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杭州日报整版报道谈方的人生:好人好报(5图)

发布时间:2014-03-04 09:07 | 来源:杭州日报 2014-03-04 B06 | 查看:7690次

好人谈方教授

《杭州日报》“倾听人生”栏目整版报道缩略图

  讲述 谈方 整理 王燕

  好人事业是我人生的必然选择。我的口号是:教授可退休,公益不退休。  

  40多岁的时候,人家说我看起来只有30岁。儿子高中打球受伤,我赶过去。处理好伤口,医生说,没事的,把你弟弟带回家休息几天就好了。

  2008年5月19日,我49岁,创办中国好人网。

  今年我快55岁,头发掉了一半,白了一半,身体也不如从前,别人说我老了很多。

  这几年来,我每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捐款31万多,在全中国找好人,帮好人。有人说你一个教授不好好上课,去帮什么好人?不务正业。还有人造谣说我在学校不上课。

  其实,我每学期给本科生、研究生上两三门课,这几年的年均课时都是300多。

  我讲授的是思想政治课,教人向善做好人,就是我最大的专业。2011年,我成为全国最早公开招收公益慈善研究方向的硕士生导师之一,做公益又怎么是不务正业呢?

  2012年8月,湖南湘潭的王培军因搀扶老太被诬撞人,遭遇连环索赔。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服毒自杀了。2013年12月,广东河源村民吴伟青,搀扶摔倒老人,反被索要数十万赔偿。今年1月2日他选择投水自证清白。他死后,老人承认是自己摔倒的。

  这些好人把名誉看得比生命还重,才会用极端的方式来证明自己。我心痛啊!

  中国好人网就是要帮好人,不让好人流血又流泪,不让好人受了苦还要受委屈。

  有人不明白我为什么做“好人事业”,说我吃力不讨好,说我傻子,说我沽名钓誉的都有。

  如果大家了解我的人生经历,就会相信:好人事业是我人生的必然选择。我的口号是:教授可退休,公益不退休。

  小时候路遇乞丐,我把他牵回家。村里人问他是谁啊?我说不认识。  

  我是湖北黄冈人,生长在一个乐善好施,乐于助人的家庭。小时候常看到爷爷奶奶拿家里的东西救济周围的邻居、乞丐。

  时候有天放学回家,路上遇到个乞丐,我就把他牵回家了。

  村里人问我,他是谁啊?我说,我也不认识。我看他很可怜,就把他牵回来了。

  前些年回老家,家里人说起这个事情还在笑。

  还有次学雷锋差点把命都丢了。高一的时候,重感冒发烧,刚刚打了青霉素坐在医院凳子上观察时,来了个腿部烧伤的人,我站起来让座,没走几米就晕倒了,摔在水磨石的地面上,两颗门牙摔掉了。

  我父亲正直善良。以前提工资的机会本来就少,父亲却会让给别人,说别人更困难。分房也一样,身为法院院长,全国优秀法官,父亲却是最后一个搬到新房的。

  “文革”中,任区委书记的父亲被打成“走资派”,剃了光头上街扫地、游街。

  因为子虚乌有的罪名,父亲被抓去连夜批斗,突发脑溢血,昏死三天三夜,抢救回来以后,父亲从额头鼻梁人中这里一条线划下来,整个右半边身体都是麻木的,一直到1997年去世。

  曾经牵头批斗父亲的人,是父亲以前的同事和朋友,最了解父亲的为人了,却把父亲整得那么惨。我当时读高一,很生气。

  父亲对我说了3句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忘:“一、你不要怪任何人,这是组织的行为。即使他不来,别人也会来的;二、任何组织、政党都会犯错,你也不要记恨组织;三、你要相信爸爸,相信总有一天公正会到来的。”

  凌晨4点多,我们新兵乘车离开家乡,当天上午8点多大学录取通知书就来了。  

  我这辈子遇到很多好人。

  1976年下乡当知青,1977年11月参加高考,全县报考文科的,就我一个人上了分数线,当时成绩在县教育局外面的墙上张榜公布的。可是左等右等录取通知书都没来。北海舰队有一个排长来招兵,听说有个小伙子很优秀,考上大学了,但没收到录取通知书,还有人告诉他我父亲是一个被冤枉的好官。

  排长跑到我家来,愿意带我走。其实我不想去当兵,我想上大学。但之前我哥就是因为父母亲的冤案连参军的报名资格都被取消了,为了不让父母难过,我决定去当兵。

  命运就像开玩笑,第二天凌晨4点多,我们新兵乘车离开家乡,当天上午8点多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就来了,是华中师范大学政治教育专业。

