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汉志之生命的托举(图)

发布时间:2017-10-11 20:17 | 来源:海拉尔新闻网 2014-03-25 17:11:21 | 查看:397次

5月23日黄昏,身患癌症的张汉志一个人救出了两名落水儿童,他用病弱的身躯和顽强的意志及大无畏的品质,谱写了一曲见义勇为之歌—— 

静静的伊敏河从草原深处流来,从海拉尔区中心穿过,向北与海拉尔河汇合。千百年来,这条河流哺育了生于斯、长于斯的万千生灵,为草原的繁茂、生命的繁衍和世间的繁华奉献所能奉献的一切。海拉尔人亲切地称她为母亲河,对其充满着依恋、感恩之情,其中还夹杂着些许的敬畏。

尽管已不再有多年前开河时需要部队爆破炸开冰排的狂躁脾气,但受自然力量和其他因素的影响,伊敏河每年都会使几条鲜活的生命随着她的波涛逝走。这也许就是人们对她敬畏的原因之一吧。 

危险边缘的游戏

5月,对于处于温带大陆性气候的海拉尔来说是美好时节的开端。残雪融尽,丁香吐蕊,街边的杨柳刚刚抽放嫩绿的新枝。伊敏河挣脱寒冬的封锁,再现出动人的风姿。水光潋滟、岸芷汀兰、杂花生树、鸟鸣啾啾,到处充满了生命的律动。

5月23日,星期六。铁路某小学4年级学生刘明、胡磊、包平3个伙伴相约到伊敏河边去抓青蛙。尽管学校已是三令五申,家长也曾反复叮咛,禁止他们到危险的地带玩耍,但河畔的蛙鸣实在太有诱惑力了,使他们把所有的告诫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大约下午两点左右,他们3人来到了伊敏河在海拉尔市区的最北段,也就是旧呼伦桥和第三条橡胶坝之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地点,也许是熟悉环境?也许是青蛙众多?但由于这一河段河底地形复杂,水流湍急,即使很多游泳好手也对这里望而却步。

玩得确实很高兴,时间不知不觉已过去了4个多小时,快到晚上7点了,刘明、胡磊、包平的收获还是蛮多的,他们抓了一小袋的青蛙。玩兴正浓的他们在水中的探寻也越来越深,越来越远。这时河水的深度已到了包平的下巴颏,胡磊正试图向他靠近,只有刘明尚在浅处。3个小伙伴不知道,死神已悄悄地扼住了他们的咽喉。

突然,胡磊一脚踩空,河水瞬间将他吞没。包平一见,心神慌乱,转眼也被河水漫过了头顶。看见两名伙伴出现了危险,位于浅处的刘明本能地想施以援手。他向伙伴沉没的地方跑去,想把他们拽出来。但在水流的强劲作用下,刘明很快就失去了行走能力,他被冲倒了,很快也从水面消失了。

裹挟着3条鲜活的生命,河水若无其事地依旧向北流淌……

3次跃入水中的身影

也许是强烈的求生本能的支撑,也许是身处的环境较为有利,包平挣扎着从水中探出头来并尽最大的努力向岸边跋涉。

行到浅水处,包平看见两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女孩子在岸上,就向她们大声呼救:“快去喊大人,有人落水了。”

听到包平的求救后,两个女孩子马上向呼伦桥方向跑去,因为她们看见那里有人在钓鱼。跑到近处,她们冲那些人喊到:“叔叔,快救人。有人落水了。”

一个正在看别人钓鱼的40岁左右的矮个男子听到求救声后,立即回头问:“在哪儿?”

