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庆芝:好村官燃烧生命为百姓 病逝前仍牵挂群众民生(图)

发布时间:2018-06-07 21:55 | 来源:中国文明网 2015年8月 | 查看:617次

1.jpg

人物故事:

  洪庆芝是石山镇美岭村委会一名普通村干部,长期超负荷工作积劳成疾去世,年仅54岁。他人生最后的46天,手里是工作,心里是工作 身边还是工作。

  病发:头痛、胃痛,他说吃点药就好,终于他扛不住了

  54岁的洪庆芝走了。

  在大家印象中,1.75米高的洪庆芝高大、结实、话不多,工作起来有使不完的劲儿。整天挎着一个棕色的皮包,骑着一辆破旧的枣红色电动车,穿行在村子的各个角落。

  2015年7月11日,在美岭村委会洪庆芝家的院子里,妻子陈班风依然不相信,她总感觉“他(丈夫)骑车电动车出去工作了”。那段时间,村委会忙着丈量美安科技新城征用土地,洪庆芝很少着家。

  去年12月,陈班风在丈夫身上发现了药瓶,问洪庆芝怎么回事。洪庆芝说:“头有点痛,吃点药就好了,没事。”今年4月,陈班风经常听到洪庆芝说胃不舒服。“我劝他去医院看看,可他总是说没事,也没时间,吃点药就好了。”

  那段时间是美安科技新城征地测量工作最忙碌的时候,洪庆芝几乎是天刚亮就出门工作,晚上才回家,到了家又在自已的书桌前整理材料直到深夜。夫妻俩说话的时间很少。

  不光是陈班风,洪庆芝的同事也发现了异样。美岭村委会主任王一川说:“测量土地时他最卖力,汗流得最多,经常是脸色苍白。”大家关心洪庆芝,让他去休息,但洪庆芝擦了擦额头的汗,摆摆手说:“没事,就是天气有点热。都晒了一辈子,不怕。”然后,又继续干活。他常说:“当了村干部就要有干部的样子,不然服不了人。”

  “他吃饭很少,说是胃不舒服。”村干部钟时禄回忆与洪庆芝吃工作餐的情景,每次洪庆芝扒几口饭就说饱了。钟时禄也建议洪庆芝休息,但洪庆芝没答应。

  5月初,洪庆芝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经常感觉胃胀,吃不下东西。有几天,他趁着工作空闲的时间,悄悄去白莲镇上的卫生所打针。打了几天针,情况也没好转。5月8日,洪庆芝向王一川请假:前往省医院检查病情。

  他有些扛不下去了。

  确诊:癌症,他带着办公包住院了,病床上他总是忙不完

  “医生当时建议他住院检查。”洪庆芝的大儿子洪祥武说:“当时没床位,医院让他等几天再来。”但从医院回来后,洪庆芝又回到了工作岗位。

  “那几天一大早,他还是和我们去测量土地,大家也没觉得什么异样。”王一川感慨,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庆芝说他身体不好不能喝酒,还说等他住院回来就陪大家喝一杯。

  妻子陈班风也没觉得意外:“反正自从他当了村干部后,差不多每天都不在家。那几天也是,一大早就骑电动车出去上班。”

  5月12日,洪祥武陪父亲一起到医院拿检查结果。在办公室,医生让洪庆芝先出去,然后对洪祥武说:“你父亲是癌症,已经是晚期。”洪祥武使劲憋着,没哭出来。他不想走出医生办公室,不想让父亲看到他的表情。

  虽然医生说治疗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但当天下午,洪祥武还是给父亲办理了入院手续。晚上,洪祥武的情绪已经接近崩溃,便叫来弟弟洪祥敏、妹妹洪琼照顾父亲。

  晚上,在病房里的洪庆芝觉得不习惯,就让洪琼打开随身带着的那个棕色公文包,拿出里面的文件。洪琼轻轻打开皮包,里面有村委会的公章,还有一些给村民的证明材料以及村里五保户的材料。“住院怎么还带着公章、文件啊?”洪琼知道,这个包父亲一直逗随身带着,可她没想到,竟然住院的时候也带来了。

