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打贸易战,谁为此买单?(图)

发布时间:2018-07-12 09:58 | 来源:新京报 2018年07月12日 第A15 | 查看:955次

 

6月13日,美国伊利诺伊州黑石,大豆被装进集装箱。图/视觉中国 

上周五,美国对818个类别、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25%的进口关税,打响了中美贸易战的第一枪。前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又宣布将对额外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0%关税。

中国并非美国贸易战的唯一对象,在此之前,美国已对欧盟、加拿大、墨西哥等发起“挑战”——美国于当地时间6月1日零点起,对欧盟、加拿大、墨西哥的钢铁和铝制品,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

2016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竞选时曾承诺,他将动用美国国内贸易法的“201条款”、“232条款”和“301条款”来解决贸易争端和征收惩罚性关税。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开始使用这些带有浓厚单边主义色彩的工具发起多项贸易救济调查,并依据单方面的调查结果向多个国家的商品加征关税,由美国掀起的贸易战席卷全球。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指出,贸易战不是目标而是手段,美国是以贸易摩擦作为向世界各国施压的杠杆迫使其他国家妥协,从而不断在贸易上获取利益。 

美欧亚“战场”全面开战

早在3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就签署公告,以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为由,决定加征钢铝税。不过,美国豁免了部分盟国,留下了关税谈判空间。然而两个月后,美国取消了对部分国家的豁免权,于6月1日开征钢铝税。

就在美国宣布“下手”几小时后,加拿大立即采取报复性措施,对美国多种形式的钢铝产品、威士忌酒、橙汁等食品征收报复性附加关税,总价值约为166亿加元(约合128亿美元)。

特朗普坚称,美加贸易关系存在不公平性,因为美国对加拿大生产商的商品贸易逆差很大。根据白宫数据,2017年美国对加拿大货物出口总额为2825亿美元,商品进口总额为3000亿美元,贸易逆差为175亿美元。

在加拿大对美国采取反制措施后,墨西哥现任总统涅托也于6月5日正式宣布对美国30亿美元进口产品征收关税,这些产品包括猪肉、奶酪、苹果、波旁威士忌和土豆等。

美国贸易战的“战火”也蔓延到了欧亚大陆。在美国取消对欧盟的豁免权后,欧盟宣布对价值35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征收25%的报复性关税。根据欧盟委员会编制的征税商品清单,关税将主要针对消费品、农产品和工业产品。

《大西洋月刊》也指出,今年3月,当特朗普释放出征收钢铝税的信号后不久,韩国就通过向美国制造的汽车开放市场而得到了豁免。但分析同时认为,美国对韩国的策略并不适用于欧盟,因为与28个国家谈判比同一个国家谈判要困难得多,欧盟不会接受一个只有利于部分成员国的协议。

自2017年美国对进口钢铝产品启动232调查,并依据《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款审查所谓的“中国贸易行为”以来,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升级。

美国于7月6日打响中美贸易战后,中国于同日对同等规模的美国产品加征25%的进口关税。同时,为了缓解美国贸易战行为给中国带来的冲击,商务部公布了一组应对措施,包括把反制措施中增加的关税收入用于缓解对企业及员工的影响等。

前驻旧金山、纽约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何伟文指出,中美贸易战的影响深远,具体视规模而定。除了中美以外,处于中美贸易产业链上的国家和地区,特别是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和香港地区、新加坡等亚洲国家和地区会受到冲击。因为中美供应链主体在东亚,美国处于微笑曲线两端。此外,贸易战的更大危害在于破坏了多边贸易规则,对世界贸易和世界经济的影响是深远的。

哪些行业受影响最严重?