“那里。”女孩子指给他看。

男子顺着女孩子指的方向望去,第一眼没看清。再定睛一看,可不,在离自己50米远的河面上一个只穿短裤的身子背朝天地正向下游漂去。

男子二话没说,一纵身跃入了水中。由于情势紧迫,没来得及脱衣服,男子发现身上穿的毛裤一沾水成了个大包袱,坠着他的身子往水底沉。他更忘了自己的水性也是马马虎虎,只会简单的“山寨版”自由泳——“狗刨”。此时他脑海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尽快把人救上来。

扑扑腾腾之中,男子费力地向溺水者游去,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靠近目标。男子发现这是一个十来岁的小胖子,估摸着体重比自己都沉。男子四下打量,看见河心岛边上有一块空地较为平坦,就夹着小胖子向那里游去。到达之后,男子把小胖子面朝天平放在地上,然后用在电视里学来的救护手段进行抢救。他先是用双手按压小胖子的胸脯,每按一下就有水从小胖子的鼻腔、口腔中蹿出,一蹿老高。水挤压得差不多了,他又开始嘴对嘴地进行人工呼吸。紧接着,他把左手放在小胖子的胸脯上,用右手捶打左手做人工起搏。几分钟后,男子听到小胖子的胸腔中发出“咯”的一声并可以自主呼吸了。

他知道,孩子活过来了。胡磊得救了。

松了一口气的男子这时发现自己已经累得浑身颤抖不止,他想躺下来休息一下。

“叔叔,还有一个没救上来呢。”站在水里的包平冲他大声喊。

“还有一个,在哪儿?”男子打起精神问。

“看,那顶帽子下面就是。”包平指给他看。

一顶帽子在水面上静静地向下游漂着。平静的水面、平静的帽子,对于一个体力已经透支的人来说却意味着无法预测的风险。

男子的心中已经没有了其他想法。他深吸了一口气,第二次跃入水中。尽管还是没脱衣服,但男子这次游得比第一次还快,因为他知道

一秒钟,溺水者就多一分危险。等到接近帽子,拿起一看,下面是空的,什么也没有。

男子回头询问时,发现不知深浅的包平也在往水里走,而且离水底深沟只有咫尺之遥,他赶紧往回游,既愤怒又担心的他,连打带踹的把包平推到了岸边,确定好方位后,包平指出了溺水者落水的大致区域。

男子脱去身上的衣服,仅穿一条短裤,第三次纵身跃入了水中。

5月的伊敏河水是冰冷刺骨,男子在包平划定的区域里仔细寻找,不一会儿就被冻得牙齿打战,浑身哆嗦。但他没有放弃,凭着一股劲在河水里来回摸索。往返十余次后,男子的脚勾到了一个人体,他立即将其打捞出水面并奋力向岸边游去。

到岸之后,这名比较瘦小、十来岁的溺水者面目青紫、已经没有了呼吸。

岸边有人说:“这都没气了,还有救的必要吗?”

“试试看吧。”男子的语气很坚定。他让两位帮忙的人拎起溺水者的两脚,使其呈倒立姿势,然后自己用救第一名溺水者的方法进行救护。

1分钟、2分钟、3分钟……在男子的不懈努力下,溺水者的鼻腔和口腔慢慢地流出了粉红色的血沫,血沫逐渐变得鲜红,出血量也越来越大。接近4分钟,这名溺水者的胸腔也像胡磊一样发出了很响的一声。

刘明从鬼门关被抢回来了。

这时,救护车赶到了并迅速把刘明接往海拉尔农垦医院救治。一辆交警巡逻车也来到事发现场,两名民警走近浑身瘫软、趴在桥栏杆上呼呼喘粗气的男子,准备把他送往医院检查。

“呦,这不是张汉志吗。”围观的人群中有人认出了这名男子,“他可是个癌症患者呀。真了不起。”

有人把自己的大衣给只穿一条裤衩的张汉志披上,交警巡逻车载着张汉志在晚霞的映照中向海拉尔区医院方向驶去。后面响起了雷鸣般经久不息的掌声。 

原来他是这样的人

张汉志,1970年生人,祖籍吉林省松原市。

1986年,年仅16岁的张汉志来海拉尔闯荡。由于没有太高的学历,他一直找不到比较稳定的工作。他和母亲卖过菜,也学过摩托车修理技术,还在铁路市场摆过自行车零件摊床。后来,他开始在海区医院门口修理自行车,2004年至今,他把自行车摊床改成了卖鱼的摊床。

