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大火调查

发布时间:2018-08-31 10:11 |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年08月31日 02 版 | 查看:910次

哈尔滨“8·25”松北区火灾事故发生5天后,有的幸存者还是觉得自己身上有“烧焦的味道”。有人说,出事时自己的房间号“这辈子都忘不了”。

  如今,幸存者赵春兰入住酒店前,总要先看看房内的消防设施。她还恐惧高楼层,有次酒店把房间开在三楼,她一定要换到一楼,“我害怕”。

  火灾发生前一天,北京九方愉悦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方愉悦”)的经理和执行董事赵春兰带领“九方愉悦·蓝天之旅”老年旅行团入住了位于哈尔滨松北区太阳岛风景区内的北龙汤泉休闲酒店。

  官方公布,此次火灾20人遇难。赵春兰说,这20人全部来自“九方愉悦·蓝天之旅”旅行团,包括12名女性和8名男性,平均年龄70.6岁。

  火场与迷宫

  凌晨4时10分左右,住在酒店E区210房间的旅行团团员刘云英(化名)被窗外“噼里啪啦”的声音吵醒,她还以为“下冰雹了”。打开窗帘,外头通红一片,双层玻璃的外层已经爆裂,火苗已蹿到窗边。

  大约10分钟后,住在E区229房间的九方愉悦工作人员杨冰涛听到窗外“咕咚”一声,有两名老人从3楼跳到了229房间的阳台上。

  住在E区321房间的赵春兰是被浓烟呛醒的。她形容当时的感觉是“喘不过气来”,浓烟正从门缝泄入,她不敢开门,只能把身子使劲探出窗外,把枕套沾湿捂住口鼻。

  4时36分,消防部门接到报警电话,距离事发地点最近的松北消防大队太阳岛中队随即赶到现场。消防官兵梁净维记得,中队的电铃响了3声,这代表火势较大,需要全队出警。据统计,哈尔滨市消防部门事发当天共出动5个中队赶赴现场,30台消防车、107名消防官兵参与扑救。

  火场的温度越来越高。为了降温,消防官兵会拿水枪往自己身上浇,世茂中队副中队长苑士锟回忆,自己伸手擦面罩时,感觉面罩已经“软了”,热浪已经把面罩烤得变了形。梁净维在向前推进约20分钟后,感觉后背有明显灼痛感,只能退出火场,事后被送往医院后,被诊断为6%的烧伤。

  黑暗中,消防官兵感到酒店的内部结构很复杂。苑士锟记得,在酒店的同一层也会碰到台阶,拐角多。杨冰涛形容酒店的结构是“回字型”,找不到房间号的排列规律,“在里面没有方向感”。

  一名曾经多次入住该酒店的知情人士表示,酒店内部结构“特别乱,基本上找不着北”。在他印象中,此处原来的建筑是一栋格局十分方正的楼体,该酒店接手后,曾多次进行改建、扩建,酒店分为A、B、C、D、E五个区域,“三层和四层都是加盖的,并且使用的材料是易燃的泡沫板”。酒店内的功能分区有餐饮区、温泉区和客房区等,“为了增加分区,不得不在原有的大空间内做了很多隔断”。

  根据“8·25”松北区火灾事故的情况通报,8月24日晚,该酒店共有115位客人入住。据酒店员工透露,酒店共有客房190多间。“九方愉悦·蓝天之旅”旅行团预定了40多间。

  该酒店的一名厨师告诉记者,酒店只有一个厨房,位于A区四楼,方位上是整栋酒店的西南角,而火灾受灾严重的E区位于酒店的东北角,“离得太远了,起火原因不可能是厨房”。

  只坐了一半人的大巴车

  自始至终,杨冰涛都没听到酒店内的防火报警装置发出一点声音。他在走廊里找不到消防栓和消防斧,近50米的走廊中,他只看到了3个安全疏散标识,“只看那几个标识我是跑不出去的”。曾经入住过该酒店的人记得,安全疏散标识分布极少,而且很多都不亮,楼梯也很窄,宽约1米。

  多名酒店员工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他们入职后从未进行过消防演练,酒店也从未组织过消防器械的使用培训。

  记者在哈尔滨市公安局临时指挥中心看到的一份《关于哈尔滨北龙温泉休闲酒店有限公司执法情况的汇报》显示,该酒店未进行装修工程消防竣工验收备案,并在多次消防检查中发现室内报警系统存在故障、消防火栓被杂物遮挡、未经消防验收擅自投入使用等问题,每次罚款金额最高不超过4万元。

