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例“王者荣耀”外挂案宣判 两人获刑(3图)

发布时间:2018-07-21 21:59 | 来源: 新京报 2018年07月21日 第A09 | 查看:183次

高中文化男子自学编程制作出售游戏外挂,获刑一年零三个月;外挂影响游戏程序设定,破坏性强

嫌疑人谢成接受警方审讯。 江阴市检察院供图

谢成开发的外挂可以实现作弊功能。江阴市检察院供图

王者荣耀游戏界面。图/视觉中国

  手机游戏大热的时代,各种游戏外挂大行其道,手游《王者荣耀》也不例外。

  近日,江苏省江阴市法院宣判全国首例《王者荣耀》游戏外挂的入刑案件。

  游戏外挂的制作者谢成、王超一分别被上述法院以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和一年,并处2万和3万元罚金。

  记者从江阴市检察院获悉,谢成通过自学编程,建立“内测群”提升“用户体验”的方式,出售超过20个版本的“王者荣耀”游戏外挂。王超一是游戏程序的销售代理。

  检方认为,警方查扣鉴定的三个外挂程序版本均存在对游戏客户端实施未授权的修改、删除操作,对游戏的正常操作流程和正常运行方式造成了干扰,被认定为对游戏服务器产生破坏作用的程序。

  游戏作弊者被封号后向警方报案

  2017年8月,左飞(化名)走进江苏省江阴市公安局三房巷派出所。这名男子的报案内容,并不是常见的失窃或者纠纷,而是自己在手机游戏《王者荣耀》里“开挂”后,账号被封。

  所谓“开挂”,就是在游戏中连接外挂服务器。

  网络游戏外挂是指利用电脑技术专门针对一个或多个网络游戏,通过改变网络游戏软件的内部程序,制作而成的作弊程序。用户利用外挂这种作弊手段可以轻易得到其他正常用户无法得到,或必须通过长期运行程序才能得到的游戏效果。

  以左飞所玩的“王者荣耀”为例,个人私自开“外挂”,一旦被游戏开发商发现,就可能被封号。

  记者从江阴市检察院获悉,左飞告诉警方自己花了75元,从一名外挂提供商那里购买了永久版游戏外挂,对方承诺“长期运行、永不封号”。因此,在自己的账号被封后,左姓男子以外挂提供商涉嫌诈骗为由报案。

  左飞报案后,一个非法外挂销售团队开始浮出水面。该团队以root软件、操作流程、内部辅助软件、激活码为技术核心,通过QQ群进行推广,借助代理寻找“客源”。

  按照左飞的说法,这种外挂,可以在游戏里开启无敌模式,几秒打完一局,短时内,就能达到别人一天的收获量。

  警方告诉记者,外挂的出售者和购买者之间更多涉及虚假宣传,而非刑法意义上的诈骗,因此无法以诈骗罪立案。

  警方介绍,尽管这一案件并未立案,但是左飞提供的信息还是引起了警方注意。随后,依据男子提供的线索,江阴警方先后在福建、内蒙古、四川三地调查,一起网络外挂制售案件自此浮出水面。

  高中文化男子自学制作外挂

  江阴警方调查发现,左飞所用的游戏外挂,由一个名叫谢成的男子开发。

  从游戏爱好者到外挂开发者,只有高中文化的谢成“进步”很快。记者从江阴警方获悉,谢成曾经通过网络购买过游戏外挂,在尝到甜头后,毫无编程基础的谢成,决定从零起步,自己独立开发游戏外挂,赚取利润。

  谢成自学的手段,包括在网络查阅编程资料教程,每日混迹于各种游戏开发交流QQ群中,见到“程序员”就主动攀谈,付费向对方提出一些在自学编程中遇到的问题。

  自学一年多后,谢成开始自己编写外挂程序。两周之后,外挂程序初步成型。他制作的这款外挂可以达到视距增加,并具有透视功能,用户可以提前获知前方的危险,并且直接进行打击,还可以让一些怪物“出现即死”,无需动手就能赚取金币。

