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岁飞虎队老兵逝世 曾轰炸黄河铁桥阻断日军(图)

发布时间:2017-05-24 08:40 | 来源:新华网 2017-05-23 14:47:11 | 查看:521次

戴自瑾老年时的照片

  5月18日上午,抗战飞虎队老兵戴自瑾先生在上海逝世,享年101岁。戴自瑾的女儿告诉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按照老人的心愿,遗体火化后将进行海葬。

  年轻时为保家卫国,报考黄埔军校、赴美训练,后作为“飞虎队”飞行员投身抗日战争, 完成轰炸黄河铁桥等多项任务……战争年代,九死一生。老兵志愿者吴缘回忆,戴老晚年,心态淡然平和,往事穿云而过,“他说他等到了今天,可又有多少人没有等到”。

  病逝

  老人在上海离世

  家属称将按遗愿海葬

  戴自瑾的女儿告诉北青报记者,5月18日早上9点56分,老人在上海一家医院去世,享年101岁又49天。她告诉记者,按照戴老的心愿,遗体将在火化后进行海葬。

  “戴老去世前住了43天院,老人生前说,丧事要一切从简,不举行追悼会,也不举行遗体告别。我们想去上海送送他,家属说等海葬时再来吧。”“我们爱老兵”公益网执行理事长吴缘告诉北青报记者。

  吴缘从事关爱抗战老兵志愿服务十余年,2011年发现戴自瑾先生后,每年都前往其家中探望。“他和我们聊的多是当年赴国外训练和回国抗战的经历。”吴缘回忆,他曾看到老人拍摄于印度的一张旧照,照片中,年轻的戴自瑾刚刚起床,身着睡衣靠在旅馆的栏杆上,照片氛围休闲而惬意,“他那时正在等去美国训练的签证”。

  美国学成归来,便是铁与血的抗日战场。吴缘记得,忆及此处,老人常说,每场战斗都是“九死一生”,“他说飞行员就是花瓶嘛,非常漂亮,很威武,但是今天我出去执行任务了,能不能回来,没人知道”。

  吴缘告诉记者,1957年左右,戴自瑾先生进入上海市摩托运动俱乐部任摩托车教练,直至1979年前后退休。做教练的时候,“他一个月拿30多元钱的工资,努力支撑起7口人的家庭”。戴自瑾的四个孩子也四散在云南、黑龙江、新疆各地。晚年退休后住在上海,老人主要由小儿子在身边陪伴。据了解,2015年老人百岁寿辰,上海市杨浦区委统战部与黄埔同学会区工委会专职干部曾一同前往戴自瑾家,祝贺戴老寿辰,并送上慰问金和水果。

  “他晚年生活很规律,每天早上起来,磨咖啡、烤面包,过的是普通人的生活。”吴缘说,戴自瑾晚年心态豁达平和,“他说他等到了和平这一天,可又有多少人没有等到。”

  故事

  冒艰险轰炸黄河铁桥

  切断侵华日军供给

  公开资料显示,戴自瑾1916年出生在上海。1939年底毕业于黄埔军校五分校16期18总队步科,后赴美参加高级飞行训练,成为美国第十四航空队中美混合团第一大队第二中队少尉飞行员。抗战中,他曾经参加并出色完成了轰炸黄河铁桥的作战任务,还获过“彤弓”、“云徽”勋章和美国空军授予的“空军奖章”等。

  吴缘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了解到,戴老接受的飞行训练分为国内和国外两个阶段。“当时美国和中国有个协议,就是帮中国当时政府培养飞行员,中国空军是从12期到16期送到美国训练,这些人后来回到国内参加了抗日战争”。吴缘说,戴老从美国回来后就进入中美混合团第一大队,成为一名飞虎队成员。

  吴缘曾听戴老讲述过抗战中轰炸黄河铁桥的传奇经历,“可以说是非常艰险的”。1944年,戴自瑾接到轰炸黄河铁桥的任务,以切断日军的供给运输线。彼时中国空军出动了多架飞机,进行过多次轰炸,但都没有成功。

  “日本人的炮火很厉害,中国空军由战斗机在前面开路,轰炸机在后面跟上,配合完成轰炸任务。一架轰炸机上机组共有5个人,分别是正副驾驶、枪手、弹手、领航。戴老当时在机舱里,枪手在上面观察瞭望,日军机枪一阵扫射,有枪手受伤,轰炸机的玻璃全部打碎了。”吴缘说,“最后一次轰炸,是戴老等人一起去的,在最关键的时候,戴老把炸弹准确地投向了这座桥,桥被炸断了。”吴缘称:“2012年,香港一个记者到美国的档案馆查这段战史,最后找到一张照片,侧面佐证是戴老这架飞机下去炸断的。”

  延展

  谁是最后的飞虎队队员

  海内外还剩几位“飞虎”?

  其实,在戴自瑾先生离世之前,近年来不断有媒体发出“最后的飞虎队员离世”的报道,关于谁是最后一名在世的飞虎队员也曾引发争论。

  资料显示,“飞虎队”全称为“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创始人为美国飞虎将军陈纳德。1941年4月,其时,美国尚未对日宣战。但在罗斯福总统的支持下,美国飞行员教官陈纳德将军带领一支由300余名志愿者组成的队伍,于当年7月悄悄奔赴中国战场,支援中国军民抗日战争。

  吴缘表示,“‘飞虎队’没有部队番号,它最早是美国援华空军,后来成立了美国第十四航空队,跟中国大陆空军飞行队混合抗战之后,统称为飞虎队,这些中国籍的飞虎队员,在老百姓口中都是飞虎队员”。

  云南省飞虎队研究会会长孙官生2014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他认为部分媒体近年来关于“最后一名飞虎队队员”的报道并不属实,大陆仍有建在的飞虎队员。孙官生介绍说,是不是飞虎队队员,需要一个鉴定标准。根据他的研究,中国空军美国志愿队以及有关的人员,比如翻译、秘书等也应当算作飞虎队队员。

  吴缘对北青报记者表示,现在一些翻译人员也被列入飞虎队队员之中,“只要部队番号在中美混合团三个大队的编制以内,都认可你是飞虎队成员”。吴缘认为,天津有一位老兵何其忱,是目前大陆仍在世的飞虎队飞行员,而在全球范围内,“还在世的中国籍飞虎队飞行员不足10位”。

  “我们这些为老兵服务的志愿者,其实更多时候是为他们争取荣誉。”吴缘说,很多老兵晚年在物质上的需求并不大,“他们最大的愿望是得到社会认可,认可他们当年为中华民族而战的。”

  文/本报记者 张帆 实习记者 焦逸梦 供图/吴缘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