尽管日子很是艰难,但张汉志始终保持着平静、乐观、上进的心态。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点滴之间改变生活的境况。他把家里归置得井井有条,不仅盖了间小车库,还在房子后面垒起了“二层楼”。虽然早出晚归,他和妻子还是尽量为4岁的女儿营造出一个舒适温馨的生活空间。

俗话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命运好像总喜欢和张汉志开一些很恶劣的玩笑。先是妻子在干活时被水井把打伤,得了一种叫“胸膈阻”的很严重的病,辗转求医之间不但花光了积蓄,还欠下了1万多元钱的外债。

哪知更大的磨难接踵而至。2008年7月20日,张汉志来到海拉尔铁路医院做前列腺结石例行检查,却发现膀胱上出现菜花状的癌细胞。他得了膀胱癌。在姐姐的帮助下,张汉志返回吉林老家做了癌细胞摘除手术。虽然有亲戚朋友的接济,张汉志还是把带的1万多元钱花得精光。

术后10余天,张汉志就返回了海拉尔。之所以如此行色匆匆,一是怕给亲朋添更大的麻烦,二是实在承担不起高额的治疗费用。回家后,为了省钱,张汉志开始了自己给自己进行化疗的历程。膀胱癌的化疗要进行膀胱清洗和膀胱给药。所有的药物都需要通过输尿管送到膀胱里,那种滋味非常人所能忍受,但张汉志咬牙坚持了下来,他甚至学会了左手给右手、右手给左手打吊瓶的绝技。

谁知两个月之后,张汉志出现了尿血的症状。经查,膀胱的其他部位又有新的癌细胞生长。他只得再返吉林,做了第二次癌细胞摘除手术。这次手术又花了1万多块,后期化疗的费用还得另打算。无奈之下,张汉志还是采取老办法,自己的病自己治。虽然不用花治疗费了,但药品钱却无论如何也节省不出来。白叶素、干扰素交替使用,每天近300元的药品钱让本就入不敷出的家庭捉襟见肘。靠着亲戚朋友的帮扶才勉强维持。

5月23日,救护刘明、胡磊时,张汉志正处于化疗期。当晚他本想到河东的亲属家吃晚饭。走到河边时见有人在钓鱼,以卖鱼为生又喜欢钓鱼的他便驻足观看了一会儿。也就是这一会儿,完成了一个癌症病人对两条鲜活生命的辉煌托举。

当有记者来采访,向他提出救人时的想法和一个病弱身躯哪来3次入河的勇气这两个问题时,张汉志给出了一样的答案:不知道。

医院里的一幕幕

也许这样的问题只能从张汉志过往的生活片段中去寻找答案。你很难想像一个平时只关心自己、只注重蝇头小利、凡事斤斤计较的人会在别人发生危险时不顾自身安危施以援手,即使其身躯高大、体格健硕。而矮小、瘦弱的张汉志生活里却时时刻刻填充着与人为善、助人为乐的快乐记忆。修理自行车时,他能给别人多大方便,就行多大方便。卖鱼时,他明白无误告诉买主自己的鱼是啥品种,而且从不缺斤短两。尽管自己的日子不富裕,看到不如自己的人总是毫不犹豫地施以援手。因此,他在铁路医院一带有很高的知名度,也结交了众多三教九流、五行八作的朋友。

海区医院里发生的一幕幕可为佐证。

5月23日那天,张汉志被两名民警送到这里救治。正在值班的郭大姐看见他面色青紫、浑身哆嗦,身后还跟着警察,以为他犯了什么事呢,不禁很为他担心。直到其中的一名民警介绍了发生的事情,郭大姐的心才放下来。

