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兄弟!借钱带患癌老友去旅行(图)

发布时间:2021-10-13 16:36 | 来源:辽沈晚报 2021年10月12日 05版 | 查看:81次

10月3日,贺湘闽(右)、梁成二人在防城港用餐。受访者供图

今年54岁的贺湘闽和52岁的梁成是初中同学,到目前两人相识已有近40年。

1个月前,梁成被确诊为舌癌,几经考虑后,梁成选择放弃治疗。他来到贺湘闽家:“贺哥我想出去走走,你能陪我一起吗?”

准备路费、收拾行李、还借钱买了台二手面包车,10月2日,兄弟二人从株洲出发了。

“当时他进门就跟我说了一句话,‘贺哥我想出去走走,你能陪我一起吗’,我说‘好’。”今年54岁的贺湘闽和52岁的梁成是初中同学,到目前两人相识已有近40年。

约1个月前,梁成被确诊为舌癌,几经考虑后,梁成选择放弃治疗。从长沙返回株洲后,梁成首先便来到贺湘闽家表达了自己的想法,“我们都是50多岁的人了,相互理解,相互尊重,他想做的事,只要我能够做到,我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准备路费、收拾行李,还借钱买了台二手面包车,10月2日,兄弟二人从株洲便出发了。第一站两人来到广西看海,清晨看日出,傍晚看日落,深夜伴着海浪声入眠,闲暇时他们还会拿出吉他弹琴。接下来两人准备向着西藏的方向继续前进。“他什么时候身体撑不住了,或者想回来了,我们就回来。”贺湘闽说,“他提前把遗书交给了我,我们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在路上发生什么意外,我也答应一定会把他带回去。”

“贺哥,我想出去走走,你能陪我一起吗”

受“狮子山”台风影响,10月9日,广西东兴市天气渐渐转凉,担心梁成会感冒,这两天他们二人便没在外露营,找了个酒店暂时住了下来。“今天一天没干啥,外面有风,也不敢带他出去乱跑,就在酒店待着。”

贺湘闽和梁成是初中同班同学,起初两人关系并不是十分密切,“就是普通同学,后来各自成家,在路上碰到了会打招呼那种关系。”贺湘闽说。

平日里贺湘闽是个爱好旅游、骑摩托、交朋友的人,经常和朋友聚在一起在家里喝茶聊天。约8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梁成来到贺湘闽家中,也喜欢上了这种氛围,两人之间的往来就这样多了起来。“我们关系越来越好也就是这七八年的时间。”

9月初梁成从株洲来到长沙就医,被确诊为舌癌。“他第一时间就给我打电话说了这个事。因为他的父母都不在了,孩子也跟着前妻生活,医生就直接把病情告诉了他,他对这个事情很坦然,这也让我很佩服。”

9月10日,梁成从长沙返回株洲,先没回自己家便来到贺湘闽的住处,“当时他进门就跟我说了一句话,‘贺哥,我想出去走走,你能陪我一起吗’,我说‘好’。”贺湘闽知道,梁成的这个决定,一定是已经考虑清楚了,“他作出的决定我是毫不质疑的,我也不会去问,他说想做的事,只要是我能够做得到的,我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就这么简单。”

带上吉他和非洲鼓出发,看夕阳西下,伴海浪声入眠

多年来,贺湘闽是几乎没有积蓄的,“几年前我离异了,工资基本上都给小孩做抚养费了,我也就挣多少花多少。”为了这趟旅行,贺湘闽计划着先攒点路费,“朋友们都比较喜欢吃我做的饭,以前朋友们来我家吃饭,我从来都不收钱的,后来就开始收点钱,费用也就和外面小餐馆的价格差不多。朋友们都很理解,也很支持,好几个朋友直接先在我这儿存了几千块钱留着吃饭。”

9月初梁成从长沙回去时,身体看起来还凑合,不料他的身体却越来越差,“我知道他一开始说出去走走是想和我一起骑摩托车出去,后来我看着他的身体每况愈下,我就着急了,再等下去,不要说骑摩托车,到时候坐汽车都坐不了了。”贺湘闽说,“等攒到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所以我就先和朋友借了钱,买了一台二手面包车。”

9月30日,贺湘闽购买了一台二手面包车,当天便办理好过户,取得临时牌照,做好保养,为了让梁成出行更加舒服,把座椅放平铺上木板,放上床垫,因有多年户外旅行经验,贺湘闽的“装备”也比较齐全,都准备好后,10月2日,两人便出发了。一起同行的还有两把吉他、一面非洲鼓。

当天贺湘闽在朋友圈写到:从今天开始我将陪着我身患绝症的兄弟一起去完成我们最后的心愿,浪迹天涯。梁成想看看海,想去西藏。两人第一站来到广西阳朔,之后又来到了东兴万尾金滩。前几日两人便在海边露营,“我睡帐篷,他睡车里。”

海边的夕阳很红,每天傍晚两人便坐在沙滩上看夕阳缓缓落下,到了晚上再伴着海浪声入眠,这样的生活,在两人看来十分自在。

“他写好了遗书给我,他撑不住了我就带他回去”

在这期间,贺湘闽还开起了直播。每天直播的内容主要是和朋友聊天、弹吉他。

两人此前在株洲本地上班,梁成还是位业余的吉他老师,“他吉他弹得很好,我们现在每天弹弹琴、聊聊天,很开心。”之所以开直播,一方面是为了给家人朋友报平安,另一方面,在贺湘闽看来,以目前二人的经济状况,并不想过多地依赖朋友们的资助,“直播的话能赚多少赚多少,到现在做了3场直播赚了差不多300元。”

梁成嘴里有个大瘤子,说话不是很清楚,但也愿意和老友说说话。“现在在海边,我想帮他把体质补充好一点,尽量给他买点好吃的。最近每天都给他做海鱼吃,海鱼没有小刺,肉很嫩,之后不在海边了可能就只能给他熬汤、煮粥了。”

从株洲出发时贺湘闽办理的是临时牌照,现在二人计划着等拿到车牌后再继续出发。接下来会去往云南、贵州、四川,“往西藏方向走,看能走到哪儿,他扛不住了我就带他回去。”

尽管很少谈论生死,事实上,老友二人早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都是成年人,他在去长沙检查之前就写好了遗书交给我,我跟他说如果在路上发生意外,我也肯定带他回家,这可能就是朋友之间的信任吧。

据潇湘晨报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