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分钟生死救援 只为一个答案(图)

发布时间:2017-08-13 12:18 |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7年08月11日 03 版 | 查看:109次

8101609分,九寨沟县上寺寨附近,民间救援队正在搜索一辆因地震滚落到河谷里的中巴车。据这辆中巴车司机介绍,地震时车辆滚入河谷,车上13人中,有5人失联。汪龙华/

着急、揪心、绝望,内心的撕扯全都挂在了李辉(化名)的脸上。81014时许,当李辉登上9958应急救援协作平台救援车时,他关上门就喊出了一句话:我代表他们的家人谢谢你们啦!

他们即将踏上一场寻找四川九寨沟地震失联人员的救援之旅。

作为司机,李辉载过很多来九寨沟游玩的外地客人。周建荣不过是其中醉心美景的普通一人。88日晚,他跟妻子戴倩,与其他3名来自广东的教师家庭一起,总计12个人坐上了李辉驾驶的中巴车。如果一切顺利,当晚他们将在川主寺过夜。

可如今,周建荣的头上罩着纱网,包着纱布,左眼下方有明显的淤血和青肿,手腕、手臂都受了轻伤。他试图冷静地要求救援人员扩大搜救范围,但声音仍微微发颤。在他的右臂上,还挂着九寨沟县人民医院810日开出的病人牌。

88日晚的地震,让周建荣和妻子失去了联系。当时,他们一行人正在过一个弯道。每个人都在周建荣的反复强调下系着安全带。左侧的河道里流淌着湍急但清净的河水,车窗外一片山青水秀,可美景在突然到来的地动山摇中变成了致命威胁。

2119分,李辉驾车正在通过一个弯道。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方向盘在他手中就像失灵了。车好像突然跳了一下,随后,一块巨石砸中了这辆中巴车。

一行13人就这样连人带车翻进了旁边的河道里。李辉从车的后方爬了出来,冰冷的河水湍急,尽管他个子不矮,身强体壮,当时还是被河水冲出了一段距离。

车上有4个成年人和一个9岁的女孩失联。810165分,李辉与11名民间救援队员爬过正在滑坡的山体,再次来到事发现场寻找。

沿路滚石的声音清晰可见,山体高位多处滑坡导致的扬灰一直弥漫着。救援队想等待山体稍微稳定后再进入,但是等了许久,滑坡依然不断。

万一他们在车的后面那部分被行李箱压住了呢?活要见人……”李辉再也说不下去,他焦急地想跟着下到河里,但为了他的安全考虑,救援队坚决拒绝了这一要求。

在救援现场所在公路的左侧,绿色的公路围栏已经被撞下了山坡。公路下方10米左右,是一条五六米宽的湍急河流。黄色川A牌照的中巴车左侧泡在河水里,车窗玻璃全碎了,车尾也已严重变形。

我们设定5分钟时间。时间一到,必须马上上来,要不然周围太危险了。一位队员对东坡飞虎救援队队长王翔宇说。

169分,王翔宇系好安全绳,钻过公路围栏,滑下陡坡,从河水中的一块巨石跳上另一块巨石,再纵身跳上了中巴车。他的队友紧随其后,登上了车身。

你们一定要当心啊!不行就回来!李辉站在公路最边缘,目不转睛地盯着救援队员的一举一动。王翔宇一边移动,一边观察着每扇车窗的内部。每走一步,他都要小心试探车身能否承受他的重量。这辆车的左侧座位都淹没在河水里,靠肉眼观察,只能看到车内右侧的座位。李辉一边大喊,一边挥舞手臂,让救援队员从车尾部开始搜索。

队友从旁边的山坡上捡来一根近两米长的树枝,王翔宇把树枝从窗口伸进去,小心试探左侧座位上是否有人。

5分钟过去了,王翔宇站起身,抬起头,面向李辉摊了摊手。

在转弯处监测滑坡山体的另一位队员不断通过对讲机催促王翔宇等人上岸。他一边看着正在滚石的山体,一边冲着对讲机大喊:“5分钟到了!”“5分钟到了!你们上没上来?

你们现在什么情况?!这位队员连续问了多次。

看到王翔宇摊手,公路上的队员以为队长要回来了,正要收绳,却见王翔宇跳回了巨石,用树枝在车尾的水里打捞。

此时,搜救已经进行了8分钟。王翔宇从水中挑起一个白色物体——半个破碎的行李箱盖。

拿那个干什么?赶快回来!安全第一!李辉着急了。可是他的喊声被湍急的河水声淹没。一名队员只好用力扯了一下安全绳。王翔宇收到撤回的信号,拿着那半个行李箱盖,攀着安全绳,爬回了公路上。这时,距行动开始已整整10分钟。

周边山体滑坡的情况不但不见缓解,反而愈演愈烈。王翔宇向李辉说明了情况:车上挂着一件衣服还是什么的,不知道是不是你们的东西。还有一只橙色的洞洞鞋。车辆已经从头到尾被水流贯穿,里面没有人了。

李辉的谢意和无奈揉在了一处,但是这10分钟里,救援队员已冒着生命危险,给出了李辉一直在求解的答案:5个失联的人已经不在车内。

本报四川九寨沟810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胡宁通讯员汪龙华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