美国向各国挑起的贸易战才开始,或许没有人能够精准预测事态会恶化到何种地步,但可以确定的是,这场违背经济规律的战争没有赢家,而为此买单的是各国普通民众。

目前,服装业似乎不是贸易战的“主战场”,但这并不代表该行业可以“幸免于难”。在美国,超过40%的服装和70%的鞋子来自海外,全美零售联合会供应链和消费政策副主席琼恩•戈尔德在接受时尚潮流网站RACKED采访时称,零售商们担心,随着贸易战升级,服装业也会被卷入其中。虽然美国公司可以通过更换产品供应商方式躲避风险,但寻找替代者并不容易,因为建立贸易关系通常需要数年时间。

实际上,欧盟已开始对美国出口的T恤和牛仔裤征收关税,而沃尔玛、塔吉特、杰西潘尼和李维斯等主要零售商也向特朗普发出了一封联名信,他们在信中称,美国对他国征收关税的举措可能导致报复性关税,并让消费者为衣服、鞋子和其他商品支付更高的价格。

各国对美国实施的反制措施中涉及的农产品种类繁多,这对与此联系紧密的饮食行业从业者和消费者造成冲击。

根据欧盟委员会编制的“报复性”关税商品清单,波旁威士忌赫然在列,这意味着美国威士忌生产商可能会因为欧盟的反制措施而受到打击。据商业内幕网站分析,欧盟的这些新措施或许意在向美国国会领导人传递政治信息,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的家乡——肯塔基州是波旁威士忌的主要生产地。

同样因贸易战而忐忑不安的还有美国猪肉商。

据CNN报道,墨西哥是美国最大的猪肉买家,美国约有25%的猪肉出口到墨西哥。今年6月,为了回击美国对墨西哥开征钢铝税,墨西哥声称要对美国出口的猪肉加征20%关税,高额关税将有效地消除美国猪肉生产商在墨西哥的竞争能力。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报道称,近年来,由于出口状况乐观,美国的猪肉行业在不断扩张,但贸易战的到来,让猪肉商们陷入迷茫和恐慌。

今年年初,美国开始对加拿大软木材征收10%至24%的反补贴和反倾销税,旨在保护美国木材制造业的利益。美国政府认为,加拿大允许伐木工人以优惠价格伐木,并将木材以低于市场价格销往美国,对美国软木材制造业造成了不利影响。

但美国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学者佩里撰文称,美国对加拿大木材实施高关税可能保护了木材制造业的就业,却牺牲了更多其他行业。这些关税将由以建筑商为主的木材采购公司代为支付,并以高房价的形式转嫁给购房者。

全美住宅建筑商协会也在去年发表声明称,2016年,美国约三分之一的木材都是进口的,其中95%来自加拿大,这些木材主要用于新房建造和现房改造,美国的举措将导致木材价格和建房成本的上涨,打击美国消费者住房负担能力。

而《纽约时报》分析称,钢铝税的开征会进一步增加建房成本。根据统计门户网站Statista的数据,2017年,建筑行业对钢铁的需求约占美国所有行业对钢铁总需求的40%。

美国企业支持贸易战吗?

美国的贸易战打响后,国内的反对声音也很多,尤其海外市场份额大的公司,甚至有公司为了自保将企业的部分生产线转移到海外。

6月22日,欧盟对价值64亿欧元的美国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其中包括将哈雷戴维森摩托车的关税从6%提高到31%。

欧洲作为哈雷全球第二大市场,其“报复性”关税将使美国出口到欧洲的摩托车的平均成本增长2200美元。该公司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公司将暂时承担关税费用,不会因为成本增加而提高摩托车的价格。但这将使该公司每年损失9000万至1亿美元。

6月25日,哈雷戴维森公司表示,将把部分摩托车生产转移到海外,以避免欧盟的反制措施。该公司表示,此举是为了让欧盟的客户也能够接触到其摩托车,也是维持其欧盟业务的唯一可行的选择。

此外,汽车行业也是阴云笼罩。特朗普常常抱怨欧盟对美国出口的汽车征收10%的关税,而美国对欧盟出口的汽车仅征收2.5%的关税。6月22日,特朗普以国家安全名义威胁称,要对所有在欧盟组装的汽车征收20%的关税。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黄钟方辰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