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年前他弃养她,如今她收养他(图)

发布时间:2018-03-23 21:45 | 来源:今日女报 2017-11-30 A06版 | 查看:615次

  谭里和

  

新闻背景:

  11月21日,《怀揣16万元,七旬流浪老人踏上回家路》经今日女报/凤网全媒体报道后,引起社会关注。失联28年的老人和唯一的女儿见面,并不是皆大欢喜。由于老人的女儿家庭极其困难,老人回家面对很多现实困难。

  近日,今日女报/凤网全媒体记者赶赴怀化会同县采访,在多方努力下,迎来了温馨的结局。

  是否接纳父亲,一家人一夜未眠

  “每年都会梦见一两次他。”37岁的杨海口里的“他”,指的是亲生父亲彭武。

  杨海在7个月大时,被彭武送给怀化会同县一杨姓家庭。37年来,杨海的记忆中,只和生父见过一次面。

  “1989年9月的一天下午,我放学回家后,他来到我家,要把我带走,我死活不肯。”杨海说。被拒绝后,彭武背着一个包离开,就此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

  当年父亲为什么要把她送走?多年来为生计奔波的杨海已经无暇去探究。“我的养父母虽然很穷,但我感激他们这么多年来的养育之恩,他们用了最大的能力来照顾我。”杨海说。

  “梦见,也许是生来具有的血缘关系,本能的无法割舍。”杨海这样解释。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以为,父亲早已经不在人世了。

  11月2日,接到娄底新化县救助管理站打来的电话,说父亲找到了,杨海内心极其矛盾。

  “我们告诉她,老人身上带了十多万元的现金,她说钱我们一分不要,我们也不会接受他。”新化县救助管理站站长白新华对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说,“但我们说到其父亲身体患有多种疾病时,她哭了。最后,我们和会同县民政局双方做工作,她说考虑一个晚上。”

  白新华说,当年彭武送走杨海的时候,和收养方家庭办理了合法手续。“这样,杨海跟亲生父母的权利和义务就自然消除了,所以从法律上来说,杨海可以不承担对彭武的赡养义务。她接受与否,我们不能强求。”

  考虑的这个晚上,杨海和丈夫黄壁辉几乎一夜未眠。“我们结婚16年,至今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自己的家。”11月23日,会同县,黄壁辉对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说。“我们现在住的房子,还是岳父母的,不瞒你说,三个小孩和我们住在一间房子里,打的是地铺。”黄壁辉很是尴尬。不过,次日白新华打电话给杨海时,杨海答应接父亲回来。当天晚上,杨海和丈夫黄壁辉从怀化会同赶到娄底新化,从医院里接回了彭武。

  “28年没有见面,父女俩相见一点都不觉得生疏,之前有人来认领,老人是很反抗的,这次除外,办完手续后,跟着他们走了。”白新华说,“这也许就是血浓于水!”

  36年前收养其孩子,如今又收留流浪的他

  会同县城中南路地处县闹市区,在四周高楼大厦的映衬之下,杨海家的两层房子显得极其寒酸。

  一楼是砖房,二楼是木房。对于这混合搭配,杨海说,当年家里老房子拆迁后,政府给了他们目前这块地自主建房。“家里实在太穷,一楼建房子用的砖,全部是我妈妈(养母)捡回来的,二楼则是以前的木房子整体搬过来的。把木房子嫁接到一楼垒砌的墙上,就是现在大家看到的房子,而能住人的,还是以前的木房,一旦下雨,外面大雨房子里就下小雨。”杨海说。

  家里把一楼唯一的一间杂屋收拾干净,把彭武安置。

  接纳父亲彭武,对于杨海来说,有现实困难。“我的养父已经去世,养父母在我年纪小的时候收养了我,又怎么会在我生父无路可走的时候,收留他呢?”杨海说,就算她心里已经对父亲做出谅解,但她要考虑养母的感受。

