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都市在线:中国好人网——向善的力量(图)

发布时间:2012-12-05 08:15 | 来源:大洋网 | 查看:1419次

  他,专门帮助好人,坚持不懈;他,面对流言蜚语,一如既往;他,一直在路上,因为有向善的力量。本期《都市在线》走访中国好人网创办者、华南师范大学教授谈方,与您共同关注好人在行动。

 

  2011年5月18日,在广东省吴川市(为湛江市下辖的县级市)发生了一起特殊的交通事故。肇事者凌华坤是当地的一名个体户,因看到路上有人抢夺金链,便奋不顾身上前追堵,结果由于车速过快,忙乱中,其中一名疑犯撞车身亡,还伤及了妻儿、路人和路边车。这原本一个好端端的见义勇为事件,却因为这一连串的不幸让凌华坤陷入了复杂的困境。事件发生后,凌华坤的行为虽被认定为见义勇为,省里和地方均给予了相应的奖金,当地的公安干警亦为他募捐了大约两万元,但由于要赔偿伤及的车辆和路人的费用,还有自己妻儿的医疗费,再加上车辆的维修费,凌华坤的实际支出已远远超出了他的能力,花掉了所有的奖金和捐款不说,要倒贴4万多。而正当凌华坤一愁莫展,不知所措的时候,他想到了一个人。

  (片花)

   (画外音)

  凌华坤想起的这个人,叫谈方,是华南师范大学的一名教授。他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国民间公益网站中国好人网及其旗下“好人基金”的负责人。

  谈方(中国好人网创办人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凌华坤是个例外,是他找到我们的。他确实说了:“我见义勇为赔钱赔到想跳楼。”那么在跳楼之前,他知道中国好人网。他说:“我寄托了一个希望。”那我一听说,我就觉得心里不是个滋味,这样的人我们应该去帮助。

  (画外音)

  在了解到事件的来龙去脉之后,“中国好人网”快速作出了一个决定,设立“永泰见义勇为基金”,并将第一笔款项5万元捐给了凌华坤,为他解决了燃眉之急。

  谈方(中国好人网创办人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当时就是有一个叫做刘永泰的先生,他也很认同我的观点。他不是我们广东人,他就是认为这个人太应该帮助了,社会太缺少这种见义勇为的人了,而且他那个周边的环境还不太好。在这种情况下,感觉见义勇为就更不容易,所以我们觉得英雄真的不能让他再流泪了,所以像这样的情况,当时刘永泰先生他说,“我捐5万。”那么正是在这个时候,我们好人网一直想成立一个专门的见义勇为基金。那我就跟他说,“刘先生,那么就以你这5万来成立一个见义勇为基金,我们就用你那个化名来命名。”因为他叫永泰,我想就寓意着我们的好人永远平安,我们国家国泰民安。他说,这个好啊。

  (画外音)

  事实上,凌华坤仅仅是好人网所帮助的众多好人之一。三年前,在汶川大地震全国哀悼日这一天,谈方就创办了“中国好人网”,并在这基础上,招募志愿者,自己出资成立了“好人基金”,“永泰见义勇为基金”,只是好人基金的一个分项。

  谈方(中国好人网创办人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我们成立这个基金,第一要帮助别人,除了精神上,还有物质上的;第二,我们有一个基金。好人网给我们的一个定位是“呼唤、示范、推动社会、加强社会道德的建设构建和谐社会”,那我们想运作这个基金,我们去运作、探索一下,这个公益慈善基金究竟怎么运作才真正符合现代社会发展的需要;第三,我们想设立这个基金,要把社会那些好人聚集在一起,给他们提供一个平台,形成一个好的氛围,而不是单枪匹马的,也更不是做了事灰溜溜的,也是为了给大家减少麻烦。为了公益慈善做得更稳,让更多人参与,也是为了将来我们公益慈善千秋万代地做下去,必须要有一个东西,一个维系的力量,这就是精神,就是文化,所以我们想通过好人基金的设立,把它聚在一起去探索这条道路,从而提炼里面公益慈善规律性的东西,那就是我们称之为好人文化。

  (画外音)

  谈方告诉我们,成立好人网并不是偶然。作为一个从事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二十多年的大学教授,他一直在寻找一个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平台,让学生能从鲜活的事实中,看到世间的公平和公义,找到向善的力量。中国好人网及“好人基金”的创立,只是他“化千万次的感动的一次行动”。

