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否记得16年前的今天驾机拦截闯入我南海空域的美军侦察机时不幸撞机牺牲的王伟?(组图)

发布时间:2017-04-01 21:38 | 来源:上观 2017-04-01 10:35:10 | 查看:2113次

英雄飞行员王伟

16年前的今天,王伟与另一位战友一起,分别驾机升空,拦截一架闯入我南海空域进行抵近侦察的美军EP-3侦察机。但由于美军机的野蛮行径,造成撞机事件,王伟驾驶的81192号战机永远没能返航

“81192”! 

这是我军一架歼-8II型战斗机的编号,驾驶这架战斗机的飞行员叫王伟。大家还有印象吗?他是我们的英雄!今天是他的祭日! 

 

每年的今天,哥哥张国荣都获得铺天盖地的悼念,而我们英雄的形象却一点一点模糊,逐渐消失在大众的记忆中,刀客不禁一阵心酸。 

16年前的今天,王伟与另一位战友一起,分别驾机升空,拦截一架闯入我南海空域进行抵近侦察的美军EP-3侦察机。但由于美军机的野蛮行径,造成撞机事件,王伟驾驶的81192号战机永远没能返航。 

16年后的今天,当我们看到美军舰机仍不放弃在南海对中国进行抵近侦察,当我们看到撞毁81192号战机并造成王伟牺牲的美军飞行员日后不断炫耀,并拿此事作为自己跻身美国政坛的垫脚石,我们更没有忘记的理由! 

撞机 

2001年4月1日,地点:海南岛东南空域 

那一天空中少云,能见度大于10公里。飞行员王伟所在部队清晨突然接到命令,一架美军侦察机闯入我南海空军进行抵近侦察,必须立即升空对美军机进行监视驱离。 

王伟与另一位飞行员赵宇迅速登上各自的歼-8II战机,8点45分,两架战机起飞升空,目标海南岛东南空域。起飞后大约7分钟,王伟与赵宇发现了他们监视跟踪的目标,一架美军大型飞机。 

此时,美军飞机在王伟驾驶的歼-8II战机的左前方20度方向,距离大约50公里。随着距离的逐渐接近,王伟和赵宇很快做出判断,这是一架美军EP-3电子侦察机。这架EP-3是从驻日美军侦察大本营之一——三泽基地起飞,而且多次闯入南海空域。 

EP-3侦察机 

据当时另一位飞行员赵宇描述,这架美军EP-3电子侦察机最初航向为240度,当它发现中方飞机后,航向立即调整至40度。王伟和赵宇分别驾驶的两架歼-8II战机也跟着转向。 

9点5分时,EP-3电子侦察机调整航向至110度,中方飞机也转至110度与EP-3电子侦察机同向同速飞行。中方飞机在海南岛一侧,美机在外侧,双方相距约400米。 

从这段描述可以看出,飞行员王伟和赵宇驾驶着歼-8II战机一直坚守在内侧,不让EP-3电子侦察机更进一步深入我南海空域进行侦察。他们担负起了共和国“海空卫士”的职责! 

 

而且,按照国际惯例,中国飞行员必须对可能危及国家安全的空中目标进行查明,并对其跟踪监视。而且此时的位置是在中国海南岛东南110公里的中国专属经济区上空,王伟履行的是维护国家安全的神圣职责,也是中国飞行员执行的正常勤务。 

然而,就在2分钟后,这架EP-3电子侦察机突然大动作向中方飞机方向转向,向王伟驾驶的飞机撞压过去。赵宇看到这架美军机机头和左机翼撞到王伟驾驶的歼-8II战机,同时美机左翼外侧螺旋桨将王伟驾驶的飞机垂直尾翼打成碎片。 

此时,赵宇立即提示王伟,“你的垂尾被打掉了,注意保持状态。”王伟回答“明白”。约30秒后,赵宇发现王伟驾驶的飞机右滚下俯状坠落,飞机失去控制。王伟请求跳伞后,赵宇再也没有了王伟的联系。 

 王伟跳伞落水后,中国海军和有关部门立即全力组织搜救。但是,经过十余天出动大量飞机舰艇和近10万人次搜索后,王伟依然下落不明,后被确认牺牲。王伟也被授予“海空卫士”荣誉称号和一级英模奖章,并被海军党委批准革命烈士 

较量 

自从新中国成立后,美国就从未中断过对中国沿海尤其是南海的侦察飞行。从2000年下半年起,美军飞机侦察活动更加频繁,而且越来越贴近中国的领海。中方通过各种渠道多次向美国方面提出交涉,要求停止此类侦察活动,但他们依然我行我素。 

就是这样一起责任明显在美方的撞机事件,美国在事后处理中表现出来的野蛮态度、霸权行径令人愤慨!由于美方的不负责任,更演变成为了一场政治角力和外交危机。 

 

