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忠诚戎马行 开国将军忠勇事略(图)

发布时间:2017-07-27 22:01 |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07-26 B06版 | 查看:597次

  吴东峰

  忠诚,是任何人都不可离缺的精神归依感。在开国将军们身上体现出的忠诚度,浓浓地凝聚着东方的、民族的、党性的,甚至血浓于水的精神内涵。他们的忠诚是生命本色,也散发着绚烂的光芒。 ——作者手记

  朱德的扁担、贺龙的两把菜刀、彭老总把胃药让给老乡……

  90年来,我们的人民子弟兵不仅创造了辉煌的战绩,也催生了无数耳熟能详、感人肺腑的动人故事。

  还能不能挖掘到鲜活、生动、精彩、感人的新故事,以激发人们对我军的热爱?本报于“再造军魂”报道中,特辟出“故事”系列,积极回应了这一挑战。

  据中央文献研究室研究员张民统计:从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到新中国成立,我军团以上指挥员,先后有3000多人牺牲,牺牲数最多是在红军时期,仅军级以上干部就牺牲160人。

  1937年10月,全面反映斯诺延安之行的新闻纪实作品《西行漫记》(英文版名《红星照耀中国》)在英国出版,立即受到世界各界的关注。1949年以后,斯诺曾几次重返中国访问,他感慨地说:“我几乎不能相信,只是由于这一批坚决的青年,有了一种思想的武装之后,竟然能够对南京的千军万马进行了群众性斗争达十年之久。”

  开国将军们一生的基调就是忠诚,对信仰的忠诚,对领袖的忠诚,对人民的忠诚。忠诚,就是为了信仰不惜凛然赴死,以死相拼,至死不渝。这不但是开国将军们革命的初心,也是他们戎马一生的真实写照。

  他们的忠诚都是生命原色,而不是故作姿态,表面誓言。他们的忠诚浓浓地凝聚着东方的、民族的、党性的,甚至血浓于水的精神内涵。

  王树声 [大将]

  “这崽是铁了心干革命”

  王树声将军1926年参加革命,任乘马岗区农民协会组织部长。某日,有人告将军,农民协会被捣毁。将军问:“谁干的?”答:“你舅公。”将军大怒,挥手说:“谁反对农会,就是亲娘老子,也要跟他斗!”即率众活捉其舅公,戴高帽游乡,公审枪毙。乡里人都称赞:“这崽是铁了心干革命。”

  王树声将军家先后有十三人参加革命:大哥王宏忠、二哥王宏恕、弟弟王宏义、妹妹王贵玉;及堂兄妹王宏文、王宏学、王宏儒、王娇玉、王春玉等,1949年后独留将军一人也。

  (杜义德,1996年2月23日广州采访笔记)

  徐海东 [大将]

  虽蒙冤,但“杀了我,谁去杀敌人”

  1935年冬,毛泽东派杨至诚向徐海东将军借2500块钱,以解决中央红军吃饭穿衣问题。徐海东将军问供给部查国桢部长:“家底有多少?”查答:“7000块。”徐海东将军毫不犹豫命令:“留2000块,拿出5000块,送中央。”故毛泽东常言,“徐海东是对中国革命有大功的人”,“工人阶级的一面旗帜”,“最好的共产党员”。

  1933年初春,红二十五军围攻七里坪,未果,自损3000余人。省委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大计。徐海东直言沈泽民为“小资产阶级的领导,只顾自己喝饱吃足,不顾红军战士死活。”沈大怒,当场推押其出会场,命作检讨,并拟以“肃反重点人物”处置。当是时,忽报国民党军大举进攻,徐海东将军暗忖:冤死不如战死。遂直奔前线,脱棉衣,赤膊挥刀,浑身筋突,率交通队官兵冲向敌阵。国军大骇,溃退。沈泽民目睹此景,亲往慰问徐海东将军。沈紧握将军手曰:“惭愧,惭愧,险些误杀忠良。”将军傲然曰:“杀了我,谁去杀敌人?” (宋维栻,1996年4月20日广州采访笔记)

  杨 勇 [上将]

