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里除了我,全是骗子

发布时间:2018-07-25 08:19 |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年07月25日 09 版 | 查看:263次

罗小林发现自己被骗了。她在一个投资群里“炒黄金”,群里有教投资的老师,有助理,有和她聊得来的朋友,还有大批赚得盆满钵满的普通群友。

  可一夜之间,群解散了,朋友消失了,老师失联了,助理也换头像了。而她,投进去的钱都打了水漂。

  有人告诉她,所有收益超过7%的投资,都要留心是不是骗局。她很快确认,这就是个骗局,在这个所谓的“炒金群”里,除了她,其他人都是骗子。一个群的骗子为她打造了一个“楚门的世界”。

  受害者其实也不只她一个,每一个受害者都有骗子专门为之量身定做的群。

  最终,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破获了这起网络“炒黄金”诈骗案,涉案金额近千万元。所有涉案人员,都已经被刑事拘留。

  “赚翻了”“暴涨”,这些词就像不断推进血管里的鸡血

  罗小林最初加进这个“金枫旗开得胜布局18群”的聊天群里,是通过“炒股专家”金枫的推荐。

  她在某个名为“光波股评”的炒股公众号里看到广告,随后加上了这个叫做金枫的专家。进群那天是今年2月28日,没过多久,群里陆陆续续被拉进来100多人。

  金枫在一个叫“非常财经”的直播平台上讲课,传授炒股技巧。罗小林也申请了一个听课的账号,每天上午开盘前、下午收盘前,还有晚上8点左右都有课,讲课的老师除了金枫,还有一个叫赵坤的“专家”。课程只有声音,看不到讲课老师的样子,课后还有类似《金枫飞龙在天选股秘笈》之类的教材。在线听课的人数平均每天都有3000多人,按照金枫的说法,他一共有10万多粉丝。

  罗小林其实没怎么听这些课程,老师们丢出来的专业术语和理论大词儿,她听着一知半解。大部分时候,她只是静静待在群里,看大家聊天。偶尔她也会跟着买一两支股票试试水,有赔有赚。

  群里聊天的氛围确实很好,这些来自天南海北的群友,似乎在很短的时间内都成了朋友,今天你晒几张刚吃到的美食,明天我聊聊办公室里的趣事。大伙儿聊得最多的,当然还是股票和投资,时不时就有人把自己按老师指导投资赚了钱的截图发出来。

  “每次尾盘股神奇地拉升,群里就一片欢呼,还有人发红包庆贺。”罗小林回忆。

  3月底,群里来了一位新老师,据说是老师赵坤的“老领导”,名叫章飞。一大串头衔也跟着砸了进来,包括“金融博士”“华尔街操盘手”等。

  群友们好像都听过这个名字似的,有人说,这个章飞在2017年股市营利1.5倍,是个传奇人物。章飞开始讲课那天,甚至有人在群里发红包活跃气氛。

  大家都称章飞为“老领导”,老领导说的每个字,都从里到外透着高端范儿:“我是章飞,上周行情受中东局势缓和、朝鲜半岛出现和平转机以及美元强势反攻影响,黄金多头无力抵抗,价格持续下挫,在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有所缓解、中美贸易摩擦出现转机的背景下,我们接下来的操作以稳健波动布局金字塔为主,想跟上我的布局操作的战友,收到回复。”

  炒黄金市场和炒金平台的概念,就是在这个时候灌输给罗小林的。

  有群友申请加她为好友,罗小林挑着比较活跃的几个通过了。其中一个名叫“大谷海鲜”的账号算是群里的大牛,据说是姓王,因为操作好,颇有几分威望。大谷海鲜常发一些股市行情的链接给她,还推荐自己选的股票让她关注,给她讲自己的投资心得。

  “爽,就好像捡钱一样,一个波动就相当于抓到一个涨停板。现在遇到黄金牛市行情,躺着买都能赚钱。”大谷海鲜对她说。

  “但亏起来也快啊。”比起群友们永远高涨的投资热情,罗小林总像是最谨小慎微的那个。出于对朋友的担忧,她劝大谷海鲜谨慎些,但大谷海鲜说她想多了。

  “投资自然也存在风险的,有老师们的把握,还有最近战争的影响,单边行情都能赚。像昨晚,单边上涨一路高歌,赚翻了。”大谷海鲜说得信誓旦旦。

  4月,赵坤也恰到好处地在群里透露,自己刚刚在黄金市场上“狠赚了一大笔”,又劝大家股市目前行情不好,最好“清仓等待”。

  每隔一阵子,群助理红红就会催着她,问她注册炒金账号了吗。

  起初她犹豫:“我不敢,赚起来快,亏起来也是分分钟的事。”但很快,这样的犹豫就被淹没在了一整个群的热情中。

  “赚翻了”“暴涨”,这些极度吸引眼球的词,开始不断从群友、红红,以及那几位老师的头像后面蹦出来,就像不断推进她血管里的鸡血。每一天,各种“做金赚钱”的截图和对老师的赞美,都在群里此起彼伏。

  罗小林快要被这些群友的激情澎湃裹挟了,老领导和老师的用词越来越“高大上”,语气越来越斩钉截铁,群里似乎赚了大钱的群友,也越来越多。红红每天在群里刷屏:“今天有大数据,要抓住机会!”

