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比亚的一位“中国白求恩”大夫

发布时间:2017-04-29 21:01 | 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赞比亚共和国大使馆 2011/05/06 | 查看:428次

  加拿大医生白求恩为帮助中国的抗日战争,不远万里,来到中国,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和生命诠释了国际主义精神和共产主义精神。他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对工作极端负责,对同志、对人民极端热忱,永远为中国人民、为历史所铭记。在遥远、美丽非洲大陆的赞比亚也有一位被赞比亚人、中国在赞同胞称赞为“白求恩”的中国大夫——秦喜胜。  

  秦喜胜,现任赞比亚基特韦市中赞友谊医院院长。2004年11月开始在中赞友谊医院工作。秦喜胜禀承“救死扶伤、人道主义,全心全意为中赞人民服务”的理念,为中赞病人热情服务,他不记得失、忘我工作,在这生活条件简陋,医疗物资匮乏,艾滋病、疟疾泛滥的非洲大地上,以他惊人的毅力和无私的奉献精神演绎着一个又一个真实而感人的故事,书写了一页又一页光彩照人的中赞友谊篇章,被誉为“赞比亚的中国白求恩”、“传播中赞友谊的使者”。  

  救死扶伤,医生本职  

  2005年4月20日,赞比亚一中资企业发生严重爆炸,虽然当时只是一名普通的中国外科大夫,但面对突如其来的重大医疗任务,秦喜胜毫不犹豫,抢先冲到了抢救战斗中。没有医用防护衣帽、眼镜等,他徒手接诊一个又一个遍体鳞伤、血肉模糊的危重伤员,甚至来不及考虑伤员中有多少是艾滋病患者,会不会传染给自己,因为他只有一个念头,尽自己百分之百的努力赶快抢救每一个伤员,那怕只有百分之一的生还希望。他累的汗流浃背,双手及全身都沾满了血迹。没有赞扬、没有鼓励,只有一位深受感动的赞比亚新闻时报记者记录下了这位无名中国大夫的感人镜头。  

  2005年5月19日,我中资企业的一名中方员工,在施工中不慎脑部受伤,颅内出血而昏迷。秦喜胜立即为病人组织抢救,术后,他担心由于语言障碍致使护理不当而延误病情,自己就与病人一同住在病房达20多天,亲自给病人喂水喂饭,给病人吸痰擦澡,帮助病人大小便,直到病人脱离危险,安全回国。秦喜胜就是这样,对工作一丝不苟,对病人高度负责,靠自己的身体力行带动着、感动着周围的每一个人。  

  “你是我们中国人的骄傲”  

  2005年9月底,我中资企业一名中方员工突发上消化道大出血,来医院时已经休克,需要紧急输血,然而赞比亚因艾滋病高发,血源异常紧缺,为中国病人输血就尤为困难,即便有血,因输血而被传染艾滋病的风险也是相当大。但秦院长二话没说,捋起袖子抽了500ML为病人输血。输血后秦院长没有休息片刻,坚持给病人治疗,通宵未眠,成功挽救了病人性命。对于病人单位及家属的感激,秦院长只是微微一笑,说:“我们是同胞,保全每一个在赞中国公民的安全,是我们的职责”。  

  2009年元宵节晚上,一位台湾侨胞的儿子遭遇了一场大车祸,秦院长接到电话后立即赶往出事现场,亲自接病人到医院组织抢救、紧急手术,通宵未眠,硬是将这位小台胞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台湾同胞刘先生提起秦院长总是一句话“秦院长,我们中国人的骄傲啊!我儿子的命就是他给的,这种血浓于水的同胞情,是任何艰难困苦也割不断的呀”。  

  还有一位中国病人,在当地外资企业打工,不幸外伤而致右股骨两处骨折,手术需要输血,而这名中国病人在赞比亚没有中资工作单位,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中方同事有的血型不合,有的不愿意献血,而病人又不愿意输赞比亚当地人的血。在这种情况下,秦院长又是第一个站出来,为病人输血500ML。病人康复出院时,激动地说:“院长,虽然你的年龄比我小,但你是我的再生父母,我们在赞比亚的中国人能为有你这样的医生而庆幸,你是我们中国人的骄傲”。  