  过了一段时间,部队领导找我,说受北海舰队司令部委托,来叫我回去上大学。原来是村干部把我的录取通知书直接寄到北海舰队司令部了。

  这样,我就比新生报到时间晚了1个月,系领导说名额已满,因为我没去报到,他们补录了一位。那时候很严格,不能擅自增加招生名额的。

  这事儿被校领导知道了,报到教育部,最后破例特批一个名额给我。

  我一路上遇到的都是贵人,好人……是一系列的好人成就了我的大学梦。

  毕业后我分到湖南长岭炼油厂,之后考上了武汉水利电力大学,成为湖北省第一个党史研究生,也是陈乃宣老师的第一个研究生。1991年我和陈老师一起主编了一本书,是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陈老师在前言里特别提到,这本书的主要工作是谈方做的。他从不在他指导我写的论文上署名。

  我后来也从不在我学生的论文上署名,也不让学生替我写任何东西,我愿意帮助学生,把学生当朋友。因为当年老师就是这样言传身教的。

  学生发来很长的短信:“老师加油吧……我会记住你的话,做个好人。”  

  做好人网,不是因为我比别人伟大,也不是因为我钱多,是因为我看到那么多好人帮助别人,我只是想像他们那样做。

  男儿有泪不轻弹,可看到受苦的好人,我经常泪流满面。深圳一个叫丛飞的歌唱家,救助了三百个孩子,自己却得癌症去世了,我哭了好几次,带头捐款设立了“丛飞助学基金”。看焦裕禄的电视剧,最后两集我真是痛哭流涕啊,那么好的人死得那么惨,当晚就带头捐款设立了“保护焦裕禄基金”,想保护焦裕禄式的好干部。

  为什么这个社会捐款越来越多,社会道德却越来越差?不是因为没有好人,而是因为好人得不到尊重和保护,好人没有团结起来。2008年5月19日下午3点半,为汶川大地震死难同胞默完哀,我拿出2万块钱,创办了中国好人网。

  以前上思想政治课,讲到孔繁森、焦裕禄,学生就在下面笑。他们说,现在哪里还有这样的好人啊?我要带学生走出课堂,去找好人,帮好人,做好人。

  2013年12月18日,那天风很大,我在教室里正在与学生讨论精神文明建设时,外面的自行车倒了大片,一片狼藉。我就和学生讲,我们能不能做点什么呢?大家可不可以去把自行车扶起来,去体验一下举手之劳也可以做好事的经历,感觉一下做好人不难,人人都可以的快乐?

  事后,一个学生给我发了很长的短信,我现在还保留着:“老师,说真的,我一直觉得在有人看得到的地方做好事好傻……刚刚我其实已经走过了那堆单车,心里好想扶,就怕有人看到,可是最终我还是回头了,想到了您,想到了自己的心,……要做就做吧,扶起那些单车,其实只是好小好小的好事,可是老师,我在扶完后走在路上,心里像装满了阳光,天更蓝了,心里有种好放松的感觉。谢谢老师,老师加油吧,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会被你感动,会有越来越多的好人出现……我会记住你的话,做个好人。”

  很多市民帮我们师生一起找。只花了3个小时,就找到了好乞丐龚忠诚。  

  2008年12月30日,我带100多个本科生、研究生上街找一个乞丐,就是很多媒体报道过的最感人乞丐龚忠诚。他自己腿有残疾,还把靠用手在地上行走乞讨来的钱捐给汶川灾区。

  这次社会实践的题目是:寻找好乞丐龚忠诚。在天河区、越秀区、东山区各选一个繁华地点,拉开横幅,散发传单。

  我们的横幅是:“尊敬的好乞丐,您在哪里?我们看您来啦!”

  很多市民看了我们的传单,帮我们一起找。只花了3个小时,就找到了龚忠诚。

  难的不是找人,大部分时间和精力是花在协调沟通上。上街搞活动,事先必须经过要去的3个区的公安局、街道、辖区派出所、商场、城管的同意。

  公安开始不同意,说你们这样是在搞游行集会。商场也不同意,说你们这么一搞,乞丐都来了怎么办?城管说,乞丐我们遣散都来不及,你们还找来慰问?

