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总理逝世纪念日,带你认识这位古今罕见的谈判天才(组图)

发布时间:2019-01-08 22:06 | 来源:中国军网 2019年1月8日 | 查看:1578次

今天是2019年1月8日

  周恩来总理逝世43周年的日子

  他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

  同时,他还是一位

  古今罕见的谈判天才

  各路不同的谈判对手交锋

  言辞柔中带刚

  话语绵里藏针

  他的论理、气度和分寸感

  令人折服

  今天,中国军网微信

  就带你领略周恩来总理

  过人的智慧与风采

  ……

  面对蒋介石别有用心的提议,

  周恩来这样“回怼”

  作为共产党的首席谈判代表,周恩来曾数次参加国共之间的重要谈判。

  谈判中,周恩来始终以不损害中共根本利益为原则。1937年1月24日,他致电毛泽东和张闻天,提出了同国民党谈判的界线,即“可以服从三民主义,但放弃共产主义信仰绝无谈判余地”,“承认国民党在全国领导,但取消共产党绝不可能。”有了上述界线,便可以“不争名位与形式”。

抗战初期的周恩来。

抗战初期的周恩来。

  蒋介石“收编”中共军队的目的未能达到,但他并不死心。

  蒋介石提出共产党合并于国民党,理由是共产党也信仰三民主义,如果全体加入有困难,可以让一部分先加入。

  周恩来答复:共产党实行三民主义,不仅因为这是抗战的出路,而且因为这是达到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但国民党并不都如此想,所以国共终究是两个党。少数人退出共产党而加入国民党,不仅失节失信仰,而且于国家有害无益。

  蒋介石要求红军改编后,其管理教育工作必须直属国民党行营;反对红军改编后设立总指挥部,只许设政治部来指挥军队,坚持朱、毛必须出洋;红军改编后三个师的参谋长由南京方面派任,并且还要派副师长、副团长、副营长、副连长等一系列副职。

  周恩来态度鲜明地向对方指出:无论是军队还是政权,中共的原则是“包办”,“国民党不得插入一人”。

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会场。新华社发(资料照片) 

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会场。新华社发(资料照片) 

  1945年中共七大上,周恩来说,蒋介石“能够给我们的,就是参加政府去作客。这个客我们作了八年,我们还稀罕作这个客?要把军权、政权交出去,当然是绝对做不到的事。但是蒋介石还是要你这样做,他说可以给共产党合法,但那是把我们手脚捆起来的合法,手脚捆起来还有什么合法!”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何谈自由与权力?在交锋之中,周恩来展现出他坚强的意志和高超的斗争艺术。

  为何对“1946年整军方案”进行“让步”,周恩来这样回答

  抗战胜利后,国内和平呼声高涨。共产党在重庆谈判、政协会议和随后的整军方案中都作了许多“让步”,这不仅没有损害中共的根本利益,还在国内外产生了巨大的反响,赢得了广大中间派的同情和支持。

  1946年2月,国共双方达成了一个整军方案,确定国共双方的军队数量为50:10,即国民党军队编为五十个师,共产党军队编为十个师。乍一看这个比例,的确“让步”太大,共产党内部也有人百思不得其解。

张治中(中)与周恩来(右)、马歇尔(左)签字。

张治中(中)与周恩来(右)、马歇尔(左)签字。

  周恩来说:“在数目上,五十比十,对我们是一个束缚,但也还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规定要经过美国装备,我们的十个师也包括在内。”

  “美国人是想经过这些东西来控制我们,但这是否能把我们完全困死了呢?不会的。整军方案还有它好的一面,这就是地方自治。人民的武装是地方自治的东西。六十个师只是用在国防上的。地方自治要依靠人民的武装自卫,我们这里已经自治了,不再需要国家的军队来防匪了,这样就保障了我们解放区人民自己的武装不受国家军队的干涉。这样一看人民并不吃亏。受束缚的就是美国人插进来一只手,但也不要紧,我们就准备着把那十个师变为废铁好了。”

  周恩来还指出:“在整军方案中,我们在军事上取得了与蒋军的平等地位。抗战八年,蒋以他的统帅地位来压我们,但在谈判过程中,马歇尔来后,为了套我们,在地位上也不得不承认我们与蒋军的平等地位,结果蒋成了一方面的统帅,而不是两方面的统帅。”

  周恩来这么一解释,说明中共在谈判中所作的“让步”,既是必要的,也是值得的,有得必有失,失小而得大。

  面对让中共“参加国民政府军委会”的说客,

  周恩来这样让其知难而退

  抗战胜利前夕,共产党公开提出废止国民党一党专政,召开各党派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主张,立刻在国内外引起巨大反响。

  随后,美国政府介入国共和谈,美国总统特使赫尔利飞抵延安,与毛泽东谈判,达成了有关组建联合政府的五点协议(草案)。

  为与蒋介石就此协议草案为基础组建联合政府,周恩来两度飞往重庆谈判。但蒋介石并不接受协议草案,他提出三点反建议,核心内容是要求中共应将一切军队移交国民政府军委会统辖,中共可派员参加军委会。

  赫尔利抛弃了他在延安作出的承诺,反过来为蒋介石说项。他对周恩来说:联合政府目前尚不可能,参加政府,参加军事委员会,蒋委员长则已答应。我希望你们参加进来,然后一步一步改组,你以为如何?

  周恩来明确答道:联合政府本为毛主席在延安向赫尔利将军提出者,赫尔利将军亦认为合理。至于参加政府及军事委员会之举,即令做到,也不过是做客,毫无实权,无济于事。

  赫尔利却说,只要你们“先插进一只脚来”,来日大有可为。

抗战时期,周恩来在重庆。

抗战时期,周恩来在重庆。

  周恩来为论证自己的观点,采取了现身说法的方式。他说,关于参加政府问题,我们素有经验。“我自己从西安事变以来,八年之中近七年时间是留在国民政府所在地。我做政治部副部长时,每星期有三次参加军事汇报,有意见也无法讨论,即令提出,蒋委员长也不过说好好而已。老实说,我对这样做客,实在疲倦了。”

  无独有偶,国民党代表王世杰也劝说周恩来同意中共参加军委会,周恩来问他:“如果共产党代表参加军委会,其实际职权如何?”这是一个难题,王世杰说:“现在军委会每周至少开会一次。”机警的周恩来马上反驳:“这是会报,不是开会。”“我们要提醒王先生几句,会报不是开会,譬如冯玉祥、李济深就从没参加开会。”

  周恩来以翔实有力的客观事实,论证自己的立场和观点,让对手知难而退。

  斯人虽已逝

  但他在交锋中

  展现出来的智慧和风采

  却依旧闪烁光芒

  周总理逝世43周年

  让我们一起

  缅怀!

  铭记!

  (综合:胡长明著《大智周恩来》、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人民网 等)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