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心汇”,遍布骗局的“丧心汇”

发布时间:2017-08-12 11:03 | 来源:人民日报 2017-07-29 06版 | 查看:132次

——对“善心汇”涉嫌特大传销案的调查

  本报记者  倪  弋

  “布施”金额数百亿元,发展“会员”500多万名,分布全国31个省市区……2016年5月以来,犯罪嫌疑人张天明等人通过“深圳市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涉嫌以“扶贫济困、均富共生”的名目,打着致力于探索构建“新经济生态模式”、推动国家精准扶贫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战略落地的旗号,以高收益为诱惑,通过微博、微信等互联网渠道进行宣传,大肆发展“会员”开展传销活动,骗取巨额财物。

  近日,按照公安部统一部署,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对张天明及其“善心汇”犯罪团伙依法查处、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一起涉嫌特大传销犯罪案件浮出水面。

  打着“均富共生”旗号的庞氏骗局传销

  “以张天明为首要成员的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设置有入门费、静态提成收益和动态提成收益等规则。”据专案组民警介绍,每名新加入“会员”可在“善心汇”网上系统注册一个账号,需以300元价格购买“善种子”激活账户,其后才可在系统平台的静态、动态提成模式中获利。

  在静态模式中,激活账户需向平台内的其他“会员”进行“布施”(打款),根据“布施”金额的多少,分为特困、贫困、小康、富人、德善、大德六个档次投资“社区”,金额从1000元到1000万元不等。平台会自动将会员的“布施”匹配给其他会员,“布施”的人可接受其他人的“感恩回报”,15天至60天之内,就能获得本金5%—50%不等的收益,投资的档次越低,收益率越高,参与人群越多。

  同时在动态模式中,会员通过发展下线,可以拿到第一层下线“布施”金额的6%、第三层4%、第五层2%的提成,所获提成的50%可以提现,另外50%在平台内存为虚拟货币“善心币”,可在善心汇公司设立的“慧商品商城”消费。

  除了通过上述两种模式之外,“会员”还可以通过向公司批量购买“善种子”、发展一定规模的“下线”等方式晋升“功德主”“服务中心高级会员”,以四五折—八折价格在平台购买“善种子”“善心币”,再售卖给下线“会员”,从中赚取差价。“这些费用绝大部分直接打款至张天明个人账户,传销平台的所有资金流转均由他实际控制,经初步核查,张天明个人及其绝对持股的善心汇公司已从中非法获利10余亿元。”专案组民警介绍。

  短短一年,“善心汇”何以发展了500万名“会员”、“布施”金额高达数百亿元,建立起令人咋舌的“商业帝国”?多名“会员”告诉记者,他们之所以被蛊惑,在于“善心汇”打出的“均富共生”旗号和许诺的高额回报,带来的极大诱惑。

  真的有“穷人多赚钱、富人少赚钱、一起赚大钱”的经济模式吗?仅仅十几天的回报率竟能最高达50%?究其本质,“善心汇”的返利运作模式,就是“拆东墙补西墙”的庞氏骗局,其收益完全源于新加入“会员”所交纳的资金,一旦没有新鲜“血液”进来、资金链条断裂,必然最终导致“盘子”崩溃。

  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只要具备收取入门费、发展下线、层级返利这3个特征,就可以认定涉嫌传销。“纵观‘善心汇’的运作模式,无论是300元‘善种子’的入门费,还是靠‘拉人头’以发展‘下线’,并组成层级,按人数返利等,均符合我国法律规定的传销的所有特征。”专案组民警说。

  披着“慈善”外衣的“经济邪教”

  “‘善心汇’,一听就让人觉得富有爱心和公益精神,没想到竟是这样一个黑心组织!”市民李女士愤愤地表示。

  除了提供“均富共生”的经济利益诱惑,为了蛊惑更多人参与其中,以张天明为首的“善心汇”犯罪团伙,还以“扶贫济困”的名目,为其涉嫌犯罪活动披上了“慈善”的光鲜外衣。

  “张天明特别擅长包装,他充分把握了人性中‘一心向善’的这一优点,并加以利用,将自己打造成一个‘慈善家’的形象。”据犯罪嫌疑人、张天明助理刘某交待,张天明树起响应国家“精准扶贫”政策,投身“普惠金融”等旗号,经常策划一些社会公益类活动,例如开展一些慈善捐款、主动邀请媒体采访等。一方面是为扩大“善心汇”品牌在社会的曝光度和“声誉”,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自己的“慈善家”形象更深入人心,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吸引更多的人和资金持续进入,让“盘子”的资金链不至断裂,以获取更多非法利益。

  这位“慈善家”真的在做慈善吗?