  “都还没办完呢。有的东西别人等着要。”洪庆芝看着女儿说:“你慢点,里面的东西都不能弄丢了。”说着,洪庆芝在医院病床上开始处理那些没有办完的材料。

  那天晚上,洪庆芝没有忙得太晚。洪琼等父亲整理好了几份材料后,一一装回了那个棕色的包里。

  洪庆芝躺在床上仔细盯着,嘴里不停重复:“慢点,别弄丢了。”

  担忧:村里说给他捐款他却谈工作,“五保户核查表别耽误了”

  住院第二天,王一川带着村干部一起到医院看望洪庆芝。王一川记得,当时洪庆芝的精神状态还不错,“当时大家已经知道他的病情。我们代表村委会去慰问,也想发动大家给他捐款。”躺在病床上的洪庆芝连连摆手,“千万别捐款。我也没干什么大事,怎么好意思让别人为我捐款。这绝对不行。”

  此时,洪庆芝心里惦记的却是另外一件事。他对来看他的村委会副主任王英贤说:“村里五保户核查的表格,我只完成了一半,还没有做完。还有学校中考接近了,很多证明还没写。看现在的情况,我可能做不了这个工作了,你要帮我做完。”

  王英贤握住洪庆芝的手说:“没事的,好好养病,会好起来的。”

  洪庆芝也许猜到了自己的病情,那晚,他在病床上整理完村里五保户的核查表格,然后打电话叫来洪祥武,将自己的棕色包交给洪祥武说:“把包里的公章、其他证明材料,还有五保户核查的表格,带回去交给王英贤。我已经告诉他了,剩下的事情让他帮我做。”

  说完,洪庆芝又掏出手机,给王英贤打电话,嘱咐再三:“五保户核查表镇政府等着要,你可别耽误了。”

  第二天,洪祥武带着公章、材料回村,交到了王英贤手里。

  “这个任务可不轻。”王英贤说,以前洪庆芝给村里群众开证明都是“你在哪儿,我过去”,围着村民在转,“现在我接过了接力棒,这个传统也得跟着延续下去。这样的工作做了几天,我发现,确实不容易,繁琐,到处跑,特别累。”

  在省医院住了大约一个星期后,家人将洪庆芝接回了家。在家没住几天,洪庆芝的身体状况开始急剧恶化。

  6月11日,家人再次将洪庆芝带去省中医院,住院约一周后,依然不见好转。

  牵挂:临终前3天嘱咐村干部,征地款一定要及时发下去

  6月21日,父亲节当天下午,已经卧床不起的洪庆芝盼回了在湖北读大学的小儿子洪祥征。“我爸出院那天打电话叫我回家。”洪祥征说完仰起头稍作停顿,控制情绪说:“他声音很低沉,从小到大,我都没见过我爸这样,那时特别想回家。”第二天,洪祥征回家。

  “我都认不出我爸了,整个人只剩皮包骨。”洪祥征见到父亲后,强忍住泪水,问父亲身体怎样,得到的回答却是“我没事”,还让他赶紧先去吃饭。

  面对家人,洪庆芝什么时候都说“我没事”。“我们待在他身边久一点,他就会催我们去忙自己的事。”洪庆芝的二弟洪庆参回忆说,“当时,他也不想别人来看他,特别是村委会的人。他不想给别人添麻烦。”

  6月24日,洪庆芝临终前3天,村委会报账员陈运庆接到了洪庆芝的电话。陈运庆记得,电话里洪庆芝的声音很小,他听得很费劲。当时村委会二片区还有三十多户村民土地的测量工作由洪庆芝负责,陈运庆是报账员。当时土地已经测量完,可还没整理出名单报给镇政府。洪庆芝一直挂在心里。“他催我快一点弄好,以便征地款能及时发下去。我答应他几天就能好。可是等我弄好,还没来得及给他汇报,他就走了。”陈运庆说。