医院随后也紧急行动起来,为张汉志进行全身检查,点能量合剂,安排病床。忙活到了深夜12点多,张汉志的体力才有所恢复,浑身也不再打颤了。

而另一位朋友当天晚上看见张汉志在医院里被救治的情况后,马上四处去寻找张汉志的妻子。本就患有眼疾的妻子听了这消息后一阵急火攻心,左眼完全失明了,右眼也因患有白内障仅余模糊的光感。当她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暗夜里赶到丈夫身边时,已经记不清摔了多少个跟头。

彼此的挂牵

被送到海区医院救治的第二天早晨,体能稍稍恢复的张汉志就与已经忙了一夜的妻子发生“矛盾”。他想让妻子去农垦医院看看刘明的情况怎么样。久病成医的他知道,如果一个人溺水时间过长容易留下后遗症。

妻子埋怨他一心只为别人着想,却不想想自己的身体和家里的情况以及今后的日子。埋怨归埋怨,眼睛不好的妻子还是来来回回往农垦医院跑了3趟。直到了解到刘明已经脱离危险并不会留下后遗症时,张汉志才真正地放下心来。

6月11日,张汉志的女儿因为得了肠胃炎也来到农垦医院治疗,他每次看望女儿时都要到刘明的病房里转一圈。看到刘明一天天好转,他的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6月12日,刘明出院了,张汉志赶到医院来送他。看见救命恩人的出现,刘明快步奔到张汉志身边,两人亲昵地拥抱在一起。尽管因为手术的原因,刘明的语言表达能力还不好,但他眼中流露的对张汉志的信任与感激让在场的所有人动容。

而胡磊已经回到了课堂上。听说救自己命的叔叔上了报纸,他特意花了1元钱买了一份,逢人便说:“看,这就是那位救了我的叔叔。我长大后要挣好多好多的钱养活他。”

英雄的事迹不胫而走。海拉尔人都在口口相传一名癌症患者勇救两名落水儿童的感人故事,他们都为家乡出现这样一位英雄而自豪。

市委书记曹征海来了,称赞张汉志的义举挽救了两个生命,避免了两个家庭的丧子之痛,是呼伦贝尔人民学习的好榜样。

市委常委、海拉尔区委书记段志强来了,鼓励张汉志战胜病痛,早日康复。

市长助理、区长张玉军来了,授予张汉志海拉尔区“见义勇为”英雄称号并送来5000元奖金。

各族各界的人士也来了。海拉尔区政法委送来1000元慰问金、海拉尔区计划生育局送来1000元慰问金、鄂温克旗公安局送来3000元慰问金、海拉尔区靠山街派出所送来2150元慰问金、海拉尔市民张阿姨送来100元慰问金、海区医院免收住院押金、内二科的医护人员买来了好多的营养品、海拉尔医保部门决定将张汉志的城镇居民医疗保险之外全部医疗费用均给予报销……

在慰问声和赞扬声的包围之中,在摄像机和照相机的照耀之下,一向开朗、健谈的张汉志显得有些腼腆,甚至手足无措。他认为自己只不过是在该做出正确选择的时候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而已。

后记

一次辉煌而壮丽的生命托举,在张汉志看来只是人生历程里的一个定格。生活还将继续,与癌症艰难、痛苦的抗争也不能停息。尽管对生死看得很开,但对几近失明的妻子和嫩若花苞的女儿的牵挂让他在言谈举止之中充满了对生活的留恋和向往。

他希望能够早些战胜癌症,希望能在铁路电务段的附近开一间自行车配件商店,希望尽快把欠的外债还上。而他的乐观豁达和积极向上的心态也传递给了作为采访者的我们。我们祝福他的希望都能够实现,祝福他凝望妻子的眼神中不再有愧疚和痛苦,希望他为女儿折的纸飞机在碧野蓝天间永远快乐飞翔。

徐俊峰 王建文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