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喜事(图)

发布时间:2016-11-09 11:20 | 来源: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2012-06-01 | 查看:317次

《百姓生活故事》之《家有喜事》

  2012年3月11日

  彦旭:说起红娘,咱们马上就会想到热情的大妈阿姨们,但是今天咱们要介绍之这位,人称京城第一男红娘朱方朱先生,单身人士都喜欢叫他朱老师,朱老师在红娘这个岗位上一干可就是三十多年,当红娘朱方是成绩喜人,须眉不让巾帼巾。

  朱方:1970年的下半年开始到现在,已经是三十多年了。

  彦旭:三十多年您一共多少对男女介绍成?

  朱方:现在成了就经我手成的,已经650对。

  彦旭:650对?

  朱方:对,但是还有好多对没给信,要给信的话那还得多。

  彦旭:六十多岁的朱方身上散发着年轻人的活力,一张笑脸让你感受着胡同西边老北京的那份亲切和随和,说起自己当红娘的起因,朱方说那是三十多年前就是为了给工厂里的同事帮个忙,没想到就此他就进了媒人圈了。

  朱方:当时车间里女孩少,小伙子特别多,当时就有小伙子跟我比较好,跟我一起来。问朱方,他听我说话挺活泼的,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个对象,这给我男住了,我没做过这个,那我说试试吧。

  彦旭:别人求自己帮忙,好心的朱方没有拒绝,可是他哪干过媒人哪,实在是没辙了,急的他跑到公园去帮同事物色人选,您可能笑了,有这么瞎碰的吗?别说,那天老朱运气真不错,真是让他碰上了一位好姑娘。

  朱方:在紫竹院那儿我正好遛弯儿,看到一个小女孩挺逗的,我就假装跟他打听路,她说您干吗来了,我说我在这儿找人来了,正好今天想给人家本个忙介绍一朋友,小女孩说我没有朋友呢,后来我说那好,你没有朋友我给你介绍一个。她信得过我,挺有意思的,我说我给你介绍一个吧。后来他们俩见第一面,没想到一下就成了。见一次面就成了,我寻思挺高兴的。

  彦旭:稀里糊涂的,朱方第一做回娘竟然就当成了,这下单位可是传开了,朱方本事大,朱方帮人介绍对象百分之百成功,虽说是夸张了点,可是朱方是名声在外,家门口是排着队地找他介绍对象,没想到就让他赶上了这么一位难办的小伙子。

  朱方:没想到给他找费了劲了,介绍了好多,他特别挑,他自己有点小天才,喜欢画画,他喜欢诗,但是这个孩子有点雄心,他就老想找一个女的漂亮,漂亮又看不上他。

  彦旭:介绍了十几个小伙子还没相中一个,朱方不但没生气,居然还耐着性子搭着时间、搭着精力,准备打持久战。

  朱方:这一天得见好几对,牺牲我的休息时间带他见面去。一个上午在海淀商场见面,下午我就带他上翠微去见面,在他身上我给他管了八年。

  彦旭:这八年当中您一共给他介绍多少个姑娘?

  朱方:150个,到最后成了,最后成的时候我还给他施了点压力。

  彦旭:什么压力?

  朱方:我说如果你再不成我就不好办了,我说你别再挑了。

  彦旭:这整个是一个八年抗战,不过这也让我们看到了朱方为人的诚恳和负责任,每次遇到这种情况他总是想尽办法也要帮对方找到幸福。比方说下边这些姑娘。

  朱方:这些女孩因为个不高,她1.55米,她非要找男孩子1.8米,她喜欢个高的。但是我给她找了半天,有好多男孩子1.8米也挺多的,可是人家一听是1.55米,人家不干,后来我就给她找,实际在她身上花费了三年,三年我给她介绍了80个,终于找到了。是在我的附近遇到这么一个小伙子,个挺高的,1.8米的个儿,最后他俩挺好的。

  彦旭:功夫不负有心人,不过时间长了介绍的人多了,朱方有的时候也记不住,自己都给谁牵过线搭过桥,因此就有了下边这个乱点鸳鸯谱的故事。

  朱方:这是一个小伙子长的也不错,人也挺好的,但是他也挺挑剔的,我给他介绍一个女孩,因为这男的挑的比较厉害,他说朱老师,您再帮我找别的吧,我说也行。

  彦旭:第一次没成。

  朱方:第一次没成,可能过了三四年,后来我就把这女的给忘了,可是男的老给我打电话,全给我找遍了,就没有合适的。我突然间想起这个,就把这女的给忘了,我说我给你介绍一个吧,因为人一多就给忘了,当时一见面这男的,来他俩也乐了,朱老师,说这曾经我们俩见过,您不介绍过吗?那我说我都忘了,后来我这么说的,你看你走了一圈没有合适的,这女的也走了一圈也没有合适的。干脆我说你们俩,不妨在交交,结果没想到后来两人到我这来了一次,人两人成了,结婚了。

  彦旭:现在过的挺好的?