  6月26日傍晚,洪庆芝坚持让大儿子洪祥武背他到祖屋去。6月27日凌晨,洪庆芝在祖屋离开人世,享年54岁。

  几天后,洪庆芝惦记的补偿款悉数发放到村民手中。

  洪庆参说:“工作上的牵挂,他应该是没有了。唯一牵挂就是他的子女,没能见到子女成家。”

  按照当地风俗,去世后,洪庆芝的很多东西都已经扔掉。可他在家里的办公桌还在,一个黑色的笔记本封面上还留着他亲笔写着的“使命光荣,责任重大”几个字,旁边堆放着一摞村委会的文件。

  村民眼中的洪庆芝:一个普通的村干部,一个把服务送到家门口的村干部

  他就像饭店的服务员,我们点好“菜”他就会送上来。

  自5月12日确诊为癌症晚期,到6月27日离世。洪庆芝人生最后的46天里,过得并不轻松。癌症的隐痛折磨得他吃不下饭,1米75的他体重从130多斤急剧下降到90多斤,“整个人瘦得皮包骨”。即便如此,住院期间的洪庆芝依然惦记着村里的工作:要完成村里五保户的核查表、要给马上中考的家长开证明……

  临终前3天,他依然惦记着“征地款项要及时发放下去”。

  洪庆芝生前担任海口市石山镇美岭村委会副主任,分管民政、安全和重点项目美安科技新城征地等工作。在村里,几乎所有人都记得他的样子:瘦瘦高高的,挎着一个棕色皮包,骑着电动车,整天忙忙碌碌。

  如今,当村民再次想起洪庆芝——那个普通而平凡的村干部时,更多的是遗憾:“他怎么走得这么急?”他来不及亲眼看到征地款发放到老百姓手中;更来不及看到他的孩子成家立业。

  海口市委将追认洪庆芝为优秀共产党员,并号召全市党员干部向洪庆芝学习。

  洪庆芝真的走了。92岁的黄赛莲老人悲痛地说:“再也看不到这个人了”。村民说:“他就像饭店的服务员,我们只要点好‘菜’等着,他就会给我们送上来。”在美岭村,这个有着2000多人的村落里,人们不会忘记洪庆芝,一个平凡、普通的村干部;一个不太爱说话,却把服务送到村民家门口的人。

  悲伤:“威马逊”中他背出的9旬老人:以后再也看不到这个人了

  洪庆芝去世的消息让92岁的黄赛莲心痛,“可惜啊,这么好的人,怎么就走了呢?要不是他,我早死了。”

  去年7月18日,“威马逊”登陆的时候。洪庆芝和其他村干部一起到典读村转移群众。“那天,我和儿子在家,很害怕。”陈班风依然记得,当天上午洪庆芝就没有回家,下午风雨越来越大,陈班风忍不住给洪庆芝打电话:“家里也遭灾了,你还不赶紧回来?”洪庆芝说:“回不了,在典读转移群众。”当时的洪庆芝正在黄赛莲老人家,老人不肯转移,舍不得家里的稻谷、房子。

  眼看着村里好几个路段水已经淹到膝盖,情况越来越紧急。洪庆芝二话不说,一把将老人拉到自己背上,背起来就往村外走。洪庆芝一路小跑,一口气把老人背到了村口安全的转移点。

  等到第二天,“威马逊”台风过后,洪庆芝回到家里才知道:家里种的瓜菜全部被淹,房子的玻璃也碎了好几块。

  “多好的人啊,这么早就走了。”黄赛莲老人至今还记得,每年中秋节、春节,洪庆芝总会带着花生油、大米、粉丝等东西,骑着电动车来看望她。

  回忆起这些场景,92岁的黄赛莲觉得头痛,不愿多讲,只说了句:“以后再也看不到这个人了。”

  执着:儿子生意刚有起色父亲留遗愿:希望你接班继续为村民服务

  11日下午,记者来到洪庆芝家,那是一栋两层的小楼,十多年的老房子。“这几年有了点征地款,我们才把房子装修了。”二弟洪庆参说,一楼的三个房间他们兄弟一人一间,二楼隔出了五间,主要是孩子们住。

