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妻藏尸冰柜嫌疑人母亲:他还是个孩子 是无意的(组图)

发布时间:2017-09-05 22:12 | 来源:北京时间 2017-08-30 15:59:08 | 查看:22192次

  去年10月18日,朱冬用双手扼住女儿颈部致窒息死亡后,将尸体放入冰柜冷藏直到2月1日向警方自首。8月3日,虹口杀妻藏尸冰柜案犯罪嫌疑人朱冬因涉嫌故意杀人被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

  案件回放

  掐死妻子并藏尸冰柜105天 事后坦然约其他女性开房

  朱晓东,出生于1987年,生活在上海。10个月以前,将自己的妻子杨俪萍掐死并藏尸于冰柜105天,他曾在上海玛莎百货做陈列员,而他死去的妻子和他同岁,是上海一家重点小学的老师。

  事发后,他以“手机听筒有问题,联系请用微信”为借口,用妻子微信冒充她的口吻,若无其事地与亲友交流,照例每天下楼遛狗。2016年10月31日、11月21日和22日,朱冬以妻子的口吻分别在微信圈发布信息,伪造和她一同游玩和共同庆祝生日的假象。

  杨俪萍家养的大猫病死了,母亲11月21日发微信给她“毛咪在今夜没有了,我们都不在家,都上班可怜。”朱冬用杨俪萍的手机回复“我们在外地”并配上大哭的表情。12月2日晚上,杨俪萍表姐步行回家的路上碰到了朱冬。“姐姐”妹夫主动叫她,她回问“你这么晚去干嘛?杨俪萍呢?”“在家里呢。”朱冬神情自然地回答。

  事发三个月内,朱冬用妻子的手机与亲友交流,以各种借口推脱见面,营造杨俪萍在世的假象。他用妻子的信用卡花掉将近20万,还拿她的身份证与其他女性多次出入酒店。

朱晓东模仿妻子口吻发微信

朱晓东用妻子微信发朋友圈营造假象

  东窗事发

  朱母劝其自首 遗体因长期冷冻一碰即会脱落

  2017年2月1日,朱晓东在母亲的陪同下自首。

  2月1日,大年初五,是儿媳妇杨俪萍父亲的60大寿,一点的时候,朱母接到儿子发过来的信息,让她赶快过去他家。"我刚进门,他就让我坐下。"朱妈妈说,她问儿子到底什么事情,儿子告诉她,杨俪萍死了,朱妈妈一下子就愣了,"怎么回事?""被我掐死的。"朱晓东告诉妈妈。"啪"的一声,听到这里,朱妈妈手里拿着的围巾掉到了地上,这是她为当天的聚会特意去给亲家母买的礼物。"你怎么能这样?""我想吗?我想吗?我想吗?"朱晓东一直重复着这三个字,直到妈妈问他,"现在她人呢?""在冰柜里。"发了一会儿呆后,朱妈妈冷静下来了,她劝儿子去自首,说"自首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在杨俪萍与朱晓东30来平米的房间里,放了一个冰柜。从大门进入这个一居室,穿过厨房和卧室,在阳台一侧打开冰柜,可以看到几盒速冻食品,垫在一个透明隔板上。隔板下面是一块红色床罩,包裹着杨俪萍已经死去105天的蜷曲遗体。

  由于长期低温冰冻,杨俪萍浑身呈紫红色,皮肤干裂,身形蜷曲,干瘦得不成样。“样貌已面目全非,惨不忍睹。用任何言辞都无法形容我们当时悲愤的心情,只是泪水止不住。”入殓师直言,杨俪萍的肌肤完全受损,一碰即会脱落,已经无法塑形,按照殡仪馆规定只能捧着骨灰盒开追悼会。在家属几经协商之后,才同意大殓当天用纱布遮面,但禁止瞻仰遗容。

  律师问朱晓东为什么不救杨俪萍,"他说他想过打电话救杨俪萍,但后来他看到杨俪萍不动了,小便也失禁了,就继续看了她三个小时,然后把她放进了冰柜。"