根据时任中国外交部长唐家璇《劲雨煦风》一书回忆: 

4月1日当天下午,唐家璇在智利刚出席完一场国际会议,准备前往法国访问,正在尼斯机场转机。这时,中国驻法大使吴建民专程从巴黎赶去,急匆匆进入尼斯机场休息室,还没来得及落座,就低声对唐家璇等同志说,“国内告,今天上午,在海南岛附近发生了我们军机和美国侦察机相撞事件,我方飞机坠毁,飞行员下落不明”。 

唐家璇对此事的定义是:一起重大、敏感的突发性事件。说它重大、敏感,是因为这是在冷战后新的国际形势下,中美两军之间发生的首次直接摩擦,并且造成飞机损毁、人员失踪的严重后果。 

时任外长助理周文重在事发当天就紧急召见了美国驻华大使普理赫,提出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强调事件的责任完全在美方,美方必须对中国人民做出解释。 

 但对于“撞机事件”,美方根本不想承担责任,而且气焰十分嚣张。普理赫声称,不同意中方关于“撞机事件”责任的说法。对于中方坠毁的飞机和失踪的飞行员,美方只是轻描淡写地表示“遗憾”。

 相反,普理赫更多地是一味要求中方尽快“释放美军机的机上人员,并归还美国侦察机”,甚至提出不准中方人员登上美国飞机进行检查。 

此外,一向善于操纵舆论的美国人还使出“恶人先告状”的招数。在“撞机事件”发生后6小时,美军太平洋总部便在其网站上发表了一份简短的“撞机事件”声明。声明要求中国政府按照国际惯例,保持美军飞机的完整,保证机组人员的安全,为飞机和机组人员立即返回美国提供便利条件。而对中方飞机被撞后坠毁、人员失踪,则只字未提。

 

 对于美方这种“不负责、不道歉、不配合、不悔改”的蛮横态度,中国外交部门多次约见美方官员,表达我方严正立场。中国领导人也在多个场合就此事发表谈话郑重指出:“撞机事件”责任完全在美方,美方应向中国人民道歉,并立即停止一切在中国沿海空域的侦察飞行。 

就连包括美国媒体在内的国际媒体都看不下去了,批评美国政府的态度: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的文章说,美国对中国进行的空中侦察活动是对中国的侮辱;《欧洲时报》评论员文章谴责美国人在处理“撞机事件”中的霸权主义行径;《澳大利亚人报》评论文章认为,美国应向中国道歉,因为美国侦察机从事的是间谍活动。 

面对这种国际舆论压力,在经过艰苦的11轮谈判,6次改动道歉信措辞之后,4月11日由美国驻华大使普理赫代表美国政府正式向中方递交道歉信,信中两次使用“very sorry”。 

关于那架肇事的EP-3侦察机,美军刚开始提出派技术人员赴陵水机场,将飞机修复后整机飞离海南,但被中方断然拒绝。因为这不仅仅是个技术问题,而是一个具有重要象征意义的政治问题。 

按照中方要求,美国海军的EP-3要拆解后运走 

在中方的坚持下,最后美军人员不得不将EP-3侦察机“大卸八块”,雇了一架俄罗斯安-124运输机运回美国。  

肇事者 

把时间拨回到2001年,那时的王伟才33岁。18岁的他就报考飞行员,入空军某航校学习。1991年毕业后到海军部队工作。 

 在15年的飞行生涯中王伟创下了一个个的第一”:在飞行部队三次装备更新中,他每次都是第一个放单飞,第一个担负战备值班任务;在同一批飞行员队伍中,他驾驶最先进的中国国产歼击机,第一个飞满1000小时,成为能飞四种气象的“全天候”一级飞行员;在同龄飞行员中,他战斗起飞的次数最多,执行重大任务的次数最多。 

王伟在2000多架次的飞行经历中,积累了丰富的海上飞行经验,始终保持昂扬的精神状态。他经常担负重大飞行任务,多次立功受奖。而且,他还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小家庭。 

应该说,英雄王伟如果没有牺牲,肯定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然而,他的牺牲却成为了另一个人日后走上政坛的资本,这个人就是肇事的美军EP-3侦察机飞行员沙恩·奥斯本。 

“肇事者”沙恩·奥斯本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将“撞机事件”中自己的行为描述成无奈、无辜之举:我驾驶的EP-3是在国际空域飞行,一架中国歼8战机离我太近了,我不得不调整距离,在调整过程中,中国战机撞上了EP-3的左翼。 