  甚服毛泽东,故追随之一生

  杨勇将军年少有远志。1927年秋,毛泽东率秋收起义军退至湖南文家市,恰驻杨勇就读之里仁学校。毛泽东为红军讲话,以司马光砸缸事,喻当时革命形势,曰:“蒋介石好比一个大水缸,我们好比一块小石头。我们这块小石头,总有一天会把蒋介石的那口大水缸打碎的!”其时,杨勇与同学骑墙听之,甚服毛泽东雄才大略,故追随之一生。(杨世岫,杨勇哥哥,1992年3月29日湖南浏阳文家市采访笔录)

  罗元发 [中将]

  不惜一切代价,掩护中央纵队

  红五军团为赵博生、董振堂宁都起义之部队,下属三十四师以“大刀队”而震慑敌军。该师官兵凡作战,先以枪射,次以手榴弹炸,再挥大刀砍杀。凡用大刀肉搏时,官兵皆赤膊露体,喊身震天,势不可挡也。1931年冬,罗元发将军由红十二军调任三十四师直属队任党总支书记,赴任后即参加了福建水口圩反击战。罗元发将军告余:“这是一场真正的肉搏战,足足拼杀几个小时,敌人被我方大刀吓坏了,惊恐万状,纷纷逃命。大小河沟里的水都被血染红了。”战后,赵博生见将军连声赞道:“你们这仗打得好,打得好!”

  罗元发将军言,红军长征过湘江时打得最为惨烈。其时,连以上干部大多负伤,全团官兵伤亡过半,三个营长两个牺牲,连长伤亡排长代理,营长负伤连长代理。团长负伤,李天佑师长派师参谋长代团长,不幸阵亡。罗元发将军头部负伤,仍继续指挥战斗。将军曰:“记得当时彭德怀连发几封电报,内容几乎一字不差:不惜一切代价,掩护中央纵队安全过江。”(罗元发,1998年1月15日广州采访笔记)

  贺炳炎 [上将]

  握一把菜刀独身冲入敌阵,连砍数敌

  贺炳炎将军,贺龙元帅之爱将。16岁与其父贺学文一道参加红军。初战,即握一把菜刀独身冲入敌阵,左砍右杀,连毙数人,敌望之皆惧退。人赞其为“贺小龙”,因其姓,亦误传为贺龙之子也。

  (姜萍,贺炳炎夫人,1995年10月14日北京采访笔录)

  王近山 [中将]

  二野官兵称“王疯子”

  红军时期某次战斗,我军与敌军展开肉搏。时任连长的王近山毅然以一“大块头”为对手,上下腾跃,左右开弓,如蜘蛛之搏知了,螳螂之斗黄雀。后两人扭打一团,滚落山崖。“大块头”毙命,王近山竟死里获生。陈锡联将军言此曰:“当时情景,真是惊心动魄!”“王疯子”之绰号,亦由此而来。

  (陈锡联,1996年3月20日北京采访笔录)

  李德生将军言:王近山将军指挥作战,必得派六七位警卫员跟随,否则他会冲到敌人阵地上去。某次攻城受阻,王近山亲扛梯子欲上。警卫员阻拦,将军竟暴跳如雷,又踢又咬。

  (李德生,1996年3月25日北京采访笔录)

  王 震 [上将]

  “我领头向前冲,要死我先死”

  王震将军作战以勇猛著称。1938年冬,日寇进军汾河,直指晋东南。王震将军奉命夺汾河。战前动员,将军立一棺上,挥拳大声曰:“我领头向前冲,要死我先死,死后装进这口棺材里。”是役,部队激战一昼夜,大捷,将军头部负重伤。(罗元发,1998年1月15日广州采访笔记)

  李德生 [上将]

  与鬼子面对面甩大刀片子

  抗日战争时期,李德生将军曾任一二九师七六九团特务连连长。将军率部伏击响堂铺、争夺狮瑙山、攻坚马枋,屡立奇功,由此而得刘邓首长器重。李德生将军言,战争年代选拔干部的标准:一是能否和敌人甩大刀片子;二是嗓子亮不亮,能否威慑住人。将军言,攻坚马枋时,曾与一日军指挥官肉搏,连砍数刀,竟未死,突然狂叫一声,转身就跑,后被活捉。将军言此曰:“我和鬼子面对面甩大刀片子,也只有这一次。”(李德生,1995年6月29日北京采访笔记)