  我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去沟通,一次又一次去说服,说得筋疲力尽。

  我邀请了几家媒体,没人理我们,有记者怀疑我沽名钓誉,就广州日报的徐静记者跟了我们一天,我很感动。

  找到龚忠诚后,他还没反应过来什么事儿。我就讲好人网是专门帮助曾经帮助过别人而现在自己有困难的好人。您上半年那么困难还为地震捐款,冬天了,我们给您带点衣服、鞋子和慰问金来。

  我们想让他感受到社会对好人的尊重,也让大家看到,这个社会任何人做了好事,大家都不会忘记。

  我的两个研究生,一个给他提鞋,一个背他上厕所。当记者问研究生脏不脏时,研究生说没有感觉他脏,反而觉得他比自己高尚,背他是一种荣幸和洗礼。后来,一位企业家帮他开了个凉茶铺,雇了两名员工,门面免租,每个月还给他2000元。两年后,他回老家河南驻马店开了个杂货铺。

  海南一个很健康的女孩子看到报道,跑到广州找他,跟他一起回河南老家,一定要嫁给他。前段时间给龚忠诚打电话,他很开心,说快要做爸爸了。

  我们没能力帮所有的人,我们只帮好人,目的是起到一个呼唤和示范的作用。  

  龚忠诚凉茶铺开业的时候,我们送了面“好人有好报”的锦旗去。遇到一个叫左伯的人。左伯说他把我们的事情讲给在美国的朋友听,那位朋友嘲笑他,说你傻啊,这种事情你也信?肯定是骗子!

  左伯当时就急了,说你不要狗眼看人低,我相信谈教授!

  那天我们在凉茶铺遇到,左伯当场就加入了中国好人网当了志愿者,不久他全家五六个人都加入了。

  虽然有些人怀疑,但像左伯这样信任我们的人也越来越多。

  有位叫刘永泰的志愿者,这是化名,寓意永远国泰民安的意思。他前后捐了50多万了。在他之前,捐款最多的是我,才31万多。我母亲是年龄最大的中国好人网志愿者,她每个月至少为好人基金捐款100元,共计捐了8600元。

  刘永泰是2011年10月看到报道后主动和我联系的,说我做的好人事业是真正的法布施,比普通的捐款济贫更有意义。他开始说捐5万,后来第一次就打了15万过来。

  他现在是中国好人网好人基金会的副主席,几乎我一给他打电话商量资助困难好人时,他就会主动说他捐多少,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其实他也是普通人家,前几年打工赚了点钱。他们家平时生活都很简朴,连洗菜、洗脸、洗衣服的水都会留着拖地、冲厕所。

  这几年下来,中国好人网帮助了200多位好人,2000多个普通老百姓。

  我们现在全国有志愿者16000人,有200多名公益律师为好人免费打官司;有几十个公益医疗专家为好人提供优质治疗,还有好人医疗点;有几百个公益学者为好人事业提供理论支撑;还有公益媒体团,给我们提供好人好事的信息。

  好人基金目前资金不多,精力也有限。我们没能力帮所有的人,我们只帮好人,可是好人也帮不完。我们的目的是起到一个呼唤和示范的作用。

  救刘桂华也是在拯救我们自己,拯救这个社会,不要生活在冷漠和无情当中。

为刘桂华募捐

  2006年10月,湖南怀化的残疾农民刘桂华在一次车祸中颈椎腰椎都受了重伤后还救了12个人,医生都说简直不可想象。

  湖南省给他评了见义勇为奖。省里奖励10000元,市里奖励2000元,县里奖励500元,出车祸的公司陪了30000元。这点钱对于他的伤,是杯水车薪。

  刘桂华之前开酿酒厂,算是先富起来的人。钱花光了,可他救的12个人没一个站出来帮他。

  最痛苦的是,他痛啊,一个晚上打五六针封闭都痛得受不了。妻子半夜醒来突然闻到农药味,赶紧送他去抢救。

  他痛不欲生,也不想连累家人,自杀了五六次。村里人还嘲笑他,说他傻,想出名,活该。

  湖南省政府也曾组织最好的医生免费为他治疗,可是效果不理想。刘桂华打电话说他越来越痛苦不堪,不想活了。我决定把刘桂华接到广州来请民间医生治。

  这要花很多钱的,是个无底洞,你有那么多钱吗?万一你把他接来了,好人网帮好人帮死了,不仅好人网办不下去,你还要坐牢的……大家都反对。

  我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接,如果不救他,让一个见义勇为的英雄就这么死了,那才是给国家和政府抹黑呢。

  2010年1月19日凌晨3点多,妻子陪刘桂华一起从湖南乘火车来到广州。我特意买了一束鲜花去车站接他。一看他的样子,我眼泪都要下来了。他的脸是青灰色的,整个人很麻木,我把鲜花塞到他手上他都不知道拿。