  谈方(中国好人网创办人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在2008年5月19号下午三点钟,全国为汶川地震死去的同胞默哀。默哀完了之后,我就想了很多,想着在这么大灾难面前还有这么多好人,马上想这好人也不是今天蹦出来的。其实历史上,不止历史上,就是我们前几年有很多这样的好人,那怎么这么多的好人最后都无声无息的。然后还有很多好人怎么还在困难之中,我就马上想到。因为我一直都在准备着,一直都在想建立这么一个平台,这么一个机构。由此就想到了这个,2008年之前我们的雪灾、我们的非典,特别是像这个,说到我们近距离的像丛飞,我在电视看得到。我为他流了好几次泪,这样的人总是说要为他们做点什么,当然我也做了,像以前国家每当有灾的时候,或者我旁边有困难的时候,也是捐款。那个时候我们就是捐款或者课堂上我们讲一讲,我觉得这个影响太少了。这捐款是个人行为,我觉得应该形成一个整个国家,整个社会的氛围,给大家都有个平台。我就想,这个事情我应该来做。我想到了,并且我也愿意做。我也觉得有基本的这方面能力去做,所以那么今天我就一定把这些,以前那些感动和今天的感动。你知道在这个默哀的情况下,这种感动不是平常能够有的,我就趁这个时候把它变成行动,就赶紧在三点半内就注册中国好人网。

  (画外音)

  在中国好人网上,我们看到密密麻麻的好人事例,里面很多内容都是谈方多年的积累所得,尤其是里面的历史好人故事,谈方早已是倒背如流,在课堂上也早已经不知道讲了多少遍。

  谈方(中国好人网创办人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应该说我有意识地收集这些资料,是从中学的时候就开始了。我就开始剪报,反正我身边人都知道我一天到晚去剪报纸,那个时候报纸怎么办?那个时候没有钱买,我爸爸妈妈单位的报纸,等他们几个月收集之后不要了,要卖掉的时候。我说,不要卖,我要。我就去剪,把好人好事剪下来,把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也剪下来。因为那时想当作家、当诗人,然后通过我的笔去歌颂好人好事,想拍电影……很多想法都有的,那我就收集很多素材。现在在我的家里保存着很多发了黄的,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老一辈的普通战士的,比如说抗美缓朝、共产党人传,还有很多普通老百姓的好人好事的故事,我都保留了很多。

  (画外音)

  或许正是受到这些英雄事迹的影响,谈方说,他从小的理想,就是当一名领导,因为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利帮助到有需要的人,直到他发现了“网络”这一新兴的工具,彻底改变了他原来的想法。

  谈方(中国好人网创办人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我为什么要去当领导,当领导是为帮老百姓办事。那我现在发现了一个(方法),比我去当一个部门、地区的领导更能够为老百姓办事的工作,就是中国好人网。现在我和中国好人网的团队,可以影响全中国。这不是一个地区一个部门领导能做到的,我当时做领导不是为了做领导有权有势,我做领导我就有这个方便条件为老百姓办事。我现在发现一个比这个更方便、更快捷,而且影响范围更大。就像别人说,你当老师不是可以影响吗?我说你想一想,专业课的老师做一辈子只能影响几百个,顶多上千个学生。上政治课的老师、公共课的老师一辈子也只能影响几千个学生,了不起上万个。可是现在我的直接听众就几万了。

  记者:你很享受你现在这种情况

  谈方(中国好人网创办人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对啊,你想到没有,你真正要为社会老百姓办事的时候,至于你用什么名分不重要。我想帮助别人过程的快乐,以及大家互相的尊重这种友情,以及最后这个好人真的被帮助到那种快乐。

  (画外音)

  与很多人”做好事不留名”的方式不同,谈方做好事似乎显得特别高调. 因为作为多年研究公共关系的教授,谈方意识到,要更大范围地宣传好人,帮助好人,就要充分调动社会的力量、舆论的力量。于是,便有了好人网一百多人走上街头“寻找义丐龚忠诚”的浩荡开篇之举。

  谈方(中国好人网创办人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以前我当一个负责人很多媒体采访,我几乎是不接受的,都是让其他人去的。但是因为现在你在带头,你在牵头,你不出来说,你怎么回事啊。他就很多考虑,很多疑问。还有就是我认为现代公益慈善,应该改变观念,再不是过去“大家做好事不要留名,留名非真善也”。我也觉得留不留名并不决定你善不善。特别是现在的社会,现在是一个公共关系的社会,是一个地球村,而且更多的特别是在我们中国公益慈善、社会的道德还有不如意的地方,很多坏人到处留名,你看那些恐怖事件。那我们做了好事都不敢承认。第一,觉得你心虚;第二,可能社会公认就没有好人了。所以我说好人一定要站出来,好人要留名,你只有真心做的事,清清楚楚、清清白白的,没什么,更应该站出来形成一个好人的氛围。

