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日报新媒体:扶摔倒的老人怕被讹?他干脆成立了“扶人基金”(图)

发布时间:2016-04-30 21:56 | 来源:长安街知事 2016年4月28 17:55:15 | 查看:2062次


记者 董禹含

路上遇到摔倒的老人,不敢扶?怕被讹?如果有这样一个“好人基金”,被讹上的话会帮你打官司,打输了的话会替你赔钱,你是不是就敢扶了?

最初被认为只是个噱头的“搀扶老人风险基金”,身为大学教授的谈方,一做就是5年时间。“你就放心大胆地去扶吧,好人不孤单!”他说。

缘起:让好人没有后顾之忧

谈方是华南师范大学的教授,一看到丛飞、焦裕禄这样的好人故事,他就会感动落泪;在自己教的思想政治课堂上,讲到孔繁森、焦裕禄,学生就在下面笑,说“现在还哪有这样的好人?”

谈方告诉知事,要让学生们看到中国有成千上万的好人,不能让好人被遗忘。

2008年5月19日,谈方参加完为汶川地震死难同胞举行的哀悼仪式后,再也按捺不住心中要创办一个好人网的想法。

“就选择这个具有特别纪念意义的日子吧!”这一天,谈方正式注册创办了“中国好人网”,宗旨就是“说好人、帮好人、做好人”。

之后,南京小伙彭宇因搀扶一位摔倒老太而被告上法庭索赔13万。无论个中是非曲直,不可否认的是“彭宇案”后,敢不敢搀扶跌倒在地的老人,成为人们高度关注和非常纠结的社会问题。

如果不去搀扶,良心不安;去搀扶,又心有余悸,担心自己会成为下一个“彭宇”。

2011年,武汉一位80多岁的老军医摔倒在地无人搀扶,鼻血堵塞致死。他一辈子救死扶伤,却这样悲惨离世。

搀扶老人本是举手之劳的小事,怎么人们就不愿意做了,想做也不敢做了?谈方问自己。

于是,2011年3月,谈方发起并带头捐款2万元,在中国好人网设立了“搀扶老人风险基金”,让好人没有后顾之忧。中国好人网承诺:“不管是谁,见到老人摔倒你大胆去搀扶,如果被冤枉要打官司,我们有律师免费给你打,如果败诉了,基金给你赔偿,不管多少!”

事实证明,这样的支持其实真的很有必要。

“如果我们早就知道你们,一定会向你们求助的,我的丈夫也就不会死了。我丈夫就是要钱没钱,才会走上绝路。”当谈方和他的中国好人网志愿者团队来到广东河源市东源县漳溪乡村民吴伟青家,送上基金的1万元时,吴伟青的妻子蓝女士流着泪说。

2013年最后一天,吴伟青扶起摔倒老人后,反被老人家人索要数十万元赔偿。为自证清白,他投水自杀。

真难:只打赢过1场官司还坚持啥

基金成立5年多,输的官司,很多。

2011年,浙江小伙吴俊东驾驶三轮摩托车超车,发现身后两位骑电动车的老人摔倒,扶起老人后他们却认定是吴俊东剐蹭导致翻车的。吴俊东在法院二审判决他承担70%的赔偿责任后,求助于中国好人网。

谈方两次带着公益律师团前往浙江金华、杭州免费为吴俊东打官司。在省高院维持原判后,“搀扶老人风险基金”替吴俊东赔偿了7万多元。

谈方不是救世主,不能包打天下。说来无奈,在谈方经历过的10多次官司中,只打赢过1次,还是因为被搀扶的对象是小孩,小孩的家长打了搀扶者。

可谈方说,总不能因为难干就不干吧?总不能老让好人流血又流泪吧?

中国好人网还主动在新闻里寻找好人,给予帮助。设有一个“搀扶老人奖”,从2012年开始两年评选一次,每届设立四类奖项。其中,委屈奖,是奖励好心搀扶老人而被冤枉的好人;勇敢奖,是奖励不怕风险、勇于搀扶老人的好人;正义奖,是奖励敢于为好心搀扶老人者证明清白的好人;责任奖,是奖励主动承担撞倒老人的责任并积极施救的好人。

2011年,15岁的张聪骑电动车路遇一起交通事故,一位阿姨被撞倒,张聪上前搀扶,被诬为肇事者。没有监控录像,周围商铺的目击者沉默不语。张聪的父母在大街上举牌子找证人,十多天也无果。

到最后,甚至连张聪的父母也起了疑心:“一位证人都没有,说实话,是不是你撞的?”张聪受不了:“你们也这样怀疑我?我干脆跳楼。”