  “经初步查明,相较于张天明非法获利的10余亿元,其累计捐献、援助的金额就是九牛一毛,而且他是拿着靠传销从‘会员’那圈来的钱去做‘慈善包装’。”专案组民警透露。

  与美其名曰“慈善”、“包装”自己的投入相比,张天明对自己的投资消费可谓一掷千金,据张天明交待,他曾一次性花费2.2亿元购置了一整栋楼。

  “我们国家既有嗷嗷待哺的贫困人口,也有不知道钱怎么花的富裕阶层,这两个群体非常需要一个有公信力的平台进行勾兑……你说我们现在从事的事业不伟大吗?”从2016年年初直至被抓获,张天明于每周一至周五(节假日除外)晚8点30分,都会通过微信群面向所有“会员”进行“宣教”,在此过程中他会借用“人类命运共同体”“民族大业”等名目,向“会员”一遍遍宣扬自己正带领大家从事着“慈善互助”“扶贫济困”等“伟大事业”,分享其“修身养性”“求真向善”等心得体悟,将经济诱惑、慈善目的和精神蛊惑相结合,俨然一幅“经济邪教”的图景。

  “不少‘会员’在微信群里都称呼张天明为‘张天师’,他巧立名目,为自己罩上‘慈善家’‘得道大师’等光环,通过反复的洗脑宣传,稳固既有群体,开拓新进‘会员’,归根到底还是为了获取更多非法利益。”专案组民警说。

  破坏社会安定、经济秩序的非法组织

  除了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以“慈善”为名目进行非法敛财之外,以张天明为首的“善心汇”还大肆组织“会员”在全国多地进行非法聚集,严重扰乱社会秩序。

  因几名骨干技术人员被湖南省永州市公安机关抓捕,担心“善心汇”系统平台崩溃,运作模式难以为继,资金链面临断裂风险,2017年6月,张天明通过微信群煽动了上千名会员赴湖南省政府进行非法聚集,提出“释放技术人员、要求解冻账户、撤销对张天明的网上追逃”等要求。据专案组民警介绍,为了更好实现其非法要求,张天明特地授意现场组织者,将老年人和残疾人等社会特殊群体放在队伍最前排,让他们在瓢泼大雨中忍受饥寒,营造出一幕看似“凄惨”的场景。

  而在张天明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之后的7月24日,其同伙还组织了大量会员在北京市进行非法聚集,要求释放张天明及其他落网团伙成员,并提出让“善心汇”平台继续运作。

  “我们的系统迟早会崩盘。”据犯罪嫌疑人、平台研发者黄某某估算,随着发展的“会员”越来越多,所需的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善心汇”的运营模式预计只能支撑1000万“会员”的规模,即使延长返利周期、增加“布施”金额也终将难以为继。“‘善心汇’同其他传销模式没有本质不同,都是‘上线’获利多、又安全,‘下线’获利少、风险大,一旦系统崩盘,则意味着最广大‘下线会员’的投入打水漂。”专案组民警分析,这不仅会对经济秩序造成巨大的破坏,也是对人民群众的财产安全带来的巨大威胁。

  “‘善心汇’就是一种传销,给广大群众、广大‘会员’带来严重后果,也给政府和社会带来巨大影响,已经变成‘恶心汇’了,应该取缔。我衷心奉劝广大群众,不劳而获是走不通的,是不能长久的,大家不要再影响公共秩序,不要越走越远。能够真正意识到这种模式的危害。”面对“善心汇”造成的巨大危害后果,犯罪嫌疑人张天明对自己的恶行开始悔恨。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