  (片花)

  (画外音)

  “不要让好人流血再流泪,要让大家知道,好人是受尊重的,是有好报的”这是谈方常说的一句话。三年来,他和他的团队足迹踏遍了大江南北。湖南见义勇为英雄刘桂华身患残疾无钱医治,他们第一时间送去医药费,还给他请了医生专门医治,湖北救灾志愿者黄庆武车祸受伤了,他们为他还清因治疗欠下的债务……三年多的时间,中国好人网帮助的好人已经达到了五十多个。然而谈方并没有止步。今年3月至今,他又相继在“好人基金”的基础上增设了“搀扶老人风险基金”、“海外华人爱心基金”、“永泰见义勇为基金”等分项,不断扩大受助的人群。

  谈方(中国好人网创办人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现在已经有九项了,其中特别比较多的是,好人基金是一个大基金,底下有专项基金;我们好人基金里有通用基金、专项和指定。指定基金就是指定具体一件事、具体一个人;专项基金就是帮助这一批的人、这一类的事情;通用基金就是让好人网根据我们好人网的发展需要自行安排。我们现在大部分(基金)是专项和指定,专项和指定我们一分钱管理费不收,百分百把它用到需要帮助的人,并且我们要另外拿钱出来运作专项基金和指定基金送到需要帮助的人。

  (画外音)

  广州南华工商学院的陈晓敏老师是“搀扶老人风险基金”的受益者之一,今年4月,她因扶起了一位摔倒在她面前的一岁多小女孩而被对方家长误认为肇事者,并当场被殴打致伤。后来经媒体报道后,“搀扶老人风险基金”主动与她取得联系并提供了帮助。

  陈晓敏(广州南华工商学院老师):他有一个网叫中国好人网,这个基金主要是“搀扶好人基金”,介绍他们里面的一些内容。他也拿了一些书籍、宣传册手册给我看,因为也有认识谈方教授的一些熟人。他们都说,(他可以帮助你的),后来我就接受了。我觉得我接受他的一个目的,一个是对谈教授这种行为,热心帮助别人的这种行为。我觉得是值得肯定的,特别是我们这些受委屈的,然后又得不到公正回应的人来说,我觉得心里还真是一种安慰。

  (画外音)

  随着受助人群的扩大,谈方的生活也变得越来越忙碌,光接电话就占了谈方大部分时间。

  谈方(中国好人网创办人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整个社会都很关心我们。第一是问我们的网站是怎么样的,第二是怎么帮助人,第三是要打钱,第四就是告诉我们怎么怎么做,包括质疑的我们也要回答,而我现在没有专职人,所以都得靠我去面对。

  关峰(华南师范大学副教授):他好人网从开始到现在,基本上他孤军一个人在奋战的。后来我们觉得他做的事对,我们才愿意参加进来的。

  (画外音)

  此外,每天还要组织和协调中国好人网志愿者的活动、特别是网站维护人员的活动,搜索网上的好人好事、抽查中国好人网发布的信息,查看当天好人网的浏览量和浏览倾向,接待和处理全国各地的求助或者合作事务,每晚睡觉前还要检查当天网友在好人网的评论和留言并进行相关处理……我们跟踪拍摄了谈方一天的活动,发现,除了给自己的研究生上课,其他的时间他基本用在了与好人网相关的事情上。由于太忙,谈方已经很久没有正常吃过一顿饭,睡过一个饱觉。为了节省时间,谈方还练就了一身快捷的本领。说话快、吃饭快,走路更快。从办公楼一楼到他四楼的办公室,他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别人还在等电梯,他早已把电脑开好,开始了一整天的工作。

  学生(华南师范大学):有时候我走路都追不上他,谈老师要是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跑着跟着谈老师。他为了一项事业或是一项工作,他就会全心全意地去为它付出。

  学生(华南师范大学):就是上一次上课,他给我的印象也比较深刻。因为他一直忙着好人网的事,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投入到那个(好人网)。那次是去湖南那边做了一个活动,谈老师第二天回来给我们上课的时候,他整个人都特别特别疲惫。就是上上周吧,给我们上课的时候,就是很疲惫的那种感觉,但是还是坚持给我们把课上完了。