  陶 勇 [中将]

  “陶勇在此,谁敢往后跑”

  陶勇将军,直鼻梁,厚嘴唇,卧蚕眉。作战豪勇,言语粗鲁,性格火暴,临阵常脱外衣,挥战刀,赤膊冲锋,人称“拼命三郎”,又称“傻子团长”。

  1947年1月,鲁南战役。陶勇将军亲临战场指挥率部队向敌快速纵队进攻。突然,敌发起反扑,数辆坦克“隆隆”而来,陶部官兵如潮而退。将军见之,急至路口,安然坐一大石砘上,朗声喊曰:“陶勇在此,谁敢往后跑。”随行人员急团团围陶勇,以保安全。将军怒曰:“闪开!”安坐石砘如故。溃退官兵纷纷回返,冲向坦克,遂克敌。(丁公量,新四军老战士,1998年2月4日上海采访笔录)

  聂凤智 [中将]

  阑尾炎手术后次日即赴前线

  1946年11月,聂凤智将军患阑尾炎,住院开刀。术后次日,许世友将军来坐,沉默良久,不发一言。将军知有难言之事,追问之。许世友告之,灵山久攻不下,死了不少人。聂凤智将军抚伤而起,以一丈多长之绸布,扎紧刀口,跃马挎枪,急赴前线。灵山大捷后,许告聂曰:“你继续住院吧。”将军解绸布视之,刀口已愈合。

  每次战前,聂凤智将军喜化装侦察,必亲睹当面之敌情,始放心。将军或农夫,或雇工,或小贩,或灾民,扮谁像谁,无有差错者,盖将军相貌平平也。将军任师长、军长后,仍乐此不疲。济南战役前,聂凤智将军任纵队司令,仍率侦察科长,扮为拾粪农夫,数次近城下,于敌军岗哨前拾粪。

  (何鸣,1986年10月24日南京采访笔录)

  梁兴初 [中将]

  一弹片飞进碗中

  黑山阻击战中,梁兴初将军始终站在最前沿指挥。某日将军吃饭时,敌一炮弹于附近“当啷”爆炸,一弹片飞进碗中。将军了无惧意,以筷夹之曰:“没有陆(肉),哪来的骨头?”二十八师师长政委晏福生劝将军:“梁司令,还是后撤一撤吧。”将军对曰:“我不撤,看哪个敢撤?谁想撤,就踩着我的身体过去!”是役,梁兴初将军率十纵仓促应敌,孤军奋战,抗击五倍于己之敌精锐部队,使敌“西进”兵团猛攻三天而未获寸进。电影《黑山阻击战》即以此役为原型也。

  (任桂兰,梁兴初夫人,1993年6月23日北京采访)

  杜义德 [中将]

  冒着枪林弹雨,政委冲在最前面

  1947年4月,中原军区六纵奉命围攻豫北重镇汤阴。打了一个月,终于啃下汤阴城。是时,时任旅长的尤太忠将军随二梯队进城,见侦察参谋徐克达。徐告之:“杜政委已经进去了。”将军不信,问:“你看真了?”徐肯定曰:“是杜政委。”将军即命部队快速前进,果见杜义德将军冒着枪林弹雨,挥枪冲在最前面。(尤太忠,1996年3月3日广州采访笔记)

  王必成 [中将]

  弹片击中望远镜,司令仍一步不挪

  王必成将军性孤僻,冷面寡语,喜独处独行。然闻枪炮声则判若两人。某战,部队进攻受阻,将军纵身跃马,奋臂高呼:“跟我冲啊!”霎时,众官兵吼声雷动,勇往直前,遂克敌。又某战,敌进我守,形势危急。王必成将军直奔前沿阵地,取手榴弹,揭盖垂环,端轻机枪,左右扫射。众官兵见之,遂奋勇杀敌,敌大溃。其时王必成将军任华野六纵司令员。