  谢成告诉警方,为抢夺市场,自己不断提高用户体验,通过拉人组建内测群,谢成不断完善功能,更新外挂程序,通过实现验证码登录功能,保证只有付费用户才能,使用外挂程序。

  经过不断“改进”,谢成开发的外挂,在用户圈内小有口碑,一些二级代理商也主动上门。

  值得注意的是,除出售外挂程序,谢成还直接以200元的价格出售程序源代码。

  源代码指编写的最原始程序的代码,是一种固定程序。

  谢成出售外挂源代码之后,买方可以在源代码的基础上,进行二次开发。

  还有用户多次购买源代码,并进行二次开发。警方调查发现,在获得源代码后,上述用户修改部分功能的源码和验证码,制造出属于自己的定制版外挂程序,并在市场销售。

  案发后,包括谢成在内的多名涉案人员被警方控制。作为全国首个“王者荣耀”游戏外挂的刑事案件,案件在侦查阶段引发广泛关注。2017年年底,案件移送江阴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 案件焦点

  专家确认源代码同样具有破坏性

  新京报记者从江阴市检察院了解到,经过阅卷、讯问后,检方承办人发现,案件部分环节证据相对薄弱。例如,警方查扣鉴定的三个外挂程序版本,均存在对游戏客户端实施未授权的修改、删除操作,绕过游戏的保护措施,对游戏的正常操作流程和正常运行方式造成了干扰,被认定为破坏性程序。

  不过,涉案人员交代,其先后开发并生成的外挂程序版本接近20个,大部分通过QQ出售,在审查中,要从海量的聊天记录中,区分各个版本的具体销量并不现实。

  江阴市检察院检察官魏宏溥提出,这一案件的焦点在于,在同一段源代码的基础上,经过修改后,出现新的外挂程序,是否与目前已经查获的外挂程序具有同样的破坏性。

  警方技术人员称,部分版本虽然未被查获,但是实质上均是在一个源码上生成。

  不过,这一解释依然存在问题。检察官魏宏溥提出,鉴定报告中并未确定,外挂程序的源代码存在破坏性,在这一前提下,源代码生成的程序是否具有破坏性,能否以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起诉,则存在逻辑问题。

  最终,在魏宏溥提议下,专案组联系鉴定机构的专业人员,对这一问题进行理清。

  检方获得的专家结论显示,因为源代码并不是一般程序,鉴定机构无法作出“破坏性结论”。但是,鉴于基于源代码开发的外挂程序,可以实现修改游戏内存、修改游戏数据的功能,因此也可以视为具有“破坏性结论”。

  ■ 专家说法

  各地均以刑责打击游戏外挂

  游戏专家楚云帆告诉新京报记者,近年来,游戏外挂犯罪在全国各地屡有发生。外挂泛滥,会影响游戏的生态,使用外挂程序的玩家,可以用极低的代价获得高分,对其他玩家造成不公平,破坏游戏的规则,最终影响游戏程序的设定,具有较强的破坏性。

  检察官魏宏溥说,虽然各地司法机关对不同游戏外挂案件的罪名定性尚有争议,但对于这一犯罪现象,均以刑责依法打击。

  魏宏溥说,这类犯罪有多方面成因,一是游戏环境中存在的开挂文化,成为外挂开发者、销售者走上歧途的诱因;其次,行为人对违法犯罪行为属性认识不足,制挂随意,售挂公开,用挂坦然,而对于其中所蕴含的刑事法律风险,很少有人能真正意识到;最后,相关平台运营商监管失职,一些平台售卖外挂激活码,助推犯罪大行其道,运营商难辞其咎。

  据此,魏宏溥提出,防止这类犯罪事件发现,既要营造公平合理的游戏环境,也要提升行业自律,落实监管职责,堵塞运营漏洞。(记者 王煜)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