书》。

  史文勇则在10日晚发声明否认,称没有收到公安问询,在公司正常履职,将采取必要的法律行动予以回应。昨日,新京报记者登录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简称SEC)官网查找,未发现凌动智行发布关于“免除史文勇所有职务,创始人林宇回归”的公告。记者询问朝阳公安局,至截稿未获回应。

  林宇称遭史文勇非法拘禁

  9月11日一早,林宇在微博上对史文勇发问:“我现正在网秦办公室,担任联席董事长和CEO,你在哪呢?虽然你已被董事会和公司免职,我还是希望你能回国,回北京,回网秦办公室,当面对质?真假不就明白了吗?”

  此前9月10日,林宇在微博上以董事会名义发布消息称,根据网秦2018年5月16日的公告,史文勇先生涉及未经董事会批准,私自操控徐英和出纳刘颖丽等,使用5.12亿上市公司现金质押贷款,作为其个人购买飞流22%股权的50%预付款。免除史文勇网秦董事长、董事、COO等所有职务。由郭凌云女士担任董事长。许泽民先生因参与5.12亿上市公司现金质押贷款事宜,并且向董事会隐瞒此重大事宜,免除其董事、CEO职务。由网秦创始人林宇先生,接任CEO,并担任Co-Chairman(联席董事长)。

  林宇还针对个人遭遇公开披露,史文勇曾非法拘禁自己长达13个月,期间遭受非人折磨,直到北京市警方解救。林宇表示,已向警方报案,得以正式立案,同时表示,史文勇已逃离出境近一个月,近期史文勇试图裁掉大部分员工,掩盖真相,挪走资金。

  对此,史文勇已于10日19时发布声明回应称,并没有收到公安问询,在公司正常履职,将采取必要的法律行动予以回应。9月10日,凌动智行官方微博做出回应称,前创始人林宇已于2014年12月11日因个人原因离任,目前公司董事会管理层未有调整。

  据媒体报道,史文勇否认与绑架案有关,称林宇开了个假董事会;发布假新闻,扰乱视听。对于林宇称史文勇已经逃离出境近一个月,史文勇表示,“我到海外出差很正常,是忙一些投资业务的事情”。

  凌动智行:林宇发布董事会新闻违法

  据媒体报道,林宇认为其和妻子郭凌云加起来的投票权大概54%,因此可以重组董事会。对此,史文勇回应称,林宇方的投票权只有30%多,对方称54%是不对的。他透露目前网秦的第一大股东是7月份新引进的投资人,而之前的大股东RPL已没有林宇的位置,郭凌云才是RPL的股东。

  根据公开资料,网秦创立于2005年,最初定位为移动安全服务厂商,为功能机提供下载服务。金沙江创投、红杉中国等多家知名风投加持下,在公司尚未盈利,且被央视曝光参与恶意吸费下,2011年登陆美股。

  网秦上市后,投资者获得四倍回报,林宇开始头戴黄色安全帽出席各种会议,这也成为其对外的标志形象。

  2013年10月25日是网秦8周年庆典活动日,网秦却在美股上演股价雪崩,暴跌47.16%。做空机构浑水表示,“我们认为网秦什么都没有”,72%的营收是虚构的,并且安全产品存在后门。一周后,网秦才做出回应辩护。

  2014年8月,林宇在出席互联网大会上的演讲中重申了平台战略。但在这次演讲后,林宇失联数月。直到当年底12月,网秦宣布林宇因个人原因卸任,公司晋升许泽民为联席CEO,史文勇担任董事长。

  2015年3月2日,网秦官方博客发布的春节祝福文章显示,林宇已经回到公司,但并不担任任何职务。2016年3月,林宇以天心科技董事长的身份出现在发布会现场,打造互联网游艇服务业务,而媒体报道他时则介绍其为前网秦CEO。

  2018年1月22日,网秦董事会批准其更名为“凌动智行”,股票代码也随之变更为“LKM”。

  9月11日,凌动智行以史文勇落款的文字回复新京报记者称,林宇在媒体上擅自发布董事会新闻违法,欠缺公信力,是蓄意为之。林宇所召开的董事会只通知了5人,2人到场,而该公司董事多达11人,达不到董事会召开标准;作为RPL只有30%多的投票权,并非对方声称的54%,而且RPL为三人共有,三人是一致行动人。

  新京报记者 梁辰 陆一夫 实习生 陈诗怡

  ■ 对话

  林宇:身心受摧残需恢复

  新京报:从被解救到立案,中间长达8个月,是什么原因?

