瞩目草原英雄小姊妹

发布时间:2017-10-14 08:47 | 来源:新华网 2017年10月14日 | 查看:1309次

您是否记得六十年代全国闻名的草原英雄小姐妹?当时年仅11岁、9岁的龙梅和玉荣为保护集体的羊群,在-37℃的气温下与严寒和暴风雪搏斗了一昼夜。她俩的故事曾被拍成电影,搬上舞台,写进小学课本,制成卡通画印在文具盒上,拔动了亿万人的心弦,激励了千千万万的青少年。38年后,我们再次瞩目她们……

新华网内蒙古频道 记者 贺建业

暴风雪中的小英雄

  新华网内蒙古频道电 亲爱的读者,你可曾记得,十五年前“草原英雄小姐妹”——龙梅、玉荣在风暴严寒中英勇保护集体羊群的事迹吗?今天,当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象和煦的春风吹拂草原的时候,在内蒙古乌拉特草原上又开放了这样一朵鲜艳的英雄之花——一个十一岁的蒙古族小姑娘与风暴严寒搏斗了二十一个小时,保护了集体的羊群。她的名字叫敖腾格日乐。
  敖腾格日乐是乌拉特中后联合旗巴音哈太公社朱苏木拉生产队女牧民夏拉胡的小女儿。
  四月十一日清晨,乌拉特草原风和日丽。从八、九岁起就经常跟着妈妈、姐姐放羊的敖腾格日乐,这天看到妈妈在照料几只病弱羊,姐姐要到西草滩去搂草,便央求去放牧一群良种羯羊。
  四月,正是草原上青黄不接的季节,枯草已经啃光,青草还没长出来。为了让羊吃得饱些,敖腾格日乐就把羊群赶到平常很少有人去放牧的远处草场。
  草原上的天气,变得很快,说变就变。
  上午十一点多,突然从西北方向刮来十级风暴,不一会儿把个宁静的草原搅得天昏地暗。敖腾格日乐一看天色不好,就准备打转羊头回家。可是风暴来得这样迅猛,沙石漫天飞扬,荒草连根卷上天空,小敖腾记事以来还没见过这么凶的风暴。她骑的小灰驴在狂风中站立不稳,羊被吹得四处奔跑,不听指挥了。
  小敖腾早就听妈妈说过,羊若是散开了,就容易被风暴卷走。她看到风刮得这么大,心想,羊是赶不回去了,唯一的办法是把羊赶拢,不让一只羊被刮走。沙石打得她睁不开眼睛,狂风呛得她喘不过气来,她使尽了全身力气,追赶着,阻拦着,呼喊着……,羊群终于被赶拢了。可是,风暴还在呼啸,羊群象断了根的沙蓬草在狂风中向前滚动,敖腾格日乐紧紧地跟在后边。
  夜幕在草原上降临了。
  羊群还在顺着风向奔跑。突然,她骑的小灰驴停住不走了。敖腾格日乐在这茫茫的黑夜里,心里有些害怕。因为她听人们说过,天气最坏的时候,也是草原上豺狼出没的时候,若是在这荒滩野地里碰上一只狼,该怎么办呢?小敖腾又想起了妈妈和姐姐,她们一定急坏了,也许正在草原上呼喊她的名字,四处寻找她呢……。心想,现在若是回家,小灰驴一定会把她驮回去的。去年夏天,敖腾格日乐有一次去采草籽,迷失了方向,就是这头小灰驴把她驮回家的。但是,“羊是牧民的眼珠子!”当她记起生产队长鄂尔顿巴雅尔经常讲的这句话时,小敖腾浑身就象增添了很大的力量和勇气,再也不害怕了,也不想着一个人回家的事了。
  天越来越黑。在这漆黑的寒夜中,小敖腾凭着“咩咩”的羊叫声,辨别着羊群,注视着羊群的去向,生怕有一只羊离群掉队,遗失在草滩上。走着走着,她骑的小灰驴步子越来越缓慢。她怕把小灰驴累坏,翻身从驴背上跳了下来,拉着驴继续追赶羊群。
  大约是半夜时辰,忽然前面出现了河床洼地,敖腾格日乐高兴极了。她赶紧跑到前面,把羊拦在一处背风的地方。在风暴中奔跑了一天的羊都累坏了,挤成一团,卧在地上。敖腾格日乐这时候才觉得浑身疼痛,两只胳膊抬不起来,肚子也饿得咕咕直叫。最难忍的是眼皮直往一起沾,困得厉害,她多么想舒舒服服闭上双眼睡一觉啊!可是,一想到队长的那句话:“羊是牧民的眼珠子!”就不想睡了。她强打起精神,继续守护羊群。