  “不同意又没有其他办法,我不想让我女儿难受。”杨海65岁的养母梁善良如同她的名字一样,面对彭武表现出了她的极度善良。

  在梁善良保留了36年的一张已经泛黄的“请求报告”中,记录了彭武当时把杨海送到她家时的情景。

  “请求报告”是彭武亲自所写,时间是1981年6月1日,“请求报告”里讲述,因为妻子离家不归,他一人无法养活孩子,不得已把彭雄英(即杨海)过继给杨勋礼梁善良(养父母)夫妇抚养。“请求报告”里强调,彭武仅有探视权。

  梁善良说,带大杨海不容易,有一次生病差点人就没了。由于家里困难,杨海初中没有读完就辍学。没有给杨海一个好的生活条件,老人很内疚。如今,老人在离家两公里的郊区,开垦了几块荒地种菜。“我还能动,种点菜去卖,减少点他们的生活压力。”老人眼里噙满了泪水。

  精神病没有发作时,彭武的头脑很清晰。对于这笔引起社会关注的钱,老人说“来之不易”。“我讨钱的时候,用毛票换成块票,用块票兑成十元的,然后再换成五十和一百的。”彭武对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说,把这笔钱攒下来,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见到女儿。“这钱,在我生病时,都不曾花过,留着希望能够弥补下这辈子对女儿的亏欠。”彭武说。

  会同县委书记:让老人“病有所医,老有所养”

  一位失联28年的老人的回归,在会同县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因为彭武还有一个身份,他是会同县原种场的退职职工。

  11月24日上午,会同县人社局门口,杨海黄壁辉夫妇等到了会同县原种场场长梁卫红。几天前,杨海来到原种场,向父亲单位领导反映了彭武回来一事,引起了单位领导的重视。

  “2007年的时候,单位的退休退职职工的养老问题,全部移交给了县人社局。”梁卫红说,当时办理手续的时候,彭武需要交一笔费用,由于多年没有见到彭武,也不知其还有一个女儿,所以当时就没有为彭武办理。

  这次,听说彭武回来,作为单位的领导,梁卫红开始为彭武的相关事宜张罗。“毕竟是我们单位的人,老人目前的这个现状,确实很让我们同情的,我们争取为老人解决一些实际困难。”梁卫红对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说。

  随后,在会同县人社局,彭武的“职工档案”被调取出来。档案里显示,彭武“1977年在会同县办钢铁厂搞基建时,龙骨被压断(因工致残)”,随后彭武被调到坪村原种场(现改名为会同县原种场)工作。1983年5月31日,“会同县革命委员会劳动局文件”(第15号)批复同意了彭武的退职申请。彭武退职后,每月领取生活津贴27.20元,享受公费医疗待遇。事实是,6年后,彭武便开始了流浪。

  由于彭武离开的突然且时间久,退休手续没有办理,如今要重新享受退休待遇,有相当的难度。人社局相关工作人员如是答复梁卫红及杨海夫妇。

  转机却在第二天出现。从相关渠道获悉彭武遭遇的怀化市政协副主席、会同县委书记杨陵俐,指示有关部门召开协调会,要求在国家政策许可范围内,合情合理合法处理好彭武一事,让老人“病有所医,老有所养”。

  11月27日上午,会同县农业局(原种场主管单位)局长黄高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独家通报了协调会的结果,会同县将从多方面解决彭武的医疗、养老、住房等问题。

  一、迅速恢复老人的户籍(已经恢复),办理二代身份证。

  二、医保,根据本人意愿,彭武可以选择参加居民医疗保险或者单位职工医疗保险(从2018年算起)。 

  三、在保障没有落实之前,彭武的生活和医疗费用由民政部门救助。

  四、生活,在符合国家政策范围内,由该县企保局向上级部门争取退休待遇或者按该县退职职工待遇,发放一定标准的生活费。

  五、住房,从会同县农业局组织县原种场开展国营农垦区危旧房改造中拿出一套房,彭武可以和其他原种场中低收入困难职工一样,以成本价购买。

  截止记者发稿时,彭武已被接往会同县人民医院治疗,相关养老事宜正在积极落实中。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