最后武汉交警通过“微量元素检测”,得出最终结果,不是张聪电动车撞倒这位阿姨。真相大白,阿姨也承认了,可拒绝道歉。

谈方代表中国好人网“搀扶老人风险基金”给张聪送去了“委屈奖”:奖金5000元。

呐喊:从呼吁道德到建议司法完善

去年7月,陆英章驾驶卡车缓速行驶在广东南海的一条马路上,他从倒视镜里面看到车尾处有个骑车的老太太摔倒了,就把车子停下来,和其他人一起将摔倒地上的老人扶起来。

但他要离开时,老太太却一口咬定,就是他开卡车把她撞倒了。陆英章报了警。交警赶到现场后,有三个人愿意为陆英章作证,人不是他撞的。卡车被作为证据扣留在交警大队。

几天后,交管队通知陆英章,要为事故负全责。陆英章有点懵,“怎么我负全责?都有人作证说不是我撞的了。”交警队的回复是,根据卡车后部保险杠上的摩擦痕迹认定陆英章是肇事者。

于是,他被告上了法庭。

陆英章四处打探当时的目击者,终于找到了一个人愿意为他出庭作证,证明他当时是帮忙扶起老人。陆英章联系了谈方,按照他提供的现场照片和资料,谈方和五六个律师一起研究证据,并同意为陆英章作法律援助。

但官司最终还是输了。“我以后再遇到这种事,不知道还会不会把人扶起来。”陆英章迷茫了。

“法律与道德、真相与证据、人情与世故……在搀扶他人这一举动中凝聚体现,并使之成为人性考验和诚信砝码。”卡车司机陆英章的案子是谈方印象最为深刻的援助之一。

法院认为,证人可以证明陆英章曾将老人扶起来,但不能证明他没有撞人。“但是反过来,也不能证明人就是他撞的。”谈方质疑。在他看来,不敢扶摔倒的人这事儿,除了在道德层面上推动,还一定要推动司法的改善。如果坚守“谁主张谁举证”原则,因搀扶老人被讹的人会越来越少,讹人的人不但不能得逞,还要付出代价。

谈方总结发现,行人和机动车发生事故时,无论机动车是否有过错,法官往往重判机动车方,其承担的责任一般超过10%。他呼吁修改《道路交通安全法》,“修改的内容为司机无过错不承担法律责任,和冤枉他人者应该被惩罚并赔偿他人。”

欣慰:委屈奖少了,勇敢奖多了

做“中国好人网”8年,基金5年,今年57岁的谈方头发掉了一半、白了一半,身体大不如前。

有人说谈方是沽名钓誉、想出名。谈方说,他不在意怀疑和非议,解释不了就行动。

在他的坚持下,改变的确在发生。

吴俊东案成为当年中国十大司法案件;四川达州开创了拘留冤枉好心人的老太及其儿子的先河;温州鹿城区慈善总会宣布拿出100万元设立“助人为善”专项援助基金,从2013年起用于救助该区范围内见义勇为好心搀扶他人的好心人;昆明市文明办公开承诺,市民若因搀扶摔倒老人被讹,由此产生的费用将由昆明市文明办申请爱心专项基金承担;部分地方也通过修订条例、设立基金,来分担见义勇为的风险……

与上一届相比,今年中国好人网第三届“搀扶老人奖”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委屈奖少了,勇敢奖多了。第二届“搀扶老人奖”中委屈奖7名、勇敢奖9名,而本届“搀扶老人奖”中委屈奖6名,勇敢奖有14名,这说明社会的正能量在上升,人们做好事的环境在改善。

“我希望这个基金最后不起作用,甚至完全取消,那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谈方说。

目前,中国好人网拥有全国各地志愿者1万多人、一支近200人规模的公益律师团,筹集好人基金400多万元,帮助了全国各地500多位困难好人。

虽然总有负面新闻,但其实,社会中好人很多很多。

2011年,中国好人网正在为搀扶老人被判赔钱的人打官司筹款时,谈方接到一个电话,要捐款,对方不肯透露任何个人信息,最后只说自己化名叫刘永泰。面都没见,第一次就捐了15万元,目前为止已经累计捐款70多万。

“其实,永泰是个假名,国泰民安的意思。他也不是个有钱人,也是农村出来的,生意小有起色而已。”

每次谈方给刘永泰打电话,商量一些资助困难好人的情况,他立马就会说“需要多少钱?我马上打款。”一个素昧平生的人,能这样支持好人网,谈方很感动。

“有很多好人,我和他们比起来,不算什么。不是我伟大,是生命里一路走来给予我支持和帮助的好人给我树立了很好的榜样,我一辈子感恩。”谈方说。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