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婚礼!新郎接军令急回部队堂妹替兄(2图)

发布时间:2017-08-12 11:38 |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2017-07-23 08:19:12 | 查看:83次

  专访人物

  龙金莲,女,21岁,重庆市奉节县人。

  专访背景

  7月14日,重庆梁平一小区里举行了一场特殊的婚礼:因为新郎突然接到部队紧急通知归队,他的堂妹代替他与新娘拜堂。婚礼现场不少人感动地流下了眼泪,他们说,这是一场伟大的婚礼,新娘是一位了不起的军嫂。建军节来临之际,华商报记者专访了军嫂龙金莲。

  两地情书

  7月6日接到归队通知,7日踏上返程,分手那一刻愧对爱妻。

  军人老公范飘:

  对不起老婆,让你受委屈了,我也不想走,但军令不允许。

  军嫂龙金莲:

  时间越来越少了

  7月14日,面对迎亲队伍看不见新郎身影,新娘很失落。

  军嫂龙金莲:难过、遗憾、感动,百感交集。但我不怪你,因为我知道军令如山,你也是身不由己,我理解你,支持你。真是个特殊的日子,没有你的婚礼,你为大家舍小家,你为国站好岗,我在家为你站好岗。

  军人老公范飘:苦了老婆了。

  军嫂龙金莲:不苦不苦,一切都是值得的。

  军人老公范飘:谢谢老婆理解。

  军嫂龙金莲:不要想太多,我会照顾好家人,你不要牵挂。

  相识后老公网名改成“狼有情”

  华商报:能谈谈你和老公的个人情况吗?

  龙金莲:我是重庆市奉节县人,21岁,认识老公前在浙江嘉兴工作。老公叫范飘,重庆市梁平区人,25岁,在西藏服役已经7年了。

  华商报: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龙金莲:我的一位同事的弟弟和范飘是战友,去年11月,经同事介绍,我们两人在网上认识。经过半年的电话联系,微信聊天、QQ聊天,我们对彼此有了更深的认识,感觉两人的性格很合得来。今年6月2日,我们第一次在嘉兴见面。因为之前多次在网上视频聊天,所以第一次见面时没有任何陌生感,感觉一切都很自然,水到渠成。

  华商报:你老公的QQ名是“狼有情”,这是他一直使用的名字吗,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龙金莲:(笑)他原来的QQ名叫“孤独的狼”,认识我后改成了“狼有情”。

  华商报:你觉得你老公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龙金莲:他为人真诚、坦率,敢于担当,会体贴人,有时也很浪漫。今年5月20日一大早,他通过微信给我发来520元红包,还留言:必须收,本来想给你买花的,想想又算了,花谢了就扔了,给你转了520,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男方父母提出让堂妹代他拜堂

  华商报:你们是什么时候订婚的,选择7月14日这一天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龙金莲:我们是6月10日订的婚。选择7月14日,是根据当地风俗,双方家长精心挑选的日子。

  华商报:你老公是什么时候接到归队通知的,当时你们是怎么想的?

  龙金莲:7月6日中午,老公正在梁平老家吃饭,突然接到部队电话,让他马上归队。我当时在奉节老家,两分钟后,他打电话给我,让我去梁平一趟,说有重要的事给我说。我说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吗,他才吞吞吐吐说,部队通知他归队。我一听就懵了,原本他的假期到7月21日,我们刚好结完婚。眼看再过8天就要结婚了,他却要归队,我足足愣了几十秒没说话。缓过神后,我问他,我们还结婚吗?他说,你先来梁平,咱们好好商量一下。当天下午,我就去了他家,经过一家人慎重考虑,我们决定婚礼如期举行。

  华商报:你们原计划婚后有安排吗?

  龙金莲:我们原打算婚后去云南转转,我觉得大理、丽江那边的景色很美,很想去看看,没想到泡了汤。

  华商报:你们为什么不推迟婚期,让堂妹代替新郎拜堂是谁的主意,你同意吗?双方家长对此怎么看?

  龙金莲:不推迟婚礼主要是考虑到他在部队工作,假少而且没有规律。另外,我们这里也有讲究,老一辈人经常说订好的婚期如果推迟,对男女双方不太好。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才决定如期举行婚礼。

  让堂妹代替他拜堂是他父母提出来的,经过他的解释,我对此没有意见。但最初我的爸爸是不同意的,他认为,结婚是人一生的大事,丈夫不在现场,那算怎么回事。好在我70岁的爷爷比较开明,经过他做工作,我爸爸后来也就同意了。

  华商报:找女性代替新郎拜堂,是你们那里的风俗吗?为什么不找弟弟或堂弟呢?