  同样的,一名赞比亚公民夜里偷盗中资企业财物被警察枪击到右腿腘部,动脉断裂大出血而休克,需要紧急输血,秦院长又是二话没说,为这名赞比亚病人输了500ML血,输血后仍然不休息即可投入手术,抢救病人,通宵达旦。秦院长就是这样,为病人输血似乎成了习惯,只要病人需要紧急输血,而又与他自己血型符合,他就毫不犹豫地用自己的鲜血来挽救病人的性命,这在赞比亚医疗界,是唯一的。  

  医德高尚,无私奉献  

  2005年8月底,秦喜胜被正式任命为中赞友谊医院院长。当时医院还在负债经营,秦院长一方面加强医院管理,在很短的时间里,将赞方人员的工资进行了合理的调整,极大调动了职工积极性,进一步协调中赞双方关系,医院气氛日益和谐。另一方面,他高度重视并着手提升医疗技术力量,医院硬件和软件设施的不断增强,极大提升了医院知名度。随着医院的发展壮大,医院职工收入逐年提高;同时,秦院长鼓励医院积极参加当地的公益活动,捐款捐物、奉献爱心,受到赞比亚当地人民和政府的高度赞扬。  

  赞比亚是个落后国家,医疗人才严重缺乏,秦院长一人挡几面,长期透支工作。医院没有专职外科大夫,外科日常工作都由秦院长兼职;妇产科只有一个大夫,工作量很大,因此所有的妇产科大中手术他都参加,帮助完成手术;药房没有中方药剂师和管理人员,致使药物流失,消耗过大,秦院长就又兼职药库出纳管理,杜绝药材不必要流失;医院没有CT影像大夫,秦院长便又兼职CT报告工作,为医院赢得了可观的经济收入的同时,获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医院没有中方财务总监,秦院长又不得不肩负起财务监督职责;医院没有中国护士,很多中国病人由于语言障碍,不能很好和当地护士交流,秦院长又经常为中国病人打针输液,甚至为重症病人做特护。  

  秦院长救治的病人无数,无论是艾滋病患者还是普通人,无论白人还是黑人;无论病人贫困和脏臭等等,在秦院长的眼里从来都没有嫌弃。病人缴不起医疗费,秦院长总是予以减免,在所有在赞的医疗机构中,中赞友谊医院的收费是最低的,他总是说赞比亚人民还很穷,我们办医院不是为了赚取高额利润,在服务好中资企业的同时,我们应尽可能地为当地人民造福,真正做中赞人民的守护神,为中赞友谊添砖加瓦。  

  夫妻同心,共建中赞友好  

  同样值得一提的是,秦院长的爱人李海连医生也工作在医院,是很有经验的妇产科专家。夫妇二人共同工作,相互勉励、相互帮助,多少次高难度手术,在夫妇二人的共同努力下顺利完成,多少个濒临死亡的妇女、新生儿在他们的及时救治下转危为安、活泼可爱。工作的辛劳使李大夫患上心脏病,两条腿肿的像馒头,不时气喘吁吁,但为了病人她总是强撑着,她总是说,能为每个家庭造福,是我们每个医者的幸事,她工作的孜孜以求,使中赞友谊医院的妇产科成了当地的一面鲜活的旗帜,人们总是为她的人格魅力所折服而津津乐道。  

  为了中赞病人的健康和家庭的幸福,为了中赞友谊的发展,秦院长就是这样默默无为、勤勤恳恳地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和热血,说他是一支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蜡烛是恰如其分的,说他是当代的白求恩也是当之无愧。一个个生命得以了保全,一番番辛劳取得了收获,中赞友谊之树更绿了,中赞友谊医院的名字更亮了,中赞人民的友谊更深了。加拿大的白求恩大夫被毛泽东称为“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在赞比亚,我们看到了从新时代、新中国走出的中国的白求恩。  

  秦院长的故事还在继续着,此时此刻,他可能在手术台上抢救垂危的病人,可能在事故现场急救病人,也可能正在病房护理危重病人·····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