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公益新闻

因误解捐献造血干细胞,海南省大量志愿者流失(图)

发布时间:2021-10-01 20:32 | 来源:海南日报 2013年03月28日 006版 | 查看:122次

因对捐献造血干细胞仍有误解,我省大量志愿者不断流失 

社会聚焦  

■ 本报记者 刘 袭 张惠宁

  3月11日,23岁的小马在省人民医院捐献150毫升造血干细胞混悬液,救助南京的一位白血病患者。省红十字会负责造血干细胞捐献的梁娜今天对本报记者说,从2003年9月9日,到2013年3月11日,10年间,海南共有43位志愿者捐献了造血干细胞。

  截至今年2月18日,献血时留血样的志愿者共有28667名。“按人口比来说,我省造血干细胞的捐献者人数并不低。我们面临的最大难题是志愿者流失和反悔。”

  2012年海南配型初选吻合的志愿者1065人,省红十字会对其中的268人进行了再动员,只有69人愿意接受高分辨配型,占比仅26%,最后只有6个配型成功的志愿者实现了捐献。

  梁娜说:“社会上对捐献造血干细胞有误解。认为要抽骨髓,损失身体。实际上,整个过程像献血一样。造血干细胞具有较强的自我复制功能,捐献者两个星期内能恢复原有造血细胞数量,不伤害身体。

  配型成功少患者不能久等

  “志愿者和患者配型是在全国范围、甚至世界范围进行的。”海南的“公益达人”邱宏锐献血26年,是海南红十字会捐献造血干细胞志愿服务大队的大队长,也是海南最早留血样的志愿者之一。全国有400多万需要移植造血干细胞的患者,但他至今未能和其中的任何一个配型成功。他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配型成功太难了,有爱心,还需要机缘。等待的过程可能是几个月、几年,或者10年、20年,甚至一辈子。”他呼吁,志愿者要珍惜和患者配型成功的机缘。

  志愿者和患者配型成功后,往往需要很快地实施移植手术,病重的患者不能久等。24岁的志愿者胡伟恒大二时在学校献血,慎重地留血样成为志愿者。仅隔半年时间,他就与一位白血病患者配型成功,正当他准备做采集造血干细胞的手术时,患者病情恶化病逝。他内心感到非常遗憾:“生命真是太脆弱了,真的不能久等。”

  邱宏锐说:“配型成功后,海南红十字会通知时,一般给予一周时间考虑,征得家人的同意。”但也有极个别例外的,遇到急需做移植手术的患者,需要在一两天内答复。

  26岁的李龙生是海南一家公司的销售员,4年前他就留了血样。2012年3月31日,他接到海南红十字会的电话,通知他与一个10岁的重度再生障碍性贫血病男孩配型成功:“这名小患者危在旦夕,需尽快得到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希望你一两天内给我们答复。”他父母亲和女朋友都很支持,当天答复同意捐献。5月23日他在海南省人民医院手术时, 患者就医的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的医生就守在他身边。他捐献了100毫升造血干细胞混悬液,当天下午3时45分,患者的医生带着救命的造血干细胞,紧急飞往天津。

  家人强烈反对致反悔者多

  当捐献造血干细胞志愿者,没有结婚的要父母亲签名同意,结婚了的要配偶签名同意。邱宏锐告诉记者:“但海南很多志愿者,尤其是在献血车、献血屋留血样的志愿者,在留血样时没有征得父母和配偶的同意。结果志愿者配型成功后,由于父母亲或配偶担心伤害身体而强烈反对,出现志愿者反悔的现象。”

  2008年,三亚的一位女大学生志愿者和台湾小患者配型成功,但她父母亲不同意。省红十字会负责人专门去她家,做她父母的工作,最终仍然不同意。台湾小患者最后离开了人世,病逝之前把两万多元压岁钱捐给中华骨髓库。一位海南某公司的男青年志愿者,也因为父母亲不同意,在配型成功后突然反悔。有一位志愿者的父亲说:“如果你捐,我就跳楼。”还有一位志愿者被七大姑八大姨“绑架”,手机拿走,让他与世隔绝,无法捐献。

  “志愿者对社会公益的承诺应重于泰山。”省红十字会募捐赈济处处长黄捷说。“志愿者承诺捐献造血干细胞,就有了一份责任,而且是伴随终身的责任。你承诺了但不捐献,没人谴责你,但是希望你恪守承诺。”她告诉记者,如果志愿者签署了同意书、患者的移植手术已经进入实施阶段,这时志愿者中途反悔,等于置患者于死地。志愿者捐献造血干细胞进入采集程序之后,受捐的患者会住进无菌病房,用化疗药物将患者体内生病的造血系统全部破坏掉,等待新的造血干细胞输入体内,重建健康的造血系统。“假如患者体内的造血系统全部破坏后,志愿者又中途反悔不捐,患者最多只能活两星期。”海南目前没有出现这么严重的志愿者反悔现象。

  “志愿服务大队会再次动员初配成功后反悔的志愿者,但其坚决不捐献,我们也没有办法。”邱宏锐,“留了血样就给广大患者带去希望,由于家人的阻拦而不能捐献,对患者是残忍的打击。”

  志愿者流失率达四成

  中华骨髓库是一个HLA基因数据库,当血液病人需要时到骨髓库搜索配型。每个省每年都有血样采集任务,海南最多时一年采集血样达4000多份,现在稳定在每年2000份。梁娜说:“完成血样采集年度任务很不容易,去年直到11月份才完成。因为新加入的志愿者太少。”

  留血样的志愿者大多数是大中专学生、部队干部战士,学生毕业了,军人退役了,就联系不上。梁娜说:“手机一换,我们就找不到人。特别是大中专学生,一毕业就意味流失。我们特别希望志愿者的联系方式有改变时,能及时通知我们,或者直接在海南红十字会的网站修改信息。”

  海南红十字会2008年对留血样的志愿者有过一次普查,给近1万名志愿者一一打电话,结果发现流失率达40%,有四成的志愿者再也联系不上了。梁娜说:“每一个志愿者留血样后,国家都要花500多元对血样进行HLA基因检测,这笔钱是从国家彩票公益基金支出的。志愿者流失,也就意味着国家的钱白花了。”

  大约七八年前填表加入的志愿者流失最多。当年在部队和学校做宣传时,有不少人随大流报名填表,但内心并没有认真对待这件事。梁娜说:“打电话首先问他是否还记得当年填的志愿捐献造血干细胞同意书?10个人当中三四个会说不记得,当时脑袋一热就填了。真到要捐献时又害怕退缩。”

  邱宏锐说:“志愿服务大队最主要的一项公益任务,是组织全省3000多名大中专学生,双休日轮流值班,到献血车、献血屋动员献血者留血样。”他说,海南地方财政没有给志愿者组织一分钱专项拨款,仅依赖红十字会给的微薄经费,志愿服务大队组织的学生难以全省覆盖。“如果经费充足一点,我们能动员更多的人当志愿者留血样。”

  (本报海口3月27日讯)

(编者注:原文标题为《造血干细胞志愿者,你们还在吗?》)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