  龙金莲:我们这里允许未婚女性代替家里的男性与新娘拜堂,没有听说未婚男性可以替家人与新娘拜堂的,主要是怕别人笑话。刚好他的堂妹没有结婚,最后就决定由她来代替了。

  “和堂妹拜堂时百感交集”

  华商报:你老公是什么时候离家的,临走时他对你说了什么?

  龙金莲:7月7日,接到归队通知第二天,老公就踏上了返程的路。分手那一刻,他对我说:对不起老婆,让你受委屈了,我也不想走,但军令不允许。

  华商报:7月7日,你的微信朋友圈写道:“时间越来越少了,然后是9个大哭的表情,这是什么意思?

  龙金莲:7月7日送老公去机场时,一想起我们相处的日子用秒在计算,我就忍不住哭了。

  华商报:7月14日,迎亲队伍到达你家时,当你发现老公不在现场,你当时是什么心情?

  龙金莲:当天一大早,看着迎亲的人们从车队一个个出来,但始终找不到他的身影,心里很失落,眼泪瞬时在眼眶打转,但我强忍着没让它流下来。

  华商报:和堂妹拜堂时,你是什么感受,有没有埋怨老公?

  龙金莲:当时我可以说是百感交集,难过、遗憾、感动都有。但我没有怪他,因为我知道军令如山,他也是身不由己。在这件事上,我理解他,支持他。

  华商报:结婚当天,你有没有在微信朋友圈里“诉说”自己的“遭遇”?

  龙金莲:呵呵,不能叫“诉说遭遇”,只能是“表明心迹”。我是这样写的:真是个特殊的日子,没有你的婚礼,你为大家舍小家,你为国站好岗,我在家为你站好岗。

  华商报:7月14日当天,我看你老公在QQ里很真诚地向你表示了歉意?

  龙金莲:是的,他说“苦了老婆了”,我的回复是“不苦不苦,一切都是值得的。”老公的回复是“谢谢老婆理解”。

  华商报:这都是你们的心里话吗?有没有一点苦涩的心情?

  龙金莲:有的。说实话,我心里还是有点难过,但为了让他安心工作,我安慰他不要想太多,我会照顾好家人,让他不要牵挂。

  不会让老公补办一场婚礼

  华商报:听说婚礼上,你和你的家人都哭了,是觉得特别委屈吗?

  龙金莲:婚礼上,听完我爷爷和他爸爸的致辞,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流下了眼泪。不是因为委屈,而是有一点难过。毕竟结婚是人一辈子的大事,而他却不在婚礼现场。即使这样,我也不会埋怨他,更不觉得委屈,和他结婚,我无怨无悔。

  华商报:这几天,你老公和你联系没,你们都说了些什么?

  龙金莲:7月18日,老公的领导知道了我们的事,特批他给我打电话安慰我。当时我在奉节娘家,他告诉我,最近天气很热,让我注意休息,注意安全。

  华商报:你老公回来后,你会不会让他给你好好补偿一下,重新举办一场婚礼?

  龙金莲:老公临走时说,他欠我一个婚礼,他会补偿我的。这几天我想通了,一辈子能有这么一个难忘的婚礼就够了,我也不要他补偿了。

  华商报:八一建军节就要到了,作为一名军嫂,你对广大读者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龙金莲:人都说军嫂不容易,其实当兵的人更不容易。他们舍小家为大家,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不言苦不言累,希望大家理解他们,支持他们。

  对话拜堂堂妹

  我理解了“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

  华商报:听到家人让你代替堂哥与嫂子拜堂时,你是什么反应?

  范立群:因为堂哥堂嫂的事情我提前就知道了,所以当家人提出让我代替堂哥拜堂成亲时,我并没有表现得很惊讶。当时的想法很简单,作为家里的一名成员,有需要就上,只要能解除堂哥的后顾之忧,我愿意做这件事情。

  华商报:和嫂子拜堂时你是怎么想的?有没有觉得好笑?

  范立群:和嫂子拜堂时,我完全理解了什么是“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理解了军人和军嫂的不易。除了对他们的敬佩之情外,我更为有这样的堂哥堂嫂感到自豪。

  华商报:听说拜堂时,嫂子哭了,你是怎么做的?

  范立群:结婚是人一生的大事,嫂子在当时的场合流下眼泪,我完全理解。我不断劝她,虽然哥哥不在,但我们一家人都会爱你。听了我的话,嫂子的情绪明显好多了。

  华商报:婚礼现场,很多人感动地哭了,是这样吗?

  范立群:是的,不少人都被这样一场婚礼感动了,他们都说,这位军嫂真了不起。

  华商报记者 陈有谋 摄影 受访者供图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