  消失的105天

  事发前杨俪萍辞职 事发后朱晓东刷爆妻子信用卡

  警方披露,朱冬交代因家庭琐事争执而掐住妻子的脖子,造成窒息身亡。

  “最近在办离职,老公对我各种好,我有点恐慌......吃了顿大餐然后问我要不要买衣服......”去年9月19日晚,杨俪萍发了一条配有5张大餐照片的朋友圈。在评论里她告诉朋友,朱冬升职了,让她不要工作了,太辛苦,一心料理家庭就好。

  原来夏天时,朱冬告诉她,自己在香港找到月薪2万的工作,让她辞职一起去香港发展。10月14日,也就是杨俪萍去世前4天,朱冬陪她去学校辞职,收拾物品,办理了离校手续。她给学生家长们发感谢短信,并告知大家“即将与家人去香港生活”。

  女儿过世后,朱冬向各大银行、理财平台借款,用妻子的信用卡花掉将近20万,并供述案发后用杨俪萍的身份证与其他女性多次出入酒店。因为银行卡透支消费,杨俪萍的父亲杨敢连经常收到催款信息。

  亡女之痛

  杨父一夜白头望盼女婿死刑 不相信朱母对藏尸一事毫不知情

  身为父亲的杨敢连一夜白头。每天晚上都需要酒精麻醉自己,不然无法入眠。现在,杨敢连就希望法院尽快开庭审理朱晓东,判处其死刑。

  杨父坦言,当初并没相中朱晓东。2015年年底,杨俪萍和朱晓东领了结婚证。2016年5月28日,两人举办婚礼。当天,杨俪萍只穿了一件白色蕾丝长袖和一条破洞牛仔裤便做了新娘。按照杨敢连的说法,一切都是出于对朱晓东家境考虑,“就是觉得他家庭条件不好,不能太为难他。”

  杨敢连至今不相信朱妈妈事先不知道儿子朱晓东杀害自己女儿的事情。他指出,在过去那几个月时间里,朱妈妈经常去遛狗,门前就停着自己女儿的白色小车,车上落满了灰尘和树叶,“就连车轮的刹车片都锈迹斑斑了,她难道看不见?”他实在无法想象,自己的女儿是如何蜷缩在那个小小冰柜之中的,“他妈妈去过几次,帮他遛狗,打扫卫生,难道都不会打开冰柜看一眼吗?”想到这一点,杨敢连就出离的愤怒。

  嫌疑人母亲回应 

  他还是个孩子是无意的 自己确实不知道朱晓东所为

  朱妈妈称:这个事情警方已经调查过了。我是真不知道。在这期间,我还在他们家里住过三四次,当时我儿子出差,我晚上帮他遛完狗,就住在他那里。我一个单亲的母亲,知道房间里有一具尸体,我敢住吗?我是普通人,不是神人。

  有人质疑我,为什么不翻冰柜。我有个习惯,从来不翻他们的东西,不管是冰箱还是抽屉,因为这是新媳妇的家,不是我自己的家。大年初三的时候,我去他们家里,想看看他们到底在不在,结果不在,我就帮他们把家里简单打扫了一下,就是把桌子和地擦了下,把浴室收拾了下。我要是翻东西的话,看到尸体,我还能这么淡定?

  事情发生之后,朱妈妈一直处于痛苦、难过和自责之中,她说不是不愿意去给杨家道歉,"是他们扬言,如果碰到我们就要把我们两个杀死。这样敌对的情况下,我们去有用吗?"朱妈妈说,其实第一时间已经问过杨家了,"他们不愿意接受和解,一定要枪毙。"

  "我就这一个儿子,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千错万错是我儿子的错,他是无意的,他只是失手了。"朱妈妈说,杨俪萍是自己的儿媳妇,她也很难过,"我儿子会不难过吗?那是他最爱的老婆啊。"说到这里,电话中朱妈妈的声音哽咽了。在朱妈妈的眼中,朱晓东是小孩子、也是乖宝宝,胆子很小,话很少,朱妈妈不知道儿子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百思不得其解。朱妈妈说自己信佛,这些天来,她为杨俪萍立了牌位,也祈求,"能够原谅"。

