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英雄的模样 安徽蚌埠特警张劼以血肉之躯制服暴徒 (图)

发布时间:2017-09-23 10:47 |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2017-09-22 第3版 | 查看:728次

这是张劼参加特警训练的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新华社合肥9月21日电(记者刘美子、陈诺)伤疤,是他身上最闪耀的勋章。

  浴火重生后的他,再披战袍,重归警队。人们都说:“这才是英雄的模样!” 

  如果时间能够倒退回2016年1月5日的那个晚上,他说:“我还会选择第一个上,这是一个特警的使命,我从没后悔!” 

  张劼,安徽省蚌埠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一大队教导员,一名80后特警。在处置安徽蚌埠“1·05”危害公共安全重大警情时,将生死置之度外,以血肉之躯制服暴徒,自己却全身30%面积深二度烧伤。

“还是我第一个上!” 

  “铃……”,2016年1月5日18时许,已下班正准备吃饭的张劼的手机急促响起。“蚌埠市光彩小区2栋402室住户吕某在家中堆放了若干液化气钢瓶和汽油桶,扬言要引爆居民楼。” 

  “收到,马上到。”收到任务指令后,时任特警支队一大队二中队队长张劼立刻赶往支队出警。从警16年,作为有着多年处置突发事件经验的老特警,张劼深知警情重大。 

  抵达现场后,民警侦查发现犯罪嫌疑人吕某用15公分宽的钢板将现场全部封死,破门难度很大。吕某则坐在门口的一个凳子上冲大门外讲话,身边就是煤气罐和汽油桶。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吕某的情绪越来越激动。指挥部决定强攻,由特警实施破门,控制嫌疑人。 

  特警支队副支队长石鑫当即挑选张劼、石磊、李龙、周小康,组成了5人突击小组,负责强攻突击。当石磊抢先要求第一个上时,却被张劼拦住:“你马上要结婚,还是我第一个上!” 

  经过反复勘查现场和演练后,5名突击队员开始强攻。“门破开后,我迅速控制住嫌疑人,大家配合。”张劼指挥道。 

  “不好,有煤气味。”负责破门的李龙站在离阳台门最近的位置,突然闻到一股煤气味。此时,吕某已发现特警队员,连续大声喊叫:“你们进来,我要把你们都炸死!” 

  “行动!”石鑫当机立断。 

  石鑫用太平斧在窗户上砸开一个洞,消防队员拿着高压水枪立即伸进去喷射。李龙用破门锤击破阳台门并砸断了3根钢条。冲在最前面的张劼迅速将钢条扯开一个洞,一缩身钻了进去。周小康第二个冲进去,石磊第三、李龙第四、石鑫第五。 

  “轰!”就在那一瞬间,汽油爆燃了。后面进入的队员还没看清屋里发生了什么,就被强大的气浪掀翻在地,房间里顿时一片火光,浓烟四起。 

“再迟几秒,后果不堪设想” 

  “我冲进去的时候,看见吕某正在客厅拧液化气罐。我说‘警察,住手’,他看了我一眼,继续拧,手里还有一个棉布做的捻子,正在引燃汽油桶!”张劼回忆他冲进屋时看见的情景。 

  见形势危急,张劼飞身将吕某扑倒在地,把他的手死死按在地上。可此时,吕某已经将捻子点着,火苗迅速燃烧。张劼拼命朝后面队员喊:“着了!着了!”瞬间爆燃发生,巨大的气浪将张劼掀到厨房。 

  “当时我知道是爆燃,楼是保住了,但液化气罐还在漏气。”身上已经烧着的张劼忍着剧痛和呼吸困难,艰难地朝吕某倒地的方向爬去,用身体挡在了吕某和液化气罐之间。直到李龙、石磊找到气息微弱的他时,他仍用手死死压在吕某身上。“周围全是火,能闻到自己身上烧焦的味道。”张劼回忆说。 

  从发动强攻到处置完毕,全程只用了43秒,现场群众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而张劼被抬出时,战友们已经认不出他的模样。 

  消防官兵从现场清理出10个液化气罐、2个汽油桶。其中,5个液化气罐的阀门已被拧开。经专家评估,这些一旦爆炸,威力相当于40公斤TNT炸药或者800枚手雷爆炸。 

  “后来才知道,离我们三四十公分处就是一大桶打开的汽油。”要说怕,这才是最让张劼后怕的事,“如果没把他控制住,如果再迟疑几秒,后果不堪设想。” 

“只有我上,从不后悔” 

  “人还活着吗?”年近七旬的张劼父母赶到医院时,看到哭成一片的战友们,颤抖着问道。 

  张劼因气管被严重灼伤,入院后立即进行了气管切开手术。看见儿子被推出手术室,父亲张留成立刻上前,眼前的景象甚至让这个从事了一辈子公安工作、也曾因公负伤缝过103针的老英雄无法承受。 

  “身上像被烤焦了一样,浑身炭黑、血肉模糊,我想摸摸他,可一碰他就是一手的肉和皮……”张留成哽咽着说。 

  经医院诊断,张劼全身30%面积深二度烧伤,脸部尤其严重。“整整一夜他都紧攥着我的手,身体不停地抖。我知道,他是真疼啊!”张劼爱人王莹流着泪说。 

  守在床前的战友久久不愿离去。“剧烈的疼痛让他的头发都在颤抖,两只手冰冷冰冷的,只恨我们不能帮他分担。”战友李龙回忆。 

  “劼哥比我们年长一点,技术好、经验丰富,遇到重大警情他总是要求第一个上。”石磊事后一度深深自责。 

  3天后,张劼的生命体征稍微平稳,看见满面忧伤的父母,他在手写板上用尽力气写下四个字:“只有我上”。 

  再谈起当时的情景,张劼显得很平静,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当公共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当人民需要我的时候,我只能选择奋不顾身,这是人民警察的职责,我从不后悔。”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