  “正在存款,今晚跟上老师的操作。”“我要追加80万美金,跟上老领导的大行情。”群友纷纷响应,个个儿都显得比罗小林手笔大。

  罗小林最终还是在老师们推荐的某境外炒金平台上注册了账号,下载了专门的App,转了3000美元进去。每一笔交易,都要扣除50美元的手续费。

  起初,她赚了2000多美元,这让她胆子大了起来。她觉得自己好像也跟上了群友的步伐,不再是唯一没赚到钱的那个了。

  没多久,赶上一轮股市的暴跌。金枫和赵坤鼓励大家把股市里的钱都取出来,投黄金。群里开始出现黄金市场“将要有大行情”的消息,每个人聊起这件事,都仿佛拿到了天大的秘密和机遇,获利的截图和红包也一个又一个砸进群里。甚至有群友说,要辞职专门炒黄金。

  “3个月实现208%利润。”金枫直接在群里打出了这样的话。他同时宣称,自己最终的获利,还要抽出一部分捐给山区的孩子上学。那一刻,这个表态让罗小林动容。

  4月19日,金枫私聊罗小林:“朋友,今晚8点半是一周一次非农大数据行情,本周我都在分析这个数据行情。这波布局翻倍营利计划是股票加黄金一起布局,计划书已经给到助理了,你想跟上找助理报名。”

  罗小林当时的感觉就是“机会千载难逢,不跟上就是傻子”。她正被几只跌停的股票套牢了,一时间拿不出太多资金,一咬牙,干脆跟朋友借了10万元。

  当天晚上,群里的氛围就像上战场前的指挥部。

  “剩下5分钟好紧张啊。”

  “就等老师的指示。”

  “今晚大搞一把,明天换老婆去。”

  “数据马上出炉,大家准备好,看清楚方向操作!预祝大家大赚!”

  这场老师带领下的“炒金战争”开始了,来自“华尔街操盘手”章飞的“现价多加两成仓位”的通知一轮又一轮地刷屏。罗小林觉得又兴奋又紧张,她买了32手全仓,开始等待。

  数据开始下跌了,群友们都很淡定,罗小林起初也没怎么在意,等待回升。但很快,下跌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群里还有人说“跟着老师放心吧”,大谷海鲜也安慰她“淡定拿着”“相信老师”,可罗小林已经不敢看盘了。

  只一个晚上,她损失了8万元,这是她半年的收入。

  第二天的财经课上,赵坤用着比平时大了许多音量反复强调,昨晚的指导失误,是受了某些意外数据的影响。

  “有人亏了,我恨不得亏的是我自己,我心里比谁都难受。”他说。

  抱着“把亏了的钱再赚回来”的心态,当天晚上,罗小林又跟着老师炒了一轮黄金。相同的情形再次出现了,这一回,她损失了6万元。

  还没等她从亏钱的打击中缓过神来,不到一个星期,金枫发了个公告,声称群里进来许多发广告和病毒链接的人,群暂时解散,回头再加大家。紧接着,群解散了。

  看着解散后再也无法发言的群、头像和名称都变了的活跃群友,以及炒金账户中只剩下零头的余额,一个念头从罗小林心底窜了出来,越来越清晰——

  诈骗!

  投进平台里的钱,根本没进入黄金期货市场

  罗小林后来才知道,与她经历相似的不止自己一人。

  远在千里之外的上海市奉贤区,夏云也在那段时间,被所谓的“朋友”拉进了相似的群,听了同样的3位老师的课,在同样的平台上注册了炒金账户,大笔大笔亏了钱。夏云投进去的钱更多,足足有1456591元。到最后,她只取出来386179元,其余的100多万元“都亏掉了”。

  亏钱之后,夏云起初还想找章飞帮忙,再推荐一些黄金投资,好把钱赚回来,但她发现章飞开始找各种理由推脱,最后,干脆直接把她踢出了群。

  她也忍不住开始起疑了,最让她疑惑的一点是,群里好像只有她一个人在亏钱,其他所有人都在赚钱。

  5月30日,夏云到公安局报了案,从表面上来看,这件事不像是诈骗,更像是一次普通的投资失败。但由于涉及的金额巨大,出于谨慎,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决定查一下金枫群里几个活跃账号的IP地址。

