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大市榆林前书记落马 其父曾任山西省委书记(组图)

发布时间:2018-07-09 09:54 | 来源:中国搜索 2018-06-25 00:33:52 | 查看:230次

原标题:“能源大市”榆林前市委书记胡志强落马调查

与胡志强相识的多位知情人透露,他为人低调随和、鲜少批评下属,但在榆林多年无大作为,被视为没有魄力、无甚作为的官员。

榆林市市委门口。新京报记者贾世煜 摄

榆林市市委门口。新京报记者贾世煜摄

文|新京报记者贾世煜实习生崔斯也

一年之后,靴子终于落地。

6月12日晚10点半,中纪委官网发布消息:陕西省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胡志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一年前,胡志强调任陕西省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自此之后,各种传言不绝于耳。关于胡志强的举报信,也在网上长期流传。

纵观胡志强的履历,其仕途最重要的一站是在能源大市榆林。在榆林将近9年时间,他先后任职榆林市市长、榆林市市委书记。

陕西榆林前市委书记胡志强。图片来自网络

陕西榆林前市委书记胡志强。图片来自网络

胡志强的父亲胡富国曾任山西省省委书记、中国扶贫开发协会会长等职。胡志强的落马备受舆论关注。

与胡志强相识的多位知情人透露,他为人低调随和、鲜少批评下属,但在榆林多年无大作为,被视为没有魄力、无甚作为的官员。

目前,纪检监察机关尚未披露胡志强所渉具体问题。但在胡志强之后,已有陕西“前首富”、榆林煤老板高乃则被带走调查。另据财经杂志报道,包括高乃则在内,榆林有多名富商被带走调查。

落马前后

2017年4月,胡志强调任陕西省卫计委党组书记。陕西一位退休的省级官员告诉新京报记者,这一人事调整打破了诸多惯例,在胡志强之前,作为陕西省第二大经济体的榆林市,其建市以来历任市委书记在离开榆林时均擢升至副省级。

而与胡志强职务对调的时任陕西省卫计委党组书记戴征社,当时还身兼全面主持行政工作的卫计委主任一职,但胡志强此次调动只担任党组书记职务。

“这个时候已经觉得他情况有些不妙了,曾经还以为他要提副省长。”一位与胡志强有过交往的学者说,在胡志强调任卫计委后,和他搭过班子的一位榆林市市长在担任过某市市委书记后,已经被提拔为副省长。

胡志强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胡志强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不久后,某榆林籍商人在自媒体上发布公开举报信,信中称胡志强涉嫌买官卖官及收受商人贿赂,在山西老家大肆修建祖坟、祖居、寺庙等问题。

一位在胡志强调任卫计委后与其交往过的知情人透露,他曾在西安看望胡志强,当时胡志强表现平和,对关于他的种种传言有所不满,但未表露出激烈的情绪。

据陕西省卫计委官网报道,胡志强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5月11日,在国际护士节前陪同陕西省领导,到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看望慰问一线医护人员。

6月20日,有媒体报道称,陕西前首富、府谷县煤老板高乃则于6月14日被带走调查。

6月19日下午,榆林市纪委相关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这个是省纪委办的案子,我们这边还不太清楚。”

记者向陕西省纪委相关负责人求证,对方称要先了解一下情况后再联系。但此后这位负责人的电话一直未能再拨通。

高乃则担任法人的陕西兴茂侏罗纪煤业镁电(集团)有限公司办公室人员向新京报记者称,“高总上个礼拜出差去了,(什么时候回来)我也不清楚。”

这是胡志强落马后,第一个在榆林传开的接受调查的商人。值得一提的是,高乃则于2010年被聘为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副会长,当时的中国扶贫开发协会会长是胡志强的父亲胡富国。

而早在去年,就已有与胡志强关系密切的官员落马。陕西省纪委去年9月发布消息称:佳县县委书记辛耀峰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今年2月,陕西省纪委再次通报称,辛耀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

一位熟悉胡志强和辛耀峰的榆林籍人士透露,胡辛两人关系密切,辛辛耀峰曾于2006年至2011年在榆林市人民政府驻京办主任的任上5年,期间主要负责榆林市政府在北京的迎来送往,以及逢年过节期间对一些老干部的慰问工作。而胡志强担任榆林市市长,正是在2011年之前。当时,胡辛两人常一起出现在北京的饭局上。

“辛耀峰和胡志强关系密切毫无疑问,他会把关系走的很近。”前述榆林籍人士说。

2011年7月,胡志强转任榆林市市委书记。差不多同一时期,辛耀峰转任府谷县县长。府谷是榆林的经济强县,县域经济位列全国百强县。

仕途之路

陕西一位退休的省级官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在调任陕西卫计委之前的数十年间,胡志强的仕途一直顺风顺水。

