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宝山:95后女孩从小替家分忧 照料两位精神残疾兄长(图)

发布时间:2019-01-11 14:53 | 来源:中国文明网 2018年12月 | 查看:93次



人物故事:

  叶宝山,女,1997年1月出生,福建漳平西园镇基泰村人。从小饱受生活艰难,为父母分忧解愁,照料同母异父患精神分裂症的大哥和患痴障的二哥,孝心感动十里八乡。

  荏苒22年光阴,叶宝山一路走来,坎坎坷坷。1995年,母亲带着两个哥哥嫁给父亲,8岁的大哥患精神分裂症,6岁的二哥患痴障,父亲身患冠心病,家庭的重担全落在母亲瘦弱的肩上。在叶宝山童年的记忆里,母亲终日耕作农活,服侍一家人的饮食起居,常常疲惫得直不起腰。月光如水,望着母亲仍在院里洗搓衣服的单薄身影,叶宝山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从母亲身上深深体会那份“女子本弱,为母则刚”的坚毅。她开始从洗衣学起,向邻家大姐姐讨教。然而她这只“旱鸭子”刚下水,衣服便被湍急的河水冲走了。她不顾一切地趟水,奋力地捞回漂流的衣物。“小小年纪,你不要命了!”一旁的邻家大姐姐急切地大声喝止。“大姐姐,衣服冲走了,家里人就没有衣服换洗啦!” 年幼的她虽然惊魂未定,但深知家境贫寒,母亲为了给父亲和哥哥治病,实在拿不出多余的钱购置衣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逐渐学会换洗被褥、熬汤煮饭、浇菜喂猪、种植甘蔗等家务农活。每当饿了,就吃点随身带的地瓜与干粮;渴了,就随便掬一捧渠沟里的水,之后又匆忙地跟随母亲操持生计。

  叶宝山自懂事起,她家经常“门庭若市”,但从来不是宾朋满座,而是“兴师问罪”。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大哥又犯病了,今天不是踩踏东家种植的甘蔗,明天就是收割西家尚未成熟的水稻……面对无尽的指责,年少的叶宝山一声不吭,陪同母亲用颤巍巍的双手捧上赔偿金。一日下午,叶宝山上学,刚走到路口,便被邻里阿姨拦住“告状”。原来,大哥居然在阿姨家门前如厕,拉下一坨坨臭烘烘的粪便。叶宝山静静地听着,没有一句反驳。通情达理的她心里明白:大哥又惹祸了,邻里有怨言也在所难免,再大的委屈也要往肚里咽。她无暇顾及上课是否迟到,立马回家抄起扫把与垃圾斗,径直走到阿姨家门前,默默地清扫完所有的粪便。叶宝山傍晚放学回家,直至看到外出务工刚刚摸黑归家的母亲时,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扑到母亲的怀里,哭诉下午事情的原委。母亲抚摸着她的额头,温和地说:“孩子,对不起,不该让你遭这份罪呀。”“妈妈,您太苦太累了,女儿愿意为您分担这份罪。” 叶宝山坚定地回应道,尽管眼中仍然饱含着盈盈的泪水。

  四季更替,周而复始,随着年轮的转动,叶宝山渐渐成长。2015年,年方19岁的叶宝山有幸考入泉州医学高等专科学校。父母喜忧交加,喜的是女儿勤学争气,忧的是经济拮据,昂贵的学费对于这个原本负担沉重的农家而言,无疑是一笔无法承担的“大钱”。叶宝山连续几天彻夜未眠,辗转反侧,陷入痛苦的漩涡之中,泪水湿透了枕巾。善解人意的她最终选择放弃学业,劝慰母亲道:“妈,女儿不走了,留下来陪您,您无需为我东拼西凑地筹集学费。”就这样,正值豆蔻年华的她终究与梦寐以求的理想擦肩而过。

  命运多舛,突如其来的厄难骤然降临。2017年6月,父亲因突发心肌梗塞而撒手人寰。10月,母亲却以自杀的方式结束含辛茹苦的一生。面对接踵而至的不幸,叶宝山欲哭无泪,独自挑起生活的全部重担,照料大哥和二哥。当地的党委、政府及时实施扶贫帮困,免费安置她的大哥至龙岩市精神病医院治疗,勉励她重新鼓起生活的勇气。

  “照顾哥哥的担子再沉,我也必须扛。” 叶宝山是这样想,也是这样做。她早出晚归,种植甘蔗,兼打零工,为的是探望大哥时能多买些营养品,为的是尽量改善二哥及孩子的膳食,告别“清汤寡水”的生活。她与二哥朝夕相处,常邀二哥散步谈心,了解二哥内心的孤独与彷徨,因为她坚信:陪伴是暖心最好的办法。渐渐地,二哥露出了久违的一抹笑容。然而二哥总是花样百出,独创的“战壕式”菜地让街坊们传为笑谈,一片菜地放眼望去,形形色色的土堆映入眼帘,格外耀眼。为了不刺激二哥的神经,叶宝山若无其事地问道:二哥,你为何把菜地垒成战壕土堆呀,这样干不是更累吗?二哥仅仅冲着她微微一笑,而后默不作声地消失在她的视线中。二哥走后,叶宝山一锄一锹地重整菜地,无尽的牵挂直抵内心深处。

  爱无言,纤尘不染;情无声,千回百转。叶宝山正是这样,在清清浅浅的岁月中,诠释亲人一路相随的感动,就像一首隽永的诗词,抒写不离不弃于字里行间。

来源:福建文明办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