 奥斯本在中国被“审查”了12天,回国时美国媒体将他炒作成“英雄”。而这个“肇事者”也确实把自己包装成一位临危不乱的“英雄”。在日后撰写的回忆录《壮志凌云:中美南海撞机的幕后故事》中,奥斯本更是把“撞机事件”描述成,美方飞机在公海上空遭遇中国战斗机骚扰,美国飞行员凭借智慧和勇气逃出。 

回国后,奥斯本受到总统小布什接见,并被授予飞行优异十字勋章,这也是美国最高级别的航空奖。处处享受着“国民英雄”的待遇,出书、演讲,还有受不完的表彰。 甚至还有专门人为他绘制漫画,宣传他在南海的“英勇事迹”。

 

 在阿富汗战场服役一段时间后,奥斯本就开始为自己从政铺路。2005年退役,2006年靠着自己“英雄”光环,奥斯本当选内布拉斯加州财政部部长。2010年卸任后奥斯本重返生意场。2013年,他又宣布竞选参议员。每一次,他都不会忘记翻出自己在南海的那段所谓“英雄史”。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2014年奥斯本在竞选参议员时打出了一个竞选口号,“中共不能打败我,里德也别想”。(注:奥斯本是共和党代表,而哈里·里德是民主党参议院领袖)可以看出,这个“肇事者”已经无耻加狂妄到何种地步。但最后,他还是在竞选中败给了对手。 

其实,很长一段时间里,美国国内已经有人质疑奥斯本当时在事件中的处置方式,认为他所描述的过程中有不少技术疑点,很多细节有编造的嫌疑。说白了,其实是当时美国政府也知道美方在“撞机事件”的角色不光彩,所以生生包装出一个“英雄”,在舆论中保持美国英勇、负责任的形象。 

告慰 

16年后的今天,虽然美国人依旧没停止对南海的舰机抵近侦察,但解放军的舰艇、飞机在南海海空与美国人周旋,实力更加强大,也变得底气更足。 

16年前,中国军队在南海岛礁上还没有像样的机场,战斗机都必须从海南基地起飞,加上歼-8、歼-7等战机的作战半径有限,所以我们在南海空域的覆盖面比较小。可随着近年来中国在南海岛礁建设的展开,我们在南海之上拥有了一个又一个机场。 

 2016年10月,《解放军报》一篇通讯稿透露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南海舰队海航9师某团日前已成建制入驻永兴岛机场。这篇军事通讯稿用“南海深处”4字向外界传递信息,亦即南沙永暑、美济、渚碧三礁建成的3座机场已投入使用。 

随着海航9师某团入驻永兴岛机场,海南三亚附近的陵水机场、西沙永兴岛机场和3座南沙海岛机场,可构成一个空域覆盖面更大的“南海铁三角”,“从南沙到西沙,中国空海军的舰机,尤其是战机,已可在互相策应的前提下,把整个南海空域‘监管’起来。”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这个海航9师某团就是英雄王伟生前所在的部队!王伟的战友们正在完成他未完成的愿望,把南海空域“管起来”。 

也正是王伟的这些战友们,如今正驾驶更先进的国产战斗机,在南海上空以娴熟的技巧、高超的技能,监视、驱离来南海侦察的美军飞机。而且,中国已经在南海上空展开常态化巡航。

 2014年8月下旬,中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的歼-11系列战机曾两次升空,近距离监视美军前来侦察的P-8反潜机。作为全国产化第三代重型战斗机,歼-11B有着优异的机动性能。而且,该机拥有3500公里作战航程,非常适合用于长时间伴随敌方大型飞机并迫使其远离敏感空域的行动。 

那次行动中,中国飞行员驾驶歼-11B在驱离P-8反潜机的过程中展示的两个动作已经让美军飞行员感叹,自己的对手已经今非昔比。 

第一个动作是,我歼-11B迅速加速,在越过P-8A的机头的一瞬间猛地飞过,机翼下挂载的4枚银白色的空对空导弹在敌机面前一闪而过,这其实可以理解为告诉对方,请你别太过分,这是我们的空域。如果执意挑衅、闯入空域,那就给你亮亮家伙! 

第二个动作是“过顶”,也是飞行中经典的桶滚动作。按照美方描述,我歼-11B战机是从美P-8A飞机的左侧翻滚到右侧,从一开始的15米左右距离到最接近时只有6米距离,然后再翻滚到右边保持平行伴飞,足见我军飞行员动作的干净准确。 

想象一下,一架对方的战斗机过了你的顶,在你头顶上仅仅6米的位置。它的飞行员正在头朝下盯着你的飞机,这种仿若身处密闭空间的压迫感对人心理的压力是很大的。 

这两个对入侵美机有着极大视觉冲击力和震撼性的动作,证明了共和国新一代海空卫士有着高超技艺,同时正以超人的胆魄与决心,保卫祖国领空尊严不受侵犯。这也是对英雄最好的告慰!

作者:胡一刀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