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遗孤回国不认中国娘

发布时间:2018-10-01 22:01 | 来源:东北网 2005-08-22 05:01:40 | 查看:295次

  东北网8月22日电 李秀荣老人虽然已经卧床多年,但电话那端的声音依然十分洪亮,对于在哈尔滨的往事,老人记忆犹新。

  当年,老人住在原哈市太平区太安南二十道街35号,她和丈夫靠种地、养猪、卖菜、卖水为生。

  1945年11月的一天,李秀荣的丈夫出门卖菜,回家时带回了一个日本男孩,这是在街上两个日本军人托付给他的。男孩子说自己4岁了,名字叫野板祥三。

  老人说:“这孩子刚带回来的时候肚子胀得老大,手、脚全烂了,眼见着就活不成了。”夫妻俩急忙端来热乎乎的饭菜一口一口地喂他,并找来大夫给孩子看病。当时,李秀荣家里有一个大黄狗皮袄,是家里最好的御寒用具,一直给3岁的女儿赵连芹盖着。野板桥三来了之后,夫妻俩成天用大皮袄裹着他。经过精心的喂养和医治,这个原本奄奄一息的日本娃很快又活蹦乱跳了。

  当时,苏联红军还驻扎在哈尔滨,野板祥三来时穿着的小棉袄、日本军靴等物品,夫妻俩没敢留,全都烧掉了。这个孩子的真实身份,他们也没敢透露。但是,野板祥三的一口日语瞒不了街坊四邻,在得知李秀荣夫妇俩收养了一个日本孩子后,有些邻居很不理解,甚至骂他们是“汉奸”。

  老人的叔叔曾被日寇残杀

  李秀荣老人的外孙赵晓东告诉记者,1938年,日寇入侵李秀荣的老家河北省吴桥县,鬼子兵抓了12个“花姑娘”关在一所庙里摧残。李秀荣的叔叔李万和武艺高强,他偷偷潜到庙里营救这些姑娘时被日寇抓住。凶残的鬼子兵把他绑在大树上,剁掉了手脚,随后用刺刀将其开膛破肚。

  李万和遇害后,李秀荣的父亲李万祥开始拉起武装抗日,并参加了中国共产党。1946年,李万祥在山东德州被“还乡团”用12根钉子钉死在墙上。

  李秀荣是日寇侵入老家后逃难来到哈尔滨的。老人的女儿赵连芹说:“我们全家人都对我哥哥(野板祥三)很好,但是我的叔伯舅舅因为父亲是被日本人残杀的,一直和他不亲近,不来往。我舅舅说我妈‘不知国耻家仇’,还说,‘你收养日本鬼子的孩子,还不如当初把我接到哈尔滨。’”

  面对邻里甚至亲人的不解和指责,李秀荣老人觉得自己也无法选择:“这么大的国耻家仇,我怎么能不恨日本鬼子?可这毕竟只是一个小孩子,他知道个啥,我总不能看着他死啊!”

  收养日本遗孤被逼离哈

  抗战胜利后,李秀荣一家在哈尔滨的日子越过越好。1953年,李秀荣夫妇俩生下一个儿子,但他们依然把野板祥三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疼爱。

  野板祥三在哈尔滨上了四年半的小学。“我和哥哥是一起上学的,在当时的太平一小。那时我的个头小,坐在前排,他在后面。”赵连芹说,“一次老师点名,叫到我哥哥的中文名字时,可能是因为他听不太懂,过了一会儿才‘哦’了一声,同学们都哄笑起来,他从此就再也不去上学了。”

  “家里养个日本孩子,难啊。”李秀荣老人哽咽着说,“那孩子小的时候很淘,经常在外面惹事。”那个年代,收养一个日本孩子,这让李秀荣一家受尽了邻里的白眼。

  一户姓王的邻居,家里几口人都被日寇杀害了,因此经常找茬和李秀荣打仗。1955年的冬天,怀孕已经7个月的她又被“小强他妈”找茬带着家人一顿拉扯,结果孩子胎死腹中。老人从此失去了生育能力。

