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尊严的关爱”助脑瘫男孩梦想开花

发布时间:2022-04-13 13:42 |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2年04月13日 04 版 | 查看:1022次

高考551分,考取合肥工业大学;研究生初试403分,复试成绩第四,成功“上岸”西南财经大学……很难想象,这一经历的主人公是一个先天脑瘫、3岁时才勉强能走路说话的00后男孩。

  这个男孩名叫闵登华,2000年出生在安徽省安庆市岳西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这个胖小子的出生,给全家带来不少欢喜。可他两岁多时,父母发现他还不能走路、说话。“出生时出现缺氧情况,导致先天脑瘫。”医生的话让全家一时难以接受。

  虽然备受打击,但闵登华的父母并没有放弃,一边打工一边给孩子找医院治疗。两岁的闵登华每天要进行康复训练和针灸治疗,练习走路时,由于身体协调能力欠缺,不停跌倒又站起来,一天会摔30多次。

  在医院住了快半年后,闵登华的母亲余柳荣决定带孩子回家继续进行康复训练。她说:“哪怕家里的钱花光了,借钱我也要给孩子治疗!”

  到3岁左右,闵登华才勉强能说话,走路需要借助固定支架,身子扭来扭去像跳舞,双手也不能正常活动,简单的伸直动作都会让他十分痛苦。但日复一日的训练与父母的陪伴鼓励,渐渐培养了闵登华乐观自强的品质。

  为了给孩子治疗和还债,闵登华的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孩子只能由爷爷照顾。山顶上的家与山脚下的学校隔着两公里崎岖山路,闵登华在读一、二年级时,都是由爷爷背着去学校,单程要走两个多小时。为此,学校为闵登华提供一间宿舍,奶奶带着他住在学校里。后来,闵登华考上县城的中学,余柳荣便放弃了外地的工作,回来租房照顾孩子的生活起居。

  写字、画直线这些常人轻易做到的小事,对闵登华来说却是不小的挑战:经常写着写着,纸就跑了,字就花了。初中时,因为写字慢,他经常考试写不完试卷,回家后对着母亲哭,大喊:“不公平,写字慢又不是我的错!”余柳荣也很难过,但她一直鼓励闵登华咬牙坚持。

  为此,闵登华一有空就写毛笔字,通过横竖笔画练习如何专心致志,克服写字的不足。由于吐字不清,闵登华经常在没人的地方练习朗诵,慢慢做到与人交流不紧张。

  凭借顽强的意志,2018年,闵登华以551分的高考成绩考入合肥工业大学新能源材料与器件专业。高考结束的那个暑假,闵登华常常思考,“父母不在身边,生活起居肯定会遇到困难,另外,以自己的身体情况,读书可能是唯一的出路”。

  趁着没开学,闵登华试着学做家务,他给衣服打上肥皂,尽管用力揉搓,手却使不上劲,但他努力克服。

  团岳西县委和团属公益组织映山红爱心协会也一直关心闵登华,在他高中3年间持续给予资助。2018年,团县委为他申请“爱心圆梦大学盼盼助学金”1万元。

  考上大学后,母亲想继续陪读,但被闵登华一口拒绝了。学校出于关心,想给他单独安排住一楼宿舍,闵登华也同样谢绝了,他想融入集体生活。

  因走路不便,闵登华上课常迟到。班委会主动和各科老师说明情况,允许他上课来得迟一些。新能源属于工科专业,经常要做实验,行动不便的闵登华很难顺利完成。在辅导员及授课教师建议下,他准备转到经济学院。学校批准他提前半学期转专业。

  转专业之际,同学还给了闵登华一个惊喜——2019年3月22日下午,大家为他办了一场欢送会。尽管是一个小型活动,但在闵登华看来,那是一场盛大的仪式。

  “希望你一帆风顺,大展宏图”“加油,我相信你”……一张张卡片上,写满了大家对他的祝福。闵登华强忍着眼泪说:“尽管我转向另一个专业,但很庆幸,这条路上曾有你们陪伴,我一定会继续向前!”

  大一下学期,经济学专业课程已进入技术性较强的学习阶段。闵登华发现,经济学并不容易学,他很苦恼。班级成立以学习委员为组长的学业帮扶小组,帮助他补上缺漏的课程,赶上新课程进度。

  辅导员王青松牵头成立班委专项工作小组,让学委在组织班级活动、课设分组、学科竞赛时,把闵登华纳入小组。“不能因为登华刚来,学习不适应,就把他排挤在学科竞赛或特设分组外。”他嘱托班委,给登华营造平等的学习和生活环境。

  转专业之后要进行学分兑换,王青松又协调教务处老师,重新帮闵登华核算学分,提醒他每学期应完成的课程和学分要求。闵登华写字慢,在平时校内考试与国家级考试时,学院也会为他申请考试便利,延长考试时间。

  在日常相处中,王青松也经常提醒班委,要用平等的心态对待闵登华,实现“有尊严的关爱”。“登华能考进合工大,说明他很优秀,能力上他毋庸置疑。”王青松多次向学生强调,闵登华只是说话不清楚、行动不便,与其他人没有区别。

  学院还积极为他申请政策资助、国家助学金,发放交通补助、寒衣补助等。

  在闵登华看来,老师和同学给自己最大的帮助是心理上的接纳,“他们没有歧视、怜悯我,更没有用异样的目光看待我”。

  大三上学期,闵登华决定考研,目标为西南财经大学金融专业。“我运动能力不强,想做些幕后研究工作,尽可能为国家作贡献。”他坦言。

  考研路并非一帆风顺。最大的困难还是写字,长期以来由于肢体不协调导致写字“又丑又慢”,闵登华时常怀疑自己能不能写完考研试卷。为此,他每天学习之余坚持练字半小时。

  考研前期,闵登华每天学习8到10个小时。后期,他基本每天只睡6个小时,学习12个小时。王青松能察觉到他的焦虑,鼓励闵登华去校心理咨询中心做减压辅导,接受“一对一”心理咨询,调整考研心态。

  “打卡:单词背了120个,背诵了政治经济学,强化了微观经济学,加油!”“研友”曹轩铭每天陪闵登华在QQ和微信群里打卡,分析数学和英语题目。如果闵登华偷懒了,曹轩铭也会批评、督促他。当他心情低落甚至崩溃时,大家请他吃饭、陪他聊天。

  闵登华也会给父母打电话诉说压力。“爸妈没什么文化,说不出什么大道理,但他们一直安慰我,这给了我很大力量。”他回忆说。

  3月30日,闵登华等到了西南财经大学金融科技专业的录取通知。“所有付出都得到最好的回报,我不会忘记大家的鼓励和支持,以后会继续努力,站在更高的地方!”最近,闵登华正忙着写毕业论文,在网站上自学编程。他说,未来想继续攻读金融学博士学位。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磊 王海涵 实习生 周子奇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