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援将军赴中印边境:绝不把祖国的领土守丢!(组图)

发布时间:2017-07-26 09:21 | 来源:察网 2017-07-19 13:02 | 查看:880次

  如果说这次西藏之行有什么感言的话,那就是:不到西藏不知道祖国山河的壮美,不到西藏不知道空气的稀缺可贵,不到西藏不知道我们驻藏官兵的艰苦,不到西藏不知道我们驻藏官兵的可爱!

《为雪域雄鹰放歌》

——2015年赴中印边境调研有感

  我非常珍惜这次到西藏军区调研的机会,这可能是最后一次“驻守”边防了,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与基层官兵们同吃同住了。

  毕竟已经进入花甲之年,下次还有没有机会再来到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域高原,再来看望我亲爱的战友们,只能听天由命了。

(1972年底,罗援与战友在老挝战场)

  我十八岁就来到了祖国的西南边陲——云南。为祖国站岗放哨,那种“后面就是祖国”的感觉真是太神圣了,一种责任感、使命感油然而生。这些天,我又在西藏军区的官兵身上找到了这种感觉。

  一到边防某团,前来迎接的团领导班子,齐刷刷,清一色黝黑的面孔,乌青的嘴唇,让人感到一阵鼻酸,让人肃然起敬!谁都知道这是高山反应留给他们的沧桑,可谁又知道这沧桑背后给他们留下了多少辛酸,而辛酸后面正是他们留给祖国的忠诚。

  西藏军区的领导班子,可能是全军军以上领导班子人数最多的,为什么?他们必须要有备用干部,一位干部出现了情况,另一名干部顶上去。

  他们常年身上带着三大件:药丸、大衣、墨镜。必备的药丸是,丹参滴丸和速效救心丸。生物学家断言,4000米以上不适合人类居住;4500米以上是生命禁区。

  我们的官兵们他们不是一天两天经受着这些煎熬,他们是长年累月啊!他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在缺氧情况下工作,在西藏工作十年以上的官兵80%的人血红蛋白成倍增高,60%的人患上不同程度的高原心脏病。

  我亲眼看到一位军区副政委心动过缓,每分钟才跳30多次,他是戴着起搏器在工作,说准确点,是在拼命。

  心脏病、高血压对西藏军区的官兵们来说是常见病,他们是在透支着自己的生命来维护祖国领土的完整和人民生活的幸福安康。

  我是含着热泪听完某分区军史介绍的。这支部队的前身是英雄的18军,参加过西藏平叛,中印反击作战。如今镇守着祖国的西南大门。

  他们豪迈的誓言是,“绝不把祖国的领土守丢”!他们的官兵常年巡逻在祖国的雪域高原,用忠诚的脚步丈量着祖国的每一寸山河。

  自分区组建以来先后有600多名官兵将自己年轻的生命定格在祖国的雪域高原上,其中有30名官兵倒在了巡逻道上和执勤的前沿哨所。

  他们当中有西藏军区司令员张贵荣将军(注:1984年1月15日,张贵荣将军在勘察边防道路时以身殉职,用年仅49岁的生命谱写了忠诚戍边之歌。为了纪念将军,他牺牲的山崖被人们命名为“将军崖”。上图为官兵向烈士张贵荣将军敬献花篮)

  还有率队执行任务的高明诚团长和为躲避泥石流、掩护战友而牺牲的少数民族战士古怒等等。

  他们用自己的生命诠释了什么是忠诚。当他们三人殉职时,岁数分别是49岁、39岁、19岁,这是一种巧合,他们只差一岁就会迈入人生新的历程;但这更是一种必然,我们的将士们生生死死都守护着、拥抱着我们亲爱的祖国。

  什么叫风华正茂?这就是风华正茂!什么叫“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这就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什么叫绝对忠诚?这就是绝对忠诚!

  我在张国华将军女儿撰写的《雪域长歌》后曾经留下读后感《闻此不落泪者非男儿》。今天我仍然要大声地说,“闻此不落泪者非男儿”!

  当然,到基层来搞调研,绝不单纯是来发感慨,更主要是来反映基层官兵的疾苦和心声。我这次了解到,他们主要有四个方面的问题需要解决:

  一是兵龄计算问题,特别是对驻守在4000米以上的官兵有无特殊政策以及如何落实;二是医疗补贴和医疗费报销手续问题;三是子女就学问题;四是家属来队的路费问题。

  这些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基层官兵的情绪,影响了部分官兵的家庭稳定,给他们带来了后顾之忧。虽然这些问题已经引起总部和两级军区领导的高度重视,有些已经拿出了方案。

(罗援将军在中印边境一线调研,后面就是印度兵)

  但基层官兵在表达无怨无悔为祖国无私奉献的同时,也希望出台一些针对性更强、更合理的政策,为他们排忧解难,真正让人体会到“一人当兵全家光荣”。我想这是对相关部门落实“三严三实”要求的实际检验。

(罗援在张国华将军指挥所前凭吊)

  如果说这次西藏之行有什么感言的话,那就是:不到西藏不知道祖国山河的壮美,不到西藏不知道空气的稀缺可贵,不到西藏不知道我们驻藏官兵的艰苦,不到西藏不知道我们驻藏官兵的可爱!

  我到了西藏,到了基层连队,到了前沿哨所,到了中印边防第一线……我看到了、感觉到了,我把我的新著《鹰胆鸽魂》连同我的爱送给了我最亲爱的战友、送给了这些“兵娃娃”。

  当我致辞时,声音哽咽了,我说,我一直在提倡“军人都应该是鹰派”,但是真正的“鹰派”我今天找到了,这就是你们,在世界屋脊上翱翔的雪域雄鹰!

  向雪域雄鹰致敬!为雪域雄鹰放歌!

  我突然想起唐代诗人王昌龄那首悲壮苍凉的边塞诗: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 罗援2015年8月10日写于4300米的西藏错那边防部队营区

  后记:这是罗援将军2015年到中印边境实地调研后写的有感。调研期间他看望边防战士,亲眼目睹了一线指战员们的战备状况和精神面貌。

  这一切使我们看到,我们年轻指战员们在条件艰苦的雪域高原为祖国站岗放哨,他们的钢铁誓言是:“我们的背后就是祖国,我们绝不会把祖国的一寸土地守丢了”。

  最近,罗援将军又撰文指出:当前,中印边界争端成为民众关注的热点。广大网友们应该对我军边防部队保持一种战略自信。士气只可鼓,不可泄;要给我们年轻的勇士们更多信任、鼓励和支持!

  我军向来不打无把握之仗,不打无准备之战,慎重初战,打则必胜。相信我们边防部队一定会把好祖国的西南大门,给全国人民交上一份合格的答卷!

  (编者注:原文标题为《为雪域雄鹰放歌--罗援少将2015年赴中印边境》)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