杨俪萍生前照片

  "冷血动物" 

  朱晓东喜欢养冷血动物 曾给妻子写纸条“烧炭一起死”

  杨俪萍家阳台的铁架上,摆放着十余个大大小小的玻璃盒,几乎占了一面墙。那是冷血动物的家。这些蜘蛛、蜥蜴、雨蛙、蛇都是朱冬养的,并安装了摄像头观察。杨俪萍喜欢狗和猫,但也爱屋及乌照料着,还用微距镜头记录在微博说“微距拍小东西真是嗲”。

杨俪萍家的阳台一侧

  去年9月23日晚间,杨俪萍在微博上发了一张配文“进食~”的照片,画面里是一个男人的手握着镊子给蜥蜴喂食。也就是这双手,两周后结束了她的生命。

  “他这个人是某家大型商场里的陈列师,这个人按照我们上海话说,就是喜欢‘掼浪头’,搞得自己好像腔调很浓的感觉,不是那种很稳重的,平时说话就是挺拽的。”杨俪萍的高中同学曾在受访时觉得朱晓冬不靠谱。表姐觉得他“追女生是有策略的,欲擒故纵,若即若离的那种。”

  整理杨俪萍的遗物时,家人翻出一张纸条,上面是朱冬潦草的字迹:“保证只有你一个,保证再也不和别人发消息,不会和别人联系,手机每天都可以给你看,手机记录随时可以去拉,每月一号。”左下角还补上一行小字“如果有,烧炭,在家里,一起死。”

  简陋婚礼

  杨俪萍身穿破洞牛仔裤便做了新娘 婚后帮朱晓东还赌债

  在女儿的这段感情里,杨敢连看到的是她一直以来的迁就。

  2016年5月28日,杨俪萍与朱冬结婚。当天,没有精致婚纱照,没有雪白婚纱,没有婚庆,没有司仪,只有6桌亲友宴席。一切皆是出于对男方家境的考虑,杨俪萍穿了件白色蕾丝长袖和一条破洞牛仔裤便做了新娘。

婚礼现场照片,杨俪萍位于最左

  婚后,杨俪萍最明显的改变是生活习惯。以前讨厌大蒜这类有刺激性味道的食物,在婚后家庭聚餐时,她开始跟着朱冬吃了。爱打扮的她也一改时髦风格,每次与家人见面都穿很休闲的运动卫衣卫裤。但见面也在减少,用微信联系家人次数不多,朋友圈也很少发,朱冬婚后对她的管制更严了。

  杨俪萍的工资加一些补课收入,每个月有一万元左右,再加上朱冬当百货公司陈列员的四五千工资,家庭月收入并不拮据。“一般小夫妻过过日子可以了,但为什么日子过到后面,俪萍还向她同学借钱了。”杨俪萍的表姐后来才知道,朱冬用钱挥霍,表妹一直在帮他还赌债和卡债。

  真相待揭

  案件疑点待解 如何判决引关注

  警方给了杨敢连两份报告,一份是验尸报告,一份是朱晓冬的精神鉴定证明。

  杨俪萍属于“机械性窒息”,法医直言由于低温冰冻时间过久,解剖以及使用先进技术也无法正确判断具体死亡时间;朱冬的精神鉴定完全正常,负有完全刑事行为能力。

  关于案件的种种疑点:具体的作案动机,朱冬撒谎赴港晋升及逼迫女儿辞职的目的,摄像头为何关闭,银行账单交易的明细等等,都让这位明年2月即将退休的民警无法安睡。

  8月3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依法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朱晓冬提起公诉,案件审理工作正在进行中。

  现在,杨敢连就希望法院尽快开庭审理朱晓东,判处其死刑。

  事情发生之后,朱妈妈一直处于痛苦、难过和自责之中,她说不是不愿意去给杨家道歉,“是他们扬言,如果碰到我们就要把我们两个杀死。这样敌对的情况下,我们去有用吗?”朱妈妈说,其实第一时间已经问过杨家了,“他们不愿意接受和解,一定要枪毙。”

  (北京时间综合,资料来源中国青年网、法制晚报等)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