  林宇: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我身心受到摧残,需要一段时间去休养调整和恢复;另一方面,这是绑架大案,立案很慎重,我配合警方花了大量的时间去做刑侦、核实等工作,警方需要更多时间进行调查,需要有确切的证据。

  新京报:史文勇说没有收到朝阳公安方面任何调查和问询要求,你怎么看?

  林宇:首先,根据办案组的纪律,不能对外透露信息,否则都跑了,怎么抓,难度更高。办案组不会主动对外说做什么,包括我本人。和我相关的跟我核实,跟我无关的警方不会跟我说做了什么,这是他们的工作纪律。有没有去找过他,我们作为外人无法求证。

  新京报:史文勇说54%的投票权是不对的,是这样吗?

  林宇:上市公司董事会公告已经非常清楚,这是违法交易。上市公司章程中规定只有三个创始人才拥有B类股票。这个结构跟京东、阿里巴巴、百度一样都是创始人才能拥有的,除非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发生转移,否则不可能改变。

  新京报记者 陆一夫 实习生 陈诗怡

  ■ 观点

  CEO许泽民:当年出售国信灵通是合理的

  9月11日,对于网秦创始人林宇和史文勇之间的纷争,网秦CEO许泽民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不作过多评价,“他们当事人之间的事情,只有他们俩人最清楚。”

  对于林宇提到飞流和国信灵通等优质资产被贱卖,许泽民向新京报记者否认了这一说法,他表示,当年网秦以80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国信灵通肯定是合理的。

  2015年8月27日,网秦宣布以8000万美元现金的价格将国信灵通出售给国信灵通创始人侯树立。这与此前估值相差较大。2014年6月11日,网秦公告宣称将国信灵通3.4%的股权作价1800万美元转让给Beijing Guorun Qilian Venture Capital Center(北京国润祁连风投资本中心),当时该交易对国信灵通的交易前估值为5亿美元,交易后估值为5.3亿美元。

  林宇认为,2014年后网秦基本没有核心业务,主要是史文勇把公司的优质资产低价贱卖,“大部分都卖给了他自己,也包括国信灵通等等。”工商资料显示,目前史文勇是北京飞流九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流)和思享时代(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享时代)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79.34%和65%。

  史文勇否认了这一说法,他表示自己持有飞流和思享时代的股份,是因为网秦和同方基金有交易合作。“国内资本规则是要有人兜底,有人承诺业绩,有一堆事的。”史文勇透露,目前公司正在境外搭建VIE结构,他作为同方基金的代表,是替同方基金持有飞流科技和秀色直播的股权,并非他个人所有。

  在出售飞流和国信灵通后,网秦未能找到新的支撑业务,业绩难言理想。财报显示,网秦去年净营收为5761万美元,较2016年的6060万美元下滑5%;2017年归母净利润净亏损为527.4万美元,较2016年有所缩窄。

  今年1月,网秦正式更名为“凌动智行”。许泽民向记者表示,如果他本人和史文勇继续留在网秦工作,将会推动公司朝着智能汽车方向发展,“这个战略方向是不会改变的。”

  新京报记者 陆一夫

  ■ 现场

  凌动智行加强安保,内部仍留网秦痕迹

  9月11日,工作日的雍和航星科技园园区十分安静。园区8号楼10层大堂,四个身着黑色上衣的大汉,挂着工牌在此巡查。

  有两家公司在这里办公,一家是凌动智行,另一家是元心操作系统。两家公司内部打通可以自由通行。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两家公司的董事长都是史文勇,公司方面加强安保的原因是,9月10日,凌动智行前身网秦的另一位创始人林宇在一群黑衣人的保护下,闯进办公室,想要召开董事会恢复身份。

  记者走访凌动智行办公区发现,公司虽然已经在年初完成更名,但网秦的痕迹依然留在这家公司一些老员工工牌、高层办公室标牌,以及公司楼间展示内容上。史文勇和许泽民的办公室位于10层,未发现林宇办公室。有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2014年之后,就没有看到郭凌云出现在公司内部。

  昨日,一位网秦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2015年公司已经将未来押宝在车联网上,开始利用位于杭州的子公司进行研发,最初的产品是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由史文勇推动。但对内部员工直到2016年的十周年活动上才公布,随后人员开始分流。

  “一些做移动互联网的留下来负责海外市场,安全部门大多去了百度等其他公司,也有产品和技术转岗到杭州子公司。”

  新京报记者 梁辰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