  我连夜开车送他去好人网志愿者、清远市济世堂刘国洪医生那里治疗。也许是感动了苍天!不可思议的奇迹出现了!从刘桂华到广东用民间办法治疗的第一天开始,一直到现在就再也没有打过封闭针了。3天后疼痛就大大减轻,1周后判若两人,面色红润,满脸笑容,能够和我一起上山,满山跑了3小时。

  快过年了,他说一定要回家,不然老母亲会以为他死在外面了。我给他们夫妻俩买了年初一回家的飞机票。

  大年初一一大早,我准备接刘桂华去机场,第一次来我这里过春节的母亲不高兴了,说我把她接来过年却一大早就跑了。我给母亲讲了实情后,她就说那你快去吧。

  现在刘桂华恢复得不错,又在开酒厂了。他也加入了中国好人网志愿者队伍。

  我算不上伟大,兰考的袁厉害妈妈,昆明的滇池卫士张正祥,他们才真的伟大。 

  2011年9月份,武汉一位80多岁的老军医摔倒街头无人敢扶,鼻血堵塞致死。一辈子救死扶伤的医生,最后因为人间的冷漠惨死街头,这是社会的悲哀和耻辱!

  2011年3月5日,我发起并带头捐款2万元,在中国好人网好人基金下面设立了“搀扶老人风险基金”。你搀扶老人没有任何风险,大胆地去搀!

  有很多好人,我和他们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他们才真正配得上伟大两个字。

  焦裕禄牺牲的地方,兰考有一位伟大的妈妈,叫袁厉害,27年收养了100多个弃婴,却因家中意外失火受到各方责难。她真的是菩萨心肠啊,做那么伟大的事情,还受那么大的委屈。

  2013年8月,我带着中国好人网发起主办的全国第二届“帮好人万里行”活动代表团去看她,当地政府不支持。我当时就发火了:为什么那么多年过去了,焦裕禄牺牲的地方还这么贫穷落后?就是因为没有传承好焦裕禄精神!这么菩萨心肠的好妈妈,你们不保护她,还伤害她,天理何在?

慰问袁厉害妈妈

  昆明的滇池卫士张正祥,30多年来一直用生命在做环保,让污染环境的100多个企业做不成、100多个工地停产、100多位官员下台。

  他被追杀,眼睛被打瞎一只,手被打断一只。两任老婆跟他离婚,儿女远离……60多岁的老人,像个孤独的斗士,义无反顾地保护环境。

  我和他都被评为2011年度“中国十大正义人物”,一起上台领奖。但是和他比起来,我差得很远。回来我就和团队商量决定要长期帮助、保护好张正祥这样的好人。近两年,中国好人网先后资助他8万元。

  2012年我们发起大型公益活动“帮好人万里行”,首届活动开车33天,跑了11个省,向困难好人发放好人基金34.7万元。2013年第二届活动,跑了16个省份,历时46天,共计慰问好人68个,资助好人23万余元。

  第二届46天里,我自己开车约38天,没人替换,困得不行了,就扯头发,咬舌头,吃芥末,有时到了目的地感觉就要瘫了……

  也许有人会说我们这样是无视安全,是不负责任。只有真正亲历的人才知道其中的缘由、艰难和别无选择。

  真的不是我伟大,是一路给予我支持和帮助的好人给我树立了榜样,即使有不如意,也没什么。为了社会能变好,个人受点委屈是值得的。

  也许我们的力量还不够大,但我们的目标很大,等中国好人网的“好人养老基金”有钱了,我们还打算建“好人养老院”,让好人一辈子无忧。  

  更多内容请见www.hzrb.cn/西湖副刊

  好人谈方教授

  中国好人网 http://www.chinahaoren.cn

  做好人,不害怕

  读稿人语|莫小米

  谈方有很多荣誉头衔:中国十大正义人物、中国十大道德人物、南方八大公益人物、广州十大公益人物,省、市级优秀教师、劳动模范……

   却无暇说这些,因为好人好事太多,多到说不完,只恨篇幅短。

   谈方有个提问很切中时弊,为什么好人越来越多,公共道德却一路下滑?只因好人没好报,好人很痛苦。

   毛泽东说: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

   我现在才明白个中道理,一个人做一件好事是快乐的,做一辈子好事,太难了,他可能招致不理解,可能毁了自己的生活。

   好人团结起来,好人帮好人,如果人人都有做好人的心,大家都会快乐的。

  (责任编辑:曹子敏)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

第1楼 河南省三门峡市2016-08-23 17:47:22 发表
红枫林:做好人的人伟大,给做好人温暖的人更伟大!感谢谈方教授和他的团队,“说好人万世流芳,帮好人万寿无疆,做好人千秋万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