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军人无人区生活照曝光,向在对峙一线的解放军致敬(组图)

发布时间:2017-08-12 11:32 | 来源:百度网 2017-07-19 17:19 | 查看:428次

  很难分辨出谁是干部谁是战士。缺水的日子,干部把少量的饮水让给战士喝;天气寒冷,干部把皮大衣让给战士穿;粮食紧张时,官兵互相谦让,总是让年纪小、身体差的战友吃饱;哪个点位海拔最高,干部、党员总是冲在前。

  无人区生活,只能用艰苦卓绝来概括。但官兵却非常乐观,那位在冰峰雪岭上住“豪华标准间”的官兵,昂扬的精神状态让人肃然起敬。天当房、地当床,铺一张羊皮或一个棕垫,在零下20度的环境里露天休息。起床时,睡袋、皮大衣都会凝结厚厚一层霜。由于温度太低,只是在非常疲倦的情况下才能迷糊两三个小时。每次醒来,睡袋、皮大衣上凝结薄薄一层冰,头发、胡须都是一层霜,活脱脱的一群刺猬。

  没有饮水,压缩干粮难以下咽 。

  地窝子,无人区里的“豪华标间”。

  在荒无人烟的生命禁区,没有电没有电视、没有通讯信号没有网络,官兵完全与世隔绝。长时间处于这种极度封闭的环境,天天面对死气沉沉的雪山戈壁,难免让人觉得会变得像木讷的机器人。在如此枯燥的环境里,这群坚毅的男人与寂寞为伍,与风霜相伴,在雪山之巅横眉冷对恶劣的环境。官兵说,我们不怕苦、不怕累,最怕寂寞!

  用什么情怀应对风似刀、山如铁的环境。

  无人区,高原苦寒,行军艰难。平均海拔5000米的无人区训练,环境艰苦、寂寞枯燥。

  严重缺水再现“一个苹果的故事”上甘岭留下了以黄继光为代表的英雄的足迹,也留下了像“一个苹果”这样可歌可泣的故事。我们的战士,骨头是最硬的,而感情是最丰富的,精神是最可宝贵的。这样的战士,只有这样的战士,才是最可爱的。执勤途中遇到水源,大家先是趴在河里喝饱,然后再美美地洗一洗。

  方便面是最好的病号饭,艰苦的日子,压缩干粮、自热食品、馕饼是官兵的主食,一桶方便面,这是阵地上最好的病号饭。饭前大家用餐巾纸把碗擦一擦就打饭,饭后再擦拭一下就放进挎包。

  无人区对抗中,古老的骑兵却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在高海拔地区徒步行走,相当于平原负重25公斤。官兵背上武器装备,行进速度只有平原的一半。因此,骑兵这时候就成了“快速机动部队”。

  皮肤黝黑、满脸胡须,衣服皱皱巴巴,连军帽上都是尘土......就算有水有电,大家也没有时间打理。阵地上,大家没有一点空余时间,刚刚躺下,警报声就响起;有时候刚刚拿出干粮,又接到新的任务。在这里,最重要的事只有三件:战斗、吃饭、睡觉,连吃饭、睡觉都得挤时间。局外人怎么也想不到,这段时间,休息时从来不敢脱衣服,全是和衣而睡,一是节约时间,二是方便快速出动。明白了“邋遢”原因,这群脏兮兮官兵中的形象反而更加高大。

  官兵在平均海拔5000米的无人区训练,环境艰苦、枯燥寂寞,能够坚持下来就足以让人佩服。更让人敬仰的,是他们无私奉献的家国情怀。

  这一双双手,如果不是笔者亲自拍摄,否则,也会认为是最基层劳动人民的手。但是,千真万确,他们的主人是士兵,都是90后,有的是95后。这一双双手,原本都是稚嫩的手。这个年轮的手一般在大校校园拿着书本,或者在咖啡店捧着热咖啡,或者在家里端着热腾腾的饭碗,或者在电脑前惬意地敲着健盘,或者在酒店里举杯觥筹交错,或者在花前月下牵着恋人的手……这一双双手,如果不是紧握钢枪,如果不是拿着望远镜,如果不是紧勒缰绳,此时也在享受天伦之乐。这一双双手,如果不在刺骨的寒风中站岗,如果不在风里来雨里去,如果不在冰天雪地训练,如果不在戈壁滩摸爬滚打,也应该是一双双白皙的手。这一双双手,让我想起我的爷爷奶奶。在镜头里,我只看见与爷爷一样严重皲裂的手,只看见和奶奶一样粗糙的手,只看见一双双沾满尘土的手,只看见一双双受伤的手,按下快门的瞬间我总是泪眼朦朦。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你们的共同的称呼是“军人”!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却知道你为了谁!

  爱祖国,军人在用自己无声的行动。挥汗如雨,训练的节奏没有放慢;骄阳似火,巡逻的脚步没有停止;寒风凛冽,警惕的双目没有眨眼;雪花飞舞,戍边守防的热情没有降低……哪里艰苦,共产党员主动请缨;哪里需要,边防官兵坚定冲向前。责任担当在他们的肩上,五星红旗深深地烙印在他们心中。

  冰水润一润干裂的嘴唇 。

  中秋月饼在无人区成了高档食品。

  自热食品是大家的主要食品。

  压缩干粮充饥。

  中校曹玉斌感冒后炊事班特殊待遇泡一桶面。

  从后方送来馒头大家觉得在过年 。

  直升机空投的纯净水谁也舍不得大喝一口。

  19岁战士的手。

  长时间没有洗漱小战士手已经很苍老。

  在阵地上,官兵的手都是这样的。

  没挖地窝子前,官兵在旷野睡觉 。

  冰天雪地,疲惫的战士也能酣然入睡。

  夜晚,皮大衣上凝结一层霜。

  睡不着时,官兵在山顶学习“充电” 。

  扔石头释放情怀 。

  骑兵一览众山小。

  骑兵牵马通过“老虎嘴” 。

  翻越艰险的达坂骑兵分队也只能徒步。

  指挥员王军贤与战士一起挖地窝子。

  三名干部都比战士黑、比战士脏。

  中校曹玉斌在无人区的变化。

  屈怡25天前的照片,完全判若两人。

  大校王军贤在无人区的变化。

  车辆通过湍急的河流 。

  驾驶员停车小心翼翼查看地形 。

  这是全世界公路通过的最高海拔高度 。

  驾驶员闻之色变的巴尔觉达坂垂直落差1100米。

  年轻的“老手” 。

 

  年轻的“老手”。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