  因为野板祥三给家里带来的麻烦,善良隐忍的李秀荣一家决定离开哈尔滨回河北老家。“那天半夜11点,我们一家到三棵树火车站买了回老家的车票,家里6间房的大院落就扔在那了,没卖。”老人说。

  赵晓东说,按说姥姥是烈士的家属,村里人对她还是另眼相看的。但就因为收养了日本遗孤,连亲戚都不搭理她。他回国前我们处得很好

  1958年,赵连芹支边到了宁夏回族自治区,野板祥三则在天津动力机械厂来招工的时候去了天津。在野板祥三去天津的前三四天,李秀荣为他讨了个媳妇,他们婚后育有二子三女。

  赵连芹说,虽然野板祥三只念过4年半的书,但他“脑瓜好使”,学东西很快。最初,他在工厂里面烧锅炉,后来学会了开车,而后又靠自学成为工厂的质量检验员。

  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河北老家吃不饱饭,赵连芹便把母亲李秀荣和当时只有六七岁的小弟弟接到了宁夏。半年后,父亲病故,野板祥三从天津回来,埋葬了自己的养父。

  “后来,我哥哥他们厂子迁到了内蒙古呼和浩特,他经常来宁夏探望母亲和我,我们一家人相处得很好。”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赵家人开始帮助野板祥三寻找日本的亲人。心里虽然舍不得这个儿子,但是在善良的李秀荣老人看来,让儿子认祖归宗也算是了却了自己一个心愿。

  为了帮野板祥三确认身份,赵连芹和儿子赵晓东陪野板祥三一起回到哈尔滨。据赵晓东回忆,找到当年的老街坊时,老人们都说:“那个浑小子,可淘了!”一个老人还拍着野板祥三的胸口说:“当年你的养母为了你把家都扔下了,孩子,你要有人性,有良心!”

  哈尔滨之行除了找到许多相关认证外,野板祥三胳膊上的4个“牛痘花”也印证了他的身份——因为他们那辈人,中国孩子是不会得到这样的免疫的。

  赵家人的努力帮助野板祥三确认了身份。1992年12月,野板祥三赴日本寻亲。回来之后他显得很兴奋,浑身上下焕然一新,整个人的面目和对家人的态度都不一样了。他也没有向养母和妹妹介绍太多的情况,家人只知道野板祥三的父亲战时是个日本军官。

  1994年2月,野板祥三和妻子朱秀英带着满堂儿孙,一家共14口人赴日本横滨定居。赵连芹说:“走的时候,我哥哥一个劲儿地对我说,‘妹妹,我肯定忘不了你们。’”

  11年没过问过中国母亲

  令李秀荣老人难过和不解的是,这个日本儿子自从回国后,就连逢年过节也从未给她打过一个电话。2001年,李秀荣患脑出血瘫痪在床,野板祥三得知后依然拒绝回来探望,甚至没有问候一声。

  赵连芹说,野板祥三的大女儿和自己相处得还不错,家里的讯息她曾让这个侄女转达给野板祥三,但是当年那个许诺“忘不了你们”的日本哥哥,如今和他们已经成了陌生人。“最令我们想不通的是,妈妈当年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养大他,现在他怎么一点儿也不记挂妈妈呢?”

  赵晓东说:“野板祥三回日本之后,我才从公安部门看到,当时日本厚生省有一份表格,在那里面,收养日本遗孤的中国家庭可以提出相关要求,比如赴日本或经济补偿等。当时,野板祥三没有把这个表格给我们看,并以当事人不识字为由代签了。”

  目前,瘫痪在床的李秀荣老人住在女儿赵连芹家。11年来,老人一直惦记着一去不返的日本儿子和那些孙子孙女们。“原来好好的孩子,怎么到了那边就再也不来信儿了呢,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