1963年,胡志强出生时,其父胡富国正在辽宁阜新矿业学院学习。1年后,胡富国进入山西省大同矿务局,成为一名技术员。

胡的老家位于山西长子县下霍村。但当地多位年长的村民均称对胡志强没什么印象,只知道他在榆林工作。与胡家近邻的一位老者说,过年的时候在村里见过胡志强,但也就是见面打个招呼,“老大(胡志强)不常回来,看着挺和气的”。

下霍村村口。新京报记者贾世煜 摄

下霍村村口。新京报记者贾世煜摄

在胡志强的青少年时期,胡富国先后在山西省大同矿务局、山西省煤炭管理局工作。1982年,胡富国出任煤炭工业部副部长。

1984年,21岁的胡志强考入北京财贸学院工商行政管理专业。毕业后,他进入国家工商管理局企业司工作。

1993年,胡志强第一次工作调动,进入华晋焦煤公司担任办公室副主任职务。公开资料显示,华晋焦煤成立于1992年,由原国家计委、能源部和山西省政府联合组建。

此间,胡志强有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挂职,于1994年5月到山东省阜平县挂职副县长一年。1996年,胡志强进入神华集团公司,担任实业开发部副经理。这个公司同样是以煤炭产销为主业的国有企业。

2001年,胡志强到陕西咸阳先后挂职任咸阳市委常委、副市长,市委副书记。在咸阳的5年间,他完成了在中央党校函授学院和长江商学院的学业。

2005年,胡志强调任陕西省政府副秘书长。一位陕西省的退休省级官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曾经与年轻的胡志强见过面,对他的印象为“不是很张扬”。在他看来,到咸阳的挂职,实质上是胡志强仕途上的一个跳板。

2008年起,胡志强先后担任榆林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职务。2011年,他转任榆林市市委书记,直到2017年。

在由民政部主管、中国老龄协会主办的《中国老年》杂志的报道中,胡志强在咸阳挂职和陕西省政府任职的近8年时间,被称之为“主动去西部工作奋斗”的8年。这篇报道写道,“中央决定西部大开发时,他(胡志强)放弃了收入高、待遇好的工作,主动要求去西部工作,整整奋斗了8年,后任陕西榆林市市长。

榆林市一位退休厅级官员说,胡志强来的时候,相对来说对各方面工作比较生一点。

榆林之治

榆林地处陕西省最北部,辖1市2区9县,在榆林当地被划分为“北六县”和“南六县”。北六县包括神木、府谷等经济强县,南六县则包含米脂、清涧等多个贫困县,两者经济差距颇大。

胡志强到榆林就任市长伊始,就提出了“幸福榆林”的口号。但在榆林一位退休处级官员看来,这个口号相对空洞,在榆林市面临经济转型的大背景下,胡志强在榆林的9年时间里实质上缺乏明确的发展思路。

多位榆林市政商界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胡志强为人低调,待人随和,没什么架子,鲜少批评别人,但在普遍印象中是一个无甚作为的官员。

2017年夏,榆林发生水灾,出现在城市里“看海”的尴尬场面。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在节目中对榆林排水系统发问:究竟是缺钱?还是缺时间?还是下不了决心?还是其他因素?

“他不是一个有魄力的市委书记。”一位熟悉胡志强的榆林籍商人说。

据财经杂志报道,胡志强主政榆林九年,一大争议是干部任免问题。近几年,榆林市提拔的县处级干部,多数来自经济发达区县,而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干部极少被重用,引来怨言。

榆林某实名举报胡志强的商人在举报信中提到,“胡志强大肆买官卖官、贪污受贿,对其治下的区县书记、县长职位实行明码标价……”

2015年8月19日至9月17日,陕西省委第四巡视组对榆林市开展了巡视。11月23日,省委第四巡视组组长潘文静在向榆林市领导班子以及正处级以上干部反馈巡视情况时指出,榆林市超职数配备干部数量较大,全市共超配3657人,其中市管县级干部314人,县区干部3064人,市直部门279人。对消化超配干部工作,一些部门、县区重视不够,等待观望,整改消化进度较慢。

对于省委巡视组的反馈,胡志强当时表示,要从严把好选人用人关,营造良好政治生态。

前述与胡志强相熟的榆林籍商人说,“榆林市最大的腐败不在于煤老板送了领导多少钱,而在于榆林很多煤矿中,有官员或其亲属在里面持有暗股,这才是最要害的问题。”

官方数据显示,榆林市全市已发现8大类48种矿产,潜在价值超过46万亿元人民币。煤炭预测储量2800亿吨,其中神府煤田是世界七大煤田之一。

曾任榆林市市长的陕西省原国土厅厅长王登记,便是榆林政治生态存在问题的典型案例。2016年10月,王登记因犯受贿罪被判无期徒刑。法院审理查明,王登记在担任榆林市市长、陕西国土厅厅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矿产资源整合、划定矿区范围、承揽工程等事项上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6624.34万元。

