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割舍的深情 ——追记全国模范检察官、安徽省宣城市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周会明(下)(图)

发布时间:2018-03-13 16:13 |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年03月13日 10 版 | 查看:367次

周会明在西藏工作期间的生活照。(2016年9月4日摄)新华社发

  全国模范检察官、安徽省宣城市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周会明生前在手机里珍藏着一张照片:他与一群藏族孩子在空地上踢足球,孩子们个个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2015年秋季,周会明得知浪卡子县有个教学点缺少文体用品,便立刻在网上组织爱心捐助活动,并和朋友们一起捐助了1万多元的电教用品、体育用品。他专程开了四五个小时的车,把东西送到这个海拔4000多米的山村教学点。这张照片就是当时周会明与孩子们踢足球时拍下的。

  援藏工作期间,周会明与当地干部群众结下了难以割舍的深情厚谊。他待人温暖,大爱无言,将“细心”留给他人,彰显了一位模范检察官的赤子情怀。

  山南所辖措美、错那、浪卡子三县地处高寒地区,自然条件恶劣,尤其是每年9月以后,晚上异常寒冷。为更好地帮助山南地区检察机关发展,安徽省人民检察院专门拿出960万元资金支援山南地区检察机关的基础建设。周会明积极协调,从中拿出600万元为三县检察院干警建周转房。

  浪卡子县人民检察院民行科科长罗布次仁回忆,周转房建设期间,周会明多次去建设现场查看。浪卡子县平均海拔4480米,离山南市区有200多公里,路上还要翻越大山。2013年,三县的周转房全部完工且全部是优质工程。

  刚到西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山南分院(现为山南市人民检察院)时,办公电脑十分缺乏。周会明立刻想办法,动员自己的亲戚和好友一起帮助山南检察分院解决了价值近20万元的办公电脑,这给干警出差、工作提供了便利,提高了整体的工作效率。

  2013年,安徽省人民检察院又选派了陆健等8名优秀业务骨干赴山南进行为期半年的业务援藏工作。

  周末,周会明会邀请他们到自己在山南的住所“加餐”。陆健回忆,每次都会看到周会明系着围裙,在厨房里炒着家常菜,忙得不亦乐乎。看到陆健来了,他立马放下锅铲,“你快来接着炒这盘芹菜炒肉丝,今天不是工作日,我赶紧下楼给你们买瓶酒。”

  据妻子曹菁介绍,周会明平时忙于工作,在家几乎不下厨房。可陆健等人却觉得,在西藏吃到的周检亲自下厨炒的合肥土菜,非常“可口”。

  陆健至今还记得,2015年冬天,周会明去他的宿舍时,发现他床上的被子很薄,第二天就打来电话,让他过去一趟。“他从柜子里抱出一个厚厚的大毛毯,交给我,并叮嘱我,在西藏千万要注意身体。”

  “我看你身体不错,在哪干不是干呢?发挥专长做点实事,何乐而不为?”2015年,在陆健挂职期满之际,周会明一有机会,就会“劝”上几句。

  在周会明的影响下,2016年6月,陆健的组织关系正式调到了山南市人民检察院,从而将根扎在了雪域高原。每当天冷的时候,陆健就会感受到那条毛毯的温暖。

  有一次,周会明去洛扎县办案,得知当地检察干警格桑加措患有疾病,身体极度虚弱。回山南后,周会明毫不犹豫地将刚买的制氧机托人带给了格桑加措。周会明说,“他比我更需要制氧机。”

  对援藏干部来说,高寒低压缺氧的环境下,制氧机就是“120”。经常加班熬夜、连轴办案的周会明心里明白这一点,但他的心里装着藏族同胞的冷暖安危。

  干警们每次出远门办案,周会明都要反复叮嘱:路上慢点,千万不要疲劳驾驶,路上若结冰,不能走就不要走……直到干警平安归来,他的心才放下来。

  在西藏,周会明不仅关心干警,也尽力将自己的关爱给予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他从自己的工作经费中拿出一部分,给错那县卡达乡支援3万元作为基本建设费用,给咸阳民族学院藏族班困难学生援助了1万元生活费。

  到任宣城不久,周会明赴京参加“守望正义——群众最喜爱的检察官”颁奖礼,路上无意间得知宣城市人民检察院一位驾驶员贾师傅得了肝癌,要进行换肝手术。“回去我也捐一点。”周会明对随行的宣城市人民检察院宣传处干警查丹说。

  从北京回来后的一个周末,查丹接到了周会明的电话,他说自己“群众最喜爱的检察官”的奖金到了,想让她带自己去那位驾驶员家看看,将钱全部捐给驾驶员师傅。

  “周检说去了把钱给驾驶员师傅就走,待久了人家会不自在。”查丹回忆,进门后,周检将装有现金的信封交到素未谋面的贾师傅的手中,叮嘱他注意身体后,便离开了。

  “因为从事宣传工作,我第一反应是想宣传一下,征求周检的意见,他拒绝了,并再三嘱咐,不仅不要宣传,更不要告诉别人。”查丹说。

  平时,周会明不愿意将工作上的事情带回家里,对于工作条件的艰苦和工作中一些险情,周会明只字不提,更不会说自己获得了哪些荣誉,夫妻二人大多时候都在说孩子。

  现在,曹菁总是和女儿周宇虹说:“我们就当你父亲还在西藏,没有离开我们。”可女儿每每发现茶几夹层里,父亲平时的打火机不在了,都会忍不住大哭一场。

  “爸爸希望我做一个身体健康、不浮躁、有文化底蕴的人。”周宇虹说,平时,爸爸会在白天发微信或是打电话嘘寒问暖,叮嘱她多运动。

  周宇虹记得,一次爸爸从西藏开车回安徽,特意绕路到了西安一趟,在她学校附近找了个宾馆住了一夜。

  援藏结束回合肥以后,曹菁发现周会明脸色发暗、发黑、不好看,呼吸声音很粗很响。周会明总会半开玩笑地回一句“男人不在乎皮肤黑白”。

  曹菁说,让丈夫去医院很难,他总是说,等忙完这阵子再去,为数不多的几次还都是妻子硬“逼”着去的。周会明往往是拿到体检报告,草草看一眼,就继续投入到工作中去。

  然而,病魔不断侵蚀着这位检察官的肌体,周会明身体越来越差,最终住进医院,并转院至上海东方肝胆医院。

  今年1月10日,宣城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朱边疆去医院看望周会明,他躺在床上用微弱沙哑的声音连说几遍“不好意思影响工作了,给单位拖了后腿”。

  1月11日晚上11点以后,他几乎不能说话,只是不停流眼泪。12日中午,周会明陷入昏迷,眼角还在流泪。在回乡的救护车上,周会明告别了他无比眷念的这个世界。

  同事和家人回忆,周会明是个细心的人,对待工作一丝不苟,关心他人细致入微,但是唯独对待自己的身体,他不够“细心”。

  2月22日,中共安徽省委作出追授周会明同志“安徽省优秀共产党员”的决定,并号召全省广大党员干部向周会明同志学习。2月25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和中共安徽省委在合肥联合召开追授周会明同志荣誉称号命名表彰大会,江淮大地掀起了学习周会明的热潮。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王海涵 记者 王磊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