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中国船长释放回归的台前幕后(图)

发布时间:2010-09-25 20:49 | 来源:搜狐博客 2010-09-25 08:31 | 查看:1201次

  桥本隆则/原创

  9月24日上午我一直在观察日本总理官邸的动向,因为是星期五,日本政府如果有重大的行动会在星期五的下午决定,因为这个时间段日本的媒体已经把晚刊的新闻决定,而且周末的早刊的影响没有平时那么大,这样是日本政府做出重大决定的关键时刻。为何我会有这个感觉呢?这还从前几天与一位朋友的网上谈话说起,其几天在网上有位旅华的日本作家发表了一段关于被扣船长的言论,特别是他指出日本是所谓司法独立的体制,因此被扣中国船长肯定在没有通过法律程序之前是不能被释放的。当时我就写了一篇文章对这个言论给与驳斥,暂且不讲被扣船长如何,日本政府根据国家需要用行政命令干预司法的事例是层出不穷,何来在国家利益受损时还强调所谓的司法独立,这言论本身就是一种误导的言论。因为我本人已经经历过几次日本政府的所谓特裁处理的事例,所以有理由相信日本政府会在这周末会有重大的决定。

  昨天中国船长的释放也不是我的一篇文章起的作用,就算船长被释放也不是说明钓鱼岛的问题最终获得了解决。解决钓鱼岛问题是一场长久的,无声的,旷日持久的战争,从本次在钓鱼岛周边海域公开拦截中方渔船到突然释放中国渔船船长,这都是日本政府内所谓对中强硬派的一种试探。据接近外务大臣前原诚司的独立媒体人讲,本次在钓鱼岛周围的行动其实有五个目的:

  一、支援日本民主党代表选举,特别是菅直人的竞选活动,给民主党支持者一个外交强硬者的印象。

  二、为海上保安厅在钓鱼岛周围的警戒活动造势,以便获得更多的预算。

  三、给中方一个压力以便为钓鱼岛问题处理创造一个前例。

  四、试探美方的态度,在钓鱼岛周围的活动是否是在美日安保范围之内

  五、民主党内的对华强硬派的一次抢位,以便掌握日本外交的决定权

   从詹其雄被日本海上保安厅高调地逮捕押送到石垣岛之时,当时日本内部都认为这个时机抓得很好,因为中国正在与美国进行贸易纷争无暇顾及日本的行动。但是出乎日本预料的是中方的反应之激烈超过了日本事前设定。一位专门跑日本外务省的记者告诉我,中方的这次的对日反应有点像60年前的朝鲜战争出兵前的情况一样,连续密集地对日本提出警告与抗议。当丹羽大使第某次被中方叫到外交部时,有位日本前外交官有些不无担忧地告诉我,日本大使馆要开始处理文件了,我问他这是为何?他告诉我如果事情拖得太长,下一步中方可能会召回大使了,这样驻外大使馆就要处理文件,防止事态的恶化。

  当然外交上的压力还不是使日本态度软化的关键,真正使日本态度软化的关键是来自中国经济界的一种半官方的声音:要抵制与日本的经济合作,包括出口到日本的各种原材料,这个行动使得经济界很震惊,因为现在日本的很多消费电子高级零部件都需要中国的稀土,如果这个对日本真的停止出口的话对于日本制造业是个毁灭性的打击。甚至前天还传出了在河北省的藤田建设会社的4名员工闯入军事基地后被扣的消息,这些都是来自中方对于日本的压力,这种声音通过日本经济界形成了对日本政府的内部压力,日本政府不得不重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并且在日本政府内部也都不是铁板一块,在民主党内一直要求联中抗美的势力与坚持日美同盟势力的主导权争夺也是很激烈。当亲美派的前原外务大臣从克林顿国务卿那里获得了美日同盟的承诺以后,中国船长的扣留已经从人质变为了一个烫手的山芋,长久拘留这个船长对日本越来越没有真略意义,何时可以释放这个船长而不会引起国内右翼的抗争是日本政府的优先考虑问题。这就出现了本文开始时的一幕,日本政府正在寻找机会找台阶下台。果然日本时间的9月24日下午2点传出了冲绳那霸检察厅宣布释放中方船长的消息,并且理由是考虑到日本国民以及日中两国的关系。看到这个内容我很惊讶,因为这是出自一位检察官的口中,如果单纯从法律的角度来解释理由的话,应该是举出法例或者法理,而不是所谓的政治内容,但是从这次释放的内容看就是政治考虑—日中关系。这也是证明了我的观点,日本主导下抓捕了中国船长,也是日本政府主导下释放了中国船长,果然很快地传出了内部消息,表面上那霸地方检察厅的头头与福冈检察厅头头今天上午举行了内部会谈,最终统一口径,在下午释放了中方船长,实际上还是菅直人的官方长官仙谷有人暗地决定释放中方船长。

实况转播中

  当中方派出专机接回被扣船长时,中方的下一步是什么呢?日本这次像韩国以及东南亚媒体所称的外交大失态吗?首先不要忘记日本从去年鸠山时代的脱美入亚的政策又回到与美国的血盟的日美安保同盟。在日本经济极其不景气的情况下是让日本绑定在美国的战车上,还是打调结合呢?钓鱼岛主权是中国底线,在日本也是底线,为了不使日本太接近美国,还是回到模糊策略吗?其次,在钓鱼岛周边有日本近50艘的海巡船,而中方只有几艘海巡船可以调动,就像上次在南海对应美方的海洋调查船是用渔船而不是海巡船一样,作为世界第二造船大国这个海巡船数量与吨位与实际太不符合。除了建造军舰以外是不是要成立海岸警卫部队(武警)对应海洋争端呢?最后,在本次钓鱼岛争端中,日本方面的舆论很活泼,包括笔者在内都被日本各大媒体询问以及约稿,而我们国内这方面做得很不够,重视程度还不如一个日本右翼报纸,因为只有反复宣传才会在法理与论据中占有优势,不能有事了才去提这样为时已晚,我们周边的这种争端太多了

(责任编辑:周仙姿)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