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能救回来,我的腿就是他的腿!”(图)

发布时间:2017-11-03 16:12 | 来源:南方日报 2017-11-01 第B01版 | 查看:989次

5年前罹患骨癌的小永健,在社会各界帮助下,在妈妈的坚持下,一步步走到今天

还记得那个曾经牵动万千人心的鹤山男孩小永健吗?5年前,小永健罹患骨癌,生命悬于一线,妈妈麦少姚卖掉房子,背着儿子四处求医。经媒体报道后,孩子的不幸和母爱的伟大感动了无数人,社会各界纷纷伸出援手,慷慨解囊帮助母子俩渡过难关。后来,小永健在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完成截肢手术和治疗,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如今,小永健已经11岁,长得和妈妈一样高了,块头也越来越大。妈妈再也背不动他了,但拄着拐杖,小永健学会了自己慢慢走路。

面对着回访的医生和媒体,麦少姚仍然心怀感激,她说,“我儿子的这条命是大家给的,我希望他健健康康、开开心心地活着,不要辜负了那些帮助过他的人。”

卖房求医,只求让他多活几天

患病那年,小永健才5岁。“刚开始的时候走路经常跌倒,老是说大腿痛,我们以为是摔伤,等到检查出来就是局部晚期,骨头和肌肉都被肿瘤侵犯了。”麦少姚说,孩子被确诊为左股骨下段骨肉瘤时,自己完全接受不了,“全家人连着4天没怎么吃饭,锅里的饭菜都臭了。”振作起来之后,麦少姚背着孩子四处寻医,从鹤山到佛山,再到江门,后来是茂名……

然而,希望却变得越来越渺茫。“有个相熟的医生跟我说,孩子截肢的话只有一成的生还希望;就算截肢成功,后期化疗也只有一成的胜算。”但麦少姚不愿意相信,她不放过任何一根救命稻草,竭尽所能想要保住孩子的腿。“孩子这么小,没有了腿,以后可怎么过?”

2012年春节,无助的麦少姚背着儿子,投奔到化州一名民间医生门下,尝试用“偏方”最后搏一把。半年下来,家里的积蓄花光,小永健的病情非但没有好转,左腿反而一天天肿胀起来。麦少姚不得不带着孩子又回到鹤山当地的医院。

这时候,小永健的病情已经极度恶化,医生也束手无策了。“左腿肿起比右腿粗好几倍,我一个人都搬不动他了。痛起来的时候,他忍不住会大喊大叫。”麦少姚回忆说。然而,更糟糕的是,后来肿瘤不小心擦破了,引发感染、化脓。小永健还清晰地记得那个恶梦般的场景:“有虫子在爬,还有苍蝇,很臭,病房里的人全都跑掉了。”直到今天,小永健依然害怕虫子,所有的虫子。

看着儿子一天天虚弱下去,麦少姚心如刀割,巴不得所有的疼痛都转移到自己身上。有一次,小永健看着妈妈在默默地流泪,他对妈妈说:“我忍着不哭,妈妈也不许哭。”从那以后,麦少姚再也没有在儿子面前哭过。

麦少姚暗自做了一个决定。她顶着家人的反对,坚持把仅有的一套住房给卖了,换回30万元准备给儿子继续治病。

“其实当时医生跟我说,孩子最多还有15天的命。”麦少姚说,“连做病房清洁的阿姨都忍不住劝我说,就让他去吧!”但是,麦少姚仍然不打算放手,自己跑到外面去买高价白蛋白注射液,给小永健打营养针。“能让他多活一天是一天,就算是救不回来,剩下的日子也要让他过得好一点。”

这条命,是大家一起救回来的

正当山重水复之际,母子俩终于遇到了柳暗花明的转机。一天,一位到医院探病的红十字会工作人员无意中获知了小永健的情况,将之发在微博上,结果引起了很多网友的关注。随后,报纸、电视等省内媒体相继报道了这件事,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纷纷响应,慷慨解囊帮助这对母子。一些公益机构发起了街头募捐活动,还有的爱心组织派人轮流参与照顾小永健。