  这些表面上天南海北的账号,都指向了同一个地址——广东湛江的一座写字楼。

  “这就不正常了。”奉贤分局刑警队的徐警官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

  5名警察立刻被派往湛江,找到了那栋楼,查探地形,调查情况。IP地址指向那栋写字楼的26层,有23个人长期在那一层的某间办公室里工作,这些人暂时成为嫌疑对象。

  6月6日,奉贤分局50余名警察前往湛江进行抓捕。“每名嫌疑人至少分配两个警察。”徐警官解释,6月7日凌晨,所有警察来到这栋楼下,分批乘坐大楼后面的电梯上到23楼,再爬3层楼梯到26楼。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太阳照常升起,23名嫌疑人陆陆续续走进办公室,像往常一样坐在办公桌前,打开了电脑,调出炒金平台,股票大盘,以及聊天平台的页面。

  所有嫌疑人都到齐了,抓捕开始。一间办公室的门反锁着,警察破门而入,里面还有个锁着的隔间,再次破门而入,有个人躲在床底下,手里抓着手机。这人就是夏云和罗小林注册的炒金平台的管理员庞友。在他的名下,有9张银行卡。

  在调查这个炒金平台的数据后,奉贤警方发现,包括罗小林在内,所有投资者的钱进入平台后,根本就没有被投进黄金期货市场。追查资金流向后发现,钱早早就“被分了”,显示在受害者账户里的数字,都只是根据黄金期货市场数据起落推算出的数据。

  “那些老师会预估大盘走向,然后反着给受害人进行指导,让他们极大几率赔钱。就算受害人运气好赚了,只要钱不是立刻提出来,老师就会鼓动他们再进行投资,直到把钱赔光了。实际上,账户里那时候根本就没有钱了,只有虚假的数字。”徐警官向记者解释,所谓群友们发出的赚钱截图,都是在各种虚拟投资的软件上模拟出来的画面。

  就是这些关键性的证据,让警方基本上可以确认,“就是诈骗”。

  以前也有炒黄金诈骗,“但套路没这么深,没这么戏精”

  几轮审讯之后,徐警官发现,就是这23个人,撑起了那些有几十甚至一百来人的聊天群,“有的一个人负责七八个账号”。不同的角色由谁扮演,都列在一张表格里

  有的扮演老师,专门负责高谈阔论,营造权威感,尽管是初中毕业的文化水平,培训几天,甩起期货、股票的专有名词来,已经头头是道,俨然是“华尔街操盘手”。

  有些人扮演好朋友的角色,聊天时抛几句暖心的话,负责迅速跟受害人搞好关系,取得信任,等到关键时刻,就要鼓励受害人跳坑投资。

  更多人扮演的还是芸芸群友,营造出一副热火朝天的投资氛围,卷成一个漩涡,把受害人拖着向下拽去。

  这些人每天早上开会,针对不同的受害人,总结最新的进展,制定下一步计划。他们有培训课程和教材,专门传授“话术”。

  “我了解到的客户,在平台上最后都是亏钱的。”扮演“操盘手”章飞的嫌疑人林华说。每一笔资金进入平台,林华都能拿到5%的提成。

  每个炒黄金群,实际上都只有受害者一个真实的人。据林华解释,炒黄金实际上大概率是亏钱的,全靠员工扮演的群友营造出能赚钱的假象。群里但凡多一个真实客户,两个人相互印证,就会发现实际上在亏钱。

  “我们只要让客户能重仓操作,总能让客户亏钱,最后客户亏得多,公司就赚得多。”林华交代。

  她去年年底被庞友招进公司,很快就成了业务骨干。至于这个平台,庞友也是从朋友的朋友那里拿到的。

  回看当初的聊天记录,罗小林就像在看自己是怎样一步一步放松警惕,“滑向深渊”的。她评论赵坤,“真是个戏精”。

  罗小林撑了快两个月才被拽下去。她承认,如果是她自己做投资,绝对不敢这么买,也不敢一下子买这么大。

  “真的就像是《楚门的世界》,专门给受害人打造的。”刑警队施队长感慨,“以前国内也有炒黄金诈骗,但套路没这么深,没这么戏精。”

  作为刑警,施队长见过各种各样的诈骗手法。前不久,奉贤警方刚破获了一起谎称帮人开发“微信小程序”,实际上什么像样产品都交不出来的诈骗案。还有一些假的古董鉴定网站,看到客户带来鉴定的东西,就一惊一乍地形容为稀世奇珍,愿意帮客户展示拍卖,随后骗取大额保管费或活动经费。

  但像这次黄金诈骗案一样,一个群里全是骗子,只有一个受害人的情况,他们也是第一次遇到。

  “我们这次打掉的只是利益链上的一个点,背后其实还有很多人,需要继续挖。”施队长说。

  为了顺藤摸瓜,刑警队开始在类似的炒股群里“卧底”。施队长也加进了一个可疑的群,群里同样有着热火朝天的气氛,群友们除了聊投资,每天还会彼此打招呼,会讨论公益,世界杯期间竟然还会聊聊足球。

  兴许是发现施队长对炒金投资的事儿油盐不进,没多久,这个群解散了。

  (罗小林  夏云  庞友  林华均为化名)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张渺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