  黑龙江省公安消防总队网站显示,从2017年12月到2018年4月,消防部门曾对该酒店进行了6次消防监督抽查。抽查结果显示,只有近两次抽查合格,此前的4次抽查均不合格。

  去年8月,有当地媒体报道,该酒店接待大厅消防栓门被木质雕塑遮挡,门框上“安全出口”指示灯不亮,更衣室内未设“安全出口”指示灯,也未看到灭火器,温泉区通往客房的两处台阶上贴有“安全出口”字样,但指向的大门却被封住。

  据黑龙江省公安消防总队官网显示,松北公安消防曾于2016年7月19日对北龙温泉酒店进行“临时查封”,但官网并未公示何时对该酒店“解除临时查封”。

  在旅游大巴车上,杨冰涛看到有人穿着睡衣,有人跑丢了一只鞋,还有人光着脚。原本两辆车差不多都坐满了,但当时车上的人数连之前的一半都不到。当天刮着东风,有人在5点左右从松花江南岸向事发地所在的北岸眺望,发现从酒店一直到向西4公里左右的公路大桥上空“全是烟”。

  旅居迷途

  杨冰涛介绍,出发前,九方愉悦已经为大多数老人购买了保险,包括意外险、疾病险等多项,全团共花费1000多元。“能上保险的都上了”,只有4位80岁以上的老人因保险公司的规定无法投保。

  工商信息显示,九方愉悦的经营范围包括“销售食品、保健品、家用电器、服装、鞋帽、新鲜水果、蔬菜等”,2017年8月4日,公司经营范围增加了“旅游咨询”。公司大约每月会组织一次出游,以北京周边为主。外地出游多被称为“旅居考察”,主要目的是考察季节性的养老基地,之前曾前往江苏如皋、辽宁丹东等多地考察。

  在九方愉悦跟老人们签订的安养联盟旅居合同中,29999元的费用包括一项90天旅居疗养。每次旅行都从卡里扣除天数。

  赵春兰还向记者展示了九方愉悦与北京蓝天之旅国际旅行社签订的“门店经营协议书”以及“门市经营管理承诺书”。然而,北京蓝天之旅国际旅行社法人段振海否认与九方愉悦有合作关系。

  按照原计划,25日上午,九方愉悦将带领老人们考察哈尔滨的一处养老基地。据杨冰涛介绍,该基地属于哈尔滨市本初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本初公司”),而他们在哈尔滨的行程、食宿、导游的安排也都由本初公司负责。4天的行程,九方愉悦共支付给本初公司4.9万元。

  至于事前是否考察过酒店的消防隐患,本初公司的负责人李先生表示这并不属于他的职责范围。“我不是做消防的,审核不了。”他反问,“要是审核没过能在网上预订吗?”另外,他也承认事前并未考察九方愉悦的发团资质。

  “这就是命”

  通过查询企业工商信息可以了解到,哈尔滨北龙汤泉休闲酒店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4月15日,注册资本3000万元,是黑龙江省浴德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该公司在今年内的变更记录多达11条,包括名称由“哈尔滨北龙温泉休闲酒店有限公司”变更为“哈尔滨北龙汤泉休闲酒店有限公司”,企业法定代表人由王冠林变更为张伟平。事发后,张伟平因涉嫌消防责任事故罪被刑事拘留。

  8月29日,哈尔滨市公安局发布《关于征集犯罪嫌疑人线索的通告》,面向社会悬赏30万元通缉此次火灾事件的主要犯罪嫌疑人李艳滨。

  8月30日,哈尔滨市公安局再次发布情况通报,称公安机关于8月26日凌晨,确定李艳滨为北龙汤泉酒店出资人、实际控制人,并为主要犯罪嫌疑人。多位北龙汤泉休闲酒店的员工称,在张伟平之前担任酒店法定代表人的王冠林为李艳滨的儿子。

  警方8月30日表示,10时40分在哈尔滨市南岗区将李艳滨成功抓获。目前,已有4人涉嫌消防责任事故罪,两人涉嫌窝藏、包庇罪被依法刑事拘留。

  记者于30日下午走访李艳滨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哈尔滨市道里区通达燕达宾馆时,值守员工称宾馆从27日下午起已经停业,理由是“消防整改”,且并未收到何时整改结束的通知。

  对于燕达宾馆和北龙汤泉休闲酒店,赵春兰均表示此前并未有过接触。“起不起火是我们能控制的吗?就是太倒霉了!”她说,“这都是命。”

  根据“8·25”松北区火灾事故处理领导小组的情况通报,已有9位遇难者的家属抵达哈尔滨并确认遇难者身份,搜救工作已全部结束。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玄增星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