  解放战争时期某战斗,王必成将军亲临前沿指挥,距敌仅二三百米。初始,子弹中树冠,树叶纷纷坠落身上,将军不动;继而子弹落草地,于身旁“嗦嗦”飞过,将军仍不动;再后,一弹片击中将军望远镜,斜擦而过,将军一步不挪,仍继续指挥战斗。

  (彭寿生,新四军老战士,1985年7月30日镇江采访笔记)

  刘 震 [上将]

  手榴弹落地爆炸毫无惧色

  刘震将军原部属王守举告余,于苏北某战,王亲见刘震将军站立前沿指挥,敌顽一个排固守碉堡,并扔手榴弹阻我进攻。忽敌一手榴弹落将军面前爆炸,他人纷纷退后,而刘震将军则毫无惧色,昂首挺立,纹丝不动,以手指扔手榴弹者,高声大骂:“我是刘震,你想不想活?我上去的话,把你们都毙了。”敌顽大惧,降之。 (王守举,39军骑兵连连长,2006年3月17日下午广州采访笔记)

  龙飞虎 [少将]

  “真像一只摧不垮的老虎”

  毛泽东至重庆谈判当日居张治中之桂园。其时蒋介石、宋美龄、蒋经国均居此处。为保证主席安全,龙飞虎将军与陈龙连续两日晚守卫于毛卧室外间。将军坐居中沙发,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双手交叉插两腋,微眯双眼装打鼾,而两支手枪则暗握掌中,机头打开,以拇指轻压作保险,有一触即发之势。次日清晨,毛泽东起,见之,曰:“老虎是有那么一股虎劲!”周恩来拍其肩曰:“真像一只摧不垮的老虎。”

  (龙桂辉,2004年3月24日厦门采访笔记)

  罗瑞卿  [大将]

  72岁要当个27岁来过

  罗瑞卿夫人郝治平言,新中国成立后,瑞卿担任首任公安部长,白天工作,晚上亦不得闲。毛泽东、周恩来喜夜晚工作,常找他办事。毛泽东无论饭前饭后,或深更半夜,有事即找罗,罗闻命即去,一刻也不耽误。周恩来凡有事找罗,必先问,睡了没有,睡了就不要叫他了。后将军闻之,交代家人和秘书:“不行,睡了也要叫我。不能耽误公事。”

  罗瑞卿将军办事干练果断,快捷利索,极具效率。将军夫人郝治平告余:将军晚饭后即开始工作,我坐一边,削水果给他吃;秘书立一旁,口头汇报工作。食毕,将军指示如何如何,秘书记录。后将军对秘书言:“在客厅稍候。”取文件置办公桌,“哗啦哗啦”翻阅,笔走龙蛇,顷刻批完,交秘书办理。据秘书统计,1960年全年,罗瑞卿将军共处理文电3.6万份,平均每月3000份,每天100份。是时,将军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

  罗瑞卿将军复出后,曾谓郝治平:“光阴如箭,时不我待。从今后72岁要当个27岁来过。”郝治平曰:“他这个人就是这样,耿直、拼命。人各有志,禀性难移。人家接受教训,遇事,拐个弯,绕个圈,他不,反而更耿直、更拼命了。”(郝治平,罗瑞卿夫人,2001年1月13日广州采访笔录)

  陈锡联  [上将]

  有一精巧记事册,字里行间心忧天下

  陈锡联将军晚年生活极有规律。晨,六点半起床;早饭后,锻炼身体;八点,到办公室阅读书报。将军有一精巧记事册,摘录国内外重要新闻,字里行间心忧天下,关心时政,喜国事之喜,忧国事之忧,悲国事之哀,怒国事之弊。将军最痛恨腐败,凡见报纸、电视、文件中有揭露党内腐败之消息,必怒不可遏,或拍案大骂,或愤愤不绝。

  (陈锡联,1996年3月20日北京采访笔记)

  (本文作者吴东峰,军旅题材作家,历任解放军分社记者、战士报副社长、广州出版社副社长、广州市文联专职副主席)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