  朱方:都挺好的。

  彦旭:这真是缘分。真是缘分缘分哪,老朱这乱点鸳鸯谱居然还有这么高的成功率,的确了不起。不仅如此,通过一次相亲,他还帮助一对离婚的夫妻破镜重圆呢,这段就更离奇了。

  朱方:这男的他也是离婚的,这么样给他找了一个,我也没问他是谁,就原来的爱人是谁,那我说我帮你找吧,选来选去选上这女的了,约到公园见面的时候这男的说,您给我介绍哪一个女的,我说不就是这女的吗?我们是两口子,我们刚离婚,您又给我们说到一块了来。我说你们俩有意思,既然挺好的干吗离呀,我说你们俩再互相抵看一看,再了解了解,最后是你们俩复婚,后来他俩真又成了。

  彦旭:这不是歪打正着吗,老朱是真有本事,不过做了这些年红娘,促成不少好事,可是老朱却从来没有因此得过一分钱,说起这个很多人真都不信。

  朱方:全义务的,一分钱不要。

  彦旭:就纯粹是您业余爱好吧?

  朱方:业余爱好。

  彦旭:这个业余爱好让家人特别是老朱的妻子不能理解,为此妻子和他没少吵过。

  朱方:后来我爱人就急了,她说你连家都顾不上,老去给别人帮忙,她一时想不开。当时我就把人名写在字上,将近写了有一百张了,就让我爱人搁到火里,说我让你干,我赶紧就去抢,抢出来一半,烧了一半。

  彦旭:这相亲名单被烧了,关乎着很多人的幸福啊,老朱当时急的是直掉泪,但是他理解妻子,这件事自己不占理,可是看着那些找上门来,为自己的孩子着急的父母,朱方又实在是不能袖手旁观。

  朱方:我一看到家长来的时候,这急哟,现在来都是家长来,我也理解他们心情,有时候夜里给我打电话,朱老师您看怎么好,我都急的都快有病了,我说您可别价,您心放宽一些,我理解您,为了孩子。

  彦旭:为了这些单身人士的幸福,朱方是四处奔波,磨破了嘴皮子。但是当这些单身人士最终牵手走上红地毯的时候,朱方的疲惫和委屈又会一扫而光。

  朱方:看到他们结婚以后,我感觉到特别的高兴,好像我完成一件大事,有时候把他们当孩子一样,我说我完成一件任务。

  彦旭:前几年因为媒体频繁报道朱方的事,于是有人想和他合伙做婚介,但是干了一阵还是散了,就因为朱方总是为人家义务服务,但是朱方并不觉得这是损失,相反他认为帮别人找到人生的幸福,这可是用钱没法衡量的。于是在朱方的影响之下,很多志愿者都加入进来,张先生就是其中一位,他说朱方的个人魅力吸引他来帮忙。

  张先生:冬天特别冷,我说朱哥你干吗去,他说不行我得给人介绍一对象,我说哪?昌平的,那边等着呢。我说这么大岁数、这么冷,西北风刮着,我说你不会在家歇着,我说介绍成给您多少钱?一分没有。他就这样,被广大的老百姓认可,被广大的单身朋友所敬爱,就是用他这颗诚心、爱心换来的。我为什么要帮助朱方搞朱方乐园,咱们用一句话来说“出污泥而不染”,他是一个纯洁这么一个单身组织,而我们这些人都是来自于民间的单身志愿者,要为了挣钱绝对不到这儿来,想把朱老师的,把这个事业能够搞下去,不希望它半途而废,不希望它夭折,所以说就跟火炬手一样,从我们这儿继续传递,我愿意通过朱方乐园,我获得快乐,也更愿意把快乐传给更多的人。

  彦旭:如今六十多岁的朱方每天还是忙忙活活的,没有时间照顾老伴,也没有时间享受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但是他却是最幸福、最充实、最快乐的,因为在他的内心,装着那么多别人的幸福和希望,为此他要坚持他的红娘人生。

  朱方:还会坚持下去,我跟单身朋友说了,多是我的眼睛看不见了、耳朵听不见了、走不动了,那就停下来了。如果说还能听得见,眼睛还能看得见,而且还能走得动,那我还干下去。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