  关峰(华南师范大学副教授):你可以看,包括我们自己感受也确实是,他最近这么多年为这个东西,确实有很多很劳累,比原来前几年憔悴了一些,这个很明显的变化。

  (片花)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谈方的努力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中国好人网,三年来,中国好人网的总浏览量达到了77万,最多的一天可以达到17000多次。而谈方个人亦成为了各大媒体追访的对象。但也正因如此,他被冠上了”高校陈光标”的名号。

  谈方(中国好人网创办人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把我跟他(陈光标)放在一起相提并论了,我觉得是抬举我了。包括网上一些留言,说这是对谈方教授的指责、不敬,怎么能这样呢,陈光标怎么怎么样,谈教授不是怎么样。我说,这还抬举了我。我觉得,第一他的爱心是毋庸置疑的;第二他的真金白银是不容否认的;第三他的很多公益慈善理念,我们今天可能感受不到的。我能感受得到很多超前的。他曾经说过一句话,别人骂他的人,将来会感谢他的。真的是,我也有点感觉,现在骂我的人包括误解我的人,将来也会理解我的,至少会理解我的。

  (画外音)

  事实上从中国好人网成立之初,一百多人浩浩荡荡上街寻找”义丐”龚忠诚开始,各方对谈方的猜疑就已经开始,有人说他是为了钱,有人说他是为了权,更有甚者说他是神经病。

  谈方(中国好人网创办人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我在做这个事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会有这么多了,我不会过多地纠缠在这个困难。在这个负面的,在这个质疑上去,我一听到这个质疑,一听到这个谩骂,首先是我们是不是这样的。如果不是,我就考虑将来我们不要成为人家质疑的、人家骂的这个样子。如果多少有一点理由,我就马上想到的是去改变这个问题,把它做得更好。

  (画外音)

  尽管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尽管对所有的流言蜚语都可以表现得毫不在乎,然而,人非草木,当所有的质疑通过自己的一位好友提出来。并认定这是事实的时候,这位七尺男儿终于忍不住流下泪来。

  谈方(中国好人网创办人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这个时候我有瞬间的难过、不快。当你说了什么的时候,你不能解释的时候,你可能很无奈。我说了我也是人,虽然我心态非常的好,但是在那一刻似乎你所做的一切,全都只有他这一句话就可以把你湮灭掉,我也有那一瞬间的难受。但是告诉你,真的就那一瞬间,我马上就转变过来了。

  (画外音)

  尽管谈方没有告诉我们那天朋友具体说了什么,但言语中,我们已经感觉到了那种伤心和无奈。毕竟,他也是个人,是人,总有劳累和脆弱的时候,遭到朋友质问的那一刻,谈方已经在每天休息不到五个小时的情况下,连续工作了好几个月,身体达到了极度疲惫的状态。有好几次,他都感觉自己可能一闭上眼睛就会再也起不来。

  谈方(中国好人网创办人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有一天我跟我儿子说,“你今天晚上不要睡得很好,你门也不要关,你要时不时听一下动静。”真的,我那天晚上真担心我可能会过去,那天太累了,比如说我等电梯我就往电梯上靠,走着墙我就往那里靠,而且我的靠,并不是真的哪里疼,哪里怎么难受。不是,它就是一种,我那时就感觉到就有人讲器官衰竭的感觉,我那时就能感觉到,所以那天我要说害怕,绝对是有害怕了。

  (画外音)

  这是三年前接受记者采访时的谈方,那时的他,有着一头乌黑的头发,面对镜头时隐隐表现出一种羞怯,再看如今的他,银丝早已爬上发梢,脸上亦多了几分疲惫和沧桑。

  谈方(中国好人网创办人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我希望别人打击我的时候,不要在我那一天几乎累得崩溃的时候,给我来一个(打击),千万不要在那个时候。

  (画外音)

  流言止于智者,相对于质疑,我们听到更多的是支持的声音。

  关峰(华南师范大学副教授):我经常反驳他们,我说你说人家沽名钓誉,你不沽名钓誉?你对社会做了什么东西呢?