新京报记者在榆林采访期间,有知情人提供的一份落款时间为2005年、带有陕西省国土厅档案专用章的材料显示,原神木县沙峁镇石角塔煤矿股权划分中,就包含有王登记的名字。

至于胡志强是否涉及受贿等问题,目前仍待纪委的进一步审查调查。

修庙背后

6月16日,胡富国在其子胡志强落马后首次公开露面。

山西省民营经济促进会官方微信发文称,6月16日,中国晋商与韩国企业国际交流研讨会在山西太原举行。山西省民营经济促进会名誉会长、山西省原省委书记胡富国在会上讲话。

该文发布的照片中,胡富国身着蓝色衬衫,头发梳得整齐,在会上挥手讲话。

据下霍村多名村民介绍,胡富国平时多在太原居住,每隔一段时间会回到村里小住几日,但最近都没有再见过他。

胡志强的落马,也将被实名举报的胡家修建寺庙等问题再次引出。

新京报记者近日在胡志强的老家长子县下霍村看到,该村的安乐寺确系胡志强之母常根秀筹款修建,而捐款人名单中亦可见榆林商人的身影。

长子县下霍村安乐寺。新京报记者贾世煜 摄

长子县下霍村安乐寺。新京报记者贾世煜摄

安乐寺位于下霍村村口,寺内有3名僧人,来此地烧香拜佛者多为本地村民。

据榆林当地人士提供的材料显示,有榆林商人到安乐寺布施,还有人到长子县的学校捐赠电脑。

自1997年至今,安乐寺在常根秀的牵头筹款下,先后修建两次。

安乐寺石碑记载,第一次修建是从1997年开始,竣工于2006年。此次修建耗时十载,耗资300余万元。

第二次扩建于2014年完成,号称兴资2000余万元依次增建观音殿、西配殿等。此次扩建,同样是由常根秀带头筹资完成。这次扩建的功德碑上,写有陕西省榆林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党委书记王荣泽等榆林商人的名字。新京报记者注意到,2013年10月,王荣泽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2016年9月,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王荣泽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

在安乐寺中,多个大殿的牌匾上落款署名为常根秀。在增建的观音殿中,摆有一座两米多高的翡翠玉观音。

6月15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来到安乐寺观音殿前,但该殿殿门紧闭,只能从门缝中看到其中的玉观音。期间,有数名男子来到该寺,向寺内僧人提出想看玉菩萨,被以“没有殿门钥匙”为由婉拒。

由常根秀担任监制的《印象安乐寺》一书记载,玉观音圣象高2.86米,重2吨,通体碧绿系整块缅甸玉,十二名工匠用十余年功力雕凿完成,为山西境内寺庙之唯一。这本书显示,常根秀为安乐寺的大护法。据有关举报称,这个翡翠玉观音价值在2亿元以上。

安乐寺观音殿。新京报记者贾世煜 摄

安乐寺观音殿。新京报记者贾世煜摄

新京报记者走访下霍村发现,当地村民对胡富国夫妇评价很高。在他们印象里,胡富国夫妇衣着简朴,与人为善。胡富国回到老家时,常与门口的村民围坐在一起,拿汾酒与大家分着喝,给村民们散烟。常根秀也会和村民坐在一起打麻将。

多位村民介绍,胡家祖宅是大门斜对着的南北两处青砖四合院。其中一处的门匾上有胡富国的题字:钟灵毓秀。

在下霍村,胡富国和常根秀的题字随处皆是。胡志强唯一留下印记的地方,是在下霍村附近云山的清风园中。胡家祖坟位于这个种有万株松柏的园中,此间有一塔名魁星塔。

魁星塔石碑上记载,该塔由胡富国与众乡邻筹款重修。石碑背面第三行,右数第一个便是胡志强的名字。

一位进过胡家的村民透露,胡家院中有假山、草木等景观,家具以松木为主,四合院在十几年前就已建好。他还称,胡家曾经找过风水先生,祖宅的修建在风水上也有讲究。

多位村民介绍说,春节期间有许多人到胡家造访,从车牌号上看,有太原的、长治的,也有陕西榆林的。

在胡家祖宅背后,竖有一块五六米高的巨石。一位60多岁的下霍村村民称,这块巨石在地下埋有1米多深,光运过来便花费不菲。而安放这块巨石,正是为了镇住胡家的风水。

胡家祖宅背后的巨石,有5米多高。新京报记者贾世煜 摄

胡家祖宅背后的巨石,有5米多高。新京报记者贾世煜摄

6月14日,新京报记者在下霍村胡家老宅看到,这两处四合院均大门紧闭,多位村民称,胡家近日无人回来。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