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明翰诗歌中的至爱至恨

发布时间:2023-04-27 22:09 | 来源:学习时报 2023-04-21 08:40 | 查看:5853次

夏明翰既是一名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也是一位“文艺青年”。他擅长以诗歌为武器,抒写爱憎,彰明信念,迸发敢爱敢恨的战斗力量,洋溢冲锋在前的壮志豪情,高唱信仰赞歌,谱写共产党人的赤胆忠心。

  “我赞梅花斗雪开”

  夏明翰出身书香门第,自幼诗才敏捷,早期创作的诗歌中就已显露出爱憎分明、坚定执着的优秀品质。

  孩童时期,他曾以盛开的梅花为题,口占“世人皆颂牡丹艳,我赞梅花斗雪开”,不恋娇艳富贵的牡丹,独爱“香自苦寒来”的梅花,显露不畏严寒的傲然风骨,萌发“斗雪开”的懵懂斗争意识。他随母亲乘外轮由武汉至九江,眼见洋人飞扬跋扈、颐指气使,肆意呵责中国乘客,触景感怀、愤愤不平地念出“洋船水上漂,洋旗空中飘。洋人耍威风……”,经由母亲帮助将“耍威风”改为“逞淫威”,续上“国耻恨难消”。“洋船”“洋旗”“洋人”,生动形象地刻画了洋势力的丑恶嘴脸,字里行间流露出切齿之恨。

  1917年春,夏明翰考入湖南省立第三甲种工业学校,在校期间热衷参加爱国运动,曾现场创作一幅讽刺画并题打油诗:“眼大善观风察色,嘴阔会拍马吹牛,手长能多捞名利,身矮好屈膝叩头”,幽默诙谐地揭露了反动军阀政客只顾自己升官发财、不管人民死活、罔顾国家命运、献媚帝国主义列强的卖国嘴脸。夏明翰积极追求进步,在一次查禁日货斗争中,因焚毁思想保守的祖父珍藏的日货而被禁足在家,趁夜破窗逃出,临走还砍了一棵象征官亨财旺的桂树。何叔衡诗赞:“神州遍地起风雷,投身革命有作为;家法纵严难锁志,天高海阔任鸟飞。”

  踏上革命征程后,光辉短暂的斗争生涯,处处彰显出夏明翰“斗雪开”的革命意志。

  “吾辈齐奋起”

  夏明翰敢爱敢恨、忠肝义胆的战斗精神,感染着身边的战友,鼓舞着革命者的斗志,激励着爱国志士参加革命的热情。

  1920年,他投身驱逐湖南军阀张敬尧的“驱张运动”。6月,湖南人民驱张成功,他喜作《民谣》:“张毒心藏刀,治湘一团糟。杀人又放火,民众怨声高。吾辈齐奋起,驱张胆气豪。张毒如老鼠,夹起尾巴逃”,将张氏贪婪残暴的恶行公之于世,借驱张的豪气抒发奋起冲锋的战斗豪情。1922年1月,军阀赵恒惕杀害湖南劳工会领袖黄爱、庞人铨,他挥泪写就《江上的白云》,以白云喻指军阀反动势力、血光寓示革命先烈的血,向湘江楚天哭诉,痛斥反动政府的罪恶行径。“江上的白云,一层一层堆起来。抬头望去,简直分不清东、西、南、北”,唱出了中国早期工人运动的悲壮战歌;“前面的血光快暗了,后面的热泪又海放江奔”,哭出了沉痛悼念无产阶级勇猛战士的激情挽词;“我们的先锋,已经向前去了,我们应该庆祝,应该悲悼”,抒发了在时代洪流中献身革命的愿望。他始终保持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当挚友郭亮以剑打趣作“一方宝剑帐头挂,大鬼小鬼休进来”,便欣然应诗“斩尽妖魔平天下,山河日月重安排”,尽显幽默风趣与英雄气概。

  1925年,他下乡指导农民开展平粜斗争,目睹多地连月不雨,农民缺吃缺喝甚至举家逃荒,而地主却囤积居奇、罔顾生灵,遂有感而作:“民家黑森森,官家一片灯。民家锅朝天,官家吃汤丸。”谴责贫富不均和民不聊生,群众广为传诵。他走访一户叫周远明的农家,得知其家人饿死病死过半却迷信“八字不好,生来命苦”,便声称自己会算命,根据周远明的八字开导“壬午属马,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若想不受欺和压,就要团结齐努力”,作诗劝慰“腊月生来天气寒,无柴无米难过关,要想吃饱身上暖,除非荒年换了天”。经过耐心巧妙的说服教育,周远明逐渐提高觉悟,积极投身农民运动。

  革命艰难时期,他用坚贞的信仰之光,既照亮了自己,也照亮了别人。

  “但愿君心似我心”

  夏明翰至爱至恨、大仁大义的精神品格,以诗歌见证,至死不渝。

  1926年农历九月,毛泽东做媒,夏明翰和郑家钧结为恩爱夫妻。他精心挑选一颗小红珠送给妻子,赋诗“我赠红珠如赠心,但愿君心似我心”,誓言对革命永葆忠诚。他为女儿取名“赤云”,寄托自己的革命理想,寓示革命事业代代传承。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他激愤于国民党反动派血腥屠杀,怒作“越杀胆越大,杀绝也不怕。不斩蒋贼头,何以谢天下”,申言共产党人是杀不绝的,激发战友的革命斗志。他时刻不忘振奋人们的精神,“现在革命处于低潮时期,我们更应坚定乐观。有润芝(毛泽东)在,我们就不怕”,并出诗谜让大家猜,“一车只装一斤(斩),好个草包将军(蒋)。两个小孩相助(示),又来三个大人(众)”,以鼓舞士气。

  1928年初,28岁的夏明翰任中共湖北省委常委,由于叛徒出卖,3月18日在武汉被捕。“同志们曾说世上唯有家钧好,今日里才觉得你是巾帼贤。我一生无愁无泪无私念,你切莫悲悲凄凄泪涟涟,张眼望,迷人世,几家夫妻偕老有百年?抛头颅、洒热血,明真早已视等闲。各取所需终有日,革命事业代代传。红珠留着相思念,赤云孤苦望成全,坚持革命继吾志,誓将真理传人寰!”生离死别前,他给妻子留下的诗词家书,见证了革命者的侠骨柔情和对革命的忠贞不渝,表现出坚定的革命意志和视死如归的精神境界。3月20日早上被杀害前,他仰天一笑、奋笔写下大义凛然、广传后世的就义诗,“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彰显他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一片丹心化作气壮山河的铮铮誓言;“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坚信革命必胜,他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坚如磐石的共产主义信仰。

  “我一生无遗憾,认定了共产主义这个为人类翻身解放造幸福的真理,就刀山敢上,火海敢闯,甘愿抛头颅,洒热血!”诗亦人生,夏明翰以诗明志,用诗战斗,挥毫吟咏间,无不彰显其赤诚为党、忠心为民、甘为共产主义远大理想英勇献身的崇高境界。(戴和圣)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