  学生(华南师范大学):那些质疑我们谈老师也知道,通过我们的这些行动,我相信那些质疑都会被否定掉的。

  学生(华南师范大学):他这种行为,我觉得还是可取的。我还是非常支持他这种行为。

  (画外音)

  得道者多助,如今,谈方的志愿者团队已从最初华南师范大学的几个学生发展到了广东、北京、湖南、湖北、新疆等20个省市2000多人。一些福利机构和企业也纷纷加入到资助好人基金的行列。为了支持好人事业,谈方所在的华南师范大学还特别批准了谈方招收公益慈善方向研究生的申请。在中国好人网这个民间公益网站的顾问列表里,我们甚至看到了一些官员的名字。广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精神文明办主任顾作义便是其中一个。

  顾作义(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精神文明办主任):让好人有好报,让做坏事的人受惩罚。形成这种氛围,做好人或者做好事,他就没有后顾之忧了,他就会大胆去做。所以应该弘扬这种精神,包括建立这种机制。谈老师这种机构应该是种社会非盈利机构的中间组织,那我为什么也可以担任他的顾问呢?这种社会风尚的文明建设靠政府的倡导、群众的参与,同时也要发挥社会的中间组织、这种非盈利机构的作用。

  (画外音)

  最近,顾作义还专门邀请了谈方,共同商议“广东好人榜”的评选计划等事宜。

  顾作义(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精神文明办主任):省文明办每一个季度以后搞一个活动,叫做“我发现 推荐身边的好人”。然后每一个季度有个好人榜,公布一批好人。除了精神上给予荣誉,给他授予“广东好人”的称号,还要给他点物质的奖励,另外我们准备给中国好人网搞一个好人论坛,解决好人建设里面的一些问题,将来还看从哪些方面给好人有个鼓励。

  (画外音)

  为了更好地利用好人资源,更大范围地帮助到有需要的人,中国好人网专门成立了一个专家顾问委员会,解决受助者健康、心理、法律等问题,目前在全国已有60多位专家作出了响应。

  谈方(中国好人网创办人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在这个基础上借助了媒体的时候,有的媒体问,你们好人网有没有公益记者,媒体这个团啊?我说没有。但是有些人参与了,我们也考虑可以建这个。他说好,如果你们建立了中国好人网媒体公益志愿者团的话,我们也来参加。

  (画外音)

  在谈方的众多支持者里,有两个人是不得不提的。一个是他的母亲,一个是他的儿子,尽管他们没有接受采访,但从谈方的言语中,我们已看到了家庭给予谈方的力量。

  谈方(中国好人网创办人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他们都很自在,都捐钱,而且要说家里捐钱我一个人就够了。他们说我捐的是我的。我告诉你一个小故事,那个时候我的儿子在武汉工作,听到好人网要捐钱。他说也要捐,我说好啊。我明天就公布,我说钱你不用打了,我这里就可以替你付了。他说,那不行,我赚的是我的钱。我说那行吧,将来你见面你给我。他说那不行,我一定明天到银行去捐。他说我要感受一下,捐钱帮助好人的这么一个过程。这是我儿子说的。然后我妈妈从我们好人网创办以前,应该说到现在捐了差不多6000块钱了,她每月捐100块钱,有时候是1000 有时候是2000,所以加起来也有6000了。她说我活一天,我就支持好人网 每个月都捐,其实她(每个月)只有1000多块钱退休金。

  (片花)

  (画外音)

  谈方出名了,好人网和好人基金也已经上了轨道,但在中国公益慈善界整体陷入信任危机的情况下,中国好人网也面临着同样的挑战,那么,好人基金又如何赢得公众的信任呢?

  谈方(中国好人网创办人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公布是这样的,第一在网上公布,第二要告诉捐款人你的钱我们在什么时间给了什么人,并且他的联系方式,我们都给了他。还有一个公布就是,我们可以允许全社会的人,你拿了身份证可以到我们好人网来查我们的财务、我们的票据。我们究竟是给谁了,因为我们给别人打钱都会留下有票据,或者收据、转账单。另外我们最近还在设计制作一个更好的一个平台,就是叫做中国好人网公益慈善信息全程跟踪平台,越细越好,越透明越好,越及时越好。所以现在制定叫做全程信息跟踪,就是这笔钱来了,到最终受益人手里。只要每动一次,每动一分,我们都要及时地、彻底地向全世界公开的。

  (画外音)

  看着眼前侃侃而谈,谈及好人事业总是滔滔不绝、神采飞扬的谈方,我们不禁问,这位整天想着如何帮助好人的好人,他心里最想要的又是什么呢?

  谈方(中国好人网创办人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我需要的是大家认同我所做的事,并且能够支持我和我们中国好人网,把我们的事业做得更好。

  (编者注:原文标题为《文明广州系列——向善的力量》。《都市在线》是由广州市委宣传部主办、广州日报大洋网承办。)

(责任编辑:曹子敏)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

第1楼 中国2014-07-19 18:19:40 发表
匿名网友:感动! 行善天下,天下善行! 人人好人,好人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