  洪庆芝有两个兄弟,家庭条件都不好,二弟洪庆参靠开三轮车拉客为生,但他并没有因哥哥当村干部吃上“人情保。”洪庆芝的二儿子洪祥敏说:“爸爸都是帮村民跑腿办事,从来没有利用当村干部的权力为家里捞过好处。”就连如今他在美安科技新城项目工地当保安的差事,也是父亲看到工地招聘启事后,回家告诉他,他再跑到镇里面试,当上保安靠的是自己。

  洪祥敏应聘上保安那天,洪庆芝没有特别高兴,晚上吃饭的时候很严肃地一遍又一遍交代儿子:“要踏踏实实干工,要支持政府工作,老老实实做人。”

  而在自己人生的最后时刻,洪庆芝希望大儿子洪祥武能够接他的班,能够在村里工作,继续为村民做事,为村里做贡献。洪祥武在白莲镇上开了一家大理石加工店,生意刚刚有起色,听着父亲的遗愿,洪祥武说:“我知道他心里向着这个村,想这个村好。”洪祥武理解父亲,知道一名村干部的不易。他掂量着父亲的话,“如果可以,我一定回村,完成父亲的遗愿,为村民服务。”

  点赞:石山镇农业服务中心主任陈大江:他带头丈量自家地化解矛盾

  陈大江是石山镇派到美岭村的工作组组长,同时负责美安科技新城美岭村的土地测量征收工作,跟洪庆芝一同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

  陈大江印象最深的是洪庆芝的“电动车”。洪庆芝从家到美安科技新城3公里,他骑着电动车每天第一个到现场。陈大江说:“洪庆芝常说,只要能吃饱饭,就要干。就像那辆电动车,充满电,就要跑。”由于征收的都是“祖宗地”,地表还有1000多座坟和其它附属物,为避免村民争议,洪庆芝挨家挨户走访。丈量土地过程中,看到其他村民不配合,他就带头从自家的地开始量。

  村党支部老书记王一富:村干部最难的事他做到了。

  王一富是美岭村委会党支部的老书记,洪庆芝是他的学生。刚开始,王一富经常批评刚当村干部的洪庆芝,“村干部一定要对老百姓好,有了群众基础,村干部才能干得久、干得长远,人家才拥护你。”

  王一富印象最深的是,每次镇里发放五保户、低保户的慰问物资时,村里忙不过来,洪庆芝就一个人去,既当搬运工,装货、卸货,又当统计员登记造册。回到村里,有的五保户行动不便,洪庆芝还要骑电动车将物资一一送到困难群众家里。“很多人都知道这个道理,可真正做起来却很难。洪庆芝做到了。”

  感怀:受他帮助过的众多村民叹惜:村里的“服务员”走得太快了

  70岁的洪善政是美安村委会永丰村的村民,有一儿一女,家庭贫困,是名低保户。今年3月,洪善政读高二的儿子告诉父亲,提供低保证可以减免几百元的学杂费。洪善政听到后高兴又着急,当时他还没有低保证,着急的时候他想起了洪庆芝。那天晚上,洪善政走了十多分钟路到洪庆芝家。“好,我去给你办。”洪庆芝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洪善政因为要给儿子把证件送到学校,便和洪庆芝一起去了秀英区政府。一个小时后,洪庆芝把低保证交到洪善政手上。“他是为我们服务的好干部。”洪善政激动地说,今年4月,他在白莲镇上碰见洪庆芝,没想不到竟是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他是村干部,人很老实,办事又积极,这么走了,太可惜了。”

  洪庆芝就像一名“服务员”,像洪善政一样得到他上门服务的村民还有很多。村民洪善光的腿因为风湿行动不便,养老手续、台风受灾危房改造等,都是洪庆芝上门帮助办理的。“他对我们群众很有感情,这么好的人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洪善光含着泪说。

  如今,村民提到洪庆芝时,总忘不了他骑着一辆旧电动车,为村民办事、给老人送物资时在村庄中奔波忙碌的情形。“他就像饭店的服务员,我们只要点好‘菜’等着,他就会给我们送上来。”村民说。(南国都市报 记者:敖坤 王小畅 李文萃)

来源:海南文明办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