  约莫过了个把小时,狂风又改变了风向,象无数支乱箭射来,羊群尖叫着又四处乱跑起来,有几只已被大风刮离了大群。敖腾格日乐立刻去追堵。她刚把这边的羊堵住,那边的羊又跑开了,就这样,她堵了又堵,拦了又拦,几次摔倒了又爬起来。等到把跑散的羊拦归大群的时候,小敖腾已是满头大汗,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黎明前,是草原上最黑暗最寒冷的时候,气温下降到零下二十度。狂风还在无休无止地刮着,突然,敖腾格日乐发现远处有两束闪闪烁烁的灯光,她用衣袖擦了擦眼睛,看见是汽车正向着自己的方向开来。她高兴地大声呼喊起来:“我在这儿!我在这儿!”可是,这声音一出口,就被那呼啸的狂风吞没了。她想打转羊头朝汽车的方向奔去,但又怕汽车看不到自己和羊群。汽车在草滩上转了几个圈子,又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了。
  这辆汽车,正是公社派来找敖腾格日乐和羊群的。
  原来,草原上刮起风暴后,在家里照料病弱畜的妈妈立刻和大姑娘一起去找敖腾格日乐。母女俩在草滩上找呀,喊呀,两个钟头过去了,也没见到敖腾格日乐的影子。她们断定孩子和羊群被风暴卷走了,于是又赶快去报告给生产队长鄂尔顿巴雅尔。刚刚劳动回来的鄂尔顿巴雅尔一听,连茶也顾不得喝一口,便骑上毛驴朝东南草滩奔去。
  敖腾格日乐和队里的羊群被风暴卷走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全队。党支部书记、工作队员和刚刚从草原上劳动归来的牧民们,都跑到她家来探望,紧接着骑马乘骆驼,分头到草原上去寻找敖腾格日乐和羊群去了。
  深夜十二点多,公社得到了这个消息,正在值班的革委会副主任张保全(蒙古族)立即带人乘汽车驶向风暴迷漫的草原。
  整整一个下午和一个夜晚,人们嗓子喊哑了,手脚冻僵了,眼皮被风沙打肿了,可还是没有找到敖腾格日乐。
  早晨六点来钟,天放亮了,风力稍稍减弱了,人们分散到草原深处继续寻找。鄂尔顿巴雅尔骑着马来到高坡上,向前了望,发现前面一片低洼的草滩上隐隐约约有一群羊在向前蠕动,羊群后边,跟着一个骑毛驴的人。他分外喜悦,猛地朝马屁股抽了两鞭,飞也似地朝前奔去。
  马越跑越近,鄂尔顿巴雅尔完全认出来了,正是敖腾格日乐。“敖腾格日乐!”他不禁大声喊了起来,可是连喊几声都没有回音。当鄂尔顿巴雅尔飞马来到跟前时,小敖腾微微笑了笑,嘴角抽动了几下,却没有说出话来。原来,她的身子已被冻僵,手脚全被冻坏。鄂尔顿巴雅尔把孩子从驴身上抱下来,她当即就昏迷过去了。
  鄂尔顿巴雅尔把小敖腾抱到就近的一户牧民家里,按照牧民的习惯,喂了一碗浓浓的酥油奶茶。两个小时以后,她慢慢地苏醒过来。人们闻讯赶来,个个喜出望外。他们看着草滩上那三百零八只良种羯羊一只也没少,又看着为保护集体羊群而被冻伤的小敖腾,都连连称赞说:天上的雄鹰,不怕草原上的风暴。我们的敖腾格日乐,可真算得上是草原上的小雄鹰啦!
  现在,敖腾格日乐的冻伤经过治疗已经痊愈,身体完全恢复健康,她又重新拿起放羊鞭,帮助妈妈去放牧自己战胜风暴保护下来的羊群了。(新华社记者 刘云山)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