麦少姚说,周围很多熟人伸出援手,工友们个个都一百两百地争相捐款。“还有很多陌生人送钱送物到病房来。有次,一个男的走过来,塞给我1000块钱,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据麦少姚说,小永健后来所有的治疗费用,都是来自于社会捐助,“可以说,孩子的这条命是大家抢救回来的。”

媒体的报道也引起了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注意。2012年9月,主任医师陈文晟代表医院赶到鹤山,查看小永健的病情。认真检查、评估之后,他告诉本已不抱希望的麦少姚:“如果尽快做截肢手术,或许能保住命。”话音刚落,麦少姚当场泪如雨下,“没想到我儿子还有活着的希望。只要让他活着,哪怕截肢了,我也愿意照顾他一辈子!”

截肢了,妈妈的腿就是你的腿

随后,小永健被转入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肿瘤非常巨大,小病人70斤的体重里大概有一半是肿瘤的重量。而且,肿瘤已经溃烂、感染,不尽快做截肢手术的话,随时都有生命危险。”骨肿瘤外科主任医师王进是小永健当年的主刀手术医生,他说,截肢是一个不得已的选择,也是当时唯一的选择。

事实上,手术的难度非常大,风险很高。医生决定博一博,麦少姚也做了最坏的打算。所幸的是,这些担忧并没有发生。孩子凌晨4点醒来,大声喊着妈妈,麦少姚喜极而泣。

手术之后,为了防止癌细胞转移,小永健开始转入内科进行化疗。小永健后续治疗的主诊医生陈文晟说,像小永健这样的情况,癌细胞非常容易转移到肺部、淋巴结,风险也是很高的。但经过近半年的化疗,小永健康复得很好,多次复查的指标也都很不错。

陈文晟至今记得:“永健妈妈真的很不容易,每次化疗都背着孩子从鹤山搭车到广州,再辗转到医院。”而麦少姚则轻描淡写地说:“只要孩子能救回来,我的腿就是他的腿!”

慢慢放手,往后的路总要自己走

5年过去了,小永健如今已经小学五年级了。每天清晨7点刚过,麦少姚就会用轮椅推着小永健,趁路上人还不是很多,把儿子送到学校,然后把他扶上楼、送进教室。等到放学,再去接他回家。

没有了自己的房子,一家人都挤在政府公租房里。公租房空间很小,只有38平方米,麦少姚把它多隔出了一间,布置得井井有条,并不缺少家的温馨。

由于要照顾小永健的生活,麦少姚没有再出去上班,她在家里接了一些缝纫活,每个月能挣800多元,“够个买菜的钱”。令她欣慰的是,小永健渐渐长大了,日常生活基本能自理了,他已经学会了使用拐杖,走路还比较自如。

“有的人会说我少了条腿,就让他们说去吧!”在妈妈的教导下,小永健已经慢慢懂得了坚强地面对现实。因为腿脚不太方便,小永健没法上体育课,很多运动也做不了。但这并不妨碍他喜欢篮球,他仍然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上场学一学。

此外,和同龄的孩子一样,小永健也喜欢玩电子游戏,还有点小痴迷。知道妈妈生气了,他会讨她开心:“我要学做饭,番茄烧土豆吧,做给妈妈吃。”

家里的墙上,贴满了小永健的奖状。但和很多望子成龙的母亲不同,麦少姚对儿子的成绩并没有太高的期望,她说,只要孩子能健康长大,她就心满意足了。

上个月,麦少姚刚刚给儿子添置了一套假肢,正在教他慢慢适应,“毕竟他将来的路还是要自己走的”。

南方日报记者 周人果 巫伟

不是结语:

我们的抗癌故事,百姓的生活史记。到今天,系列报道暂时告一段落了,但这不是结束。是否,那些的不幸遭遇让你感动落泪?是否,那些乐观与坚持让你备受鼓舞?此刻,还有很多人正在和疾病做着艰苦的斗争,希望我们能从中获得力量,勇敢地扬起头,逆光而行。

唯愿所有的我们,活着,健康。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